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显世态 文说天下 图文吧——最全的微信公众号/资讯聚合平台
首页/财富/美女三姐妹设庞氏骗局,1年卷跑40万中国投资人300亿!

美女三姐妹设庞氏骗局,1年卷跑40万中国投资人300亿!

导读:IGOFX“三姐妹”精心设计庞氏骗局,1年时间卷跑40万中国投资人300亿人民币。


出品 | 网易《知道》工作室

作者 | 张晶


“IGOFX外汇平台可以让贫民重现曙光,摇身变成富翁或富婆;可以让曾经的成功者获得更大更持久的成功;可以让四零、五零、六零人员大器晚成,七零、八零、九零人员实现人生目标,赢得财富梦想。”


这个听上去分分钟带你走向人生巅峰的“外汇交易平台”——IGOFX,6月9日凌晨,该平台的多数投资者遭遇爆仓。平台一名国内操盘手推测,这次爆仓涉及约50亿美元。


2016年,IGO外汇交易平台在中国市场布局,该平台国内总代理张雪娇——一名90后常州女孩,推行层层分级代理,一年时间内,迅速卷入40万名投资人。


网易新闻调查发现,“爆仓”后蒸发的50亿美元(折300多亿人民币)在外汇交易中并未流入具有国际清算资质的金融机构,而是遭拆分汇入多家皮包公司。


张雪娇事发后失联被指“跑路”,崩盘后的IGO推广团队迅速转入另一款名为“环球捕手”的美食项目,该骗局几乎复制了IGO 的操作模式。



至此,40万人“躺赚美金”的财富梦破灭。


目前,多位投资者提供的立案通告显示,深圳、广州等地公安部门均已立案,对IGO外汇平台爆仓事件展开调查。


网易新闻使用虚构信息仍然成功注册IGO账户


一、某受害人号召全家投资,损失近千万


6月9日早上,王元刚起床,接到朋友消息,IGOFX外汇交易平台爆仓。


王元提供的交易记录显示,大幅亏损从6月8日晚11点开始,第一单3000美元亏损2322.64美元,连亏18单,亏损最重的一单为6992.85美元,截至9日早上,王元的账户余额为3000多美元。


他一下子坐到地上,本金合盈利,他在IGO平台投入6万美元,其中包括刷卡透支和借款所筹。


2016年9月,有朋友向王元推荐IGO,王元认为盈利率不高便未加入。但是,之后还是被拉进IGO外汇群。


根据多位投资者提供的资料显示,IGO外汇群每天分享大量的交易截图,渲染IGO外汇投资和盈利火爆。



IGO自称是全自动外汇跟单托管系统,2012年起步于新西兰,属于“懒人外汇”,不需要投资人懂技术,只需注册、100美元起入金、托管给专业操盘手即可,并随时可提现,只要这四步即可“躺赚”美金。此后,王元用100美元开启了自己的“躺赚之旅”。


王元在第一笔100美元的外汇交易中,便实现10%以上的盈利。同时,他根据推荐人建议,在该平台多次尝试存取资金,一两个小时便到账。在保证资金安全的状态下,王元通过借款、刷信用卡,先后将5万美元汇入IGO平台账户。


据IGO外汇平台公开资料显示,IGO研发的系统可以实现自动止损和自动跟单。


止损点最高可达总投资额的89%,加之采用复利投资模式,几乎是保本状态。


自动跟单的操作方式即投资者可以在平台上选择跟定一名操盘手进行交易。操盘手一般均为外汇交易市场中操作稳健、经验丰富的交易员。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这种交易方式对个人操作而言省时省力,但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河北的IGO投资人刘元丽在该平台投入10万美元,也在此次爆仓事件中遭遇重创。刘元丽在众多IGO成员中属于少数对外汇有所了解的投资者。


她告诉网易新闻,最能说服她的就是自动跟单和高止损。“自己炒外汇比较辛苦,每天都要盯盘,IGO自动托管要轻松一些。”刘元丽在投入100美元初尝甜头后,先后追投10万美元。


根据交易记录显示,王元亏损严重的单子全部跟定一名叫Vladislav的俄罗斯操盘手。王元说,IGO外汇交易群里将这名操盘手称为“V神”,并强烈推荐,所以绝大多数的投资者都跟定Vladislav。



消息像病毒一样迅速传开。河北的一名投资人何林直言“被坑惨”,接触IGO后,何林刚学会使用微信,对外汇知识储备为零。


投入100美元之后,何林在5月26日和27日两天连续投入54万美元,交易杠杆设置高达1000倍,跟定操盘手Vladislav,10天后便遭遇爆仓,亏损逾50万美元。


