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显世态 文说天下 图文吧——最全的微信公众号/资讯聚合平台
首页/幽默/?交警查车反被查,傻眼了

?交警查车反被查,傻眼了

阅读本文前,请您先点击上面的蓝色字体,再点击“关注”,这样您就可以继续免费收到超搞笑视频了。每天都有分享。完全是免费订阅,请放心关注。

                                                                        


           


           


           


           


           

                                                                                              
           


           

原创丨   通會之文,是明明謂南、北江合會也。袁小修以今之虎渡口,江水盛漲之時,溢入洞庭,遂傅會為江水會澧故道,胡氏更傅會以洞庭為九江之說,不知自晉以前,江之南、北岸無堤障,江南之水,皆東北流,洈水、油水是也。江北之水,亦夏時泛漲,溢而北出為夏水。後世江身愈高,北岸之水,為堤所障,不復分出為夏水,南岸之水,亦不復北出,此正古今水道變遷。小修文人,不足深求,胡氏專門名家,亦信此燕說,何耶?北江有故鄉洲。會貞按:《環宇記》引《荊南誌》,北江呼為薔薇江。此《註》但敘北江,而下以江水斷洲通會壹語,東上南、北江之文,或者北江較大乎?故鄉洲在今江陵縣西南。元興之末,桓玄西奔,毛佑之與參軍費恬射玄於此洲。玄子升,年六歲,輒拔去之。會貞按:《晉書 桓玄傳》 玄西奔,毛佑之與參軍費恬射玄,及玄子升拔箭並同。惟謂射玄在枚回洲,不言故鄉洲。王韶之雲:[二二]朱韶訛作昭,戴、趙改。玄之初奔也,經日不得食,左右進麤粥,會貞按:《魏書 島夷桓玄傳》亦作粥,《晉書 桓玄傳》作飯,誤。咽不能下。朱無能字,戴、趙同。會貞按:《書鈔》壹百四十四引《晉安帝紀》桓玄敗走經日雲雲至此句止,即王韶之說也。不下有能字,《禦覽》八百五十九引亦有能字,此脫審矣,今增。升抱玄胸撫之,玄悲不自勝。至此,益州督護馮遷朱督作都,戴、趙同。會貞按:《晉書 安帝紀》、《桓玄傳》,《魏書 島夷桓玄傳》並作督,《禦覽》三百二十三引《晉中興書》亦作督,則都字之誤無疑,今訂。斬玄於此洲,斬升於江陵矣。會貞按:《晉書 桓玄傳》與王韶之說略同。其雲斬玄在枚回洲,異。而《晉書 安帝紀》斬玄於貊盤洲,又異。 下有龍洲,守敬按:《晉書 桓玄傳》,何無忌等攻桓蔚於龍洲,破之。即此。《方輿紀要》,廣三十裏。在今江陵縣西南十六裏。洲東有寵洲,守敬按:《晉書 王澄傳》,澄為荊州刺史,襲巴蜀流人於寵洲。