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显世态 文说天下 图文吧——最全的微信公众号/资讯聚合平台
首页/文摘/人渣老公离婚前,还故意搞大了我的肚子

人渣老公离婚前,还故意搞大了我的肚子


“嗡嗡嗡——”


    寂静的房间内震动的声音格外响亮,苏婧迷迷糊糊的把床头柜上的电话拿了过来,在看到来电显示后几乎是下意识的点了接通。


    她生怕自己稍迟一秒这个电话就会被挂断。


    “喂。”她太过着急,声音也显得有些急促。


    接通电话后她却莫名的紧张,明明对方看不见但还是忍不住把自己的头发梳理了一下。


    “我今天会回去。”低沉的男声从话筒里传出。


    苏婧的心不由的一震,她在愣了数秒钟后才紧张的开口,“那,那需要我做些什么吗?你有什么想吃的或是有什么需要我准……”


    “不用了。”他声音冰冷的打断苏婧的话,语气完全不像是在和自己的妻子对话。


    他是她的丈夫,但他从来对她都是这种态度,她已经习惯了。


    “西决……”苏婧的手抚上自己的小腹,她咬了咬下唇还是决定告诉他,“我,我可能……”


    “忙,挂了。”


    紧接着是挂断电话后的忙音。


    她握着电话,笑的苍凉将后半句话讲出:“我可能怀孕了。”


    他们结婚三年,她和他的家人住在一起,而她的丈夫荣西决却一个人住在华庭的别墅区。他们结婚三年唯一一次的同房还是在一个多月以前,他那晚喝多了被人送回到荣家大宅,只怕他根本就不记得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吧。


    苏婧越发觉得自己在这个家太过多余,但偏偏多余的她却怀孕了。


    不知道她如果突然告诉他,她怀孕了他会有怎么样的反应?


    苏婧摇摇头,逼迫自己不去想这些事情。荣西决对她怎样都没有关系,至少他已经娶了她,她也实现了从小的愿望嫁给了他,只要这样就可以了。


    她从床上爬起来下了楼,开始准备早饭的食材,犹豫许久还是没忍住早早的就做了早餐,她害怕荣西决回来太早而她的早饭还没有做好。


    她在厨房不停歇的忙了两个多小时,目送荣家的每一个人出门离开,可一直到了傍晚也不见荣西决回来。


    她整理着餐桌,不时的往门口看去。


    “苏婧啊,瞅什么呢?西决要回来了不成?”坐在客厅里看电视的林陶然睨了她一眼,说道。


    “恩。”


    苏婧漫不经心的回答引起林陶然的不悦:“你说说你这人,成天都不知道叫人。我虽然不是西决的亲妈,但你和我说话连个称呼都没有?”


    苏婧压低了头继续收拾餐桌,她嫁进荣家三年和林陶然打交道最多,她每次挑她毛病的时候她都不讲话,等林陶然骂完也就过去了,如果她回嘴反而更没完没了了。


    “我跟你说话呢,你哑巴了?”林陶然见苏婧不搭理自己立刻就把音量提高了几个分贝。


    “你嫁进来三年,西决几乎不回来住,你自己就没有反省过到底是为了什么?”林陶然走近,上下打量着苏婧,厌恶的出声:“一无是处!如果荣西决不是为了攀附你们苏家的势利,你觉得荣西决会娶你?”


    苏婧的手在身下握成了拳头,她强压下怒气并不打算理会林陶然。


    屋子里的佣人都悄悄打量了一眼苏婧,满是同情的眼神。


    苏婧不说话林陶然就更加有气势了,“你倒也真会装!平常都睡到中午才起床,怎么今天知道荣西决要回来了就开始装做贤妻了?”


    苏婧秀眉微蹙依旧不答话。


    她怀孕这一事她谁也没有告诉,她想先把这个好消息告诉荣西决。最近也确实起床很晚,困得很,大概是怀了孕的原因吧。


    “你啊,早晚有一天会被荣西决一脚踹开!荣西决不是你能驾驭得了的男人,你也不是什么好鸟,事实上你们俩还挺搭配。”


    林陶然说完捂嘴笑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


    正在林陶然笑的开怀时,一旁的佣人却突然行了个佣人礼:“少爷,您回来了。”


    林陶然在听到这句话后,霎时整个脸都变了色。


    她缓缓转头看向门口,在看到站在门口的荣西决时整张脸由绿转白,紧接着快速的回神上了楼。


    苏婧看了眼灰溜溜逃跑的林陶然一眼,这才向着站在门口的男人走来。


    “回来了?累不累?饿不饿?”她走过去,主动帮他脱外套,这是她做妻子的本分,荣西决虽然基本不回家,可每次回家苏婧都会把他照顾的无微不至。


    荣西决站在门口一动也不动,他面无表情让人看不出是喜是怒。


    苏婧帮他脱外套,他这次也没有配合的抬手,虽然往日也不太喜欢他帮他,但也不会拒绝,可今日苏婧能感觉得到气氛有些怪。


    “怎么了?”她微昂首看着他英俊非常的侧脸,小心翼翼的揣测他的心思:“太累了吗?上楼吧,我帮你把热水放好你泡个澡放松一下?”


    他仍是没有答话,甚至连看都不看她一眼。


    良久他才迈开步子往楼上走去:“回房间,我有话要对你说。”


    苏婧望着荣西决的背影莫名的感到紧张,不知怎的她今天自从荣西决打给他电话之后就变得焦灼不安,与往日期盼他回家的紧张喜悦感完全不同。


    苏婧在楼下踌躇许久,最后不得不硬着头皮上了楼。


    房门未关,他正站在落地窗前背对着她。


    他身材颀长,面貌又完美到令人惊叹,这样一个完美的男人竟然是她丈夫?她时常会觉得这不真实,但又忍不住心里的雀跃和自豪感。


    “西决,我专门给你留了点晚饭,你先吃点吧,都是你爱吃的。”她端着托盘走了进来。


    荣西决在听到她的声音后快速转过身来,望着她那张眉清目秀的脸,道:“有一件事我考虑很久了,今天已经做好了决定。”


    苏婧故意躲过他那双深不见底的黑眸,笑着靠近:“还是先吃饭吧。”


    她笑容里夹杂着一份尴尬,她想要躲开荣西决的话题。


    他突然大步向她走来,沉稳的步伐中太过坚硬透漏出一丝怒气。


    苏婧连忙把托盘放下,慌不择路的转身离开:“你先吃晚饭,我去给你倒杯水。”


    她慌张的想要逃脱,他却不给她留有半点机会:“我们离婚吧。”


    霎时间整个空间似乎都被凝固了,苏婧背对着荣西决毫无动作。


    她站在原地愣了几秒钟之后,又假装没有听到快速往外走,“我去楼下拿点东西。”


一出生苏婧才发现自己伪装的一点也不好,她就连声音都在颤抖,迈出去的步子却也跌跌撞撞的走不稳。


    “离婚协议书也已经准备好了,该给你的我都会给你,算是补偿了你这三年的时间。”伴随着他声音的是那份协议书被放在了桌子上的声音。


    苏婧想要抬脚离开,可她的脚跟好似连在了地上却怎么也抬不动腿。


    她知道,不管她是装作没有听到还是安然的接受他都会和她离婚,他从来都是这样,只要是他下定了决心要做的事,那么就一定会做到。


    三年前他突然来到苏家,态度坚定的说要娶她,她欣喜不已以为自己心心念念盼着的人难不成是看穿了她暗恋的心思,所以才要娶她不成?可在新婚第一天她才知道,原来他娶她不过是为了想要依靠苏家的势力迅速在A市崛起而已。


    即使知道是这样的原因,但她也从来无怨无悔,她甘愿嫁给他,甘愿做他事业上的垫脚石。她曾经也有想过,等哪一天他足够强大了,他会不会和她离婚?她曾安慰自己会在这三年里和他产生感情,可他却连半点机会都不留给她,她更没想到他提出离婚的时间会这么早。


    苏婧背对着他,良久才说道:“能,能在考虑……”


    “我已经决定好了,你签字就行。”她一开口他就满脸不耐烦的打断,“一千万的遣散费,东城价值六百万的新房也给你。”


    遣散费?


