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显世态 文说天下 图文吧——最全的微信公众号/资讯聚合平台
首页/文摘/男人爱不爱你,身体知道答案!

男人爱不爱你,身体知道答案!


请您把腿分开。”冷峻的男人声音在简一诺耳边响起。


简一诺抿了一下嘴唇,顺从的分开了双腿。躺在冰冷的手术室台,刺眼的手术灯让简一诺睁不开眼睛,她半眯起眼,才能看清周围医护人员模糊的白色身影。


简小姐,我是您的主治医生,知道你做的什么手术么?”医生的声音冷硬没有一丝温度。


简一诺机械而又麻木的说道:“知道,我正在做胚胎移入,把已经通过试管培育成熟的婴儿胚胎移入我的子宫。这个手术成功之后,整个试管婴儿的培育阶段,才算正式结束了。随后几个月,我的子宫里会孕育出冷绍霆的孩子。”


医生冷声说道:“这个孩子对冷家很重要,所以在之后的过程中你不要乱动,如果因为你的挣扎导致失败,你绝对承担不起这个责任。因为不能进行麻醉,会有些疼痛,你必须忍耐。”


我知道,我忍得了。”简一诺轻声回道。


当冰冷的器具触碰到简一诺,医生的声音终于有了一丝起伏,他低声说:“小姐……您,您没有和男人发生过关系?你竟然还是处……”


我知道……”简一诺低声打断了医生的话:“我了解自己的身体状况,请您继续吧。”


简一诺说完,就皱眉闭上了眼睛。整个过程不仅是疼痛,还有对于一个未婚女子难以言说的羞辱。简一诺知道自己现在做得事既荒唐又可笑,她竟然要为一个只见过一面的男人生下孩子,而且这个男人和她并没有什么亲密接触,只是靠着这些冰冷的仪器和一群穿着白大褂的大夫,她就成了他孩子的母亲。


简一诺忍不住回忆起她和冷绍霆唯一的见面,那是一次很盛大的商业聚会。冷绍霆的样貌绝对是男人中的翘楚,又是冷家继承人,他站在人群中,就是唯一的焦点,连简一诺也忍不住多看两眼。而且冷绍霆也很有才能,只是为人冷傲,但再冷傲的脾气,也挡不住频频扑向他的女人们。他可是城中的顶级钻石王老五,很多女人都梦想嫁给的男人。


但这都是冷绍霆出车祸,变成植物人之前。


当昔日风光的冷绍霆变成了一个植物人,还有哪个女人会愿意嫁给一个他?但是会有女儿为了保住自己父亲的产业,嫁给一个活死人。简一诺只知道,只要她为冷绍霆生下儿子,冷家就会帮助她重振简家,保住她父亲辛苦经营了一生的产业。


整个手术做完,简一诺全身痛得都没有了力气,医生冷声嘱咐道:“简小姐的手术很成功,但是您要注意不能做剧烈运动,不能和男人同床,不能服用寒凉的食物。”


简一诺点了点头,咬紧嘴唇,转头问道:“我什么时候能够见到冷老太太?”


医生冷声回答:“冷老太太吩咐过,明天简小姐直接到冷家大宅,就能去见她了。”


简一诺抿紧嘴唇,慢慢的走下手术台,这时有护士过来扶她,她摇了摇头:“我自己可以。”


说完,简一诺推开护士,咬着牙一步步的走出了手术室的大门。当简一诺走出手术室的一瞬间,她听到护士和医生在她身后窃窃私语。


她看起来很有气质,应该是个教养很好的大家闺秀呢。这样的女人,也会为了钱给一个植物人做老婆生孩子啊?”护士小声的说。


医生冷哼一声,压低了声音:“为了钱,有的人可以下作到你不能想象的地步。她还没有和男人发生过关系呢,就来给冷家做生育机器,卖子宫挣钱,这还不如路边鸡。知道么?她现在虽然说是嫁给了冷绍霆,那就是办了个结婚证而已,事先还签了一大堆的合同,她根本就是一个合法的人造子宫。谁知道她是冷家少夫人啊?直到今天做完这个手术,才有机会去见冷老太太第一面。但卖给冷家,总比卖给别人强,毕竟那可是顶级豪门。”


可那也是卖啊……啧啧……就是这样的女人,才让很多男人觉得女人都特别物质呢,真是给我们女人丢脸。”护士用着不屑的口气小声说道。


简一诺脚步一顿,身体无法遏制的颤抖起来,她那么骄傲,如今在别人口中竟然沦落到这么下作不堪的地步,可是这不是她自己选择的路么?


从她决定得到冷家扶持,自愿嫁给冷绍霆,开始为给冷绍霆留下子嗣,做试管婴儿的那天起,她简一诺就不再是什么简家大小姐,不再是什么女人,甚至连人不是。


她就是一件商品,上面明码标价,标记着她的价格。


下作?


简一诺含着泪,慢慢的笑了起来。她必须要适应这个词,因为从今以后,这个词将成为她以后背负一生的标签。


简一诺木然的从手术室走出,一直坐到车,她才靠在汽车座上,长出了一口气。简一诺用力闭起了眼睛,忍回了即将流下的眼泪。她简一诺骄傲倔强,从来不服输。但是现在也沦落到要出卖子宫,做生育机器的地步了,等这个消息传扬开,那她很快就会成为别人的笑柄。


但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简一诺只要父亲醒来的时候,让他看到简家还在,那自己做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简一诺没有太多的精力浪费在伤感上,她用力深吸了一口气,立即调转车头,开向了另一间医院。进到父亲简长润的病房里,简一诺就看到自己的继母贺艳红正在打电话,贺艳红的眼角都满是春意。


简一诺五岁的时候,亲生母亲就去世了,他的父亲为了照顾她,又娶了贺艳红做她的继母。


贺艳红最开始的时候还算不错,可是当她生下自己的女儿简慧慧的时候,贺艳红就对简一诺冷淡起来。但是贺艳红也没有机会成为很多故事里,那种会虐待继女的后母。毕竟简长润一直都很疼爱简一诺,而且简一诺脾气坚韧强硬,根本就不会允许贺艳红放肆。


贺艳红不敢对简一诺做什么出格的事,她甚至有些害怕简一诺。


看到简一诺走进病房,贺艳红立即紧张的站起身,挂断电话,小声说道:“一诺,你爸爸今天的状态都挺好的,就是还没有清醒。”


简一诺转头看了眼躺在病床的父亲,冷声说道:“你在给谁打电话?”


贺艳红结结巴巴的说:“没,没给谁啊?”


简一诺眯眼看向贺艳红:“如果想要找下家,也不用这么心急,我爸爸还活着呢,简家还没有垮,你不用这么急着去找勾搭其他男人。”


我,我没有……就是那个刘总啊,他最近心情不太好,我关心一下他。”贺艳红才说完,就知道自己说错了话,立即闭上了嘴。


简一诺皱眉看着贺艳红,冷声说道:“我的父亲现在已经昏迷了一个月了,你不来关心你的丈夫,却去关心什么刘总,你还有妻子的样子么?”


贺艳红小心翼翼的看着简一诺,小声说道:“一诺啊,其实现在简家这个状况,也怪不了我啊。我如果能够找到一个有钱人帮帮我们,不也很好么?再说你也没有什么资格责怪我啊,那个在背后出阴招,害的我们简家快要破产的人,不就是你的未婚夫楚明轩?真是的,管不住自己的男人,却有资格管我么?”


说到这里,贺艳红突然理直气壮起来,甚至提高了声音,大声说:“我们现在受得苦都是因为你呢。我都听说了,我们简家是完了,能破产变得一无所有,还是我们命好。如果再没有资金注入,很有可能我们不仅要破产,还要背上近亿的债务啊。我们最好还是各找生路吧,先说好啊,债务方面,我和慧慧是不负责的,别墅还要归我们,总不能让我和慧慧没有地方住吧?你不是和你爸爸感情很好么?那你爸爸就归你吧……”


简一诺转头看了眼贺艳红,冷声说道:“你们享受了这些年简家的富贵,现在想这么轻松的离开简家,这是绝对不可能的。我比你和慧慧更了解生意上的事,我有本事让你们背负上所有债务。我的错,我自己会承担,可我只会向父亲交代一切,你还不配用一副受害者的模样出现在我的面前。如果你想要离开我的父亲,也可以,但要等到我们简家重新振作起来,等我父亲醒过来。那个时候,随便你怎样,但是现在你不可以离开我父亲!还有,我和楚明轩已经分手了,不要再说他是我的未婚夫!”