即此,在今江陵縣西南。二洲之閑,朱作二淵,《箋》曰:淵當作洲。戴、趙改。世擅多魚矣。漁者投罟歷網,《箋》曰:《荊州記》作投罟揮網。往往絓絕,朱絓作繼,《箋》曰:宋本作維。趙改維,戴作絓。會貞按:明抄本作絓,《荊州記》原作絓。有 客泳而視之,見水下有兩石牛,嘗為罾害矣。故漁者莫不擊浪浮舟,鼓枻而去矣。朱枻訛作拖,趙同,戴改。會貞按:鼓枻而去,本《楚辭 漁父》。自龍洲以下,盛弘之《荊州記》文,引見《禦覽》六十九九百、《環宇記》、互有詳略。其下謂之邴裏洲,守敬按:《初學記》八,《吳誌》曰魏將夏侯尚圍南郡,作浮橋,度景[唐避諱改邴作景。]裏洲,在江陵縣界。《環宇記》引《荊州誌》,大洲有三,首曰枚回,中曰景裏,下曰燕尾。景裏洲在南郡西,即今江陵縣西。洲有高沙湖,守敬按:《禦覽》六十六。引《荊南誌》,高沙湖在枚回洲下,[原誤上。]湖南林野清曠,可以棲托。征士宗炳昔嘗家焉。《諸宮故事》,在江陵城西二十裏。《名勝誌》,在江陵縣西北七裏。當有脫誤。湖東北有小水通江,名曰曾口。守敬按:《禦覽》六十六引《荊南誌》,北有小水,自湖通江,謂之曾口。江水又東徑燕尾洲北,朱此九字截上八字訛作《經》,北字仍作《註》,下屬。戴改八字作《註》,以北字上屬。全、趙同。守敬按:《通鑒》齊永明八年,胡諧 之等至江津,築城燕尾洲,即此,在今江陵縣西南十五裏。合靈溪水,守敬按:《文選 郭景純<遊仙詩〉 註》引庾仲雍《荊州記》,大城西九裏有靈溪水。即此水也。《註》 江水東流,先合靈溪水,後徑江陵城,適合。在今江陵縣西。水無泉源,上承散水,合成大溪,朱成訛作承,戴同,趙據黃本改。守敬按:明抄本作成。《名勝誌》引此同。南流註江。江、溪之會有靈溪戍,守敬按:戍在今江陵縣西南。背阿面江,西帶靈溪,故戍得其名矣。江水東得馬牧口,朱此七字訛作《經》,戴改《註》,全、趙同。守敬按:在今江陵縣西南。江水斷洲通會。守敬按:謂至此江中洲,斷南北通會也。江水又東徑江陵縣故城南,朱此十壹字訛作《經》,戴改《註》,全、趙同。守敬按:秦置縣,[說見下。]為南郡治,兩漢因。吳屬南郡,晉復為郡治,宋、齊、梁因。即今江陸縣治。《禹貢》荊及衡陽惟荊州,蓋即荊山之稱而制州名矣。會貞按:《釋名》,荊州取名於荊山。荊山見《沮水》、《漳水》二篇。故楚也。子革曰:我先君僻處荊山以供王事。會貞按:《左傳 昭十二年》文。遂遷紀郢會貞按:《史記 楚世家》,文王熊貲始都郢。《春秋釋例》,楚國都於郢,南郡江陵縣北紀南城。《括地誌》,紀南故城在江陵縣北十五[原誤作五十。]裏。《方輿紀要》,紀南城即故郢城。後平王更城郢,以此為紀城。郢城見下。今城,楚船官地也,《春秋》之諸宮矣。會貞按:《左傳 文十年》,楚子西沿漢泝江,將入郢,王在諸宮下見之。孔《疏》,諸宮當郢都之南。《輿地紀勝》引《元和 誌》楚別宮,梁元帝即位於楚宮,蓋取諸宮以名宮也。在今江陵縣城內西北隅。秦昭襄王二十九年,使白起拔鄢郢,以漢南地而置南郡焉。