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显世态 文说天下 图文吧——最全的微信公众号/资讯聚合平台
首页/文摘/作为私生女,我顶替姐姐嫁给了一个残疾的军长,没想到就在新婚之夜...

作为私生女,我顶替姐姐嫁给了一个残疾的军长,没想到就在新婚之夜...


第1章 陪他睡几天


“你们抓我干什么?!”病房中,廖沫沫看着廖家派来的保镖,脸色惨白。

“你们不要碰我女儿!”母亲陈雪从病床上跳起来,扑向那几个人,却被一个保镖直接按在了床上。

她心脏病犯了,根本不能激动。

挂在她身上的仪器不停的响着,却没有医生和护士来。

这时候,廖沫沫的继母潘倩从外面走了进来。

目光冷蔑的扫了她们母女一眼,然后走到廖沫沫身边,伸出手指捏住她的下巴。

“潘倩,你放开我女儿!”陈雪大吼了一声,却动弹不得。

“瞧瞧你女儿这狐媚的长相。”潘倩冷哼,“真是和你一样,眼睛会勾人。”

“你想干什么?!”廖沫沫妩媚的乌眸瞪着潘倩,眼神里透露出恨意和愤怒。

“跟我走,帮我完成一件事,你如果不答应我就让这几个人玩死你母亲。”潘倩恶狠狠地说道。

“呸!”廖沫沫往潘倩的脸吐了一口唾沫。

啪!

潘倩反手就给了廖沫沫一巴掌,“贱人!”

廖沫沫被打得头昏眼花,嘴里都是血沫子,她却依旧梗着脖子,愤怒的瞪着潘倩。

这个毒妇,是她这辈子最恨的人!

“动手!”潘倩一声令下。

嘶啦一声,那边的保镖竟然扯开了陈雪的病号服。

陈雪今年四十三岁,却肤白貌美,一点都看不出老的迹象。

身材皮肤和三十岁的女人没什么区别。

“住手!”廖沫沫大吼了一声,随着她嘴部肌肉的运动,半边脸颊都扯得很疼。

潘倩一笑,“答应了?”

“你让我做什么?”廖沫沫皱着眉头问。

只要不是杀人放火,她都答应。

“当然是……”潘倩坏坏的一笑,“陪你姐夫睡一觉。”

“不要!”陈雪冲着潘倩大吼,“潘倩你才是贱人!你竟然让沫沫嫁给宋默琛那个废人!”

宋默琛是廖家大小姐廖莹莹的未婚夫,听说两人是娃娃亲,说好了等廖莹莹二十岁的时候就结婚。

可是半年前,宋默琛在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发生了意外,右腿被炸伤,直到现在还没有恢复。

因为人一直都在德国治疗,情况到底如何谁也不知道。

连宋家的人都不清楚。

这次是宋默琛直接从德国那边打来电话,主动提起结婚的事。

廖家的人以为是宋默琛成了残废,需要人照顾才会这时候提亲。

但是廖莹莹是廖家的掌上明珠,潘倩舍不得,这才想着让廖沫沫替嫁。

“别一副委屈了你女儿的样子,就你女儿这见不得人的身份,以后也难嫁过去。嫁给一个瘸子,也是她的福气!”潘倩冷冷的说道。

说完,她转头看着廖沫沫,“你自己想。”

“沫沫,别答应。”陈雪不想看着自己的女儿狼入虎口。

宋家可不是那么好惹的,知道他们串通一气算计宋默琛,说不动第一个遭殃的就是廖沫沫。

廖沫沫乌黑明媚的眸子闪了闪,“说说你的条件。”

潘倩冷哼,“只要你今晚跟我走,我保证你母亲立刻就动手术,医药费我们全包。”

这个条件说实在的很诱人。

这几天廖沫沫都在为医疗费发愁。

“沫沫,妈妈就算是死了也不能拿你的一生幸福开玩笑,不要答应他们!”陈雪气得咬牙切齿,恨不得冲过来撕碎了潘倩。

廖沫沫非常的冷静,“我需要嫁给他多久?”