贺艳红看简一诺动了真怒,立即胆怯的低下头,小声嘀咕着:“如果简家还能重新变得有钱,谁会走啊?”


简家一定会重新振作起来的。”简一诺说到这里,走到简长润的身边,拿起棉签沾了些水,给简长润的嘴唇轻轻擦着。


现在简长润的身体不好,不能直接饮水,只能用棉签沾着水,一点点擦着嘴唇,暂时缓解一些他的干渴。可是贺艳红根本就对简长润不用心,让简长润渴到嘴唇干裂,也不给他润润嘴唇。


其实简长润并不算是个多称职的父亲,他虽然很疼简一诺,尽量满足简一诺的要求,可是因为经常忙于工作,根本就没有什么时间和简一诺在一起。而且简长润看女人的眼光也不怎么样,找来的贺艳红也是一个表面柔顺,内里藏奸的女人。如果不是简一诺脾气硬,大概早就像那些家庭伦理剧里那样,被贺艳红这个继母给磋磨死了。


可是就是这样的父亲,已经是简一诺最后的亲人了。如果简长润死了的话,那简一诺在这人世间就真正成了孤家寡人。之前简一诺从来没有怕过什么事,但是现在简一诺真的害怕了,她害怕简长润离开,她害怕自己在世间连个牵挂都没有。


她还有什么选择的余地么?简家,她要保。父亲,她要养。


如果现在简家破产,那所有简家人都要背负上亿的债务。就算简一诺爸爸醒过来,当他看到简家破产的局面,很有可能也会因为打击过度,而再度病倒。


现在对于简一诺而言,现在简家是否破产,已经和她父亲的命联系在一起了。只要能够帮助他们家重新东山再起,那她付出任何代价都可以。


哪怕成为其他人口中的下作女人,她也无所谓!


站在一边的贺艳红,在听到了简一诺的话后,立即惊喜的说道:“你有办法保住简家么?”


简一诺已经和冷绍霆领了结婚证,并且正在做试管婴儿的事,现在还没有多少人知道。贺艳红更是一无所知,简一诺也不想告诉她,这点微薄可怜的自尊,简一诺想再保留一会儿。


简一诺只能冷声说:“我说过我能保住简家,就一定能。所以你好好的做我父亲的妻子,不要三心二意。”


这时,突然有护士在门口喊道:“712床的病人家属,你们该去交住院费了。你们都拖很久了,看起来都是很体面的人,怎么连住院费都拖欠啊?”


贺艳红听到护士的声音,立即往后缩了一下,小声的说道:“我……我可没有钱啊,而且这太丢脸了,我才不会去求情的。一诺,你有钱么?”


简一诺现在也没有现金了,她皱了下眉头,站起身转头对贺艳红低声说:“你好好照顾爸爸,我去和他们商量一下。”


简一诺说完,就走到了医院的缴费处,深吸了一口气,才说出话来:“您好,是我712床的病人家属。这样的,我父亲的住院费能不能再等几天,我现在暂时拿不出住院费,但过几天,我肯定会把钱都交齐的。”


工作人员白了简一诺一眼,冷哼一声:“你们没有出院费,来住什么医院啊?直接办出院吧,什么时候凑够住院费再来住院啊。”


等等……”简一诺立即解开手腕的手表,交到了工作人员的手上,慌忙说道:“这个手表可以给你抵押,这是我父亲送给我的生日礼物,我绝对不会赖账的。”


工作人员扭头看了眼手表,笑了起来:“哎呦,还是名牌呢?像你这样连住院费都拿不出的人,竟然还能戴名牌表?假的吧?就这样的冒牌货,我一百块钱能买二十条。”


简一诺连忙摇了摇头,解释道:“不,是真的名牌,你可以去随便查。这条手表背后还有编码,你可以查到这条手表的所有消息,买手表的人就是我的父亲简长润。”


我也可以证实这条手表确实是真的……”一个女人娇滴滴的声音突然在简一诺背后响起。


简一诺听到那熟悉的声音,微微一愣,然后立即皱起眉头,拿回手表,对工作人员低声说道:“我会再去想办法的,对不起,刚才打扰你了。”


简一诺说完,就立即转过身,准备走开。但是她还么有来得及离开,就被那个女人拉住了胳膊,女人歪了头对简一诺笑着说:“一诺,你走什么啊?怎么了?缺钱了?真是可怜,连住院费都凑不齐了,这还是我们大名鼎鼎的简家大小姐么?连个路边的乞丐都不如,真是让我看着难受呢。”


简一诺转过头,顺着女人说话的声音看了过去,她看到了两个偎依在一起的人。一个就是害的她简家破产的前未婚夫楚明轩,一个就是她曾经所谓闺蜜程珊珊。程珊珊看着简一诺,一脸的得意,而楚明轩则是冷着一张脸,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简一诺冷冷的看向程珊珊:“你现在竟然敢出现在我的面前,不是你们被我捉到一起睡在床上的时候了?一看到你们,我就想起你们不穿衣服的样子,我就觉得恶心。”


你!简一诺你都落到这个地步了,还敢这么嚣张?”程珊珊杏眼倒竖,对着简一诺大声喊道。


之后,程珊珊就立即躲在了楚明轩的身后,对楚明轩娇声说道:“明轩你看看啊,一诺还在记恨着我,如果让她知道,我有了你的孩子,是来医院做产检的,她还不知道怎么恨我呢。”


程珊珊说完,又转头对简一诺矫揉造作的轻声哭道:“一诺,你真的不要在怪我们了,我们是真心相爱的,要怪就只能怪你不够温柔体贴,让明轩爱上我了……”


简一诺冷冷的瞥了眼程珊珊,对楚明轩冷声说道:“我不在意你们是不是真心相爱,我只在意你们对我们简家做了什么,我只出国了两个月,我爸爸就被你们气得病倒。还有我们怡美化妆,为什么会传出质量不合格的丑闻?是谁从中捣鬼,我都记得清清楚楚。”


楚明轩冷笑起来:“果然是简一诺,落到这个地步,还能这么骄傲。难道不问问,我和珊珊什么时候在一起的么?嗯?我的未婚妻?”


简一诺转头看向楚明轩,冷声说:“不要用‘未婚妻’三个字来恶心我,我们之间早就结束了,我现在只是不明白,就算你们要在一起,为什么要把怡美公司也要整垮?我爸爸对你难道还不够好么?把你从普通职员一步步的提拔到部门经理,你为什么这么对待他?”


我们结束了?”楚明轩眯了一下眼睛,突然走到简一诺身边,压低低声说:“简小姐果然绝情,和你的父亲一样!你问我为什么要整垮怡美公司?那简小姐还记得一个叫做楚黎河的人么?这个楚黎河当初可是你父亲的好友,当初他濒临破产,跪倒简家大门前,去求你父亲帮他一把的时候,你父亲竟然把他赶走了。像你父亲这么冷血的人?难道不应该得到这样的报应么?”


简一诺盯着楚明轩:“他是你的父亲?”