    苏婧觉得可笑,但她还是不大相信荣西决会这样说。


    她转过身,直视比她高了足足一头的男人说道:“遣散费?”


    他们是雇佣关系吗?为什么要说是遣散费?用这个词未免也太悲哀了一点。


    “结婚当天我就已经告诉了你我娶你的原因,这场婚姻本就是雇佣与被雇佣的关系。现在这三年的雇佣费用我一次性给你,算是两清。”她面前高大而又英俊的男人直视她,一双深邃的黑眸仿佛能将人吸进去一般,说出的话冰冷无情,毫无温度。


    “雇佣费用?”苏婧呢喃出声,募的她却笑了,“也是,我们本来就是雇佣与被雇佣的关系。”


    她笑的让人疼惜,但荣西决却全然没有半点反应。


    她一步步走向他,在他身旁的沙发里坐了下来,将那份合约拿在手中仔细的翻阅。


    看到她正在仔细的翻阅离婚协议书,荣西决也松了口气坐了下来,“条约写的都很清楚,你还想要什么可以直接提出来,我在给你。”


    感觉到他因为自己答应以后松了口气,苏婧唇角嘲弄的笑容更加深。


    她没有答话,而是低下头把那几条给她财产的协议划掉,然后快速的签上自己的名字。


    “遣散费就不用了,离婚协议书正式生效。”她笑着将那份协议推到他面前。


    荣西决瞥了一眼被划掉的那几条财产分割,他眉梢微挑,完全没料到苏婧会什么都不要。


    “你确定?”他不大相信的望着已经站起身的苏婧询问。


    苏婧径直走到衣柜前,背对着他这才回答,“苏家还没有缺钱缺到这种地步,既然三年前我是心甘情愿的嫁给你,那么这笔遣散费我自然也是不会收的。”


    如果她收了,那么他们之间的这三年不就真的成了雇佣与被雇佣的关系吗?


    她不要,她宁愿放弃掉一切自我安慰的留一个三年夫妻情分而非雇佣关系。


    荣西决坐在沙发里看着她收拾东西,没有在说什么。


    她将柜子里的衣服都叠整齐了放进行李箱里,又把自己琐碎的一些小东西收好。


    她的动作很慢,她故意这么慢,她还想要在这里多待一会儿。虽然这个房间几乎都是她一个人在住,但她住了三年了,从刚开始的不习惯到现在的喜欢,她对这里的一切都很舍不得。可即使她动作再怎么慢,也终究有收拾好的时候。


    她拖着行李箱站起身,什么也没说甚至连看也不看他一眼便要转身离开。


    “我送你吧。”一直等着她收拾的荣西决突然出声。


    “不用了,坐车回家的钱我还是有的。”她故意说话讽刺他,每次她感到害怕的时候总是会竖起全身的刺来保护自己,可每次她也总会把自己弄得遍体鳞伤。


    苏婧拖着行李箱下楼,行李箱很大她一个人抬起来很吃力,下楼乒乒乓乓的声响将荣家的人吸引出来。


    “小婧这么晚了去哪呢?”荣凌穿着居家服从楼梯上探出半个身子询问。


    苏婧昂首看向荣西决的父亲,扬起笑容道:“荣叔叔您快休息吧,不早了。”


    “小婧啊你怎么了?你这是要去哪?”她喊得那一声荣叔叔让荣凌感到震惊,他连忙追下楼但却被林陶然给拦住了。


    苏婧继续抬着自己的行李往楼下走。


    三年前刚嫁进荣家的时候,她锻炼了很多次才把一声“爸”喊出口。整个荣家她和荣西决的父亲荣凌算是关系要好一点的,现在突然改了口离开,她还是有许多的不舍得。


    苏婧艰难的走下楼,拖着行李在一众佣人疑惑的注视下离开。


    坐在房间里的荣西决把刚才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但他面上却仍是没有半点动容。


    原本就空的房间现在苏婧把她那些东西拿走了显得更是空落落的,望着偌大的房间荣西决却莫名的感到烦躁。


    他原本以为苏婧会好一阵烦他,求他不要离婚,他为这事烦恼了许久,可谁成想她却是这么干脆。她这么干脆的一口答应,反而让他心里升起一股莫名的感觉,那种感觉很奇怪,烦闷的让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三年以来,他在这个房间待了不超过五个晚上。和苏婧更是没有发生任何性关系,他们甚至连见面都很少,但是为什么他现在没有觉得轻松,反而会想起新婚之夜他迫不得已和她一起睡在那张床上时的情形。为什么他会想起这三年里,苏婧在下班之余会赶到华庭别墅亲自为他打理房间。


    荣西决越想越烦躁,但脑海里就是不断的有苏婧的身影闪过。


    他急躁的站起身一脚踹在圆木桌上,可内心的那份悸动仍是没有消散。


    苏婧回到苏家时已是深夜,整个苏家静悄悄的所有人都已经睡下。


她轻手轻脚的拖着行李上楼,但奈何楼梯实在太多她干脆就把行李丢在楼梯旁,独自一人上了楼。


    回到自己的房间后,她整个人都像泄了气的气球,完全没有半点力气。


    她趴在床上辗转反侧久久不能入睡,脑海里不断闪现出这三年里在荣家生活的场景,更多的都是和荣西决有关。


    小时候她被人推进水池,如果荣西决没有伸手救她的话,那么可能她也就不会喜欢上荣西决了吧,如果是这样的话或许她也就不会和荣西决结婚,那么也就不会有现在的事。


    可一切都只是如果,该发生的都已经发生了,更糟糕的是她现在还怀孕了。


    想到怀孕,苏婧的唇畔掀起嘲讽的笑。


    如果她当时拿孩子做筹码求荣西决不离婚的话,只怕他会立刻拖着她去医院把孩子给打掉。


    她还没有傻到会认为,一个对她毫无感情的人会因为还未出世的孩子,就继续以夫妻的名义和她生活下去。


    荣西决不是会那样做的人,她也不想低贱到拿孩子绑住他,那样的生活未免太悲哀。


    苏婧一夜无眠,直到天边泛起鱼肚白时她才半眯眸子浅睡了过去。


    哐当——


    清晨,她的房门被人突然推开,紧接着粗犷的男声在耳边响起:“你回来做什么?怎么带回来这么多行李?”


    苏婧困得紧,根本不想睁开眼,她继续闭着眼睡觉回答父亲的问话,“恩,我和荣西决离婚了。”


    苏远在愣了数秒钟之后,勃然大怒:“什么离婚了?怎么就离婚了?你给我滚起来说清楚!”


    她身上的被子被苏远一把扯掉扔在了地上,感觉到凉意的苏婧立刻睁开眼睛看向来人。


    “给我滚起来!我在楼下等你,马上给我下来!”苏远愤怒的大吼,说完也不等苏婧反应便下了楼,边走嘴里还在骂骂咧咧的不停。


    苏婧叹了口气,她料到会是这种情况。


    她从床上爬起来,拿了一件薄外套披上后便下了楼。


    父亲苏远,后妈林雅梨,还有同父异母的妹妹苏烟也都在场。


    她还未走下楼梯,苏远就忍不住大骂了起来:“你说,你和荣西决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你们两个谁提出的离婚?”


