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显世态 文说天下 图文吧——最全的微信公众号/资讯聚合平台
首页/文化/挖出的棺材里有具女尸,趁没人在时我把她……

挖出的棺材里有具女尸,趁没人在时我把她……


  我叫顾七,大人们都说我不安生,因为我在我娘肚子里只待了七个月就出来了,我出生后父母就离开了,打小就与爷爷相依为命。

  爷爷在村里开了个棺材铺,平时也会帮人看看“事”,日子虽说清贫,但也勉强糊口,爷爷帮人家看“事”时也会偶尔带着我,但从来不让我碰这些。

  那天早上爷爷早早出门,吩咐我看着铺子,没事别乱跑。

“顾爷!顾爷!”

  正趴在那里迷糊着呢,就被人一嗓子喊醒了。

“谁啊!”被人喊醒之后心里有些焦躁,虽然不情愿但是还是得招呼,毕竟来我们这个棺材铺的一般都是些大事儿。

  喊人的是顾军,从小和我一起长大。

  原来山上要建一个养殖场,今天动土,结果挖出来一个棺材,村里人都比较信这个,都不敢动,就来请爷爷去看看。

  结果我爷爷没在,而且我也不知道爷爷啥时候回来。

“你去看看吧!”顾军一把拽住我。

  我虽说平时跟爷爷也见识过不少这种事,但是爷爷从来不让我碰,万一我一个半吊子整出大事来,到时候肯定有很多人遭殃。

“不去!”

“不行,你肯定会!十几口子人都等着你呢,你不去?”说完不等我回话就直接拉着我往外跑。

  挣脱了半天也挣不开,我知道顾军的尿性,说让我去就肯定得拉我去。

  我只能一脸不情愿的跟着他出了门。

  临走时我还拿走了爷爷平时用的包袱。

  等我们到了的时候,那个棺材已经全部被挖了出来,我仔细看了看棺材,确实不太一样,这个棺材明显比正常的棺材要大,而且周围的土全部是些干土,正常情况下这么深的坟,应该是很接近地下的湿土了,反而现在这个坟怎么会这么干燥?况且今年雨水充沛,怎么看都不应该。

  整个棺材上面都雕着花,感觉上有一种厚重感,看上去比我们家卖的棺材要高档很多。

  他们看见我背着包袱赶过来,都停下了手头的工作。

“你爷呢?”领头的是王三叔,过来问我。

“我爷他没在家,要不等…”我还没说完。

“那成!你来看看也行,王叔信你”王三叔过来拍拍我肩膀,直接打断了我的话。

  被赶鸭子上架的感觉真不好,但是既然我过来了也就马虎不得,先围着棺材转了几圈,可惜并没看出个所以然,想着还是按照平时爷爷迁坟的规矩走吧。

  我先在棺材前点上了领魂香,领魂香实际上就是用三七之数的香,来供奉亡灵,让它跟着香火一起到新的地方,等领到新址后,还有需要点上三支抚魂香,安抚逝者,才能将棺材抬往新址,再用五福土洒到棺材四周,为逝者祈福,等抚魂香燃尽,方可动土掩埋,这样迁坟就算是成了。

  领魂香点燃之时,烟气出香而散,才是有人接受香火,而我现在点燃的香却烟气出香而聚且经久不散,这分明是没有接受香火。

  我只知道这些规矩,但是碰见这种不愿意动的鬼魂我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这种事我也没亲眼见到过,仔细思量了很久,结果还是没有头绪。

  看见周围的人都看着我,我也急的有些冒汗,此时说不迁怕是他们也不干,我想了一下,心一横!

“起棺!”

