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显世态 文说天下 图文吧——最全的微信公众号/资讯聚合平台
首页/民生/意外在山村庙里破坏了嫂子好事,她说要我来顶替……

意外在山村庙里破坏了嫂子好事,她说要我来顶替……


  


        凤凰村到明阳镇的路上,有座无名的小荒山,山腰上藏着一个早就废弃的小破庙。就连村里年纪最长的老人,也说不清楚这庙里曾经供奉的是什么菩萨了。


  村里人都说这庙邪性,这说法带着故事一代代传下来。到了现在,怎么个邪性法,谁也没有见识过,因为大人小孩儿看到这庙,都会躲得远远儿的,谁也不想自个儿去试试这说法是真的还是传的。


  不过凡事总有个例外,张洋就是这个例外。


  张洋是个孤儿,一岁多的时候被人扔在凤凰村头儿,拾粪的张老头儿把他捡回家当孙子养。长到十二那年,张老头一头病倒就再没起来,张洋一下又变成了没人管的孤儿。好在这小子皮实,从十岁开始就啥都能干,倒是也没把自己饿死。


  对于这座野庙邪性的说法,张洋从来都没有信过。打从张老头儿去世到现在,几年里不说是进去,就算是在那过夜的次数,没有一百也有八十回了,从来都没有什么邪性的事儿出来过。


  但是这一次,他却信了,再让他说的话,他只能说,这庙,邪性,真他娘的邪性!


  那一天中午,天气有些阴,外面刮着小冷风,张洋从破庙塑像前的稻草窝儿里爬出来向外看了一眼,身上的暖和气儿被风一吹,不禁打了个哆嗦。消灭了两块烤红薯,接着就又摔了回去,反正今天他是不想出去了。


  眼珠子瞅着破败的房顶打转儿,看了一圈儿,最后落在身旁不远的塑像上。那东西全身都是黑乎乎,上面斑斑驳驳的好像全是铁锈,连模样儿都看不清了,头顶两个尖儿上还挂着蜘蛛网。


  “老黑,都说你邪,你咋就不邪邪给我看,连自个儿身上的蜘蛛网都不会扫扫,你邪个蛋啊!”张洋看着那座黑塑像,嘿嘿地笑了笑,“还是我来给你搞搞卫生吧,以后你要真邪了,可得罩着我点儿。”


  说着他从草窝里起身,身子向上一蹿,就到了塑像的后面,一手抱住塑像的脖子,另一只手已经抓到了塑像其中一个尖角上。


  “咝……”


  手指肚儿被这尖儿一刺,竟然还刺出血来了。


  张洋缩回手甩了两下,又在老黑身上抹了抹,正想要骂两声,忽然听到外面有人说话的声音。心想这平时没什么人来啊,什么时候这人也变胆儿肥了?


  “快点儿啊,我都等不及了,你这屁股是咋生的,看着就想摸一把……”


  “滚犊子,这大冷天儿的你把老娘拉这儿来干啥,这庙邪性,你想坑我是咋的?”


  “啥邪性啊,村长的婆娘都要让老子干了,老子还怕啥邪性!”


  哟嗬,想不到还能碰到这种“好事儿”,张洋顿时来了兴致。


  说话的俩人他听声音也能分辨出来,一个是村长的婆娘王淑芬,另一个是村里的电工李宝全,因为人长得又高又瘦,跟电杆儿似的,再加上他管电,所以别人都管他叫李电杆儿。


  这俩人大冷天儿竟然还跑到这小荒山上来搞洋事儿,这要是让村长赵瘸子知道了,那还不得把肠子气炸了啊。


  张洋忙把搂着塑像脖子的手缩了回来,小心地藏到了后面。这塑像坐在一米高的石台子上,本身又比常人大两圈儿,足够把他遮了个严严实实。


  刚刚藏好就听破庙的木头门被推开,两个人拉拉扯扯地走了进来。


  “滚你个死犊子,谁说老娘要跟你那啥了?”