    苏婧只是低着头看路,还未来得及开口一旁的林雅梨就先出了声:“是啊,这之前也没有半点动静,怎么说离婚就离婚了?这也太突然了吧,突然的让人有些怀疑了。”


    林雅梨的话让苏远也琢磨了起来,好一会儿后才开口,道:“是荣西决提出的离婚对不对?”他想到三年前荣西决来苏家提亲时,苏婧已经是迫不及待的求他让她嫁给她,那么苏婧就绝对不可能提出离婚,他看得出来女儿对荣西决的心思。


    苏婧走下楼梯,站在一侧望着父亲这才回答,“是谁提出的离婚又有什么关系,反正现在已经是离了。”


    苏婧望着父亲有些失望,她已经够伤心难过得了,为什么父亲不是先安慰她,反而是追问离婚的原因,这重要吗?对她来说一点也不重要。


    苏远叹了口气,也不再说什么,突然他却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事情连忙询问,“那财产呢?你们的财产是怎么分割的?荣西决和你结婚的这三年里事业可是蒸蒸日上,只怕现在手里的资产比我苏家还要多上几倍!”


    提到荣西决在这三年里的成绩苏远便眯起眸子沉思了起来,算他没看错人,当年荣西要娶苏婧时他就觉得这个人一定大有所为,没想到荣西决远比他想象的本领还要大,仅仅三年不但在A市扎紧了脚跟,还把荣氏集团做到了最大,分公司都在国外开了好几个。


    苏婧压低了头不答话,她的气势一下子就没有了。


    坐在一旁的林雅梨母女对视一笑,苏烟更是笑的轻蔑,“姐姐,你该不会是净身出户吧?”


    苏远在听到‘净身出户’几个字时,身躯一震,目光清冷的睨向苏婧,“是不是?”


    “是的。”苏婧毫不避讳的看向父亲,点了点头。


    苏远在得到苏婧的回答后,面无表情的直视她,数秒钟之后才勃然大怒,“你这个不孝女!你竟然净身出户!”


    苏远气的‘腾’的一下站起身,一大步就迈到了苏婧的面前,“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荣家的事?不然你为什么会是净身出户?”


    “他有给钱,是我自己不要的。”她直视父亲的一双寒眸,毫不畏惧,语气更是清冷无比。


    她对这个家本就没有半点感情,父亲对她的质疑她也早已经习惯了,这个家里的人从来都是认为,她是卑贱的。


    书院气的伸出手想要打苏婧,但最后还是忍住了,他压着怒气冷声询问,“给了多少?”


    她不想和他们再多做纠缠,所以如实回答,“一千六百万。”


    苏远怒不可遏,收回举高了的巴掌往后退了几步,毫无力气的跌坐在沙发里,“一千六百万?他打发要饭的?”


    看到苏远这种态度,林雅梨连忙煽风点火,“荣氏集团现在780亿的价值,公司虽然还是属于荣家的,但荣西决的手里最少得有数十个亿,这些又都是在他们婚后赚来的,离了婚就得平分啊!一千六百万确实……”


    林雅梨欲言又止,没有说出口的后半句话傻子也能对比得出来。


    一旁的苏烟听得极其认真,她盘算许久后扯了扯林雅梨的手臂,道:“妈,现在荣西决这么有钱?”


    三年前荣西决刚回国不久,听说他的小公司也不过只值300万市值,才三年这数字也翻得太可怕了……


    林雅梨这会儿哪顾得上女儿说什么。她看了一眼苏远苏婧父女俩,继续道:“不过既然已经离了,又是小婧自己不要的,那也没什么可说的了……”


    “凭什么!我女儿在他荣家做牛做马了三年竟然一分钱都不给就想离婚?做梦!就算是雇个保姆让人走了也得有个辛苦的遣散费!”


    苏远的这句话如针一般狠狠地刺进苏婧的心,不管是荣西决还是父亲,他们在三年前做的决定都是想要依靠着她,从她身上谋取一些利润。


    她也不过是个棋子而已。


    纵然是早就知道了他们的目的,可荣西决这么说也就算了,可他是她的父亲啊。


她从小和父亲就没什么感情,她以为她早已经心凉不在乎了,可现在听到父亲说出这种话,心口却是钻心的疼。


    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会为她着想,没有一个人会考虑她的感受。


    苏婧唇角勾起让人疼惜的笑,她转身就要走,但却被父亲一把抓住了手腕,“我们现在就去荣家问个清楚!我看他们敢让你净身出户!”


    苏婧反感的想要挣脱父亲的钳制,但她却是怎么也挣脱不掉。


    一旁的林雅梨看了一眼,连忙走过来劝解,“阿远,你就别逼孩子了。小婧心里一定也不好受,这件事就晚晚再说吧。”


    “别在这里假惺惺的!”苏婧挣脱不开父亲的手,林雅梨又插这么一嘴就更是让她恼火了。


    “你再给我说一遍?她是你妈,你居然敢这么和她讲话?”苏远本就怒火中烧现在被苏婧激的更是看仇人一般瞪着她。


    苏婧不耐烦的轻吼,“你放开,我自己的事我自己会处理,不用你管。”


    “不用我管?不用我管你是怎么长大的?你哪件事不是老子我操心的?反而你呢,你在这个家里起到了什么作用?一天天的就只会作死家里人!”


    苏远越说越气愤,提到这里他也忍不住继续讲了下去,“我告诉你苏婧,如果不是你我老爹能死掉?你算是害死了你爷爷的凶手!”


    提到爷爷,苏婧的心更是被狠狠捅了一刀。


    她脑海中立刻便浮现出爷爷的面容,年幼时母亲被逼无奈离婚之后就离开了这个家,在那之后她一直都跟随在爷爷身边,两人相依为命,可没过多久爷爷却去世了。


    在她哭着求爷爷回来的时候,全家人却把责任推到了她的身上,认为是她没有及时发现爷爷病情发作导致爷爷去世。


    当时她只有六岁,无助的哭诉没人疼惜,一方面还要被所有人指着骂她畜牲不如,所有的一切罪名都落在了她的头上,六岁的小女孩儿就是罪不可赦的恶人。


    想到爷爷,苏婧立刻就红了眼睛,她想念爷爷更是因为想到了六岁时被扣上的可怕罪名。


    “放开!”她第一次这么大声的冲着父亲吼。


    泪水早已经模糊了视线,她强硬的挣脱掉父亲的束缚,转身便逃也似的往外跑去。


    每次提到这件事情她都很害怕,害怕到想要逃离这个地方。


    眼泪让眼前的景象变得模糊不清,她刚跑到门口却撞入了一个高大的男人怀抱。


    苏婧条件反射的抬头看向来人,眼睛里氲氤的雾气让她看不清那人的面貌,但从轮廓上苏婧还是一眼就认出了来人。


    她连忙从他怀中退了出去,错过身就想要逃离。


    她不想已经离了婚了,现在再被他看到她这么狼狈的模样。


    苏婧刚迈出脚步但却被荣西决扣住了手腕,“你去哪?”


    他声音低沉,夹杂着一丝疼惜和温暖,这份错觉让苏婧快速抬头看向他,她想知道到底是错觉还是真实的。


    但在她抬起头看到他那张仍是面无表情的脸时,苏婧才更加的觉得自己太过可笑。


    他们明明都已经离婚了,他就连离婚也都丝毫没有半点不舍,又怎么会对伤心流泪的前妻保有一丝怜悯。


    “你的行李落下了一份。”荣西决一手握着她的手腕,另一只手将她落在荣家大宅的箱子提了过来。


    苏婧昂首望着他那张脸,心里竟然激起一股暖流。明明他只是无情到不想在荣家看到她的一点东西才送来的,可为什么她会觉得他说话的态度和他温热的手掌会那么温暖,温暖到她想被他一直握着手腕。


    苏婧,你已经缺爱到了这种地步吗?