  招呼他们将棺材用麻绳结扣,只要起了棺材,就是硬迁,中途棺材只要不落地,这迁坟也能成,中途放下的话棺材沾上阳气,里面若是尸身已经腐烂还好,若是有完整的尸身,沾上阳气怕是当时就会起尸,一旦尸变,就我这点道行,真不够它塞牙缝的。

  我只能祈求着鬼魂能够改变主意,安安生生的接受新址。

  虽说这棺材比平时见过的棺材还要大,但是有十个庄稼汉抬着,怕是一个石磨抬走也绰绰有余,然而在抬的过程中,就看到他们脸上直出汗,走了几十步就脸上出现红晕,这是即将脱力的表现。

  这时异变突起,在前面的一个人脸上突现异色,步子紊乱,结果导致棺材来回摇晃,在马上就要到新坟的地方时,那个人脸色一僵,直挺挺的倒下了,而棺材也随着落下,连上面绑着的麻绳扣也全部崩开。

  我赶紧过去,就看到那个人脸色已经由红转青,两眼眼眶出现紫色,这是闭气的表现,我赶紧掐他人中,然后给他顺气,约莫有三四息的时间,就听的他“呼。。”这才把气顺下来。

“有鬼!”就在他顺下气来的时候,突然睁大眼,脸上汗如雨下,已经是被吓的崩溃了。

“怎么回事?”我问道。

“刚才…有…有东西…拉着我的腿。”他断断续续的把话说完,周围人们听完都倒吸一口凉气。

  我们就在边上看着,怎么会有什么东西去拉他的腿。

“哒哒哒…”

  这时候突然传来敲击木板的声音,所有人都听到了,顿时面露惧色,朝着棺材看去,果然是从棺材那传来的。

  这是真的要起尸了?我脑袋里嗡的一声,随后赶紧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我赶紧在爷爷的包袱里翻找着,掏出了一盒陈年糯,抓起一把,就往棺材上撒去,陈年糯米吸阳气,常用来对付起尸,撒出去的糯米就像是铁钉碰见磁铁,牢牢地吸附在棺材上,随着糯米一把一把的撒出去,哒哒哒的声音越来越激烈,甚至棺材都在摇动。

  我看到包袱里还有墨线,这是沾了黑狗血的线,我拿了墨线赶紧过去,压了压心里的畏惧,将墨线在棺材上缠了很多圈,想着多多益善吧,一直将墨线缠尽。

  随后取了一把阳坡土,和着小瓶子里的无根水,一把涂在棺材上,阳坡土是在向阳一面的坡上所取之土,常年经过日晒,一般用于封棺隔阴,无根水是指雨水,不着地面,就没有阴阳之气,用来当做调和物。

“帮…帮…我”

  这时棺材里面传出一阵虚弱的声音,听着像是一个女孩子在说话,而此时就我距离棺材最近,那个声音小的出奇,但又时远时近,我看着周围的人脸上并没有异常,看来这个声音只有我自己能听见。

  等我做完这一切,棺材里的动静渐渐消失了,而那个声音也没有再出现,我身上的汗水也打湿了衣服,又等了一会,确定没有动静了,我才长出一口气,刚才只是把我知道的克制起尸的方法全用了,还好管用了。

  周围的人们看向我,眼里全是敬佩之意。

“继续吧。”我说着。

  大家还是胆战心惊的站在棺材一边不愿意靠近,但终究还是在我再三催促下壮着胆子将棺材抬进了新址。

  等到一切结束,我们都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我心里想着,这迁坟终于是结束了。

  我回到店里已经下午一点多了,心里怀着忐忑,等到爷爷回来已经是傍晚了,我迫不及待的将上午的事告诉他。

  听完我说的,爷爷突然两眼一瞪,一脚将我踹了出去。

“你个兔崽子!不是让你别掺和这种事!你偏要逞能!”

“阳坡土和陈年糯一起用?你懂个锤子!还继续入土?”

  爷爷拿出随身的烟斗,噼里啪啦的往我身上砸。

“陈年糯和阳坡土这时候能一起用吗!沾上的阳气被你用阳坡土一隔,散都没地儿散,气死我咧。哼!”爷爷冷哼一声。

  爷爷说完便从橱子里翻出了许多东西装到包袱里背上,还取走了梁上的铜钱剑。

“你给我在店里好好待着,等我回来再收拾你!”