  王淑芬话虽然说得硬,但是张洋瞄到那女人的表情,就知道她不是不愿意,就是还有点儿抹不开面儿。


  “行啦,别装了,你不想的话,这大冷天儿的去赶集干啥,我拽你你跟我来干啥?再说昨天不是你故意跟我说你今儿个要去赶集,让我在这儿等你的吗?”李电杆儿嘿嘿地笑着,一只手已经伸到了王淑芬的屁股下面,“现在秋裤都湿了吧,还说恁多干啥?”


  张洋在塑像后面吐了吐舌头,平常看不出来,村长这婆娘竟然骚成这样儿,今天可有好戏看了。


  偷偷从塑像的肩膀上探出个头来,小庙里没有窗户,关上门之后里面本来就黑,再加上塑像靠在最里头,不仔细看还真发现不了那里冒出个人头来。


  只见王淑芬被对方一通话说得也有点儿臊,再被那只手在关键的地方一摸,顿时就有点儿腿软。


  李电杆儿哪儿还不知道这是啥反应,往上一扑就把王淑芬按到了稻草里,慌不迭地去扒对方的裤子。


  “别……别忙,这儿咋会有稻草,咋这草还是热的?”


  女人到底是心细,再加上这偷汉子的事儿本来就十分敏感,立刻就察觉到了不对。


  可是李电杆儿这时候哪儿还能等得了,一边儿扒裤子一边儿嚷嚷道:“啥热的,老子这儿都要喷出火来了,能不热吗?”


  王淑芬被那大手一揉,立刻就哼叽一声,再也说不出来别的,只任由对方去扒她的衣裳。


  什么稻草凉的热的,早就被抛到脑子后面去了。


  三两下的功夫,就看王淑芬的裤子到了腿弯儿,李电杆儿又慌忙去解自己的裤腰带。


  爬在塑像后面的张洋顿时看傻了,白拉拉的大腿,中间儿还有一小片儿看不太清的黑草。活了十七八年,这可是他第一次看到女人身上这风景。


  嗓子眼儿有些发干,两个眼珠子想挪也挪不开,脑子里不由控制地想像着,要是上去摸一把该是啥感觉。


  这时候儿李电杆儿已经迫不及待地掏出了东西,就想要往王淑芬的身上扑。


  “嘟——”


  一个响亮还带着三道弯儿的屁,把三个人都给吓了一跳。


  张洋连忙把头缩了回来,暗骂自己是红薯吃多了,刚才看得又太下神,怎么一不小心就给崩出来了。


  他这里暗恨的时候,另外两个人更是被吓坏了。


  老辈子相传都知道这个庙里邪性,现在两个人正要搞事儿的时候竟然从塑像上崩出个屁声儿来,能不吓人吗?


  “娘啊……”李电杆儿吓得叫了一声,那玩意儿也软下来,提上裤子就跑了。


  “你个死犊子……”看李电杆儿把她一个人扔在这儿就自个跑了,王淑芬更吓得两腿发软,想站起来跟着跑也不能了。


  虽然已经小四十,但是却保养得还不错的小脸儿,显得更白了几分,心里头惊慌之下,连裤子也没想起来提,就这么直愣愣地坐在那儿,大气儿都不敢出一声儿。


  小心脏扑通扑通狂跳了半晌,塑像里也没蹦出来个青面獠牙的妖怪把她叼走,这时她才大着胆子把头转过去,朝那黑乎乎的塑像瞥一眼。


  “嗯……阿嚏……”


  张洋也等着对方赶紧走呢,这喷嚏憋了好大功夫,刚刚好这一下子没忍住,酣畅淋漓地打了出来。


  王淑芬刚刚一转过头来,就听到塑像里又出声儿了,这回差点儿没把魂儿给吓跑了。


  “老天爷,过往的各路神仙,我以后再也不敢了,都怪我们家男人不顶用……不不不,都怪我……”王淑芬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爬起来连向着黑塑像磕头,生怕这里的神仙咳嗽一声,让雷把她这个不守妇道的女人给霹了。


  张洋心里一喜,看来村长婆娘竟然没想到塑像后面有人,兴许磕几个头就该走了,他也省得尴尬。


  刚想松口气儿,塑像上的灰尘被他喷得扬起来,一口吸到鼻子眼儿里,登时就感觉鼻子一痒。


  “阿嚏阿嚏阿嚏……”


  伴随着无敌连环大喷嚏,张洋手一滑,整个儿从塑像后面滑了下去,一屁股坐在地上。


  玛勒戈壁!这他娘的再说啥也晚了!