守敬按:《史記 秦本紀》,昭襄王二十八年,白起拔楚,取鄢,二十九年,攻楚取郢為南郡。《名勝誌》襄陽府引習鑿齒《襄陽記》,秦兼天下,自漢以南為南郡。《禦覽》壹百六十八引《楚地記》,漢江之南為南郡。《周書》曰:南,國名也。[二三]南氏有二臣,力鈞勢敵,趙改鈞作均。守敬按:鈞、均同。《左傳 成六年》, 鈞從眾。杜《註》,鈞,等也。競進爭權,君弗能制。南氏用分為二南國也。朱《箋》曰:出《周書 史記解》。按韓嬰敘《詩》雲:其地在南郡、南陽之閑。守敬按:韓嬰說,玉函山房輯本入《韓詩》故。《呂氏春秋》所謂禹自塗山巡省南土者也。守敬按:《音初》文。是郡取名焉。後漢景帝以為臨江王榮國。王坐侵廟垣地為宮,戴改垣作壖。被征,升車,出北門而軸折。父老竊流涕曰:吾王不還矣!自後北門不開,蓋由榮非理終也。會貞按:榮事自吾王句以上見《史記》、《漢書》本傳。《世說 言語 註》引盛弘之《荊州記》有從此不開北門句。又張守節引《荊州圖副》雲,自此後北門存而不啟,蓋為榮不以道終也。漢景帝二年,改為江陵縣。全雲:秦置南郡,即治江陵。高帝元年,改郡名曰臨江,以封共敖,而本《表》曰,都江陵。高帝五年,復曰南郡。景帝二年,又曰臨江郡,以封子榮。中二年,復為南郡。蓋郡名有更易,縣名無改移,《註》非是。守敬按:《漢書 王表》,景 帝子哀王閼,二年立,三年薨,亡後。湣王榮,七年立,三年自殺。酈氏失書閼事,全氏亦略之。《通典》,秦分郢置江陵縣。《史記 項羽紀》共敖都江陵,亦江陵為秦置之征。而《輿地紀勝》引《元和誌》,秦分郢為江陽縣,景帝三年,改江陽為江陵。《諸宮故事》,楚有舊郢縣,秦分為臨江,至漢景,改臨江為江陵。似俱可證此景帝改江陵之說。然江陵既見於《項羽紀》,則非景帝所改無疑。王莽更名郡曰南順,朱無郡曰二字,趙同,戴增。縣曰江陸。朱陸訛作陵,趙據《漢誌》改,全、戴改同。舊城,關羽所築。羽北圍曹仁,呂蒙襲而據之。羽曰:此城吾所築,不可攻也。乃引而退。守敬按:《輿地紀勝》引《元和誌》,荊州城本有中隔,以北,舊城也;以南,關羽所築。羽北圍曹仁於樊,留糜芳守城。及呂蒙襲破芳,羽還救城,聞芳已降,退住九裏。曰,此城吾所築,不可攻也。乃退保麥城,與此《註》同。然考《吳誌 孫權傳》,關公自襄陽還當陽,西保麥城,偽降遁去,為潘璋司馬馬忠所獲,未得至江陵也。又《權傳》,赤烏九年,朱然城江陵。關公既言不可攻,則其城堅可知,何以不久復築?此均有可疑者。杜元凱之攻江陵也,城上人以瓠系狗頸示之,元凱病癭故也。及城陷,殺城中老小,血流沾足。論者以此薄之。守敬按:《晉書 杜預傳》詳略互異。《諸宮舊事》四,文小異。江陵城地東南傾,故緣以金堤,自靈溪始。守敬按:《類聚》八十九引盛弘之《荊州記》,緣城堤邊,悉植細柳。《通鑒》齊永明八年,荊州刺史巴東王子響與百余人,操萬鈞弓,宿江堤上。《南史 梁始興王憺傳》,天監六年,荊州大水,江溢堤壞。憺親率將吏,冒雨築之。皆此堤之證。《壹統    !!!