  爷爷甩下一句话便急匆匆的离开了。

  留下我在店里,我想着爷爷临走时说的话,不免一身冷汗,万一起尸了,不光那天去的人逃不了,整个顾家村和王庄也得遭殃。

  等到爷爷回来都已经是接近后半夜了,就看见爷爷蓬头垢面,身上一股土腥味。

“爷!咋样了?”看着爷爷回来我赶紧问。

“我去看了看,没有起尸的痕迹,就是感觉很奇怪,看了一趟之后老是感觉心神不宁,怕是要出事啊!”爷爷说完便拿出身上的烟斗就要点上。

  我赶紧去给爷爷倒水,这时门口突然一阵凉风传来,纵然是三伏天我也不免打了个寒颤。

“顾爷!不好了出人命了!死得蹊跷,您快去看看!”

  门外传来王三叔的声音,我心里咯噔一下。

“哎。坏了!”爷爷听完长叹一声。

  我和爷爷赶紧跟着王三叔走了。

  跟着王三叔到了王庄,还没走多远,就听见有人撕心裂肺的哭声。

“爷!不会是?”我悄悄地问爷爷。

“别瞎说!先去看看。”说完我们赶紧加快了步子。

  等到了那家的门口,一股子浓重的血腥味传来,弄得我一阵反胃,而院子的中间坐着一个中年妇女,那撕心裂肺的哭声就是在她身上传来的。

“当家的!你死了剩我们孤儿寡母的可咋办啊!”

  虽然现在已是后半夜,但是他们家门口已经围了不少人了,周围人们还在不断的窃窃私语。

“是啊!多大仇啊,平时看他挺老实的,咋招了个这个下场。”

  我和爷爷进了门,借着院子里的灯光,才看清了死者的模样。

  死的正是和我们一起去迁坟的人,就看见他趴在地上,头以一种诡异的角度向后翻,几乎都要和背贴在一起。

  爷爷上前将死者翻起来,,摸着尸身还软和,看样子是刚死没多久。

  翻过来之后,终于看清了前面的模样,围观的村里人都倒吸一口凉气,承受能力差的都跑到一边吐了出来。

  就看到死者前面,在肚脐的地方像是被什么东西生生的撕开,肚子上的肉向两边翻着,刚才趴在地上还好,一翻过来之后肠子便流了出来,并且脖子前面鼓出一个包,像是被很大的力量生生的将脖子向后掰,整个颈椎都断了才顶出来的。

  爷爷居然不嫌恶心,在那堆肠子里找着什么东西。

“当家的都死了,你还来糟蹋他的尸体!”他的婆娘正瘫坐在院子里地上哭,此时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把冲过来将爷爷推开,又抱着尸体哭了起来。

  爷爷双手沾满了鲜血,走到我旁边,一股子血腥味直冲我的鼻子,我也被刺激的有些恶心。

“咋没有心?”爷爷喃喃地说道。

  我注意力全在那具尸体上,所以并没有注意到爷爷的话。

“这是上午抬棺的那个。”我压低了声音想告诉爷爷。

  不知是不是我声音太大的缘故,那女的听见之后突然停止了哭泣,转脸看着我,又看看躺在地上的尸体,突然两眼一瞪指向我。

“就是他!肯定就是他害的我男人,今天迁坟出了怪事,肯定是因为他!”说着她从地上站起来。

“就是你!肯定是你碰到了啥忌讳,不然我男人能出事吗!该死的人是你!”说着她一步步向我逼近,手都已经点到了我的脑门上。

  我被她点得后退了几步。周围好多人都在看着我。

“今天顾爷没在家,好像是这小七子去迁的坟。”

“不会是他不懂,碰到了啥忌讳吧。”

  我听着他们的话,冷汗止不住的往下流。

“别瞎说,我咋没事!”王三叔站出来替我说话了。

“爷。”我无助的看向爷爷。

  就看着爷爷眉头紧皱,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没有任何反应。

  那个女人猛地抛下她男人的尸体,从地上弹了起来冲向我,狠狠的掐住我的脖子。

“老天爷!你开开眼啊,他是害死我男人的凶手!我要让他偿命!”

