图显世态 文说天下 图文吧——最全的微信公众号/资讯聚合平台
首页/时事/这个花10年才批准的救命疫苗,却是别人淘汰的版本

这个花10年才批准的救命疫苗,却是别人淘汰的版本

本文为网易另一面出品,经授权发布


7月19日,葛兰素史克 (GSK) 官方宣布,他们的预防宫颈癌疫苗终于在中国获得了上市许可,从此中国人可以通过注射疫苗的方式远离宫颈癌以及一系列相关疾病。然而,世界其他国家早在10年前就已经实现了。


这种药物主要是预防HPV病毒,也就是人乳头瘤病毒。它是一种非常常见的病毒,主要通过性行为传播,几乎只要有过性生活的人都有可能染上,哪怕一生只有一个性伴侣。染上病毒的人并不一定都会产生症状,还有些人会过了许多年以后才生病,而到现在还没有一种可靠的检测手段能够从没有异常症状的人身上查出病毒。



如果没有发生症状的HPV病毒并不可怕,但一旦症状产生,轻则是尖锐湿疣等性病,重则是宫颈癌、肛门癌等癌症。55%-75%的宫颈癌病例都和 HPV 病毒有关,在发展中国家,这个数据则更高一些,达到85%以上。


中国就是宫颈癌的高发地,根据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2012 年的数据,全球当年新增的528,000 例宫颈癌案例中,中国就占11.7%;全球死于宫颈癌的266,000个人中,中国占11.2%,排名第二,仅次于印度,比欧盟和美国加起来都多。


最需要HPV疫苗的中国,却迟迟没有批准疫苗的引进。


2006年,默沙东公司(Merck & Co.)研发出第一款 HPV 疫苗佳达修(Gardasil),并在同年就向中国药监局提交了临床申请;随后的2007年初,葛兰素史克(GSK)也推出了它们的疫苗产品希瑞适(Cervarix),并在中国招募志愿者做临床试验。但直到如今,只有葛兰素史克的 HPV 疫苗得到了上市许可;默沙东公司的疫苗却因为各种神秘的原因,至今不见踪影。官方给出的理由是:需要进行临床试验。


根据中国《药品注册管理办法》,进口疫苗必须在国内用中国人进行临床试验才可以上市。其实早在2002年,默沙东和葛兰素史克就已经在台湾等亚洲地区进行过大规模的临床试验,不仅美国药监局(FDA)批准了疫苗的使用,世界卫生组织也在2009年发布报告确认疫苗“安全并且有效”,大部分国家也采纳了这个结论并尽快上市疫苗。但中国药监局不承认FDA和世卫组织的评审结果,于是HPV疫苗就在中国重新开始漫漫评审路,一等就是十年。



2007年3月,美国得克萨斯州一名14岁的女孩正在接受HPV疫苗。当地政府要求进入小学 6年级的女孩都需要接种这个疫苗。/Reuters


一般来说,评审会需要1-5年的时间,但对于防癌疫苗来说往往更久。中国药监局要求HPV疫苗证明自己的有效性,必须在临床试验中,等那些没有被注射疫苗的被试出现癌症或者2级以上瘤变,才能证明那些注射了疫苗的患者的确得到了保护。这在临床试验中被称为“评价终点”。


其实并不一定非要发生了癌症或者2级瘤变才能证明疫苗的有效性,学界近几年的共识实际上是“持续感染”。也就是说,那些没有注射疫苗的被试,如果在6个月或更长的时间内持续经受感染,那么也能证明注射了疫苗的被试的确受到了保护。比如同样坚持本土临床试验的印度和日本,就以“持续感染”作为评价终点,分别在2008和2009年批准了HPV疫苗的上市。


临床试验还只是开始,后面还有长达两三年的药监局审批流程。


在2013年葛兰素史克的临床疫苗项目结束后,它们的 HPV 疫苗依然过了两年才批准上市,这两年的“堵车”就怪不到临床试验头上了。


根据中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数据,2014年中国3.1类新药,也就是已经在国外上市的药品,平均审批时间为42个月;而同样类型的新药,美国的平均审批时间是10个月,日本是15个月,欧盟是16个月。


多出3倍的审批时间,除了机构本身存在的低效,也是因为人手不足。药品入市的责任落在食药监局直属的事业部门“药品审评中心”上,这个部门的编制人数只有120人,但其中还包括一些行政岗位,也就是真正在审批药品的只有70人。而这70人面对的是每年9000多份的注册申请,至今还积压着21000 件待审药品。


可怕的不仅仅是药监局的低效,更重要的是这种低效让中国人白白多花了十年的时间,挣扎于一个早已被世界制服的难题。



2015年4月11日,北京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门诊楼前,百名肿瘤专家义诊开展现场咨询活动。/视觉中国


Danny V. Colombara 于 2013 年在美国著名医学杂志《疫苗》(Vaccine)上发表的一篇论文显示,HPV 疫苗对9-15岁的女孩儿有最佳预防效果,尤其在首次性行为之前,能降低90%的宫颈癌发生率。根据2010年中国人口普查数据,中国约有5900万 9-15岁的女孩,如果这些女孩在2006-2012年之间都注射 HPV疫苗,那么就可以阻止约197万的宫颈癌案例。而HPV 疫苗一般在30岁以后就失去了注射的最佳时机,这意味着每延迟一年上市,就会有843万的女孩错过注射时机,这其中有28万人有可能染上 HPV 病毒,20万人在接下来的25年里都面临着宫颈癌的风险。