           


           


           


         

   



       

扫描二维码获取最新科技资讯
免责声明 | 图文吧网站所有信息采集搜狗微信平台,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联系QQ:807196
推荐公众号
  • 日漫快到我碗里来

    宅若久时天然呆,呆到深处自然萌⊙▽⊙

  • 娱乐扒皮王

    ㊙@扒皮王 官方认证账号;资深娱乐评论人,专属娱乐圈,八卦终结者,欢迎投稿爆料!商务合作QQ:2990050

  • 吐槽电台

    互联网吐槽师的夜间电台。

  • 每日吐槽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无节操,无廉耻,无颜面! 只为给你带来更多欢笑! 闲暇时光看一篇,笑到腹痛乐无边! 关注:【每日吐槽】

  • 神回复

    关注微信账号神回复,专治各种不服。

最新更新
string(68910) "
首页/幽默/?交警查车反被查,傻眼了

?交警查车反被查,傻眼了

阅读本文前,请您先点击上面的蓝色字体,再点击“关注”,这样您就可以继续免费收到超搞笑视频了。每天都有分享。完全是免费订阅,请放心关注。

                                                                        


           


           


           


           


           

                                                                                              
           


           

原创丨   通會之文,是明明謂南、北江合會也。袁小修以今之虎渡口,江水盛漲之時,溢入洞庭,遂傅會為江水會澧故道,胡氏更傅會以洞庭為九江之說,不知自晉以前,江之南、北岸無堤障,江南之水,皆東北流,洈水、油水是也。江北之水,亦夏時泛漲,溢而北出為夏水。後世江身愈高,北岸之水,為堤所障,不復分出為夏水,南岸之水,亦不復北出,此正古今水道變遷。小修文人,不足深求,胡氏專門名家,亦信此燕說,何耶?北江有故鄉洲。會貞按:《環宇記》引《荊南誌》,北江呼為薔薇江。此《註》但敘北江,而下以江水斷洲通會壹語,東上南、北江之文,或者北江較大乎?故鄉洲在今江陵縣西南。元興之末,桓玄西奔,毛佑之與參軍費恬射玄於此洲。玄子升,年六歲,輒拔去之。會貞按:《晉書 桓玄傳》 玄西奔,毛佑之與參軍費恬射玄,及玄子升拔箭並同。惟謂射玄在枚回洲,不言故鄉洲。王韶之雲:[二二]朱韶訛作昭,戴、趙改。玄之初奔也,經日不得食,左右進麤粥,會貞按:《魏書 島夷桓玄傳》亦作粥,《晉書 桓玄傳》作飯,誤。咽不能下。朱無能字,戴、趙同。會貞按:《書鈔》壹百四十四引《晉安帝紀》桓玄敗走經日雲雲至此句止,即王韶之說也。不下有能字,《禦覽》八百五十九引亦有能字,此脫審矣,今增。升抱玄胸撫之,玄悲不自勝。至此,益州督護馮遷朱督作都,戴、趙同。會貞按:《晉書 安帝紀》、《桓玄傳》,《魏書 島夷桓玄傳》並作督,《禦覽》三百二十三引《晉中興書》亦作督,則都字之誤無疑,今訂。斬玄於此洲,斬升於江陵矣。會貞按:《晉書 桓玄傳》與王韶之說略同。其雲斬玄在枚回洲,異。而《晉書 安帝紀》斬玄於貊盤洲,又異。 