    她唇角勾起自嘲的笑,直视他深邃的黑眸,道:“麻烦你跑一趟了,慢走不送。”


    荣西决望着她那张泪流不止的脸,心里竟然泛起了一阵莫名的感觉,带着一丝懊恼竟然还有一份……疼惜。


    她那双漂亮的眼睛此刻红的像是小兔子的眼睛,泪珠打湿了睫毛,整个眼眶里都氲氤着水雾,唇角勾着的嘲弄笑容更是让人心里莫名的泛酸。


    “你……”


    他刚开口,就被走出来的苏远打断,“西决啊,你怎么来了?快进屋吧。”


    苏远在看到荣西决后,整个态度和刚才是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不管是口气还是表情上都没有丝毫的恼怒,明明他刚才提到荣西决还咬牙切齿,现在见到他人了态度却完全就不一样了。


    荣西决还在和苏婧僵持着,甚至他连头都不动一下,对苏远的存在根本就当做了空气。


    “西决?”苏远尴尬的又唤了一声。


    荣西决这才有了些反应,“我来送行李的,我和苏婧已经离婚了。”


    他说这话时是看着苏婧说的,他是在告诉苏远同时也是在告诉苏婧。


    苏远虽然早就已经知道了他们离婚的消息,但他现在挂着笑脸和荣西决说话却得到了这样的回应,委实让他心里不大舒服,但他还是不敢直接和荣西决作对,踌躇一番后,他继续面挂笑容带着讨好询问,“怎么就和小婧离婚了呢?两口子吵架很正常的,别动不动就离婚啊,有什么事好好说不就行了,都这么大了就别闹了,赶紧去民政局把离婚证撤了!”


    “我们已经离婚了。”荣西决转过头,直视苏远的眼睛一字一句的告诉他。


    苏婧趁荣西决和苏远对话的空档连忙从荣西决的手中挣脱,荣西决感觉到手里空了便回头看了一眼,但也仅仅是一眼便收回了视线,现在苏婧做什么和他无关,他又为什么要多事。


    苏婧快步的往外走,身后父亲还在和荣西决交谈中。


    她不愿意听到他们的对话,脚步走的更急了,眼泪却在听到他们态度决绝的对话时更加汹涌的往下落。


    在她走到苏家大门时,她却突然眼前一黑,昏厥了过去。


    别墅内人来人往,聚集了A市所有的权贵子弟,来者非富即贵皆是A市有头有脸的人物。


    六岁的小姑娘坐在花池边,撑着下巴看泳池里同岁的孩子们在水里嬉戏。她衣着普通与这些身穿名牌的孩子们比起来显得平庸了许多。


    小女孩儿模样眉清目秀,五官虽没有那么精致但却也可爱,模样十分讨喜。她看着在水中嬉戏的小朋友们,眼眸中流露出羡艳,她也想要到泳池里玩耍,可她没有泳衣。


在她看的正入迷时不知从哪冒出了一个和她同样年纪的小男生。


    “喂。”小男孩儿拍了拍她的肩膀,居高临下的望着她。


    “我叫白南,你叫什么名字?”


    坐在花池边的苏婧昂起头看向来人,良久才扯出灿烂的笑容,“我叫苏婧,你可以和我做朋友吗?”


    她从来没有朋友,也没有人会和她主动说话,白南是第一个愿意和她讲话的同龄人。


    “当然可以了,以后我们就是好朋友了。”白南一把将苏婧拉了起来,推壤着她往泳池走,“我们去游泳吧,没有泳衣也没有关系,我也没有穿啊。”


    苏婧惊喜的立马拉起白南的手,“你真好,不过你怎么知道我是因为没有泳衣才不能下水的?”


    白南漂亮的大眼珠咕噜噜转了一番,鬼精灵的笑,“我猜的啊,因为你没有穿嘛!”


    苏婧也不再说什么,笑嘻嘻的跟着白南来到了泳池旁。


    可她刚在泳池旁站定,身后却被一把推进了水池中。


    深水区立刻就将苏婧淹没,她连连吞了几口水,呛得不能呼吸,更是看不清水池边上的人。


    一群小朋友则围着水池大喊大笑,白南笑的最为得意。


    在她快要不能呼吸时,一名小男孩儿却戴着游泳圈快速的游了过来。


    “你再坚持一下,闭紧嘴巴不要喝水!”小男孩儿的声音嘹亮又好听,让苏婧听话的连忙紧闭口鼻。


    没一会儿男孩儿就游到了她的身边,把她从水中捞出来,又快速的将游泳圈套在她的身上。


    小苏婧趴在游泳圈上,疲惫的眯着眼睛看同样趴在她泳池边上的小男孩儿。


    “你怎么这么笨,这么容易被人骗?”小男孩儿满脸的水珠,他趴在泳池边沿笑的格外好看。


    “恩……你叫什么名字。”苏婧毫无力气,但却也不忘了询问男生的名字。


    小男孩儿拖着苏婧的泳池往岸边游,一边也不忘了回答她的问题,“我叫荣西决,我救了你,你以后可要做我的小弟,有什么事我都会罩着你的。”


    “可我是女生……”苏婧气若游丝,但也不忘记纠正自己的性别。


    “好吧,那你就做我的小妹,有什么事我都会保护你的,只要你听话。”


    ……


    小荣西决带着小苏婧上了岸,还没等苏婧缓回神儿来时荣西决已经被家人带走。


    已经恢复力气的苏婧浑身湿答答的往屋子里走,整个家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之间变得静悄悄的了。


    今天不是再给妹妹苏烟庆祝生日吗?但是人都去哪了呢?刚才还有许多人啊。


    苏婧还未走进后院,就听到了哭泣的声音,她身上的衣服湿漉漉的,一路走过去把地毯都给打湿了。


    她刚走进她和爷爷的房间,猝不及防就被人打了一巴掌。


    “混账!成天就只知道玩,让你待在爷爷身边是干什么吃的!”苏远一个巴掌打在苏婧小巧的脸上,紧接着一阵拳打脚踢,疼的她连忙往爷爷的床边跑去。


    可等她拨开人群跑过去时,却发现爷爷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


    “小畜牲!你还敢去游泳?都怪你,你爷爷死了,死了!”


    “赏你口饭吃把你留在苏家,没让你跟着你那浪荡的妈出去鬼混,谁承想你这个小贱人居然把你爷爷克死了!”


    “你还能做点什么?连你爷爷都照顾不好!去死吧,小贱货!”


    她被人拳打脚踢,头破血流,全身痉挛的躺在地上无法动弹,可她的一双眼睛却死死地盯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爷爷。


    爷爷,死了?


    苏婧在注意到他们口中的死字后,眼泪才无法抑制的往外淌。


    深夜,天气格外的凉,她浑身湿漉漉的从床上爬起来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往外跑。


    荣西决呢?她刚认得哥哥去哪了?


    六岁的小女孩儿在马路上奔跑,可她却找不到荣西决人在哪里。


    她找了许久,在多年之后才从同学的口中得知,原来荣西决和她一样,在荣家也并不受待见。


    原来,他们都是一样的可怜人。


    ……


    “爷爷……”


    躺在病床上的苏婧身体不住的瑟缩,她好似很冷一样,嘴里一直呢喃着爷爷,眼角的泪水在每次喊道爷爷时总是会不停地往下流。


    她蜷缩在病床上,冷的瑟瑟发抖,眼角的泪水也不断的往下落。


    “爷爷……别走,您别走……”


    苏婧的模样让荣西决的眉头不自觉的拧在一起,他又拿来一床被子盖在她的身上,但她还是不住的颤抖,她好像不是冷,而是在害怕什么。


    荣西决不知道该怎么办,他没办法把她从噩梦中唤醒,他更加不知道她醒来该怎么询问她肚子里孩子的事情。


    他没想到,她竟然怀孕了。


    可,孩子又是谁的?三年来,他们从未同过房,她肚子里的孩子又是谁的?


    想到苏婧怀有身孕,荣西决就更加愤怒的一拳砸在床侧的铁栏杆上。


    他没碰她,可她竟然怀孕了,孩子到底是谁的?!


    荣西决越想越生气,尤其在想到她和别的男人在床上……他就更加的怒不可遏。


    他烦躁的在屋子里转来转去,将垃圾桶一脚踹翻,又狠狠地一拳砸在衣柜上。


    他的老婆竟然被别人睡了,而他却全然不知?