爆仓前一天,何林再次追投5500美元,隔天亏损5190美元。“我们全家损失接近一千万,还不算亲戚朋友的。”何林说。


何林在IGO平台的转账记录


据IGO早前宣传资料显示,该平台有三种收入,一个是每月静态利润为10%—40%;另一个是动态四代利润分配,即从下线的利润中抽成;第三个是组织服务佣金,IGO组织佣金表显示,根据投资额和直推总人数的升级,IGO投资者可分成5个级别,从普通的交易员到高级外汇经纪人,投资额和直推人数越多,代系越多,佣金越多。



一年时间,IGO在国内迅速扩张。不少投资者为了赚取佣金,鼓动身边的家人朋友开户投资。王元推荐了20多位朋友加入IGO。有的投资者为了佣金不外流,在家人不知情的情况下,使用家人的身份信息和银行卡信息开户投资,一人多户的现象并不少见。


IGO爆仓后,该平台的一名操盘手大唐根据以往跟单参与人数和金额推测,此次爆仓涉及金额约50亿美元,折人民币300多亿。


网易新闻从投资人提供的立案告知书获悉,目前深圳、广州、厦门等地公安部门对此事立案调查,具体涉案金额尚无明确说法。


二、张雪娇曾与人设计外汇骗局


当日,IGO交易平台发布通知:因英国大选期间,外汇市场异常,导致操盘手无法平仓止损。该通知被投资人解读为“不予理赔”。


此外,IGO中国区总代理张雪娇事发后被指“跑路”。人们开始怀疑,传说的“V神”是IGO后台操作,IGO是个披着外汇交易的金融骗局。


IGOFX上大V不可联系,疑为机器人


IGOFX在3月份曾有过1次大面积爆仓事件,后平台全额赔付投资人,疑为引人上钩。经过3月份爆仓事件后,许多投资人加仓进入IGOFX。


吴佳菁在注意到IGO平台3月份爆仓现象后,在其个人微信公号上,连续发表数篇文章,直指IGO这个资金盘有收网迹象。



但是,当时并无人理会吴佳菁的观点。今年7月中旬,吴佳菁在上海告诉网易新闻,他曾经在对外汇一知半解的时候炒过外汇,经历过两次外汇诈骗。中断过一段时间后,吴佳菁于去年7月,在江苏盐城,经朋友介绍,结识张雪娇。


“当时在一个咖啡馆,张雪娇来了,她说她老公是马来西亚的,问我想不想做点捞偏门的事儿,我问她怎么做,她说类似于3M庞氏骗局加外汇传销的东西。”吴佳菁说。


张雪娇在交谈中透露,这种新模式的设计一定要符合外汇的玩法,另外在市场推的时候,门槛要低,只要100美元,再设一层层的代理,发展下线,拉来的人投资亏损,由公司赔付。


张雪娇说,最初的本金投入在20万到80万之间。


“这种传销式的资金盘最难熬的就是第一波出金,需要的是有人愿意帮你推客户。”吴佳菁说,这种骗局设计无非有两点,一个是发展下线拉人头,承诺高收益,另一个是设计的门槛足够低,能吸引到人。


吴佳菁深知,资金盘金字塔式的盈利模式,越早开始做越赚钱,等好多人做的时候就是它要收网的时候。“所以人们在IGO平台上的资金和利润,就像玩游戏赢的欢乐豆,没有任何意义。”


吴佳菁深知这种骗局对人们的心理把握有多准,它抓住人性的贪婪,将之无限放大。但是,他因“良心上过不去”,最终没有参与。


6月,张雪娇被曝光,他才想起,这个91年生的女孩曾和自己商谈过类似骗局。


吴佳菁在其公号上首次披露张雪娇的个人身份信息,信息显示,她出生于1991年,户籍地为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住址为常州市武进区湖塘镇星火北路72号。



曾有投资者按此地址寻找张雪娇,未果。



三、IGO金融牌照疑造假


IGO申请的金融监管牌照获批机构并非VFSC


目前我国的外汇市场相比资本账户开放国家还有较大差异。太和智库研究员张超表示,人民币目前还是非自由兑换货币,还存在外汇管制,无法满足外汇交易自由兑换的条件。因此,国内开放个人外汇买卖业务还十分有限,所以个人从事“全口径”外汇买卖一直处于法律监管的“灰色地带”。


此外,每一家国外的外汇经纪商都知道,中国的外汇市场很大,很新,但是不成熟,进行外汇交易的人很多,但对产品以及外汇市场的了解却不清晰。


在国外的外汇经纪商眼中,中国的客户还处在普及基本规则和交易常识的阶段。


民众的无知被利用,IGO的迷惑性在此刻奏效。


多位投资者向网易新闻提供的信息呈现一定的相似性。网易新闻获悉,投资者多数对外汇交易市场陌生,被推荐人拉进平台之后,先期100美元尝试跟单,杠杆被引导设置为1:1000,初期投资时,全部盈利,利润率在10%以上。