楚明轩点了点头,笑了起来:“简小姐果然聪明,一猜就猜中了,楚黎河就是我的父亲。因为你们简家没有帮他,逼得他跳楼自尽,死在了我的面前!你说,我怎么可能放过你们简家?我接近你们,就是为了报复你们,我要让你们尝尝家破人亡的滋味儿!怡美化妆品出现问题,是我做的手脚,也是我联合股东把你爸爸逼出董事会的,但是那又怎么样呢?你们简家如果不尽快找到新的资金注入,不尽快挽回声誉,你们就完了!可这两件事,简小姐你都做不到,不是么?你既没有控制负面消息的势力,也没有找到资金的实力。”


简一诺看着楚明轩,忍不住冷笑了起来:“就是因为那个原因?楚明轩,你也是个成年人了,还在商场混了这么久,难道不明白商场如战场的道理么?你父亲生意失败自杀了,你应该找当初对付你父亲的人,而不是没有任何义务帮助你们的简家。况且简家那个时候也很艰难,简家如果帮了你家,根本就没有办法继续维持。你觉得我爸爸为什么选你培养?你很有才能,天赋了得么?我爸爸说过,就是因为你姓楚啊!我现在才明白,就是因为你父亲,我爸爸才一心要栽培你吧?他甚至撮合你和我在一起,现在我爸爸的好心是喂给了狼!”


程珊珊靠在楚明轩身边,娇声说道:“明轩,你看吧。我早说过,一诺根本就一点都不喜欢你,完全是因为她爸爸让她和你在一起,她才和你在一起的。”


楚明轩冷冷的看向简一诺,冷笑道:“我看到了,简小姐果然冷心冷肺。”


简一诺眯眼看着楚明轩,咬牙说道:“是啊,我就是冷心冷肺,我也很庆幸自己没有喜欢过你。楚明轩,我们简家不会就这么完了的,这次被你害到这个地步,是我不够谨慎,但不会有下一次了。以后我们有的时间,慢慢斗!怡美化妆是我们简家的产业,我绝对不让它垮掉!也不会让你抢走!”


简一诺说到这里狠狠的盯眼程珊珊和楚明轩,转身准备离开。可是简一诺的手腕突然被楚明轩抓住,楚明轩皱眉看着简一诺:“你打算这么救简家,谁会帮你?你要怎么做?需要出卖什么?”


简一诺用力甩开楚明轩的手:“卖一样你们都没有的东西。”


楚明轩看着简一诺,竟然有一丝惊慌:“什么?简一诺,你不要忘了你还是我的未婚妻!”


简一诺忍不住笑了起来:“你把我家弄到快要破产的地步,把我爸爸气得住院,还带着其他女人来做产检。你现在跟我说,我还是你的未婚妻?楚明轩,你不觉得可笑么?”


楚明轩盯着简一诺,执拗的问道:“你究竟要卖什么?才能救简家?”


心。”简一诺点着自己的胸口,低声说道:“你们都没有的良心。”


简一诺说到这里,忍不住苦笑起来,她出卖的是不仅仅是子宫,还有面对着肚子里孩子的良心。简一诺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正在她子宫里孕育的孩子,简一诺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解释他为什么出生,因为他的出生仅仅是为了利益,只是为了救简家,为了给冷绍霆延续后代而存在。


简一诺知道自己在努力去尽一个作为女儿的责任,但是以出卖做母亲的良心为代价。


简一诺把所有苦意都掩在心底,然后深吸一口气,立即转身,从医院里快步走了走了出去。


程珊珊看着简一诺的背影,立即依附在楚明轩的身边,低声说道:“明轩,你看到了吧,简一诺已经落到这个地步了,还会骂人啊,她在讽刺我们没有良心呢。而且她确实不喜欢你,我就说过,简一诺这个人啊,脾气硬的很,只喜欢做生意,根本就不算是个女人,她不可能真正喜欢上哪个男人的。你啊,被她给骗了。”


够了!”楚明轩皱着眉头打断了程珊珊的话,低声说道:“我已经知道了。”


楚明轩说完,转身用力推开程珊珊。


程珊珊看着楚明轩的背影,立即追了过去:“明轩你听我说啊……”


简一诺快走了几步,立即躲进没人注意的黑暗角落里,用力闭起眼睛。这个时候简一诺的眼泪不住的落了下来,只有在一个人独处的时候,简一诺才能卸下她所有的坚强伪装。


怎么可能像她说得那么轻松?她怎么能够全然不在意?她怎么可能没有喜欢过楚明轩?


简一诺的脾气倔强,如果真的不喜欢楚明轩,无论是谁撮合,她都不会和他在一起。她从见到他第一面就喜欢上了他,他努力上进又对她温柔体贴,她怎么能够不喜欢呢?她和他在一起三年了,怎么可能不喜欢?如果不喜欢,她何必在知道真相之后,还想去问楚明轩到底发生了什么?她像所有愚蠢的女人,一定要看到楚明轩和程珊珊一起躺在床上,才能相信他们真的在一起了,楚明轩真的是利用她。


简一诺甚至曾经幻想过以后该和楚明轩怎样生活在一起,但是现在看来一切都是她的痴心妄想,因为一切都是骗局。既然楚明轩对她的感情既然是假的,就是利用她来对付简家,那她只能说一句从来就没有喜欢过楚明轩的谎话,来保住她那微薄可怜的自尊心!


简一诺最后走出医院,来到典当行,把她的手表当了,才凑足了父亲的住院费。当简一诺结清所有费用,回到病房之后,才发现贺艳红又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简一诺轻叹了一口气,突然没有力气再和贺艳红追究她到底去哪儿了。她坐在简长润的床边,拿起简长润的手,放在她的脸上。


简长润温暖的手,终于带给了简一诺一点暖意。


简一诺忍不住带着哭腔,低声说:“爸,我好累啊。你能不能快点醒来,陪我说说话,让我知道自己不是一个人单打独斗。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做的对不对,我也不知道你醒来会不会赞同我的做法,但是我真没有别的办法了……”


简一诺低下头,轻轻抚上自己的小腹,对着简长润,哽咽着说:“我只有这个办法了,希望你不要生我的气,不要和其他人一样看不起我。我是你的女儿,你可以骂我,可以打我,但你不要看不起我。”


简一诺说到这里,抬起头用力忍回了眼泪,才低头对简长润笑了起来:“看看我,又提不高兴的事……我应该高兴,明天我就能见到冷老太太,她就会履行诺言来帮我们简家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等爸爸你醒过来,我会让你看到更强大的简家……”


简一诺说完,俯身趴在简长润的床边,长出一口气,闭上了眼睛,不知不觉的睡了过去。


到了第二天早上,冷家派车准时来接了简一诺,去往冷家大宅。当汽车开入冷家大宅,虽然简一诺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但是冷家的豪华程度,还是让简一诺很意外。


进入冷家,首先看到的就是一个很大的庄园,庄园是中西合璧的古雅布置,看起来既有西式园林的恢宏大气,又有中式园林雅致风韵。穿过冷家的庄园,就见到了冷家的主宅,比起中西合璧的庄园,冷家的主宅更偏中式,看起来古雅质朴,而且有些岁月了。这样有些岁月的主宅,更显示出主人家几代的财富积累。


这样气势逼人的庄园,让简一诺都忍不住有些紧张,需要长呼一口气,才微微缓和了紧张的情绪,走下了车。


简小姐,老太太在里面等着,请您给我走吧。”有个管家模样的人走到了简一诺身边,低声说道。


简一诺点了点头,低声回答:“那麻烦您了。”


进入冷家,看到房间古朴随意的装修,才让简一诺略微放松下来。冷家住宅的装饰虽然看起来甚至没有简一诺家里的装修豪华,但是简一诺对古玩略微有所了解,知道哪怕是随意放在墙角的用来插花的一个水瓶,都是有些年头的古董,就已经够买她家的十栋别墅了。而且整个装修虽然看起来随意,却处处显露出随意背后的精心布置。


一路走过,简一诺要很小心的避开那些贵重的家具古玩。走到大厅,简一诺才见到一位一头白发的老妇人坐在沙发上,在老妇人身边还坐着一个穿着素锦旗袍的中年女人。


简一诺从没见过那个白发的老妇人,但她见过那个中年女人一次,这个女人叫做隋澄静,是冷家的二太太。


冷家有两房,长房就是冷绍霆一家,但是冷绍霆的父母数年前因为飞机失事,都已经去世了,只留下冷绍霆一个人。二房是冷成宇一家,冷成宇是冷绍霆的二叔,不是冷老太太亲生的,只是冷老太爷在外面留下的一个私生子。