  周围的人赶紧过来想着拉开,不料他家的婆娘力气大的出奇,好一会才拉开,我被掐的都要窒息了。

“三叔!不好了,又有家里出事了!”这时一个半大的小伙子从门口跑进来,冲着王三叔喊着。

  我心里咯噔一下,又出事了!

  那个小伙子领着王三叔往外走,爷爷也赶紧跟上,也有不少村民也跟着去了。

  我可不想在这个地方多停留,也赶紧跟着出门,出门的时候隐约之间觉得有人盯着我,便朝那个方向看了一眼,在那个地方似乎有个人影,看到我看向哪里,然后那个人影用手指了指我,我便感觉心像是被什么东西揪了一下,钻心的疼。

“就快是你了!”

  这时耳边传来一句话,那个黑影接着一闪就消失了,说话的正是那个女人。

  我逃也似得出了门,赶紧跟上爷爷,心里越来越怕,不由得靠着爷爷越来越近,这时爷爷轻轻地拍了拍我的肩膀,我心里多了一丝安慰。

  到了那个地方,隔着老远就闻到了浓重的血腥味。

  这是个红顶的砖瓦房,用砖瓦房的人很少,所以这个房子在月光下红的扎眼。

  一进门,看到的场景,用人间炼狱来形容都过犹不及,桌上摆的酒菜上铺了一层厚厚的鲜血,甚至整个墙上都有不少血迹,整个房子变成了红色。

  而躺在地上的几个人,已经不能说是几个人了,地上全是零碎的肢体,而且不是被利器分的,断开的地方连着血肉,还有白花花的筋,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生生撕裂的。

  唯一一个身体比较完整的就是躺在沙发上的那个人,整个人呈虾状,后背高高的隆起,而整个头上没有五官,只有六个窟窿眼,透过这些窟窿往外面流着淡褐色的液体,仔细看去,居然是脑浆。

  有胆大的和爷爷一起把尸体拼凑在一起,发现有些人少了胳膊少了腿,有些人像是之前的那个人,胸腔里什么也没有。

  我看到这个场景,在门口吐得连胆汁都快出来了。

  等到一一辨认完,正是白天抬棺的几个人,而且加上刚才那个已经是由九个人了,白天迁坟的就还剩那个说有鬼的人、王三叔、我。

  这时候王三叔也觉得害怕了,看向爷爷。

“叔,这真是七子碰了啥禁制了吗?”

  爷爷看了看我,微微地摇了摇头。

“看不出来,应该不是起尸,没听说过起尸不吸血气来却把人糟蹋成这样的!”

  不是起尸?难道是那个棺材里传出声音的那个女人?我此时还没有把那个女人的事情告诉爷爷。

  这时候门外的人群传来了一阵嘈乱。

“我不想死啊,我不想死!”

  一个人从人群中挤了出来,正是白天那个说有鬼的人,看见他蓬头垢面,身上衣服被什么东西挂的破破烂烂的,看见呆站在院里的我,就跑到我面前,扑通一下就跪下了。

“救救我!我不想死。”一个劲的在地上砰砰的磕头。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连忙想把他扶起来。

  谁知他一把撇开我,跪在那里直直的看着我。

“嘿!嘿!嘿!”

  他看了我一会就笑了起来,脸上狰狞的吓人。

“哈哈哈哈,都得死!都得死!”

“我是下一个,接着就是你。”突然他伸出手指狠狠地点着我。

  我被他点的非常疼,但是不知怎么的,腿脚不听使唤,就是动不了。

“它来了,他得杀了我才能再杀你!”