    三年以来他都没有动她一下,但是却有人敢先他一步动了他的女人?!


    荣西决越想越气愤,狠狠地一脚踢在病床上。她全然没有注意到自己生气的原因,更是没有想到他们两个昨天已经离婚了。


    病床上的苏婧被荣西决那一脚晃醒,她睁开朦胧的眼睛环视整个陌生的房间。


    她怎么会在这……?荣西决呢?不是去苏家给她送行李吗?


    “你醒了?”一侧的荣西决在注意到苏婧醒来后,连忙焦急的凑了过来。


    他眉头紧拧,帅气的脸上写满了紧张,但这些自然表现出的神态就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


    “怎么样?好点了吗?”荣西决托着她的身体,帮助她坐起来,他动作缓慢又温柔,语气更是温柔似水让苏婧一时有些接受不来。


    她带着奇怪的眼神看向荣西决,但他却完全没有发现。


    “医生说你情绪波动太大,又有些低血糖。”


    苏婧不回答,仍是一副不敢相信的神情盯着荣西决看。


    荣西决在苏婧醒来后,也已经完全把孩子这一事给抛到了脑后。


苏婧在听到荣西决的话后,手指自觉地附上自己的小腹。


    荣西决在看到这一动作之后,整张脸立刻又变了一个色。他在一瞬间又想到了自己刚才暴怒的原因,脸上又为刚才自己对她过渡的关心而浮上一层尴尬之色。


    苏婧以为荣西决突然对自己这样好,难道是因为知道了孩子的存在?可荣西决接下来的话却将她推入了冰冷的深渊。


    “你什么时候怀孕的?孩子是谁的?那个男人是谁?”

..... ..... 
点击“阅读原文”阅读后续精彩情节 


扫描二维码获取最新科技资讯
免责声明 | 图文吧网站所有信息采集搜狗微信平台,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联系QQ:807196
推荐公众号
  • 九井历史

    抹黑正史、愉悦小伙伴-杭州九井历史.

  • 万能的大叔

    我是新浪微博@噗嗤大叔 唯一ID~阅读即进步。让思考更有效率,让时间更有价值。楼下的不是本人,我是加V的。

  • 咪蒙

    我是个女流氓,请不要欺负我。

  • 马桶历史

    蹲马桶时来点历史,拉的舒坦!

  • 经典短篇阅读

    感人、励志、经典,在这里,深度阅读,丰盈自己。

最新更新
string(127299) "
首页/文摘/人渣老公离婚前,还故意搞大了我的肚子

人渣老公离婚前,还故意搞大了我的肚子


“嗡嗡嗡——”


    寂静的房间内震动的声音格外响亮,苏婧迷迷糊糊的把床头柜上的电话拿了过来,在看到来电显示后几乎是下意识的点了接通。


    她生怕自己稍迟一秒这个电话就会被挂断。


    “喂。”她太过着急,声音也显得有些急促。


    接通电话后她却莫名的紧张,明明对方看不见但还是忍不住把自己的头发梳理了一下。


    “我今天会回去。”低沉的男声从话筒里传出。


    苏婧的心不由的一震,她在愣了数秒钟后才紧张的开口,“那,那需要我做些什么吗?你有什么想吃的或是有什么需要我准……”


    “不用了。”他声音冰冷的打断苏婧的话,语气完全不像是在和自己的妻子对话。


    他是她的丈夫,但他从来对她都是这种态度,她已经习惯了。


    “西决……”苏婧的手抚上自己的小腹,她咬了咬下唇还是决定告诉他,“我,我可能……”


    “忙,挂了。”


    紧接着是挂断电话后的忙音。


    她握着电话,笑的苍凉将后半句话讲出:“我可能怀孕了。”


    他们结婚三年,她和他的家人住在一起,而她的丈夫荣西决却一个人住在华庭的别墅区。他们结婚三年唯一一次的同房还是在一个多月以前,他那晚喝多了被人送回到荣家大宅,只怕他根本就不记得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吧。


    苏婧越发觉得自己在这个家太过多余,但偏偏多余的她却怀孕了。


    不知道她如果突然告诉他,她怀孕了他会有怎么样的反应?


    苏婧摇摇头,逼迫自己不去想这些事情。荣西决对她怎样都没有关系,至少他已经娶了她,她也实现了从小的愿望嫁给了他,只要这样就可以了。


    她从床上爬起来下了楼,开始准备早饭的食材,犹豫许久还是没忍住早早的就做了早餐,她害怕荣西决回来太早而她的早饭还没有做好。


    她在厨房不停歇的忙了两个多小时,目送荣家的每一个人出门离开,可一直到了傍晚也不见荣西决回来。


    她整理着餐桌,不时的往门口看去。


    “苏婧啊,瞅什么呢?西决要回来了不成?”坐在客厅里看电视的林陶然睨了她一眼,说道。


    “恩。”


    苏婧漫不经心的回答引起林陶然的不悦:“你说说你这人,成天都不知道叫人。我虽然不是西决的亲妈,但你和我说话连个称呼都没有?”


    苏婧压低了头继续收拾餐桌,她嫁进荣家三年和林陶然打交道最多,她每次挑她毛病的时候她都不讲话,等林陶然骂完也就过去了,如果她回嘴反而更没完没了了。


    “我跟你说话呢,你哑巴了?”林陶然见苏婧不搭理自己立刻就把音量提高了几个分贝。


    “你嫁进来三年,西决几乎不回来住,你自己就没有反省过到底是为了什么?”林陶然走近,上下打量着苏婧,厌恶的出声:“一无是处!如果荣西决不是为了攀附你们苏家的势利,你觉得荣西决会娶你?”


    苏婧的手在身下握成了拳头,她强压下怒气并不打算理会林陶然。


    屋子里的佣人都悄悄打量了一眼苏婧,满是同情的眼神。


    苏婧不说话林陶然就更加有气势了,“你倒也真会装!平常都睡到中午才起床,怎么今天知道荣西决要回来了就开始装做贤妻了?”


    苏婧秀眉微蹙依旧不答话。


    她怀孕这一事她谁也没有告诉,她想先把这个好消息告诉荣西决。最近也确实起床很晚,困得很,大概是怀了孕的原因吧。


    “你啊,早晚有一天会被荣西决一脚踹开!荣西决不是你能驾驭得了的男人,你也不是什么好鸟,事实上你们俩还挺搭配。”


    林陶然说完捂嘴笑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


    正在林陶然笑的开怀时,一旁的佣人却突然行了个佣人礼:“少爷,您回来了。”


    林陶然在听到这句话后,霎时整个脸都变了色。


    她缓缓转头看向门口,在看到站在门口的荣西决时整张脸由绿转白,紧接着快速的回神上了楼。


    苏婧看了眼灰溜溜逃跑的林陶然一眼,这才向着站在门口的男人走来。


    “回来了?累不累?饿不饿?”她走过去,主动帮他脱外套,这是她做妻子的本分,荣西决虽然基本不回家,可每次回家苏婧都会把他照顾的无微不至。


    荣西决站在门口一动也不动,他面无表情让人看不出是喜是怒。


    苏婧帮他脱外套,他这次也没有配合的抬手,虽然往日也不太喜欢他帮他,但也不会拒绝,可今日苏婧能感觉得到气氛有些怪。


    “怎么了?”她微昂首看着他英俊非常的侧脸,小心翼翼的揣测他的心思:“太累了吗?上楼吧,我帮你把热水放好你泡个澡放松一下?”