冷老太爷死了之后,冷成宇就被冷老太太认了回来,虽然给了冷家子孙的名分,但是冷成宇在冷家根本不管事。冷成宇的妻子就是隋澄静,听说他们还有一个儿子,是冷绍霆的堂弟,但是这个人从来就没有露过面。


简一诺虽然没有见过这个老妇人,但是看到冷家的二太太隋澄静坐在她身边都一脸的恭敬谨慎,就已经猜出这个老妇人就是传说中的冷家老太太了。


这个冷家老太太,简一诺只听说过她姓吴。她年少守寡,靠着一个人的力量,撑起了整个冷家。而后中年丧子,可是她也撑了过来,没有让冷家家产落入别人手中。冷老太太行事手段柔中带刚,让很多号称商界霸主的男人都败在她的手里,是一个传奇人物。


直到冷绍霆成人,冷老太太才正式放权,自此很少在公众场合出现,简一诺这也是第一见到冷老太太。


简一诺微微躬身,对了冷家老太太,低声说道:“老太太您好。”


随后简一诺转身对着隋澄静低声说:“二太太您好。”


冷老太太立即笑着说:“听到没有,早就说过这丫头是个懂事聪明的。看吧,不用介绍,她就知道我是谁了。”


隋澄静笑着点了点头,柔顺的笑着说:“老太太看人一向很准。”


说完,隋澄静转头看向简一诺,眯眼打量起简一诺来。虽然隋澄静表面柔顺优雅,但是简一诺却能感觉到这个隋澄静对她满是敌意。


冷老太太也看向简一诺,笑着问:“简小姐,你知道我们找你来做什么嘛?”


简一诺轻轻摸上自己的肚子,低声说:“因为我肚子的这个的孩子,大概……大概还有一些合约需要我签。”


冷家行事极其谨慎,简一诺从接近冷家到现在,已经签了很多保密合约和财产公证合同。


冷老太太看了简一诺,慢慢点了点头:“我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就算我的孙子好了起来,我也会选你做我的孙媳妇。长得漂亮的姑娘有的是,聪明的姑娘也不少。但是漂亮聪明又识大体的姑娘,可是不多啊。谢天谢地,我能遇到了你。”


简一诺低垂下眼帘,笑容里夹杂着微微的苦意:“能遇到冷老太太也是我的幸运。”


冷老太太看着简一诺眯起了眼睛:“就和你婚前签过的合约一样,我们这里确实有一些合约需要你来签字,这里面对你的权利进行了一些限制,但是也有很多有利于你的条件。你可以先看一下……”


冷老太太说完,挥了挥手,就有人拿过来几摞的合约,简一诺仔细的看过合约,才签下名字。当全部合约签完,简一诺就已经知道合约的大概内容不过是限制她对于冷家财产的支配权,为的就是防备她利用肚子里的孩子转移冷家家产。但是合约上冷家对简家的资助确实很优厚,有了冷家的资助,不但能够保住简家,还能让简家更加强大。


简一诺没有侵占冷家财产的心思,只是想要保住简家,自然没有什么犹豫。


见到简一诺签完了合约,冷老太太笑着说道:“我也听说了,你竟然从来都没有和男人……”


简一诺听到冷老太太这么说,脸色一白,脸上忍不住流露出尴尬的表情。


冷老太太看着简一诺的表情,就没有继续说下去,抬手轻轻抚上简一诺的脸颊:“真是一个好孩子。”


冷老太太说到这里,话语里竟然还带着几分怜惜。但是简一诺却无法因为冷老太太施舍给她的怜惜而感动,她忍不住低头自嘲的苦笑了一下。


冷老太太看着简一诺脸色苍白,轻笑着说:“走吧,我带你去见见绍霆。见到了他,你就会明白,这么优秀的男人,值得你为他生下孩子,值得你付出这么多成为他的妻子。”


简一诺皱起眉头,低声说:“我已经见过他了。”


冷老太太笑了起来:“只是远远的见过一眼吧?那么远的距离,根本就看不清楚人,怎么能说见过了?他现在是你的丈夫了,就算他现在还没有清醒过来……”


冷老太太说到这里,眸光一黯:“还是个植物人,但你也要熟悉他,毕竟将来是要由你来照顾他。”


简一诺犹豫了片刻,还是点了点头,跟着冷老太太站起身。隋澄静也微皱着眉头站起身,想要跟着冷老太太上楼,但是冷老太太回头看了眼隋澄静,轻笑着说:“老二家的,你就不用跟上来了,这事轮不到你费心。”


隋澄静微微咬紧了牙,随后立即露出笑容,对冷老太太笑着说:“那儿媳去厨房看看晚饭的菜单。”


冷老太太点了点头:“还算你知道分寸。”


冷太太说完,转头看向了简一诺,笑着说:“只是不知道简小姐……哦,我现在应该叫孙媳妇了,你有什么不喜欢吃的么?在这个家里,你是长房嫡孙媳妇,我守住的这片家业,都要留给你肚子里的孩子,除了我和绍霆,你可以支使冷家的任何人。有什么喜欢吃的,不喜欢吃的,吩咐给你二婶就可以了。”


简一诺转头看了眼笑容变得有些僵硬的隋澄静,知道冷老太太这是用她给隋澄静立规矩。这豪门之中的勾心斗角,从她进入冷家的大门起就开始了。


本来在冷绍霆车祸变成植物人之后,就应该由二房冷成宇一家继承管理冷家产业。但是冷老太太为了防止非她亲生的冷成宇掌管家产,竟然想到了找人为冷绍霆人工受孕的一招,简一诺知道只要她把孩子生下,冷老太太就会把这个孩子扶持成为冷家的下一代继承人。也知道她的出现,相当于断绝了冷成宇一家掌管冷家的最佳机会,难怪隋澄静对她充满的敌意。


但她既然已经身处漩涡之中,就不会再犹豫退缩。豪门争权和商场斗争一样,一步退步步退,最后退到绝境,自己粉身碎骨,还要被人嘲笑着骂一声“蠢货”。


简一诺轻笑起来,转头对隋澄静轻笑着说:“二婶,我不喜欢吃香菜,以后做菜不要放香菜了。”


隋澄静脸上的笑容彻底消失了,看着简一诺,眯起眼睛冷声笑道:“我记下了,会吩咐给厨房的,我的侄媳妇。”


冷老太太把简一诺的表现看在眼中,虽然只是简单几句话的交锋,但是冷老太太已经看出简一诺不是个畏缩胆怯的人,最重要的是她竟然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分清局势,选择和冷老太太站在一边。


冷老太太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握住了简一诺的手说:“孙媳妇,跟我来吧。”


冷老太太带着简一诺,走到二楼最里面的房间。冷老太太这才放开了简一诺的手,推开了大门。


大门一打开,简一诺就看到了一个躺在宽大病床上的男人。


冷老太太看着那个男人,对简一诺低声说道:“这就是绍霆,他以后就是你的丈夫了。”


因为字数限制放不下了,欲知更多后续请点击阅读原文,老司机带你上车!

点击“阅读原文”精彩即刻呈现


扫描二维码获取最新科技资讯
免责声明 | 图文吧网站所有信息采集搜狗微信平台,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联系QQ:807196
推荐公众号
  • 成年人的秘密

    成年人的秘密,未成年人禁止关注!

  • 零点创意

    ?请点击最下方“关注”二字,以后就可以每天免费收到一次很多人都在找的精彩文章汇编!记住,是完全免费的,请放心关注!

  • 哈哈搞笑视频

    ? 您好,请点击最下方“关注”二字,以后就可以每天免费收到一次很多人都在找的最搞笑的视频!记住,是完全免费的,请放心关注!

  • 洞见

    在转型时代的中国,洞察,见解。新鲜独到,犀利理性

  • 幸福人生

    世界上最聪明的人是借用别人撞的头破血流的经验作为自己的经验,世界上最愚蠢的人是非用自己撞得头破血流的经验才叫经验

最新更新
string(159712) "
首页/文摘/男人爱不爱你,身体知道答案!