  王淑芬抬起头来,两个人大眼儿瞪小眼儿。


  村儿里总共就这百十户人家,就算是这屋里的光线暗,王淑芬也一下子就认出张洋来。


  不过这一下,王淑芬倒是先松了一口气,好歹比遇到一个凶神恶煞要强得多。但是随即想到自己跟李电杆儿的事儿被这小子都看到了,虽然还没成,终归是个丢人的事儿,万一被说出去了,她家里那口子还指不定会怎么收拾她呢。


  “嘿……嘿嘿……”张洋看也没地儿可躲了,只好嘿嘿傻笑了一声,挠了挠头,“其实吧……我啥也没看着……”


  嘴上说着,眼珠子却是转不过来,还是直勾勾地盯着王淑芬裤腰子的地方。


  “啊……”


  这一下王淑芬才反应过来,到现在她的裤子都还没有提上呢。惊叫一声,忙不迭地往上拽裤子,脸上要多不自在有多不自在。


  裤子拽上去之后,王淑芬倒是平静了下来,虎着眼睛问:“原来是铁蛋你个不老实的小东西,说吧,你都看到啥了?”


  铁蛋是张洋的小名儿,张洋小时候身子骨弱,张老头儿怕他不好养活,就给他起了个硬梆梆的名字。


  “嘿嘿,我刚刚不是说了么,真是啥都没看着,淑芬婶子是上山拜神来的吧。”张洋扫了一眼对方被丢在一边儿的竹篮子,里面好像装着什么东西,替她圆着话儿。


  “嗯……”王淑芬模棱两可地答应了一声。


  “那你接着拜,我还有事儿,我先走了。”张洋嘿嘿一笑,就要向外跑。


  “站住,”王淑芬两手一张,跟母鸡护雏一样挡住门,“你没看见?糊弄鬼呢?”


  小庙就这么大一点儿,要硬说没看见,这他娘的就算是糊弄鬼,鬼也不信啊!


  “就算是碰巧看着了那么一丁点儿,我也肯定不往外说,这总成了吧?”张洋耸耸肩,心想这也不是我想看的啊,你们非要在我眼皮底下搞。


  不过话说回来,女人那里看着就是过瘾……


  “你说不说,我就能信你啦?”王淑芬一掐腰,指着张洋鼻子道。


  “那你要咋着吧,我都看着了,你总不能把我眼珠子剜下来,舌头割掉吧?”张洋这下也来气了,这可是他抓着对方的把柄呢,怎么搞得跟自己把柄被别人抓着似的,舌头吐出来指了指,“这不,舌头在这儿呢,你来割,来割!”


  王淑芬愣了一下,也知道自己用错法子了。凤凰村谁不知道张洋打小放驴,脾气上来连村儿里最倔的叫驴都别不过他,想要吓唬他啥,他还真不怕。


  “咯咯咯……”这么一想她立刻就笑了起来。


  “咋?不割了?”张洋看她笑得胸口一颤一颤,眼神也被笑乱了几分,却还是没好气地说道。


  “割啥割,婶子跟你逗笑呢,”王淑芬说着把竹篮子提过来,“看婶子给你拿的啥?闻闻香不香?”


  “香!”张洋伸头过去闻了闻,肚子里的馋虫都被引得直流口水。


  “赶快吃吧,我裹了好几层布,现在还有热乎气儿呢。”淑芬婶子突然变得慈眉善目起来。


  这是刚从集上买来的卤肉,本来是给她老公打牙祭,也是给自己偷情打幌子的,现在都便宜了张洋了。


  张洋也不客气,好长时间都没有尝过肉味儿了,抓起来跟狼一样啃起来。


  “慢点儿吃,又没人跟你抢!”淑芬婶就在旁边儿看着他,时不时还给他拍背,眼神儿不断在张洋的身上扫来扫去。


  不过十分钟,一斤多卤肉就彻底地进了张洋的肚子里,拍拍肚皮:“还是肉顶事儿,虽然没吃饱,也能顶两天了!”