    他仍是没有答话,甚至连看都不看她一眼。


    良久他才迈开步子往楼上走去:“回房间,我有话要对你说。”


    苏婧望着荣西决的背影莫名的感到紧张,不知怎的她今天自从荣西决打给他电话之后就变得焦灼不安,与往日期盼他回家的紧张喜悦感完全不同。


    苏婧在楼下踌躇许久,最后不得不硬着头皮上了楼。


    房门未关,他正站在落地窗前背对着她。


    他身材颀长,面貌又完美到令人惊叹,这样一个完美的男人竟然是她丈夫?她时常会觉得这不真实,但又忍不住心里的雀跃和自豪感。


    “西决,我专门给你留了点晚饭,你先吃点吧,都是你爱吃的。”她端着托盘走了进来。


    荣西决在听到她的声音后快速转过身来,望着她那张眉清目秀的脸,道:“有一件事我考虑很久了,今天已经做好了决定。”


    苏婧故意躲过他那双深不见底的黑眸,笑着靠近:“还是先吃饭吧。”


    她笑容里夹杂着一份尴尬,她想要躲开荣西决的话题。


    他突然大步向她走来,沉稳的步伐中太过坚硬透漏出一丝怒气。


    苏婧连忙把托盘放下,慌不择路的转身离开:“你先吃晚饭,我去给你倒杯水。”


    她慌张的想要逃脱,他却不给她留有半点机会:“我们离婚吧。”


    霎时间整个空间似乎都被凝固了,苏婧背对着荣西决毫无动作。


    她站在原地愣了几秒钟之后,又假装没有听到快速往外走,“我去楼下拿点东西。”


一出生苏婧才发现自己伪装的一点也不好,她就连声音都在颤抖,迈出去的步子却也跌跌撞撞的走不稳。


    “离婚协议书也已经准备好了,该给你的我都会给你,算是补偿了你这三年的时间。”伴随着他声音的是那份协议书被放在了桌子上的声音。


    苏婧想要抬脚离开,可她的脚跟好似连在了地上却怎么也抬不动腿。


    她知道,不管她是装作没有听到还是安然的接受他都会和她离婚,他从来都是这样,只要是他下定了决心要做的事,那么就一定会做到。


    三年前他突然来到苏家,态度坚定的说要娶她,她欣喜不已以为自己心心念念盼着的人难不成是看穿了她暗恋的心思,所以才要娶她不成?可在新婚第一天她才知道,原来他娶她不过是为了想要依靠苏家的势力迅速在A市崛起而已。


    即使知道是这样的原因,但她也从来无怨无悔,她甘愿嫁给他,甘愿做他事业上的垫脚石。她曾经也有想过,等哪一天他足够强大了,他会不会和她离婚?她曾安慰自己会在这三年里和他产生感情,可他却连半点机会都不留给她,她更没想到他提出离婚的时间会这么早。


    苏婧背对着他,良久才说道:“能,能在考虑……”


    “我已经决定好了,你签字就行。”她一开口他就满脸不耐烦的打断,“一千万的遣散费,东城价值六百万的新房也给你。”


    遣散费?


    苏婧觉得可笑,但她还是不大相信荣西决会这样说。


    她转过身,直视比她高了足足一头的男人说道:“遣散费?”


    他们是雇佣关系吗?为什么要说是遣散费?用这个词未免也太悲哀了一点。


    “结婚当天我就已经告诉了你我娶你的原因,这场婚姻本就是雇佣与被雇佣的关系。现在这三年的雇佣费用我一次性给你,算是两清。”她面前高大而又英俊的男人直视她,一双深邃的黑眸仿佛能将人吸进去一般,说出的话冰冷无情,毫无温度。


    “雇佣费用?”苏婧呢喃出声,募的她却笑了,“也是,我们本来就是雇佣与被雇佣的关系。”


    她笑的让人疼惜,但荣西决却全然没有半点反应。


    她一步步走向他,在他身旁的沙发里坐了下来,将那份合约拿在手中仔细的翻阅。


    看到她正在仔细的翻阅离婚协议书,荣西决也松了口气坐了下来,“条约写的都很清楚,你还想要什么可以直接提出来,我在给你。”


    感觉到他因为自己答应以后松了口气,苏婧唇角嘲弄的笑容更加深。


    她没有答话,而是低下头把那几条给她财产的协议划掉,然后快速的签上自己的名字。


    “遣散费就不用了,离婚协议书正式生效。”她笑着将那份协议推到他面前。


    荣西决瞥了一眼被划掉的那几条财产分割,他眉梢微挑,完全没料到苏婧会什么都不要。


    “你确定?”他不大相信的望着已经站起身的苏婧询问。


    苏婧径直走到衣柜前,背对着他这才回答,“苏家还没有缺钱缺到这种地步,既然三年前我是心甘情愿的嫁给你,那么这笔遣散费我自然也是不会收的。”


    如果她收了,那么他们之间的这三年不就真的成了雇佣与被雇佣的关系吗?


    她不要,她宁愿放弃掉一切自我安慰的留一个三年夫妻情分而非雇佣关系。


    荣西决坐在沙发里看着她收拾东西,没有在说什么。


    她将柜子里的衣服都叠整齐了放进行李箱里,又把自己琐碎的一些小东西收好。


    她的动作很慢,她故意这么慢,她还想要在这里多待一会儿。虽然这个房间几乎都是她一个人在住,但她住了三年了,从刚开始的不习惯到现在的喜欢,她对这里的一切都很舍不得。可即使她动作再怎么慢,也终究有收拾好的时候。


    她拖着行李箱站起身,什么也没说甚至连看也不看他一眼便要转身离开。


    “我送你吧。”一直等着她收拾的荣西决突然出声。


    “不用了,坐车回家的钱我还是有的。”她故意说话讽刺他,每次她感到害怕的时候总是会竖起全身的刺来保护自己,可每次她也总会把自己弄得遍体鳞伤。


    苏婧拖着行李箱下楼,行李箱很大她一个人抬起来很吃力,下楼乒乒乓乓的声响将荣家的人吸引出来。


    “小婧这么晚了去哪呢?”荣凌穿着居家服从楼梯上探出半个身子询问。


    苏婧昂首看向荣西决的父亲,扬起笑容道:“荣叔叔您快休息吧,不早了。”


    “小婧啊你怎么了?你这是要去哪?”她喊得那一声荣叔叔让荣凌感到震惊,他连忙追下楼但却被林陶然给拦住了。


    苏婧继续抬着自己的行李往楼下走。


    三年前刚嫁进荣家的时候,她锻炼了很多次才把一声“爸”喊出口。整个荣家她和荣西决的父亲荣凌算是关系要好一点的,现在突然改了口离开,她还是有许多的不舍得。


    苏婧艰难的走下楼,拖着行李在一众佣人疑惑的注视下离开。


    坐在房间里的荣西决把刚才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但他面上却仍是没有半点动容。


    原本就空的房间现在苏婧把她那些东西拿走了显得更是空落落的,望着偌大的房间荣西决却莫名的感到烦躁。


    他原本以为苏婧会好一阵烦他,求他不要离婚,他为这事烦恼了许久,可谁成想她却是这么干脆。她这么干脆的一口答应,反而让他心里升起一股莫名的感觉,那种感觉很奇怪,烦闷的让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三年以来,他在这个房间待了不超过五个晚上。和苏婧更是没有发生任何性关系,他们甚至连见面都很少,但是为什么他现在没有觉得轻松,反而会想起新婚之夜他迫不得已和她一起睡在那张床上时的情形。为什么他会想起这三年里,苏婧在下班之余会赶到华庭别墅亲自为他打理房间。


    荣西决越想越烦躁,但脑海里就是不断的有苏婧的身影闪过。


    他急躁的站起身一脚踹在圆木桌上,可内心的那份悸动仍是没有消散。


    苏婧回到苏家时已是深夜,整个苏家静悄悄的所有人都已经睡下。


她轻手轻脚的拖着行李上楼,但奈何楼梯实在太多她干脆就把行李丢在楼梯旁,独自一人上了楼。


    回到自己的房间后,她整个人都像泄了气的气球,完全没有半点力气。


    她趴在床上辗转反侧久久不能入睡,脑海里不断闪现出这三年里在荣家生活的场景,更多的都是和荣西决有关。


    小时候她被人推进水池,如果荣西决没有伸手救她的话,那么可能她也就不会喜欢上荣西决了吧,如果是这样的话或许她也就不会和荣西决结婚,那么也就不会有现在的事。


    可一切都只是如果,该发生的都已经发生了,更糟糕的是她现在还怀孕了。


    想到怀孕,苏婧的唇畔掀起嘲讽的笑。


    如果她当时拿孩子做筹码求荣西决不离婚的话,只怕他会立刻拖着她去医院把孩子给打掉。


    她还没有傻到会认为,一个对她毫无感情的人会因为还未出世的孩子,就继续以夫妻的名义和她生活下去。


    荣西决不是会那样做的人,她也不想低贱到拿孩子绑住他,那样的生活未免太悲哀。


    苏婧一夜无眠,直到天边泛起鱼肚白时她才半眯眸子浅睡了过去。


    哐当——


    清晨,她的房门被人突然推开,紧接着粗犷的男声在耳边响起:“你回来做什么?怎么带回来这么多行李?”