张超分析认为,设置止损前需要考虑投资人的资金量和杠杆率。如果只投50美元,那可能杠杆或只有一倍甚至0.5倍,但是投入500万美元,设置的杠杆可能会变成10倍或15倍,不同金额对设置止损的要求也不同,承担风险的能力也不同。如果投入100美元,杠杆设置成1:1000,这种行为就有诈骗嫌疑,因为平台在诱导投资人,承担他担不了的高杠杆带来的风险问题。


同时,有外汇研究人员总结过一条定律,外汇新帐户95%甚至更高的比例处于亏损或爆仓状态。


新手入驻IGO交易平台与其他经纪平台相比,表现出的盈利现象极为反常。有人质疑,IGO是“对赌平台”。用户的对手就是IGO平台本身。


张超对此也提出相关看法,如果客户交易的对手方就是这个平台的话,那么它百分之百就是欺诈。“只要公安机关打开他的这个交易平台数据,就能看到每一个客户都跟谁在做交易,这个没有技术难度。”张超说。


对于自动跟单,张超分析认为,投资人自己不操作,只是看着操盘手操作,其实质是委托交易,属于基金或信托性质,涉及到相应的法律法规就是基金或信托的法律法规,如果没有申请相关的资质,本身就属非法行为。


此外,IGO在多种公开场合称总公司位于新西兰,公司注册号为4349898。网易根据该注册号登录新西兰政府公司注册网站查询获悉,公司名称为IGO Holding Limited(IGO控股有限公司),公司领导人为Allan Dela Luna,但是该公司的状态为“Removed”。


同时,IGO在其国内系统上备注显示,IGO交易网站由IGO Global Limited(IGO全球有限公司)经营,办公地点位于位瓦努阿图维拉港。


该网站显示的公司与注册地为新西兰的公司显然不是一家公司。该网站也没有国内合规网站所需的ICP备案许可信息。


此外,网站底部还显示IGO Global Limited是由外汇经纪人管理,注册于Vanuatu Financial Services Commission (VFSC),编号为14626。


网易新闻登录瓦努阿图金融服务管理委员会官网查询,无论从监管编号还是公司全称,均未检索到IGO相关公司。


同时,该网站上传的瓦努阿图金融服务管理委员会批准的券商监管牌照,落款并非该委员会,而是瓦努阿图金融与经济管理部。


张超分析认为,无论该平台有没有申请到瓦努阿图的金融监管牌照,中国均不予承认,因为在中国发生的交易,只能遵守中国的法律。


四、诈骗犯之一为莆田小学老师,仍照常上班,已推广新骗局


IGOFX跑路事件发生后,张雪娇失联。有投资人在维权群贴出张雪娇与其他两名年轻女性的合影,为“IGOFX三姐妹”。



“IGO三姐妹”,中间一位便是张雪娇,左为王丽娜,右为陈亮亮。


陈亮亮,19天上MIB(IGOFX最高级别代理)记录创造者,福建省莆田市某小学老师,老公是福建省莆田市宣传部公务员,两夫妻在IGOFX事件中合伙赚了几百万,目前在莆田市已购多套房产。



IGOFX跑路后,许多受害者到莆田市公安局举报陈亮亮,莆田警方答复说她也是受害者。


目前,陈亮亮依旧照常上班。


近日,陈亮亮启动了她的新传销项目:环球捕手等。



“IGO三姐妹”中名叫王丽娜的女子被指认主使操纵IGO交易。记者用小号添加王丽娜,王丽娜称,IGO已改做“环球捕手”。



目前,多个IGOFX高级代理群已经集体转做新项目:环球捕手。有提出异议的受害者直接踢出群。



新近购房多套的陈亮亮竟能照常在小学里任职人民教师,丈夫在政府职能部门担任要职,并且有恃无恐地推广起了新的传销项目。


犯罪分子逍遥法外,并且羞辱中国司法,实在让人看不下去。


早前,据称已入新西兰国籍的王丽娜也公然藐视中国司法:




据受害群众举报,王丽娜父亲是常州市武进区教育局领导,母亲在常州本地,常年运营各类传销盘:




五、300亿疑遭拆分洗钱


IGO爆仓后,投资者纷纷组织起来,打算追讨资金。多位投资者对资金的流向并不十分清楚。


江苏常州一名投资者乌雪梅告诉网易新闻,自己当时被告知通过IGO系统的中国网上银行向该平台汇款,收款方为中国银联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