  “咋样儿,婶儿对你好不好?”


  “好,好得没边儿了。”张洋抹抹嘴,心想要不是我看到你跟李电杆儿了,你能对我好?


  “这算啥,还有更好的呢,”王淑芬神秘地笑了笑,眼神里带着点贼光,“你跟婶儿说,刚才是不是看到婶子那里了?”


  “呃……”


  “到底看到没,怎么一说这个你就没种了?”


  “看……看着一点儿吧……”


  “那,你想不想再看得清楚点儿?”


  “啊?”


  “不光是看,婶子还能让你摸几把,”淑芬婶手一伸,在张洋的裤裆上揉了揉,“你可不是毛头小子了,就不想尝尝女人是啥滋味儿?”


  “啊?!!”


  张洋心想不是吧?这村长的婆娘真骚成了这样儿,李电杆儿跑了,这是想让自己顶上去?


  其实王淑芬这么说有她的打算,张洋就算是胸脯拍得再响,她还是不放心对方会说出去。但是如果自己跟张洋有了那事儿,这小子的嘴肯定不会乱说。等于是用自己下面那张嘴,把他上面那张嘴给封住了。


  再说这张洋虽然才十八,但是身子骨却生得壮壮实实,模样儿不是电视里的那种帅哥儿,也很有男人味儿,比起李电杆儿那种柴货可强多了。


  本来就是出来找男人,又是这么一举两得的事儿,她怎么会放过好机会。


  “啊啥啊,还不凑近点儿?过了这个村儿,可就没有这个店儿了!”淑芬婶白了张洋一眼,示意他来脱自己的衣服。


  “淑芬婶你就别再跟我逗笑了,我真还有事儿呢。”说着就站起来又想往外走。


  开玩笑啊!真要把村长的婆娘给睡了,赵瘸子还不得跟自己拼命啊!


  “那不成,天大的事儿你现在也不能走!”淑芬婶可不依了,两手一乍,鼓囊囊的胸脯一挺,把张洋挡住。


  “我保证不往外说还不成吗?”


  “不成!”


  “那咋着才成呢?”


  淑芬婶献媚似的白了张洋一眼,两手向下一扒,刚刚拽上来的裤子又到了腿弯子。


  “咕噜……”张洋的嘴唇动了动,狠狠咽了一口唾沫。


  刚刚虽然也看到了,但是现在看得可更加清楚,连毛毛有几根都能数得过来。


  “婶子都把话说到这程度了,你咋还这么怂包呢?”说着淑芬婶向前凑了凑,在张洋的耳朵边儿小声道,“再说这荒山野庙本来就没人来,你怕个啥啊?”


  张洋早就被眼前的风景晃得火气直往外冒,淑芬婶说话的热气再在耳朵里一吹,整个人都有些飘。眼前、脑子里都是晕晕乎乎的,除了刚才看到的东西,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干她!有好饭不吃是白痴,有女人不干王八蛋!


  淑芬婶看出张洋的松动,还故意用前面的两个大鼓包蹭了蹭他。


  这一下可了不得,脑子里最后一根挡着的弦儿也给崩断,一把就将淑芬婶放倒在稻草上。


  “嘿……”淑芬感觉着张洋这股子劲儿,就算是她男人跟李电杆儿绑一块也不是他的个儿,嘴角一扯笑了。


  跟这样的男人来事儿,那还不得……


  张洋现在就跟头野兽似的,两只大手上下游动,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女人的肉就是软,就是滑!


  “你在这儿躺着,让我来教你怎么要女人!”淑芬婶虽然被大手摸得一阵舒爽,身上的火也烧得更旺,可张洋这个小坏蛋却像是不知道怎么搞一样,真个在那儿只摸不干,她只好坐起来,亲手指点。


  “你这玩意儿怎么还没硬啊?”她坐在张洋身上,本想把那东西送到该去的地方,这才发现那该硬的地方还没硬起来。


  心里想着这不应该啊,俩人都亲热了这么久了,怎么着也该起来了,怎么到现在还没有动静?