“那谁知道,或许宋默琛对你感兴趣了玩几天也是可能的。”潘倩坏笑着,她是故意这么说的。

“你的意思就是陪他睡几天?”廖沫沫心凉了半截。

“没错。”潘倩眯起眼睛,“你不答应,就只能看着自己的母亲得不到救治,然后就那么死了。”

廖沫沫想了想,耳边是陈雪哭喊的劝阻声。

她深吸一口气,抬头望着潘倩,“好,我答应!你也要说到做到!”

潘倩冷笑,拿出一张银行卡,“我这个人大方得很,这里有三十万,正好是你母亲手术费要用的钱数,我让你亲自去交,你的人品我还是信得过的。”

不然,她也不会来找廖沫沫。

她把卡扔到廖沫沫的面前,让保镖把她松开。

廖沫沫深吸一口气,僵直着脊背拿起银行卡走了出去。

把陈雪的手术费和医疗费交齐以后,她回到病房。

潘倩满意的一笑,“走吧。”

陈雪在床上哭得撕心裂肺。

廖沫沫看得心酸,大声道:“妈,等着我回来,你一定要答应我,等我回来。”

“沫沫,回来!沫沫!”陈雪凄凉的哭声在走廊上回荡着。

廖沫沫跟着潘倩上了车,潘倩把一件衣服扔到她的怀里,“换上。”

她把衣服拿起来一看,黑眸一沉,“这是什么衣服?!”

前面还好,后面全是漏的。

只有两条细细的肩带,从腰间伸展出来,而作为连衣裙的下半边的荷叶裙,简直短得不像话!

感觉一走路就会露内裤。

“你除了脸蛋,要身材没身材,不穿的暴露点宋默琛怎么会对你有兴趣?”潘倩冷冷的说道,“怎么,不想救你妈了?”

廖沫沫咬咬牙,她忍了!

在车里她把衣服换好,然后把牛仔外套穿在了外面。

潘倩露出鄙夷的神色,然后扔给她一把钥匙,“这是宋默琛家里钥匙,你自己进去,记住他现在是个瘸子,心理上一定不健康,你要安抚好他,让他不要报复廖家,不然我还是不会放过你和你妈!”

廖沫沫手里捏着钥匙,一语不发。

意思就是说宋默琛就算要虐待她,她都不能反抗,只能承受。

她已经无路可退了,只能祈求那个男人正常一点了。

车子停在一档高级小区外面,潘倩把门打开,让她下去。

廖沫沫非常不好意思的下了车。

潘倩最后叮嘱道:“记住,抛开你的羞耻心,用尽浑身解数也要把宋默琛给我伺候好了,他不找廖家的麻烦,我就不找你们的麻烦,听懂了吗!”

廖沫沫点点头,迈步走向小区。

潘倩盯着廖沫沫的背影,目光精明的一闪,她就不相信宋默琛能逃过廖沫沫这个狐媚子的手掌心!


第2章 弟一次


廖沫沫走进小区门口,马路边正好有几个喝多了的男人,冲着她吹口哨。

她吓得加快脚步往里面走,小区里灯光明亮,还有保安在巡逻,那几个人倒是不敢冲进来对她做什么。

保安看见廖沫沫打扮的这么妖娆,眼睛也都看直了。

有个老保安还叮嘱了一句,“姑娘,以后早点回家,这也太晚了。”

廖沫沫心中非常的郁闷,额头满是黑线。

她似乎被看成是那种有色交易的人了。

终于来到宋默琛的家门前。

她深吸一口气,拿出钥匙插入钥匙孔,然后轻轻的扭动钥匙,门咔的一声就打开了。

她怕被人看见立刻走了进去,然后砰地一声将门关上,整个人贴在门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屋子里漆黑一片,而且静悄悄的好像没有人。

潘倩不是说宋默琛已经乘坐飞机回来了吗?

为什么家里没有人?!

她用手去摸灯的开关,可是摸了半天都没有找到,脚还一下子不小心磕到了鞋柜上。

“啊!”她低呼了一声,声音饶是好听。

廖沫沫遗传了陈雪的美貌,从小就是十里八乡的小美人儿,媚而不妖,而且声音也好听,娇滴滴的却不嗲。

“你迟到了五分钟。”这时候,从客厅的方向传来一个男性低沉磁性的声音。

廖沫沫浑身一震,这声音的主人应该就是宋默琛了吧!