    苏婧困得紧,根本不想睁开眼,她继续闭着眼睡觉回答父亲的问话,“恩,我和荣西决离婚了。”


    苏远在愣了数秒钟之后,勃然大怒:“什么离婚了?怎么就离婚了?你给我滚起来说清楚!”


    她身上的被子被苏远一把扯掉扔在了地上,感觉到凉意的苏婧立刻睁开眼睛看向来人。


    “给我滚起来!我在楼下等你,马上给我下来!”苏远愤怒的大吼,说完也不等苏婧反应便下了楼,边走嘴里还在骂骂咧咧的不停。


    苏婧叹了口气,她料到会是这种情况。


    她从床上爬起来,拿了一件薄外套披上后便下了楼。


    父亲苏远,后妈林雅梨,还有同父异母的妹妹苏烟也都在场。


    她还未走下楼梯,苏远就忍不住大骂了起来:“你说,你和荣西决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你们两个谁提出的离婚?”


    苏婧只是低着头看路,还未来得及开口一旁的林雅梨就先出了声:“是啊,这之前也没有半点动静,怎么说离婚就离婚了?这也太突然了吧,突然的让人有些怀疑了。”


    林雅梨的话让苏远也琢磨了起来,好一会儿后才开口,道:“是荣西决提出的离婚对不对?”他想到三年前荣西决来苏家提亲时,苏婧已经是迫不及待的求他让她嫁给她,那么苏婧就绝对不可能提出离婚,他看得出来女儿对荣西决的心思。


    苏婧走下楼梯,站在一侧望着父亲这才回答,“是谁提出的离婚又有什么关系,反正现在已经是离了。”


    苏婧望着父亲有些失望,她已经够伤心难过得了,为什么父亲不是先安慰她,反而是追问离婚的原因,这重要吗?对她来说一点也不重要。


    苏远叹了口气,也不再说什么,突然他却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事情连忙询问,“那财产呢?你们的财产是怎么分割的?荣西决和你结婚的这三年里事业可是蒸蒸日上,只怕现在手里的资产比我苏家还要多上几倍!”


    提到荣西决在这三年里的成绩苏远便眯起眸子沉思了起来,算他没看错人,当年荣西要娶苏婧时他就觉得这个人一定大有所为,没想到荣西决远比他想象的本领还要大,仅仅三年不但在A市扎紧了脚跟,还把荣氏集团做到了最大,分公司都在国外开了好几个。


    苏婧压低了头不答话,她的气势一下子就没有了。


    坐在一旁的林雅梨母女对视一笑,苏烟更是笑的轻蔑,“姐姐,你该不会是净身出户吧?”


    苏远在听到‘净身出户’几个字时,身躯一震,目光清冷的睨向苏婧,“是不是?”


    “是的。”苏婧毫不避讳的看向父亲,点了点头。


    苏远在得到苏婧的回答后,面无表情的直视她,数秒钟之后才勃然大怒,“你这个不孝女!你竟然净身出户!”


    苏远气的‘腾’的一下站起身,一大步就迈到了苏婧的面前,“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荣家的事?不然你为什么会是净身出户?”


    “他有给钱,是我自己不要的。”她直视父亲的一双寒眸,毫不畏惧,语气更是清冷无比。


    她对这个家本就没有半点感情,父亲对她的质疑她也早已经习惯了,这个家里的人从来都是认为,她是卑贱的。


    书院气的伸出手想要打苏婧,但最后还是忍住了,他压着怒气冷声询问,“给了多少?”


    她不想和他们再多做纠缠,所以如实回答,“一千六百万。”


    苏远怒不可遏,收回举高了的巴掌往后退了几步,毫无力气的跌坐在沙发里,“一千六百万?他打发要饭的?”


    看到苏远这种态度,林雅梨连忙煽风点火,“荣氏集团现在780亿的价值,公司虽然还是属于荣家的,但荣西决的手里最少得有数十个亿,这些又都是在他们婚后赚来的,离了婚就得平分啊!一千六百万确实……”


    林雅梨欲言又止,没有说出口的后半句话傻子也能对比得出来。


    一旁的苏烟听得极其认真,她盘算许久后扯了扯林雅梨的手臂,道:“妈,现在荣西决这么有钱?”


    三年前荣西决刚回国不久,听说他的小公司也不过只值300万市值,才三年这数字也翻得太可怕了……


    林雅梨这会儿哪顾得上女儿说什么。她看了一眼苏远苏婧父女俩,继续道:“不过既然已经离了,又是小婧自己不要的,那也没什么可说的了……”


    “凭什么!我女儿在他荣家做牛做马了三年竟然一分钱都不给就想离婚?做梦!就算是雇个保姆让人走了也得有个辛苦的遣散费!”


    苏远的这句话如针一般狠狠地刺进苏婧的心,不管是荣西决还是父亲,他们在三年前做的决定都是想要依靠着她,从她身上谋取一些利润。


    她也不过是个棋子而已。


    纵然是早就知道了他们的目的,可荣西决这么说也就算了,可他是她的父亲啊。


她从小和父亲就没什么感情,她以为她早已经心凉不在乎了,可现在听到父亲说出这种话,心口却是钻心的疼。


    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会为她着想,没有一个人会考虑她的感受。


    苏婧唇角勾起让人疼惜的笑,她转身就要走,但却被父亲一把抓住了手腕,“我们现在就去荣家问个清楚!我看他们敢让你净身出户!”


    苏婧反感的想要挣脱父亲的钳制,但她却是怎么也挣脱不掉。


    一旁的林雅梨看了一眼,连忙走过来劝解,“阿远,你就别逼孩子了。小婧心里一定也不好受,这件事就晚晚再说吧。”


    “别在这里假惺惺的!”苏婧挣脱不开父亲的手,林雅梨又插这么一嘴就更是让她恼火了。


    “你再给我说一遍?她是你妈,你居然敢这么和她讲话?”苏远本就怒火中烧现在被苏婧激的更是看仇人一般瞪着她。


    苏婧不耐烦的轻吼,“你放开,我自己的事我自己会处理,不用你管。”


    “不用我管?不用我管你是怎么长大的?你哪件事不是老子我操心的?反而你呢,你在这个家里起到了什么作用?一天天的就只会作死家里人!”


    苏远越说越气愤,提到这里他也忍不住继续讲了下去,“我告诉你苏婧,如果不是你我老爹能死掉?你算是害死了你爷爷的凶手!”