男人爱不爱你,身体知道答案!


请您把腿分开。”冷峻的男人声音在简一诺耳边响起。


简一诺抿了一下嘴唇,顺从的分开了双腿。躺在冰冷的手术室台,刺眼的手术灯让简一诺睁不开眼睛,她半眯起眼,才能看清周围医护人员模糊的白色身影。


简小姐,我是您的主治医生,知道你做的什么手术么?”医生的声音冷硬没有一丝温度。


简一诺机械而又麻木的说道:“知道,我正在做胚胎移入,把已经通过试管培育成熟的婴儿胚胎移入我的子宫。这个手术成功之后,整个试管婴儿的培育阶段,才算正式结束了。随后几个月,我的子宫里会孕育出冷绍霆的孩子。”


医生冷声说道:“这个孩子对冷家很重要,所以在之后的过程中你不要乱动,如果因为你的挣扎导致失败,你绝对承担不起这个责任。因为不能进行麻醉,会有些疼痛,你必须忍耐。”


我知道,我忍得了。”简一诺轻声回道。


当冰冷的器具触碰到简一诺,医生的声音终于有了一丝起伏,他低声说:“小姐……您,您没有和男人发生过关系?你竟然还是处……”


我知道……”简一诺低声打断了医生的话:“我了解自己的身体状况,请您继续吧。”


简一诺说完,就皱眉闭上了眼睛。整个过程不仅是疼痛,还有对于一个未婚女子难以言说的羞辱。简一诺知道自己现在做得事既荒唐又可笑,她竟然要为一个只见过一面的男人生下孩子,而且这个男人和她并没有什么亲密接触,只是靠着这些冰冷的仪器和一群穿着白大褂的大夫,她就成了他孩子的母亲。


简一诺忍不住回忆起她和冷绍霆唯一的见面,那是一次很盛大的商业聚会。冷绍霆的样貌绝对是男人中的翘楚,又是冷家继承人,他站在人群中,就是唯一的焦点,连简一诺也忍不住多看两眼。而且冷绍霆也很有才能,只是为人冷傲,但再冷傲的脾气,也挡不住频频扑向他的女人们。他可是城中的顶级钻石王老五,很多女人都梦想嫁给的男人。


但这都是冷绍霆出车祸,变成植物人之前。


当昔日风光的冷绍霆变成了一个植物人,还有哪个女人会愿意嫁给一个他?但是会有女儿为了保住自己父亲的产业,嫁给一个活死人。简一诺只知道,只要她为冷绍霆生下儿子,冷家就会帮助她重振简家,保住她父亲辛苦经营了一生的产业。


整个手术做完,简一诺全身痛得都没有了力气,医生冷声嘱咐道:“简小姐的手术很成功,但是您要注意不能做剧烈运动,不能和男人同床,不能服用寒凉的食物。”


简一诺点了点头,咬紧嘴唇,转头问道:“我什么时候能够见到冷老太太?”


医生冷声回答:“冷老太太吩咐过,明天简小姐直接到冷家大宅,就能去见她了。”


简一诺抿紧嘴唇,慢慢的走下手术台,这时有护士过来扶她,她摇了摇头:“我自己可以。”


说完,简一诺推开护士,咬着牙一步步的走出了手术室的大门。当简一诺走出手术室的一瞬间,她听到护士和医生在她身后窃窃私语。


她看起来很有气质,应该是个教养很好的大家闺秀呢。这样的女人,也会为了钱给一个植物人做老婆生孩子啊?”护士小声的说。


医生冷哼一声,压低了声音:“为了钱,有的人可以下作到你不能想象的地步。她还没有和男人发生过关系呢,就来给冷家做生育机器,卖子宫挣钱,这还不如路边鸡。知道么?她现在虽然说是嫁给了冷绍霆,那就是办了个结婚证而已,事先还签了一大堆的合同,她根本就是一个合法的人造子宫。谁知道她是冷家少夫人啊?直到今天做完这个手术,才有机会去见冷老太太第一面。但卖给冷家,总比卖给别人强,毕竟那可是顶级豪门。”


可那也是卖啊……啧啧……就是这样的女人,才让很多男人觉得女人都特别物质呢,真是给我们女人丢脸。”护士用着不屑的口气小声说道。


简一诺脚步一顿,身体无法遏制的颤抖起来,她那么骄傲,如今在别人口中竟然沦落到这么下作不堪的地步,可是这不是她自己选择的路么?


从她决定得到冷家扶持,自愿嫁给冷绍霆,开始为给冷绍霆留下子嗣,做试管婴儿的那天起,她简一诺就不再是什么简家大小姐,不再是什么女人,甚至连人不是。


她就是一件商品,上面明码标价,标记着她的价格。


下作?


简一诺含着泪,慢慢的笑了起来。她必须要适应这个词,因为从今以后,这个词将成为她以后背负一生的标签。


简一诺木然的从手术室走出,一直坐到车,她才靠在汽车座上,长出了一口气。简一诺用力闭起了眼睛,忍回了即将流下的眼泪。她简一诺骄傲倔强,从来不服输。但是现在也沦落到要出卖子宫,做生育机器的地步了,等这个消息传扬开,那她很快就会成为别人的笑柄。


但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简一诺只要父亲醒来的时候,让他看到简家还在,那自己做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简一诺没有太多的精力浪费在伤感上,她用力深吸了一口气,立即调转车头,开向了另一间医院。进到父亲简长润的病房里,简一诺就看到自己的继母贺艳红正在打电话,贺艳红的眼角都满是春意。


简一诺五岁的时候,亲生母亲就去世了,他的父亲为了照顾她,又娶了贺艳红做她的继母。


贺艳红最开始的时候还算不错,可是当她生下自己的女儿简慧慧的时候,贺艳红就对简一诺冷淡起来。但是贺艳红也没有机会成为很多故事里,那种会虐待继女的后母。毕竟简长润一直都很疼爱简一诺,而且简一诺脾气坚韧强硬,根本就不会允许贺艳红放肆。


贺艳红不敢对简一诺做什么出格的事,她甚至有些害怕简一诺。


看到简一诺走进病房,贺艳红立即紧张的站起身,挂断电话,小声说道:“一诺,你爸爸今天的状态都挺好的,就是还没有清醒。”


简一诺转头看了眼躺在病床的父亲,冷声说道:“你在给谁打电话?”


贺艳红结结巴巴的说:“没,没给谁啊?”


简一诺眯眼看向贺艳红:“如果想要找下家,也不用这么心急,我爸爸还活着呢,简家还没有垮,你不用这么急着去找勾搭其他男人。”


我,我没有……就是那个刘总啊,他最近心情不太好,我关心一下他。”贺艳红才说完,就知道自己说错了话,立即闭上了嘴。


简一诺皱眉看着贺艳红,冷声说道:“我的父亲现在已经昏迷了一个月了,你不来关心你的丈夫,却去关心什么刘总,你还有妻子的样子么?”


贺艳红小心翼翼的看着简一诺,小声说道:“一诺啊,其实现在简家这个状况,也怪不了我啊。我如果能够找到一个有钱人帮帮我们,不也很好么?再说你也没有什么资格责怪我啊,那个在背后出阴招,害的我们简家快要破产的人,不就是你的未婚夫楚明轩?真是的,管不住自己的男人,却有资格管我么?”


说到这里,贺艳红突然理直气壮起来,甚至提高了声音,大声说:“我们现在受得苦都是因为你呢。我都听说了,我们简家是完了,能破产变得一无所有,还是我们命好。如果再没有资金注入,很有可能我们不仅要破产,还要背上近亿的债务啊。我们最好还是各找生路吧,先说好啊,债务方面,我和慧慧是不负责的,别墅还要归我们,总不能让我和慧慧没有地方住吧?你不是和你爸爸感情很好么?那你爸爸就归你吧……”


简一诺转头看了眼贺艳红,冷声说道:“你们享受了这些年简家的富贵,现在想这么轻松的离开简家,这是绝对不可能的。我比你和慧慧更了解生意上的事,我有本事让你们背负上所有债务。我的错,我自己会承担,可我只会向父亲交代一切,你还不配用一副受害者的模样出现在我的面前。如果你想要离开我的父亲,也可以,但要等到我们简家重新振作起来,等我父亲醒过来。那个时候,随便你怎样,但是现在你不可以离开我父亲!还有,我和楚明轩已经分手了,不要再说他是我的未婚夫!”