声音非常的低沉磁性,就是一想到对方是个变态,她就心慌。

“对不起。”廖沫沫小声的道歉,忍着痛,慢慢的走向客厅。

客厅里也是黑漆漆的,但是可以看见一个高大俊美的轮廓坐在沙发上,他修长的手指上夹着一根香烟。

从深邃的轮廓上可以分辨出,对方应该长得不赖,身上的衣服挺拔有型,好像是军装!

“为什么迟到?”男人的声音非常的清冷,带着命令式的口吻。

“你是宋默琛吗?”廖沫沫小心翼翼的问,她可不想闹乌龙。

“先回答我的问题。”男人的声音有些暴躁,看起来没什么耐性。

廖沫沫有些无措的站在他的面前,解释道:“第一次来这边,不太熟悉所以就迟到了。”

“既然不想来你可以不用来。”男人的声音越发的冷酷。

廖沫沫已经头皮发麻了,脑海中想起潘倩的警告。

如果她失败了,她和陈雪都要倒霉。

她深吸一口气,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她竟然把牛仔外套一脱,走向了男人。

男人神色一沉,还没有说话,廖沫沫就坐上了他的大腿。

大腿上的小女人身子非常的柔软,从两个人接触的地方就能感觉到。

廖沫沫已经听不到任何的声音,只有自己的心跳声在耳朵旁边越来越大。

她小声的道歉:“对不起,我迟到了。”

男人吸了一口烟,微微发红的烟头把他的脸照的朦朦胧胧的,虽然看的不是很真切,但是男人深黑无比的凌厉眸子却让她印象深刻。

廖沫沫紧张的不行,她甚至有了要逃走的想法。

男人却忽然呼出一口烟,喷在她的脸上。

“咳咳!”廖莹莹被呛得咳嗽起来,两只水一样的眼睛变得嫣红。

她柔软的小手挥着烟雾,带起淡淡的凉风。

凉风里有她身上非常干净的味道。

男人掐灭烟头,将烟蒂扔进青花瓷的烟灰缸里。

伸手去开台灯。

“等等!”廖沫沫一把抓住他的手,怯怯的问:“今晚能不能不开灯?”

她好怕男人认出自己不是廖莹莹,让计划功亏一切。

男人收回自己的手,原谅了她的羞涩。

接着,一双柔软的手竟然来解开他的纽扣和领带。

如果不是这个女人让他甚为满意,他一定直接把她从窗户扔出去!

廖沫沫紧张的手都在抖,解开一颗扣子都废了好大的力气。

这时,温热的手掌贴在她的后背上,让她后背一麻,整个人都僵硬了。

男人湛黑的眸底也有暗芒一闪而逝,她竟然穿得这么暴露!

不管三七二十一,男人把她压在了沙发上。

这女人身上的香气,让他有些把控不住。

廖沫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感觉男人似乎有了不一样的变化。

这时候,她又一次问,“你是宋默琛吗?”

“都坐我大腿了还这么问,你不觉得太晚了吗?”宋默琛声音邪肆。

是她自己送上门的。

廖沫沫只感觉自己的衣服一下子就被男人给扒光了。

她大脑一片空白。

再然后男人精壮的身体贴上来,她整个人的魂儿都没有了。


第3章 技术太烂了


天灰蒙蒙的亮了。

宋默琛穿好衣服,坐在床边抽着烟。

看着床单上那一抹红,就感觉昨晚像是做了梦一样。

这个小女人到底是从哪里跑出来的,简直莫名其妙,为什么会有他家的钥匙?

而他等了一晚上的女人又为什么没有出现?

忽然想起那件衣服,他走到客厅把衣服拿进来,放在鼻子前闻了闻,终于发现了端倪。

这衣服上被人喷了特别的药水。

闻多了就会让人产生情欲。

这时,廖沫沫正好醒来,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个穿着军装英俊笔挺的男人,正拿着自己昨天穿的衣服闻来闻去,双眉紧锁。

变态!

廖沫沫一下子就清醒了。

然而她醒来的动作有些大,动了一下双腿,却很疼。

虽然昨晚这个男人很温柔,可还是架不住她是第一次。

“醒了?”男人直接把她的衣服扔进了垃圾桶,然后走到了床边。

廖沫沫瞪圆了眼睛,“你为什么扔我衣服?”

她就那一件衣服,一会儿怎么回去?