下有龍洲,守敬按:《晉書 桓玄傳》,何無忌等攻桓蔚於龍洲,破之。即此。《方輿紀要》,廣三十裏。在今江陵縣西南十六裏。洲東有寵洲,守敬按:《晉書 王澄傳》,澄為荊州刺史,襲巴蜀流人於寵洲。即此,在今江陵縣西南。二洲之閑,朱作二淵,《箋》曰:淵當作洲。戴、趙改。世擅多魚矣。漁者投罟歷網,《箋》曰:《荊州記》作投罟揮網。往往絓絕,朱絓作繼,《箋》曰:宋本作維。趙改維,戴作絓。會貞按:明抄本作絓,《荊州記》原作絓。有 客泳而視之,見水下有兩石牛,嘗為罾害矣。故漁者莫不擊浪浮舟,鼓枻而去矣。朱枻訛作拖,趙同,戴改。會貞按:鼓枻而去,本《楚辭 漁父》。自龍洲以下,盛弘之《荊州記》文,引見《禦覽》六十九九百、《環宇記》、互有詳略。其下謂之邴裏洲,守敬按:《初學記》八,《吳誌》曰魏將夏侯尚圍南郡,作浮橋,度景[唐避諱改邴作景。]裏洲,在江陵縣界。《環宇記》引《荊州誌》,大洲有三,首曰枚回,中曰景裏,下曰燕尾。景裏洲在南郡西,即今江陵縣西。洲有高沙湖,守敬按:《禦覽》六十六。引《荊南誌》,高沙湖在枚回洲下,[原誤上。]湖南林野清曠,可以棲托。征士宗炳昔嘗家焉。《諸宮故事》,在江陵城西二十裏。《名勝誌》,在江陵縣西北七裏。當有脫誤。湖東北有小水通江,名曰曾口。守敬按:《禦覽》六十六引《荊南誌》,北有小水,自湖通江,謂之曾口。江水又東徑燕尾洲北,朱此九字截上八字訛作《經》,北字仍作《註》,下屬。戴改八字作《註》,以北字上屬。全、趙同。守敬按:《通鑒》齊永明八年,胡諧 之等至江津,築城燕尾洲,即此,在今江陵縣西南十五裏。合靈溪水,守敬按:《文選 郭景純<遊仙詩〉 註》引庾仲雍《荊州記》,大城西九裏有靈溪水。即此水也。《註》 江水東流,先合靈溪水,後徑江陵城,適合。在今江陵縣西。水無泉源,上承散水,合成大溪,朱成訛作承,戴同,趙據黃本改。守敬按:明抄本作成。《名勝誌》引此同。南流註江。江、溪之會有靈溪戍,守敬按:戍在今江陵縣西南。背阿面江,西帶靈溪,故戍得其名矣。江水東得馬牧口,朱此七字訛作《經》,戴改《註》,全、趙同。守敬按:在今江陵縣西南。江水斷洲通會。守敬按:謂至此江中洲,斷南北通會也。江水又東徑江陵縣故城南,朱此十壹字訛作《經》,戴改《註》,全、趙同。守敬按:秦置縣,[說見下。]為南郡治,兩漢因。吳屬南郡,晉復為郡治,宋、齊、梁因。即今江陸縣治。《禹貢》荊及衡陽惟荊州,蓋即荊山之稱而制州名矣。會貞按:《釋名》,荊州取名於荊山。荊山見《沮水》、《漳水》二篇。故楚也。子革曰:我先君僻處荊山以供王事。會貞按:《左傳 昭十二年》文。遂遷紀郢會貞按:《史記 楚世家》,文王熊貲始都郢。《春秋釋例》,楚國都於郢,南郡江陵縣北紀南城。《括地誌》,紀南故城在江陵縣北十五[原誤作五十。]裏。《方輿紀要》,紀南城即故郢城。後平王更城郢,以此為紀城。郢城見下。今城,楚船官地也,《春秋》之諸宮矣。會貞按:《左傳 文十年》,楚子西沿漢泝江,將入郢,王在諸宮下見之。孔《疏》,諸宮當郢都之南。《輿地紀勝》引《元和 誌》楚別宮,梁元帝即位於楚宮,蓋取諸宮以名宮也。在今江陵縣城內西北隅。秦昭襄王二十九年,使白起拔鄢郢,以漢南地而置南郡焉。守敬按:《史記 秦本紀》,昭襄王二十八年,白起拔楚,取鄢,二十九年,攻楚取郢為南郡。《名勝誌》襄陽府引習鑿齒《襄陽記》,秦兼天下,自漢以南為南郡。《禦覽》壹百六十八引《楚地記》,漢江之南為南郡。《周書》曰:南,國名也。[二三]南氏有二臣,力鈞勢敵,趙改鈞作均。守敬按:鈞、均同。《左傳 成六年》, 鈞從眾。杜《註》,鈞,等也。競進爭權,君弗能制。南氏用分為二南國也。朱《箋》曰:出《周書 史記解》。按韓嬰敘《詩》雲:其地在南郡、南陽之閑。