贺艳红看简一诺动了真怒,立即胆怯的低下头,小声嘀咕着:“如果简家还能重新变得有钱,谁会走啊?”


简家一定会重新振作起来的。”简一诺说到这里,走到简长润的身边,拿起棉签沾了些水,给简长润的嘴唇轻轻擦着。


现在简长润的身体不好,不能直接饮水,只能用棉签沾着水,一点点擦着嘴唇,暂时缓解一些他的干渴。可是贺艳红根本就对简长润不用心,让简长润渴到嘴唇干裂,也不给他润润嘴唇。


其实简长润并不算是个多称职的父亲,他虽然很疼简一诺,尽量满足简一诺的要求,可是因为经常忙于工作,根本就没有什么时间和简一诺在一起。而且简长润看女人的眼光也不怎么样,找来的贺艳红也是一个表面柔顺,内里藏奸的女人。如果不是简一诺脾气硬,大概早就像那些家庭伦理剧里那样,被贺艳红这个继母给磋磨死了。


可是就是这样的父亲,已经是简一诺最后的亲人了。如果简长润死了的话,那简一诺在这人世间就真正成了孤家寡人。之前简一诺从来没有怕过什么事,但是现在简一诺真的害怕了,她害怕简长润离开,她害怕自己在世间连个牵挂都没有。


她还有什么选择的余地么?简家,她要保。父亲,她要养。


如果现在简家破产,那所有简家人都要背负上亿的债务。就算简一诺爸爸醒过来,当他看到简家破产的局面,很有可能也会因为打击过度,而再度病倒。


现在对于简一诺而言,现在简家是否破产,已经和她父亲的命联系在一起了。只要能够帮助他们家重新东山再起,那她付出任何代价都可以。


哪怕成为其他人口中的下作女人,她也无所谓!


站在一边的贺艳红,在听到了简一诺的话后,立即惊喜的说道:“你有办法保住简家么?”


简一诺已经和冷绍霆领了结婚证,并且正在做试管婴儿的事,现在还没有多少人知道。贺艳红更是一无所知,简一诺也不想告诉她,这点微薄可怜的自尊,简一诺想再保留一会儿。


简一诺只能冷声说:“我说过我能保住简家,就一定能。所以你好好的做我父亲的妻子,不要三心二意。”


这时,突然有护士在门口喊道:“712床的病人家属,你们该去交住院费了。你们都拖很久了,看起来都是很体面的人,怎么连住院费都拖欠啊?”


贺艳红听到护士的声音,立即往后缩了一下,小声的说道:“我……我可没有钱啊,而且这太丢脸了,我才不会去求情的。一诺,你有钱么?”


简一诺现在也没有现金了,她皱了下眉头,站起身转头对贺艳红低声说:“你好好照顾爸爸,我去和他们商量一下。”


简一诺说完,就走到了医院的缴费处,深吸了一口气,才说出话来:“您好,是我712床的病人家属。这样的,我父亲的住院费能不能再等几天,我现在暂时拿不出住院费,但过几天,我肯定会把钱都交齐的。”


工作人员白了简一诺一眼,冷哼一声:“你们没有出院费,来住什么医院啊?直接办出院吧,什么时候凑够住院费再来住院啊。”


等等……”简一诺立即解开手腕的手表,交到了工作人员的手上,慌忙说道:“这个手表可以给你抵押,这是我父亲送给我的生日礼物,我绝对不会赖账的。”


工作人员扭头看了眼手表,笑了起来:“哎呦,还是名牌呢?像你这样连住院费都拿不出的人,竟然还能戴名牌表?假的吧?就这样的冒牌货,我一百块钱能买二十条。”


简一诺连忙摇了摇头,解释道:“不,是真的名牌,你可以去随便查。这条手表背后还有编码,你可以查到这条手表的所有消息,买手表的人就是我的父亲简长润。”


我也可以证实这条手表确实是真的……”一个女人娇滴滴的声音突然在简一诺背后响起。


简一诺听到那熟悉的声音,微微一愣,然后立即皱起眉头,拿回手表,对工作人员低声说道:“我会再去想办法的,对不起,刚才打扰你了。”


简一诺说完,就立即转过身,准备走开。但是她还么有来得及离开,就被那个女人拉住了胳膊,女人歪了头对简一诺笑着说:“一诺,你走什么啊?怎么了?缺钱了?真是可怜,连住院费都凑不齐了,这还是我们大名鼎鼎的简家大小姐么?连个路边的乞丐都不如,真是让我看着难受呢。”


简一诺转过头,顺着女人说话的声音看了过去,她看到了两个偎依在一起的人。一个就是害的她简家破产的前未婚夫楚明轩,一个就是她曾经所谓闺蜜程珊珊。程珊珊看着简一诺,一脸的得意,而楚明轩则是冷着一张脸,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简一诺冷冷的看向程珊珊:“你现在竟然敢出现在我的面前,不是你们被我捉到一起睡在床上的时候了?一看到你们,我就想起你们不穿衣服的样子,我就觉得恶心。”


你!简一诺你都落到这个地步了,还敢这么嚣张?”程珊珊杏眼倒竖,对着简一诺大声喊道。


之后,程珊珊就立即躲在了楚明轩的身后,对楚明轩娇声说道:“明轩你看看啊,一诺还在记恨着我,如果让她知道,我有了你的孩子,是来医院做产检的,她还不知道怎么恨我呢。”


程珊珊说完,又转头对简一诺矫揉造作的轻声哭道:“一诺,你真的不要在怪我们了,我们是真心相爱的,要怪就只能怪你不够温柔体贴,让明轩爱上我了……”


简一诺冷冷的瞥了眼程珊珊,对楚明轩冷声说道:“我不在意你们是不是真心相爱,我只在意你们对我们简家做了什么,我只出国了两个月,我爸爸就被你们气得病倒。还有我们怡美化妆,为什么会传出质量不合格的丑闻?是谁从中捣鬼,我都记得清清楚楚。”


楚明轩冷笑起来:“果然是简一诺,落到这个地步,还能这么骄傲。难道不问问,我和珊珊什么时候在一起的么?嗯?我的未婚妻?”


简一诺转头看向楚明轩,冷声说:“不要用‘未婚妻’三个字来恶心我,我们之间早就结束了,我现在只是不明白,就算你们要在一起,为什么要把怡美公司也要整垮?我爸爸对你难道还不够好么?把你从普通职员一步步的提拔到部门经理,你为什么这么对待他?”


我们结束了?”楚明轩眯了一下眼睛,突然走到简一诺身边,压低低声说:“简小姐果然绝情,和你的父亲一样!你问我为什么要整垮怡美公司?那简小姐还记得一个叫做楚黎河的人么?这个楚黎河当初可是你父亲的好友,当初他濒临破产,跪倒简家大门前,去求你父亲帮他一把的时候,你父亲竟然把他赶走了。像你父亲这么冷血的人?难道不应该得到这样的报应么?”


简一诺盯着楚明轩:“他是你的父亲?”