“谁给你的衣服?”宋默琛冷冷的问。

“我……妈。”廖沫沫想说“我继母”的,可是一想到自己是假扮的廖莹莹就改了口。

“你妈?”

“潘倩。”

“你是廖莹莹?”宋默琛凉薄的看着她,黑如刃的眸子非常的凌厉,语气带着审讯的感觉。

廖沫沫很心虚,心虚到不敢看宋默琛,然后小心翼翼的点点头,“是,我是。”

“你真的是?”宋默琛又问了一句。

廖沫沫用力的点点头,拼命的承认,“对,我就是廖莹莹!潘倩的女儿!”

她不像是说给宋默琛的,倒像是说给自己的,好像是在给自己催眠洗脑。

宋默琛吸了一口气,感觉很好笑,他凉凉的说:“你怎么和我印象里的不一样?”

糟糕!

廖沫沫犹如五雷轰顶,原来宋默琛见过廖莹莹。

她还是以为他们素未谋面。

“你……”廖沫沫你了半天,脑子里快速的运转着,然后她幽幽的望着宋默琛,“你真是提了裤子就无情,我如果不是廖莹莹,昨晚我干嘛勾引你!”

“你也承认那是勾引?”宋默琛好整以暇的望着她。

明明一副羞涩的快要找个地缝钻进去的模样,却如此大言不惭。

不过她长得可爱又漂亮,还有一点点的性感,这让他很喜欢。

“妻子勾引丈夫不是天经地义的吗?”廖沫沫厚脸皮的问道。

宋默琛勾起嘴角,走向她,“然而你的技术太烂了。”

廖沫沫耳根子发烫,立刻用棉被蒙住自己的头,“别说了!”

昨天她是抱着视死如归的心态去做的。

如果现在再让她来一遍,她一定不敢。

宋默琛深不可测的眸子盯着她,把手里的烟头仍进烟灰缸里,然后坐到床边,把她连人带被子一起拉过来。

然后像是剥香蕉一样,被子扒开,把光洁如玉的廖沫沫剥了出来。

四目相对,廖沫沫心神一震!

这个男人长得真好看!

她看呆了,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他。

利落的短发,斜飞入鬓的长眉,凌厉霸气的眼眸,如玉一般的鼻子,还有削薄却性感的薄唇。

她哽了一下,目光闪闪。

宋默琛对于她的反应非常满意,头一次对自己长期头疼的样貌发现了用处。

原来可以吸引她。

“叫老公。”宋默琛忽然开口。

“啊?!”廖沫沫被震的魂飞九霄,这男人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我是你丈夫,难道你不应该这么叫我?”宋默琛促狭的望着她。

廖沫沫又是一阵心虚,为了演好戏,她眯了眯眼睛,用无比甜美的声音叫了一句,“老公。”

宋默琛对这一句“老公”很满意,在她的肩头轻轻的咬了一口,“饿不饿?”

“我要衣服。”廖沫沫幽幽的说道。

宋默琛目光深邃,用手在她的头上敲了敲,“都被我看光了,还不好意思什么。”

廖沫沫用手捂着自己的头顶,根本不是那回事!

“你的衣服也行。”廖沫沫开口。

宋默琛指了一下衣橱,自己去找。

说完,他就靠在了床头的枕头上,目光深不可测的看着。

他拿出手机给祁镇发了短信:查查廖家还有没有其他的女儿。


第4章 温故而知新


廖沫沫左右看了看没有发现可以遮体的单子,索性就裹着被子下了床。

她走到衣橱前,把门打开,却一下子崩溃了。

里面的衣服很少,只有零星的几件,而且还都是军装!

她简直要想哭。

宋默琛不知何时来到她的身后,宽阔的胸膛贴在她的后背,下巴抵着她的头顶,“你可以给廖家打电话让他们给你送衣服过来。”

廖沫沫抿抿唇,她才没有那个资格!