这不仅仅是个体的悲剧,也会让原本就不堪重负的医疗系统雪上加霜。如今最普遍的宫颈癌预防措施是宫颈刮片,也就是通过宫颈检查把癌细胞扼杀在摇篮里。在 2009 年到 2011 年间,中国曾经试图发起一个农村妇女宫颈检查项目,打算覆盖 1000 万农村妇女,但项目还没来得及宣传就悄无声息地流产了。因为妇科医生和细胞专家供不应求,最后项目只覆盖了 7% 的 35-59 岁农村妇女。对于像中国这样,体检意识不高,医疗体系又承担不了全员宫颈检查的情况,疫苗才是最简单有效的保底办法。


现在疫苗终于批准上市了,我们却还远远没到安心的时刻。


药监局批准的这款 HPV 疫苗是葛兰素史克研发的希瑞适(Cervarix),是一款二价疫苗,它能够预防的只有 HPV16和18型的病毒,而 HPV 一共有170种型号的病毒,希瑞适(Cervarix)是预防种类最少的疫苗。默沙东的佳达修(Gardasil)在它之前出现,却也是四价疫苗,能够预防 6,11,16,18 四型病毒;而他们最新研发的九价疫苗,能够预防 9 种型号的 HPV 病毒,不仅覆盖了容易导致子宫癌的所有高危病毒型号,还能够预防由 HPV 引起的其他疾病,比如阴道癌、肛门癌、尖锐湿疣、其他癌前病变等。


但我们等了 10 年的这个疫苗,能够预防的仅仅是可能引发子宫癌的病毒中的一部分,不仅不能涵盖所有高危的致癌病毒型号,甚至连大部分中国人最常见的几种 HPV 病毒也抵御不了。从2010到2013年间,有数十篇论文研究了从哈尔滨到广州的十个城市、55000多人的 HPV 感染现状,发现在中国人群中,感染率最高的 HPV 型号是 16、52 和 58,这三种都是高危的致癌病毒型号,但后两种病毒只有最新的九价疫苗才能够抵御。


今年已经是疫苗应用的十周年,当其他国家早已把它纳入国民医疗体系,成为了公民健康权最基本的保证,中国才刚刚引进最基础的型号。截至去年,有140多个国家已经允许所有型号的HPV疫苗在国内上市,2009年马来西亚政府开始为所有13岁以上的女性提供免费的HPV疫苗,2015年印度政府也宣布将其纳入公民医保体系。而在7月18日以前,宫颈癌发病率最高的 22个国家里,只有中国人和尼泊尔人没有 HPV 疫苗。


伊恩•弗雷泽和周健(右)


讽刺的是,这个疫苗的发明者是一个中国人。中国学者周建在澳洲留学期间,和同伴伊恩·弗雷泽(Ian Frazer)利用DNA重组技术,在人体外合成了HPV病毒样颗粒,为HPV的疫苗奠定了基础,在国际上被认为是 HPV 疫苗的发明者。现在,HPV 疫苗专利上写的依然是周建和伊恩的名字,他们为了获取研究经费而把部分专利权卖给了默沙东公司,才成就了 2006 年推出的首个 HPV 疫苗佳达修(Gardasil)。而在发明者的家乡,人们依然在各类生殖癌症的阴影下,过着听天由命的日子。


参考资料


1.Wei Wang(2015).Acceptability of human papillomavirus vaccine among parents of junior middle school students in Jinan, China. Vaccine.

2.Wen Jie Zhang(2013).The case for semi-mandatory HPV vaccination in China. Nature America.

3.Chun-Jing Fu(2014). Knowledge, Perceptions and Acceptability of HPV Vaccination among Medical Students in Chongqing, China. Asian Pacific journal of cancer prevention: APJCP.

4.Danny V. Colombara(2013).The impact of HPV vaccination delays in China: Lessons from HBV control programs. Vaccine.

5.Fang-Hui Zhao(2012). A Multi-center Survey of HPV Knowledge and Attitudes Toward HPV Vaccination among Women, Government Officials, and Medical Personnel in China. Asian Pacific journal of cancer prevention: APJCP.

6.Lucija Tomljenovic(2015).Human papillomavirus (HPV) vaccine policy and evidence-based medicine: Are they at odds? Annals of Medicine.

7.Huachun Zou (2015). How university students view human papillomavirus (HPV) vaccination: A crosssectional study in Jinan, China. Human Vaccines & Immunotherapeutics.

8.Lindsey A. Torre MSPH(2012).Global cancer statistics. A Cancer Journal for Clinicians.

9.南方周末 (2014). 160 国家已上市,FDAWHO力挺 宫颈癌疫苗:国内为何独缺席. 南方周末.

10.题图:A vaccine to be given to a child is seen inside a Syrian Arab Red Crescent's centre during a vaccination campaign for children in the rebel held Douma neighborhood of Damascus, Syria May 2, 2016. REUTERS/Bassam Khabieh


本文系网易《回声》栏目出品,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扫描二维码获取最新科技资讯
推荐公众号
  • 人民日报

    参与、沟通、记录时代。

  • 央视新闻

    中央电视台新闻中心公众号,提供时政、社会、财经、体育、突发等新闻信息以及天气、路况、视频直播等服务信息。

  • 人民网

    来自腾讯微博认证资料:人民网,创办于1997年1月1日,是以新闻为主的大型网上信息交互平台,也是国际互联网上最大的综合性网络媒体之一。坚持“权威、实力,源自人民”的理念,以“权威性、大众化、公信力”为宗旨,以“多语种、全媒体、全球化、全覆盖”为目标,以“报道全球、传播中国”为己任。 @人民网

  • 占豪

    独立思考·客观理性·中国立场·百姓视角·平实文字·分享天下事丨国际局势·财经投资·国学哲学丨14、15年度自媒体百大人物/自媒体最佳表现大奖/最受中国企业关注的自媒体账号丨我们一起同行,我们一起进步!

  • 都市快报

    生活因温暖而美好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