楚明轩点了点头,笑了起来:“简小姐果然聪明,一猜就猜中了,楚黎河就是我的父亲。因为你们简家没有帮他,逼得他跳楼自尽,死在了我的面前!你说,我怎么可能放过你们简家?我接近你们,就是为了报复你们,我要让你们尝尝家破人亡的滋味儿!怡美化妆品出现问题,是我做的手脚,也是我联合股东把你爸爸逼出董事会的,但是那又怎么样呢?你们简家如果不尽快找到新的资金注入,不尽快挽回声誉,你们就完了!可这两件事,简小姐你都做不到,不是么?你既没有控制负面消息的势力,也没有找到资金的实力。”


简一诺看着楚明轩,忍不住冷笑了起来:“就是因为那个原因?楚明轩,你也是个成年人了,还在商场混了这么久,难道不明白商场如战场的道理么?你父亲生意失败自杀了,你应该找当初对付你父亲的人,而不是没有任何义务帮助你们的简家。况且简家那个时候也很艰难,简家如果帮了你家,根本就没有办法继续维持。你觉得我爸爸为什么选你培养?你很有才能,天赋了得么?我爸爸说过,就是因为你姓楚啊!我现在才明白,就是因为你父亲,我爸爸才一心要栽培你吧?他甚至撮合你和我在一起,现在我爸爸的好心是喂给了狼!”


程珊珊靠在楚明轩身边,娇声说道:“明轩,你看吧。我早说过,一诺根本就一点都不喜欢你,完全是因为她爸爸让她和你在一起,她才和你在一起的。”


楚明轩冷冷的看向简一诺,冷笑道:“我看到了,简小姐果然冷心冷肺。”


简一诺眯眼看着楚明轩,咬牙说道:“是啊,我就是冷心冷肺,我也很庆幸自己没有喜欢过你。楚明轩,我们简家不会就这么完了的,这次被你害到这个地步,是我不够谨慎,但不会有下一次了。以后我们有的时间,慢慢斗!怡美化妆是我们简家的产业,我绝对不让它垮掉!也不会让你抢走!”


简一诺说到这里狠狠的盯眼程珊珊和楚明轩,转身准备离开。可是简一诺的手腕突然被楚明轩抓住,楚明轩皱眉看着简一诺:“你打算这么救简家,谁会帮你?你要怎么做?需要出卖什么?”


简一诺用力甩开楚明轩的手:“卖一样你们都没有的东西。”


楚明轩看着简一诺,竟然有一丝惊慌:“什么?简一诺,你不要忘了你还是我的未婚妻!”


简一诺忍不住笑了起来:“你把我家弄到快要破产的地步,把我爸爸气得住院,还带着其他女人来做产检。你现在跟我说,我还是你的未婚妻?楚明轩,你不觉得可笑么?”


楚明轩盯着简一诺,执拗的问道:“你究竟要卖什么?才能救简家?”


心。”简一诺点着自己的胸口,低声说道:“你们都没有的良心。”


简一诺说到这里,忍不住苦笑起来,她出卖的是不仅仅是子宫,还有面对着肚子里孩子的良心。简一诺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正在她子宫里孕育的孩子,简一诺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解释他为什么出生,因为他的出生仅仅是为了利益,只是为了救简家,为了给冷绍霆延续后代而存在。


简一诺知道自己在努力去尽一个作为女儿的责任,但是以出卖做母亲的良心为代价。


简一诺把所有苦意都掩在心底,然后深吸一口气,立即转身,从医院里快步走了走了出去。


程珊珊看着简一诺的背影,立即依附在楚明轩的身边,低声说道:“明轩,你看到了吧,简一诺已经落到这个地步了,还会骂人啊,她在讽刺我们没有良心呢。而且她确实不喜欢你,我就说过,简一诺这个人啊,脾气硬的很,只喜欢做生意,根本就不算是个女人,她不可能真正喜欢上哪个男人的。你啊,被她给骗了。”


够了!”楚明轩皱着眉头打断了程珊珊的话,低声说道:“我已经知道了。”


楚明轩说完,转身用力推开程珊珊。


程珊珊看着楚明轩的背影,立即追了过去:“明轩你听我说啊……”


简一诺快走了几步,立即躲进没人注意的黑暗角落里,用力闭起眼睛。这个时候简一诺的眼泪不住的落了下来,只有在一个人独处的时候,简一诺才能卸下她所有的坚强伪装。


怎么可能像她说得那么轻松?她怎么能够全然不在意?她怎么可能没有喜欢过楚明轩?


简一诺的脾气倔强,如果真的不喜欢楚明轩,无论是谁撮合,她都不会和他在一起。她从见到他第一面就喜欢上了他,他努力上进又对她温柔体贴,她怎么能够不喜欢呢?她和他在一起三年了,怎么可能不喜欢?如果不喜欢,她何必在知道真相之后,还想去问楚明轩到底发生了什么?她像所有愚蠢的女人,一定要看到楚明轩和程珊珊一起躺在床上,才能相信他们真的在一起了,楚明轩真的是利用她。


简一诺甚至曾经幻想过以后该和楚明轩怎样生活在一起,但是现在看来一切都是她的痴心妄想,因为一切都是骗局。既然楚明轩对她的感情既然是假的,就是利用她来对付简家,那她只能说一句从来就没有喜欢过楚明轩的谎话,来保住她那微薄可怜的自尊心!


简一诺最后走出医院,来到典当行,把她的手表当了,才凑足了父亲的住院费。当简一诺结清所有费用,回到病房之后,才发现贺艳红又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简一诺轻叹了一口气,突然没有力气再和贺艳红追究她到底去哪儿了。她坐在简长润的床边,拿起简长润的手,放在她的脸上。


简长润温暖的手,终于带给了简一诺一点暖意。


简一诺忍不住带着哭腔,低声说:“爸,我好累啊。你能不能快点醒来,陪我说说话,让我知道自己不是一个人单打独斗。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做的对不对,我也不知道你醒来会不会赞同我的做法,但是我真没有别的办法了……”


简一诺低下头,轻轻抚上自己的小腹,对着简长润,哽咽着说:“我只有这个办法了,希望你不要生我的气,不要和其他人一样看不起我。我是你的女儿,你可以骂我,可以打我,但你不要看不起我。”


简一诺说到这里,抬起头用力忍回了眼泪,才低头对简长润笑了起来:“看看我,又提不高兴的事……我应该高兴,明天我就能见到冷老太太,她就会履行诺言来帮我们简家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等爸爸你醒过来,我会让你看到更强大的简家……”


简一诺说完,俯身趴在简长润的床边,长出一口气,闭上了眼睛,不知不觉的睡了过去。


到了第二天早上,冷家派车准时来接了简一诺,去往冷家大宅。当汽车开入冷家大宅,虽然简一诺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但是冷家的豪华程度,还是让简一诺很意外。


进入冷家,首先看到的就是一个很大的庄园,庄园是中西合璧的古雅布置,看起来既有西式园林的恢宏大气,又有中式园林雅致风韵。穿过冷家的庄园,就见到了冷家的主宅,比起中西合璧的庄园,冷家的主宅更偏中式,看起来古雅质朴,而且有些岁月了。这样有些岁月的主宅,更显示出主人家几代的财富积累。


这样气势逼人的庄园,让简一诺都忍不住有些紧张,需要长呼一口气,才微微缓和了紧张的情绪,走下了车。


简小姐,老太太在里面等着,请您给我走吧。”有个管家模样的人走到了简一诺身边,低声说道。


简一诺点了点头,低声回答:“那麻烦您了。”


进入冷家,看到房间古朴随意的装修,才让简一诺略微放松下来。冷家住宅的装饰虽然看起来甚至没有简一诺家里的装修豪华,但是简一诺对古玩略微有所了解,知道哪怕是随意放在墙角的用来插花的一个水瓶,都是有些年头的古董,就已经够买她家的十栋别墅了。而且整个装修虽然看起来随意,却处处显露出随意背后的精心布置。


一路走过,简一诺要很小心的避开那些贵重的家具古玩。走到大厅,简一诺才见到一位一头白发的老妇人坐在沙发上,在老妇人身边还坐着一个穿着素锦旗袍的中年女人。


简一诺从没见过那个白发的老妇人,但她见过那个中年女人一次,这个女人叫做隋澄静,是冷家的二太太。


冷家有两房,长房就是冷绍霆一家,但是冷绍霆的父母数年前因为飞机失事,都已经去世了,只留下冷绍霆一个人。二房是冷成宇一家,冷成宇是冷绍霆的二叔,不是冷老太太亲生的,只是冷老太爷在外面留下的一个私生子。