她叹了叹气,发现在下面的抽屉里还有衣服,打开看是运动裤和白色T恤,她得救了。

捡了两件自己能穿的,她把衣服挡在胸口,然后转身,乌黑明亮的桃花眸看着宋默琛,“请你出去。”

宋默琛挑了挑眉,靠近她,用力把她身上的被子扯掉,然后抱起来,让她的双腿盘住自己的腰,把她压在衣橱和自己胸口之间。

“你在命令谁?”他笑着,眼神却冷若寒霜。

廖沫沫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她望着宋默琛,脸红得像是熟透的番茄。

“求你……”她快要哭了,现在这样真的很羞耻。

宋默琛勾起唇角,松开她。

看来她确实是第一次。

宋默琛一出去,廖沫沫就瘫倒在地上,她立刻用被子裹住自己的身体,长舒了一口气。

没时间伤心,她抱着衣服去了浴室,洗了一个热水澡,把衣服穿上。

宋默琛出去以后,就接到了祁镇打来的电话。

“宋哥,查到了,廖莹莹现在就在廖家,廖家还有一个私生女,叫廖沫沫。我把照片传给你。”祁镇沉稳的说道。

“看来廖家信了传言,以为我真的没了一条腿,这才用一个私生女来顶替。”宋默琛黑眸泛着冷芒,他本来就不喜欢廖莹莹,昨晚其实是想把话说清楚的。

可是没想到来的人是廖沫沫。

“用不用我找人去廖家给他们一个警告?”祁镇非常的恼火,“竟然敢骗你。”

“不用,我亲自去。”宋默琛要好好感谢他们,送给他这样一个尤物。

挂断电话,他坐在沙发上等着。

过了十几分钟,身后卧室的门缓缓打开,一阵淡淡的香气从身后传来。

廖沫沫走到他的面前,不敢坐只能站着,“还有其他的事情吗,我想回家了。”

她很想去看看陈雪的手术怎么样了,不知道顺不顺利。

“这好像不合规矩。”宋默琛凉薄的说,“难道你忘了昨天是我们的新婚之夜,按照规矩,你要三天以后才能回门。”

廖沫沫这才想起这个习俗,看来她今天是别想逃走了。

“过来。”宋默琛冲她招招手。

廖沫沫顿了顿,慢慢腾腾的走了过去。

她坐在沙发的边上,和宋默琛离着有两个人的距离。

宋默琛不喜欢这种疏远,伸出手拉她过来。

她柔软的身子撞上自己的身体,触感非常美妙。

廖沫沫像是避开洪水猛兽一样往后躲,却被宋默琛死死的禁锢在怀里。

他的薄唇贴上来,好好的品味了一番她的味道。

廖沫沫无法招架他的温柔。

他时冷时冷,拿起又放下,她这个情场菜鸟,根本不是对手。

“够了。”她推开宋默琛,感觉下一步他们又要重复昨天的事情了。

宋默琛促狭的望着她,“有句话叫温故而知新,你听说过吗?”

廖沫沫小口小口喘着气。

温故而知新她当然知道,但是宋默琛这句话明显不是原来的意思。

她困惑的望着他,想不到一个堂堂军长,竟然也这么不要脸!

宋默琛笑得非常好看,他平日里总是绷着一张脸给人非常严肃阴鸷的感觉,但是现在却非常的温柔,和平时不一样。

廖沫沫长这么大,没谈过恋爱,也没和男人有过多的接触。

然而昨晚和宋默琛竟然有了惊人的飞跃,却还是让她没办法习惯。

两个人靠的太近了,近到她感觉周围的空气里都有他的味道。



微信篇幅有限,

更多高潮内容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



扫描二维码获取最新科技资讯
免责声明 | 图文吧网站所有信息采集搜狗微信平台,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联系QQ:807196
推荐公众号
  • 谁敢关注姐

    超内涵!够搞笑的腐妹纸一位!有图有真相,来了就知道~!慎入哦

  • 感恩生活

    用纯净的眼光去看待一切,怀着一颗感恩的心去过好每一天,,愿世界充满爱!感恩,从我做起!分享阳光,分担风雨!让人生充满感恩和快乐!感恩生活,感谢有你!

  • 全球未解之谜

    UFO、外星人、未解之谜、探索发现、奇人异事、灵异事件....有太多的谜题等待我们去挖掘。

  • 微聚美贺卡

    永久免费的送祝福神器,生日卡,心情卡,祝福卡,节日卡应有尽有,可上传图片和语音,让您的贺卡与众不同,更有海量祝福语任您挑选。

  • 春天女人

    官人点击下面“关注”二字进行关注为你提供一个安全健康休闲互动,合法 有序的平台环境。(永久)免费关注。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