该平台公开的存款和取款方式并没有乌雪梅所说的付款方式。网易新闻虚构身份信息,成功注册IGO平台,从登录系统的资金存款一栏,找到乌雪梅所说的“中国网上银行”。


乌雪梅说,继续点进去,网页会跳转至第三方支付的页面,里面有多家可供选择的第三方支付公司。


多位投资者表示,他们汇款均被推荐使用“中国网上银行”,使用过的第三方支付公司涉及深圳银盛、深圳财付通、上海银联、上海宝付等。


投资人刘元丽说,自己在IGO平台入账后,也能在MT4这款外汇公认的交易软件上,查看到这笔资金,但是绑定IGO的服务器后,只要在IGO系统上选择自动跟单,这笔钱便被从MT4交易软件上划走。在未爆仓前,她并未留意,自己的资金被划入谁的账户,是否出境也无从得知。


IGO平台爆仓后,因深圳银盛支付使用较多,数百名投资者齐聚深圳,向深圳公安局龙华分局报案。


不久,IGO平台发出通知,称由于有众多投诉,第三方支付商已终止与IGO合作关系,不再处理IGO的出入金。


太和智库研究员张超认为,判断一个平台是不是在诈骗,其核心在于这个平台的现金流。合规的外汇交易商会把投资者的资金转入有国际清算资质的金融机构,或者,在国际清算银行有账户的金融机构,它可以进行合法的外汇交易清算,能提供外汇清算服务。


如果投资人的钱并未进入类似的金融机构,而是进入私人腰包,那就有非法集资的嫌疑。


何林亏损的50万美元,在一级一级上溯之后,流转到第四次时,才发现自己的资金并未出境,而是流入北京一家科技公司。


江苏常州另一名投资人向网易新闻提供的交易明细显示,自己用于投资外汇的3万美元,业务摘要显示为“b2c”,对方账户为“银盛支付服务股份有限公司客户备付金”。


投资者提供的IGO流向清单


类似的资金流向并非个例。投资者向网易新闻提供了一份IGO平台入金订单的“二级机构名称”清单,清单上显示了投资人将资金汇入IGO平台后,这些资金以“消费”的交易类型,分散流入多家商贸科技公司。


网易新闻随机选择了其中的一家公司——深圳菲尔普斯贸易有限公司,根据注册地址联系注册地大厦物业部门,该大厦物业管理部工作人员指明,没有这家公司,并表示,工商注册地址可能是公司随意注册的,并不代表公司一定在此办公。


在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检索获悉,这些公司多数注册偏远,或隐蔽在城市的写字楼里,注册资金在100万左右,多数为没有实缴资金的皮包公司。


刘元丽至此才意识到,投资人的资金极有可能已被IGO组织拆分转入多个账户。


谈到如何甄别一个外汇交易平台是否安全合规,张超说,目前个人在境内参与国际外汇交易还有很多法律的“灰色地带”,如果一定要在境内参与外汇交易,首选还是一些比较大的平台,这些大的交易平台口碑比较好,运营时间相对较长,而且是赚取佣金的,“跑路”风险相对较小。


“如果坚持纠结法律问题,在境内,个人做外汇交易受到的限制还是较大,因为外汇保证金交易在国内并未完全开放,如何保证一个非法交易的合法性,这是个法律问题,不仅仅是个金融问题。”张超说。


(应受访投资人要求,所有投资人均使用化名)    


小密圈失联诸君,请联系管理员

    

   金融圈【微信公众号ID:JRJCLUB】微信平台20万财经领域高净值订阅用户,同时登陆雪球、今日头条、新浪财经自媒体平台、搜狐自媒体平台等多家媒体平台,推文日均阅读量过百万。


   更多资讯,请添加金融圈管理员个人微信号【CBD_MEIR】

喜欢文章,打赏小编 ▼

  


扫描二维码获取最新科技资讯
免责声明 | 图文吧网站所有信息采集搜狗微信平台,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联系QQ:807196
推荐公众号
  • 沙黾农

    资深媒体人、著名博主。老沙博客新浪、搜狐点击量7.5亿。沙黾农腾讯、新浪微博粉丝620万。曾被新浪网、搜狐网授予“年度人物”、“中文第一博”。曾任新华社《现代快报》副总编。曾创办并担任《大江南证券》等四份报纸总编。南京大学新传媒系客座教授。

  • 21财闻汇

    21世纪传媒 · 公众号矩阵成员。

  • 拆哪儿

    没错,你面前这一片工地,就是中国。

  • 温州经济报道

    温州电视台经济新闻节目《温州经济报道》周一到周六晚20:30分 与温州经济同步 与世界经济同行

  • 港股那点事

    格隆汇旗下公众号。分享和探讨港股、美国中概股以及少量估值确有吸引力之A股的投资线索、投资机会与投资心得.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