冷老太爷死了之后,冷成宇就被冷老太太认了回来,虽然给了冷家子孙的名分,但是冷成宇在冷家根本不管事。冷成宇的妻子就是隋澄静,听说他们还有一个儿子,是冷绍霆的堂弟,但是这个人从来就没有露过面。


简一诺虽然没有见过这个老妇人,但是看到冷家的二太太隋澄静坐在她身边都一脸的恭敬谨慎,就已经猜出这个老妇人就是传说中的冷家老太太了。


这个冷家老太太,简一诺只听说过她姓吴。她年少守寡,靠着一个人的力量,撑起了整个冷家。而后中年丧子,可是她也撑了过来,没有让冷家家产落入别人手中。冷老太太行事手段柔中带刚,让很多号称商界霸主的男人都败在她的手里,是一个传奇人物。


直到冷绍霆成人,冷老太太才正式放权,自此很少在公众场合出现,简一诺这也是第一见到冷老太太。


简一诺微微躬身,对了冷家老太太,低声说道:“老太太您好。”


随后简一诺转身对着隋澄静低声说:“二太太您好。”


冷老太太立即笑着说:“听到没有,早就说过这丫头是个懂事聪明的。看吧,不用介绍,她就知道我是谁了。”


隋澄静笑着点了点头,柔顺的笑着说:“老太太看人一向很准。”


说完,隋澄静转头看向简一诺,眯眼打量起简一诺来。虽然隋澄静表面柔顺优雅,但是简一诺却能感觉到这个隋澄静对她满是敌意。


冷老太太也看向简一诺,笑着问:“简小姐,你知道我们找你来做什么嘛?”


简一诺轻轻摸上自己的肚子,低声说:“因为我肚子的这个的孩子,大概……大概还有一些合约需要我签。”


冷家行事极其谨慎,简一诺从接近冷家到现在,已经签了很多保密合约和财产公证合同。


冷老太太看了简一诺,慢慢点了点头:“我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就算我的孙子好了起来,我也会选你做我的孙媳妇。长得漂亮的姑娘有的是,聪明的姑娘也不少。但是漂亮聪明又识大体的姑娘,可是不多啊。谢天谢地,我能遇到了你。”


简一诺低垂下眼帘,笑容里夹杂着微微的苦意:“能遇到冷老太太也是我的幸运。”


冷老太太看着简一诺眯起了眼睛:“就和你婚前签过的合约一样,我们这里确实有一些合约需要你来签字,这里面对你的权利进行了一些限制,但是也有很多有利于你的条件。你可以先看一下……”


冷老太太说完,挥了挥手,就有人拿过来几摞的合约,简一诺仔细的看过合约,才签下名字。当全部合约签完,简一诺就已经知道合约的大概内容不过是限制她对于冷家财产的支配权,为的就是防备她利用肚子里的孩子转移冷家家产。但是合约上冷家对简家的资助确实很优厚,有了冷家的资助,不但能够保住简家,还能让简家更加强大。


简一诺没有侵占冷家财产的心思,只是想要保住简家,自然没有什么犹豫。


见到简一诺签完了合约,冷老太太笑着说道:“我也听说了,你竟然从来都没有和男人……”


简一诺听到冷老太太这么说,脸色一白,脸上忍不住流露出尴尬的表情。


冷老太太看着简一诺的表情,就没有继续说下去,抬手轻轻抚上简一诺的脸颊:“真是一个好孩子。”


冷老太太说到这里,话语里竟然还带着几分怜惜。但是简一诺却无法因为冷老太太施舍给她的怜惜而感动,她忍不住低头自嘲的苦笑了一下。


冷老太太看着简一诺脸色苍白,轻笑着说:“走吧,我带你去见见绍霆。见到了他,你就会明白,这么优秀的男人,值得你为他生下孩子,值得你付出这么多成为他的妻子。”


简一诺皱起眉头,低声说:“我已经见过他了。”


冷老太太笑了起来:“只是远远的见过一眼吧?那么远的距离,根本就看不清楚人,怎么能说见过了?他现在是你的丈夫了,就算他现在还没有清醒过来……”


冷老太太说到这里,眸光一黯:“还是个植物人,但你也要熟悉他,毕竟将来是要由你来照顾他。”


简一诺犹豫了片刻,还是点了点头,跟着冷老太太站起身。隋澄静也微皱着眉头站起身,想要跟着冷老太太上楼,但是冷老太太回头看了眼隋澄静,轻笑着说:“老二家的,你就不用跟上来了,这事轮不到你费心。”


隋澄静微微咬紧了牙,随后立即露出笑容,对冷老太太笑着说:“那儿媳去厨房看看晚饭的菜单。”


冷老太太点了点头:“还算你知道分寸。”


冷太太说完,转头看向了简一诺,笑着说:“只是不知道简小姐……哦,我现在应该叫孙媳妇了,你有什么不喜欢吃的么?在这个家里,你是长房嫡孙媳妇,我守住的这片家业,都要留给你肚子里的孩子,除了我和绍霆,你可以支使冷家的任何人。有什么喜欢吃的,不喜欢吃的,吩咐给你二婶就可以了。”


简一诺转头看了眼笑容变得有些僵硬的隋澄静,知道冷老太太这是用她给隋澄静立规矩。这豪门之中的勾心斗角,从她进入冷家的大门起就开始了。


本来在冷绍霆车祸变成植物人之后,就应该由二房冷成宇一家继承管理冷家产业。但是冷老太太为了防止非她亲生的冷成宇掌管家产,竟然想到了找人为冷绍霆人工受孕的一招,简一诺知道只要她把孩子生下,冷老太太就会把这个孩子扶持成为冷家的下一代继承人。也知道她的出现,相当于断绝了冷成宇一家掌管冷家的最佳机会,难怪隋澄静对她充满的敌意。


但她既然已经身处漩涡之中,就不会再犹豫退缩。豪门争权和商场斗争一样,一步退步步退,最后退到绝境,自己粉身碎骨,还要被人嘲笑着骂一声“蠢货”。


简一诺轻笑起来,转头对隋澄静轻笑着说:“二婶,我不喜欢吃香菜,以后做菜不要放香菜了。”


隋澄静脸上的笑容彻底消失了,看着简一诺,眯起眼睛冷声笑道:“我记下了,会吩咐给厨房的,我的侄媳妇。”


冷老太太把简一诺的表现看在眼中,虽然只是简单几句话的交锋,但是冷老太太已经看出简一诺不是个畏缩胆怯的人,最重要的是她竟然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分清局势,选择和冷老太太站在一边。


冷老太太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握住了简一诺的手说:“孙媳妇,跟我来吧。”


冷老太太带着简一诺,走到二楼最里面的房间。冷老太太这才放开了简一诺的手,推开了大门。


大门一打开,简一诺就看到了一个躺在宽大病床上的男人。


冷老太太看着那个男人,对简一诺低声说道:“这就是绍霆,他以后就是你的丈夫了。”


因为字数限制放不下了,欲知更多后续请点击阅读原文,老司机带你上车!

点击“阅读原文”精彩即刻呈现


扫描二维码获取最新科技资讯
免责声明 | 图文吧网站所有信息采集搜狗微信平台,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联系QQ:807196
推荐公众号
  • 成年人的秘密

    成年人的秘密,未成年人禁止关注!

  • 零点创意

    ?请点击最下方“关注”二字,以后就可以每天免费收到一次很多人都在找的精彩文章汇编!记住,是完全免费的,请放心关注!

  • 哈哈搞笑视频

    ? 您好,请点击最下方“关注”二字,以后就可以每天免费收到一次很多人都在找的最搞笑的视频!记住,是完全免费的,请放心关注!

  • 洞见

    在转型时代的中国,洞察,见解。新鲜独到,犀利理性

  • 幸福人生

    世界上最聪明的人是借用别人撞的头破血流的经验作为自己的经验,世界上最愚蠢的人是非用自己撞得头破血流的经验才叫经验

最新更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