  说着他把刚才点我的手伸到了自己嘴里,就这样硬生生的把指头咬了下来,在嘴里嚼的咯蹦咯蹦的。

“恩,对!我…得先…死,我得…吃饱了…再死。”

  听着他嘴了含糊不清的话,还从嘴里掉出来了半截指头,我被吓得浑身止不住的发颤。

  说着他还把另一只手塞到嘴里,恶狠狠地咬了下来,溅了我一脸的鲜血。

  这时候有好几个人赶紧过来拉住他。

“快!他疯了!”

  但是被他挣脱开了,他看着我,又开始给我磕头。

“砰砰砰”这次声音很大,甚至感觉震得脚底发麻。

  节奏越来越快,我似乎能看见他颈椎都已经折断了,就凭着脖子上的肉还连着头,但是他还没有停下,磕到地上全是鲜血。

“彭!”伴随着最后一下,他停下了,头还在地上,头向一边歪着,整个五官都磕的模糊了,眼珠子向外凸着并且向上翻着,两眼正直勾勾地看着我。

  一个人,就在我眼前,先是把自己的手指头咬下来,又在我面前磕头,甚至已经死了还在磕。

  我一下瘫坐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不知是周围的人群都安静了,还是我已经听不到了,两只耳朵嗡嗡的叫,头上阵阵的眩晕。

“魂兮归来!”这时候在我耳边一声轻呵,是爷爷的声音,我渐渐的回了神,但是一回神就看见前面那个人还跪在我面前,我眼里的泪哗哗的往外流,想站起来,但是试了几次都起不来。

  爷爷喊了几个胆大的人,把那个人抬走了,然后爷爷把我驾到院子外面。

  周围的人看向我的眼神就像是看一个死人。

  我脑袋里一直在回响“我是下一个,然后就是你”“我得先死,你才能死”,爷爷叹了一口气,缓缓地拍着我的背。

“娃啊!别怕!你爷咋会舍得你死呢。”爷爷拍着我的背,我能感觉得到爷爷此时手正在微微颤抖。

“有爷在呢。咋的也轮不到你去赔上命啊!”我听着爷爷的话,心里似乎不是那么害怕了。

“但是……!”爷爷动了好几次嘴,但是并没有说下去。

  我猛地看向爷爷,爷爷并没有说完但是我知道可能爷爷心里已经猜测出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了便问道。

“爷?你说的啥?”

  这时候爷爷拿出随身带着的烟斗,拿着火柴划了半天都没有划着,爷爷叹了一口气,就把火柴扔了,接着就站起来拉着我就往家走。

  爷爷步子很急,像是有啥急事,一路上看了我好几次,但都没说些什么。

  我和爷爷回到棺材铺,爷爷还是放心不下,从橱子里掏出了许多符,贴满了整个屋子。

“我去看看,你千万别出门!”

  我不知是不是太累了,一会就沉沉的睡去。

  突然一股凉风吹来,我突然惊醒,我房间里关着门怎么会有风?

 

由于尺度限制,微信上只能更新到这啦,喜欢本帖的同学戳下方“阅读原文”去原帖看后续内容


扫描二维码获取最新科技资讯
免责声明 | 图文吧网站所有信息采集搜狗微信平台,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联系QQ:807196
推荐公众号
  • 中国历史

    从历史看前途、从历史看发展!古典教育是一种无价的恩惠,每天早上7点准时与您相约。

  • 原创书殿

    这里是原创书殿,是小说爱好者聚集的地方。这里是一个有爱的地方,这里能找到你想要的小说,能收获你想要的快乐,希望这里能成为你的归属。

  • 诗词天地

    邂逅一首好词,如同在春之暮野;邂逅一个人,眼波流转,微笑蔓延,黯然心动。诗词天地,中国最大的古典诗词、诗歌分享平台,覆盖2000000用户!读诗、写诗、交友尽在诗词天地!

  • 星期六散文

    星期六散文,刷洗一周浮尘!

  • 书画文化

    书画文化 传播:中华传统文化、书画名家推介、艺术品、收藏、茶道、陶瓷、玉器、香道、杂项。 生活:雪茄烟斗咖啡、私人俱乐部、游艇帆船、旅行户外、酒店、养生美食、运动摄影。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