守敬按:韓嬰說,玉函山房輯本入《韓詩》故。《呂氏春秋》所謂禹自塗山巡省南土者也。守敬按:《音初》文。是郡取名焉。後漢景帝以為臨江王榮國。王坐侵廟垣地為宮,戴改垣作壖。被征,升車,出北門而軸折。父老竊流涕曰:吾王不還矣!自後北門不開,蓋由榮非理終也。會貞按:榮事自吾王句以上見《史記》、《漢書》本傳。《世說 言語 註》引盛弘之《荊州記》有從此不開北門句。又張守節引《荊州圖副》雲,自此後北門存而不啟,蓋為榮不以道終也。漢景帝二年,改為江陵縣。全雲:秦置南郡,即治江陵。高帝元年,改郡名曰臨江,以封共敖,而本《表》曰,都江陵。高帝五年,復曰南郡。景帝二年,又曰臨江郡,以封子榮。中二年,復為南郡。蓋郡名有更易,縣名無改移,《註》非是。守敬按:《漢書 王表》,景 帝子哀王閼,二年立,三年薨,亡後。湣王榮,七年立,三年自殺。酈氏失書閼事,全氏亦略之。《通典》,秦分郢置江陵縣。《史記 項羽紀》共敖都江陵,亦江陵為秦置之征。而《輿地紀勝》引《元和誌》,秦分郢為江陽縣,景帝三年,改江陽為江陵。《諸宮故事》,楚有舊郢縣,秦分為臨江,至漢景,改臨江為江陵。似俱可證此景帝改江陵之說。然江陵既見於《項羽紀》,則非景帝所改無疑。王莽更名郡曰南順,朱無郡曰二字,趙同,戴增。縣曰江陸。朱陸訛作陵,趙據《漢誌》改,全、戴改同。舊城,關羽所築。羽北圍曹仁,呂蒙襲而據之。羽曰:此城吾所築,不可攻也。乃引而退。守敬按:《輿地紀勝》引《元和誌》,荊州城本有中隔,以北,舊城也;以南,關羽所築。羽北圍曹仁於樊,留糜芳守城。及呂蒙襲破芳,羽還救城,聞芳已降,退住九裏。曰,此城吾所築,不可攻也。乃退保麥城,與此《註》同。然考《吳誌 孫權傳》,關公自襄陽還當陽,西保麥城,偽降遁去,為潘璋司馬馬忠所獲,未得至江陵也。又《權傳》,赤烏九年,朱然城江陵。關公既言不可攻,則其城堅可知,何以不久復築?此均有可疑者。杜元凱之攻江陵也,城上人以瓠系狗頸示之,元凱病癭故也。及城陷,殺城中老小,血流沾足。論者以此薄之。守敬按:《晉書 杜預傳》詳略互異。《諸宮舊事》四,文小異。江陵城地東南傾,故緣以金堤,自靈溪始。守敬按:《類聚》八十九引盛弘之《荊州記》,緣城堤邊,悉植細柳。《通鑒》齊永明八年,荊州刺史巴東王子響與百余人,操萬鈞弓,宿江堤上。《南史 梁始興王憺傳》,天監六年,荊州大水,江溢堤壞。憺親率將吏,冒雨築之。皆此堤之證。《壹統    !!!


           


           


           


         

   



       

扫描二维码获取最新科技资讯
免责声明 | 图文吧网站所有信息采集搜狗微信平台,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联系QQ:807196
推荐公众号
  • 日漫快到我碗里来

    宅若久时天然呆,呆到深处自然萌⊙▽⊙

  • 娱乐扒皮王

    ㊙@扒皮王 官方认证账号;资深娱乐评论人,专属娱乐圈,八卦终结者,欢迎投稿爆料!商务合作QQ:2990050

  • 吐槽电台

    互联网吐槽师的夜间电台。

  • 每日吐槽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无节操,无廉耻,无颜面! 只为给你带来更多欢笑! 闲暇时光看一篇,笑到腹痛乐无边! 关注:【每日吐槽】

  • 神回复

    关注微信账号神回复,专治各种不服。

最新更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