  张洋听到这话,心里头也是咯登一声。


  他记得十一岁的时候,有一次不小心被驴弹了一蹄子,虽然躲开了一些,没有踢得太实,但是好死不死的正好踢在了他那玩意儿上,疼得死去活来。因为这个,张老头儿还带着他去了不少地方,吃了好多奇怪的药。


  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张老头儿整天都愁得吃不下饭,第二年就去世了。


  张洋当时年纪小,从那里不疼了也就没有在意过。不过后来慢慢长大,也听死党说过,看到女人那里发硬的,他就奇怪自己那儿怎么没硬过。不过就算这样他也不认为有啥问题,村头儿的杨老头儿就说过,鸟到窝前自然直嘛。


  可是现在黑乎乎的鸟窝就在鸟前面呢,这鸟却还不伸腿,那可就真有事儿了,还是大事儿!


  “别着急,我再试试,兴许是你这玩意儿难侍候,这种东西要起来了,那才叫厉害呢。”淑芬婶啧啧了两声。


  她也是从前听哪个婆娘拉家常的时候说的,有的男人那东西要求可高,不容易起来呢,但是一起来了,就是金枪不倒,是个女人都得稀罕得要死。


  心想她不会是刚好就碰到了这么一个宝贝疙瘩吧?要真是这样儿的话,她可得好好巴结着这个小祖宗,自己以后的“性”福可就指望着他了。


  头一低,小嘴儿开始忙活起来,就算是对她家里的正牌儿男人,也没有这么上心过,这回她可是下足了心思了。


  可是几分钟过去了,那话儿却还是没有动静。淑芬婶的脸色有些垮了,就她这一番啜弄,就算是石雕的鸟儿也该伸腿了,可这玩意还是软塌塌的,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这东西是废的。


  废的?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王淑芬心里暗骂着,碰着了一个胆小的跟老鼠样,听着一点儿动静就扔下自己跑的李电杆儿,就已经够倒霉了,原以为这铁蛋是个宝贝,谁想还是废的。


  啥尼玛铁蛋,分明就是个软蛋!还让老娘白白啜了半天,把舌头都啜麻了,真急巴败兴!


  不光是她脸色垮了,张洋那里比她垮得还厉害,现在他也知道,自己那话儿八成是真有问题。想到这辈子跟太监差不多,他哪还有心思再去想别的!


  “轰隆……”


  也不知咋的,外面突然响起了一声闷雷。


  这声雷把两个人都吓了一跳,看着电光把屋里照得一明一暗的,正想要从张洋身上抬腿走人的淑芬婶叫了一声,一头扎在对方怀里,动也不敢动。


  “噼啦……”


  这一道雷电透过小庙的房顶,正击在那座黑塑像上。张洋就听那塑像传来细微的“喀嚓喀嚓”声,从来没有动过的黑塑像晃当一下,向两人倒了下来。


  “闪开!”张洋一胳膊把淑芬婶扫到了一边儿。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查看未删减版本后续剧情高潮不断


扫描二维码获取最新科技资讯
免责声明 | 图文吧网站所有信息采集搜狗微信平台,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联系QQ:807196
推荐公众号
  • 日照家居

    日照家居,您的居家小帮手!幸福生活从关注开始!

  • 阿姨帮

    在家用手机就能叫到保洁阿姨的省心神器——阿姨帮!全国领先的智能手机家政平台,覆盖最广;关注阿姨帮下载APP,可预约家庭保洁、保姆、月嫂、家电清洗、家居保养、企业保洁等服务,重新定义移动互联生活!

  • 合肥论坛

    合肥论坛官方微信,合肥生活必备神器!新鲜资讯、得味活动、超值优惠应有尽有!查影讯,查公交,查违章,查天气,一手搞定,更多功能邀你体验,在这里,知合肥!

  • 平顶山微圈

    每天早上发布精彩内容,让你晨闻鹰城大小事。您的需求就是我们的服务方向!

  • 大连说

    实话实说大连!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