    提到爷爷,苏婧的心更是被狠狠捅了一刀。


    她脑海中立刻便浮现出爷爷的面容,年幼时母亲被逼无奈离婚之后就离开了这个家,在那之后她一直都跟随在爷爷身边,两人相依为命,可没过多久爷爷却去世了。


    在她哭着求爷爷回来的时候,全家人却把责任推到了她的身上,认为是她没有及时发现爷爷病情发作导致爷爷去世。


    当时她只有六岁,无助的哭诉没人疼惜,一方面还要被所有人指着骂她畜牲不如,所有的一切罪名都落在了她的头上,六岁的小女孩儿就是罪不可赦的恶人。


    想到爷爷,苏婧立刻就红了眼睛,她想念爷爷更是因为想到了六岁时被扣上的可怕罪名。


    “放开!”她第一次这么大声的冲着父亲吼。


    泪水早已经模糊了视线,她强硬的挣脱掉父亲的束缚,转身便逃也似的往外跑去。


    每次提到这件事情她都很害怕,害怕到想要逃离这个地方。


    眼泪让眼前的景象变得模糊不清,她刚跑到门口却撞入了一个高大的男人怀抱。


    苏婧条件反射的抬头看向来人,眼睛里氲氤的雾气让她看不清那人的面貌,但从轮廓上苏婧还是一眼就认出了来人。


    她连忙从他怀中退了出去,错过身就想要逃离。


    她不想已经离了婚了,现在再被他看到她这么狼狈的模样。


    苏婧刚迈出脚步但却被荣西决扣住了手腕,“你去哪?”


    他声音低沉,夹杂着一丝疼惜和温暖,这份错觉让苏婧快速抬头看向他,她想知道到底是错觉还是真实的。


    但在她抬起头看到他那张仍是面无表情的脸时,苏婧才更加的觉得自己太过可笑。


    他们明明都已经离婚了,他就连离婚也都丝毫没有半点不舍,又怎么会对伤心流泪的前妻保有一丝怜悯。


    “你的行李落下了一份。”荣西决一手握着她的手腕,另一只手将她落在荣家大宅的箱子提了过来。


    苏婧昂首望着他那张脸,心里竟然激起一股暖流。明明他只是无情到不想在荣家看到她的一点东西才送来的,可为什么她会觉得他说话的态度和他温热的手掌会那么温暖,温暖到她想被他一直握着手腕。


    苏婧,你已经缺爱到了这种地步吗?


    她唇角勾起自嘲的笑,直视他深邃的黑眸,道:“麻烦你跑一趟了,慢走不送。”


    荣西决望着她那张泪流不止的脸,心里竟然泛起了一阵莫名的感觉,带着一丝懊恼竟然还有一份……疼惜。


    她那双漂亮的眼睛此刻红的像是小兔子的眼睛,泪珠打湿了睫毛,整个眼眶里都氲氤着水雾,唇角勾着的嘲弄笑容更是让人心里莫名的泛酸。


    “你……”


    他刚开口,就被走出来的苏远打断,“西决啊,你怎么来了?快进屋吧。”


    苏远在看到荣西决后,整个态度和刚才是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不管是口气还是表情上都没有丝毫的恼怒,明明他刚才提到荣西决还咬牙切齿,现在见到他人了态度却完全就不一样了。


    荣西决还在和苏婧僵持着,甚至他连头都不动一下,对苏远的存在根本就当做了空气。


    “西决?”苏远尴尬的又唤了一声。


    荣西决这才有了些反应,“我来送行李的,我和苏婧已经离婚了。”


    他说这话时是看着苏婧说的,他是在告诉苏远同时也是在告诉苏婧。


    苏远虽然早就已经知道了他们离婚的消息,但他现在挂着笑脸和荣西决说话却得到了这样的回应,委实让他心里不大舒服,但他还是不敢直接和荣西决作对,踌躇一番后,他继续面挂笑容带着讨好询问,“怎么就和小婧离婚了呢?两口子吵架很正常的,别动不动就离婚啊,有什么事好好说不就行了,都这么大了就别闹了,赶紧去民政局把离婚证撤了!”


    “我们已经离婚了。”荣西决转过头,直视苏远的眼睛一字一句的告诉他。


    苏婧趁荣西决和苏远对话的空档连忙从荣西决的手中挣脱,荣西决感觉到手里空了便回头看了一眼,但也仅仅是一眼便收回了视线,现在苏婧做什么和他无关,他又为什么要多事。


    苏婧快步的往外走,身后父亲还在和荣西决交谈中。


    她不愿意听到他们的对话,脚步走的更急了,眼泪却在听到他们态度决绝的对话时更加汹涌的往下落。


    在她走到苏家大门时,她却突然眼前一黑,昏厥了过去。


    别墅内人来人往,聚集了A市所有的权贵子弟,来者非富即贵皆是A市有头有脸的人物。


    六岁的小姑娘坐在花池边,撑着下巴看泳池里同岁的孩子们在水里嬉戏。她衣着普通与这些身穿名牌的孩子们比起来显得平庸了许多。


    小女孩儿模样眉清目秀,五官虽没有那么精致但却也可爱,模样十分讨喜。她看着在水中嬉戏的小朋友们,眼眸中流露出羡艳,她也想要到泳池里玩耍,可她没有泳衣。


在她看的正入迷时不知从哪冒出了一个和她同样年纪的小男生。


    “喂。”小男孩儿拍了拍她的肩膀,居高临下的望着她。


    “我叫白南,你叫什么名字?”


    坐在花池边的苏婧昂起头看向来人,良久才扯出灿烂的笑容,“我叫苏婧,你可以和我做朋友吗?”


    她从来没有朋友,也没有人会和她主动说话,白南是第一个愿意和她讲话的同龄人。


    “当然可以了,以后我们就是好朋友了。”白南一把将苏婧拉了起来,推壤着她往泳池走,“我们去游泳吧,没有泳衣也没有关系,我也没有穿啊。”


    苏婧惊喜的立马拉起白南的手,“你真好,不过你怎么知道我是因为没有泳衣才不能下水的?”


    白南漂亮的大眼珠咕噜噜转了一番,鬼精灵的笑,“我猜的啊,因为你没有穿嘛!”


    苏婧也不再说什么,笑嘻嘻的跟着白南来到了泳池旁。


    可她刚在泳池旁站定,身后却被一把推进了水池中。


    深水区立刻就将苏婧淹没,她连连吞了几口水,呛得不能呼吸,更是看不清水池边上的人。


    一群小朋友则围着水池大喊大笑,白南笑的最为得意。


    在她快要不能呼吸时,一名小男孩儿却戴着游泳圈快速的游了过来。


    “你再坚持一下,闭紧嘴巴不要喝水!”小男孩儿的声音嘹亮又好听,让苏婧听话的连忙紧闭口鼻。


    没一会儿男孩儿就游到了她的身边,把她从水中捞出来,又快速的将游泳圈套在她的身上。


    小苏婧趴在游泳圈上,疲惫的眯着眼睛看同样趴在她泳池边上的小男孩儿。


    “你怎么这么笨,这么容易被人骗?”小男孩儿满脸的水珠,他趴在泳池边沿笑的格外好看。


    “恩……你叫什么名字。”苏婧毫无力气,但却也不忘了询问男生的名字。


    小男孩儿拖着苏婧的泳池往岸边游,一边也不忘了回答她的问题,“我叫荣西决,我救了你,你以后可要做我的小弟,有什么事我都会罩着你的。”


    “可我是女生……”苏婧气若游丝,但也不忘记纠正自己的性别。


    “好吧,那你就做我的小妹,有什么事我都会保护你的,只要你听话。”


    ……


    小荣西决带着小苏婧上了岸,还没等苏婧缓回神儿来时荣西决已经被家人带走。


    已经恢复力气的苏婧浑身湿答答的往屋子里走,整个家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之间变得静悄悄的了。


    今天不是再给妹妹苏烟庆祝生日吗?但是人都去哪了呢?刚才还有许多人啊。


    苏婧还未走进后院,就听到了哭泣的声音,她身上的衣服湿漉漉的,一路走过去把地毯都给打湿了。


    她刚走进她和爷爷的房间,猝不及防就被人打了一巴掌。


    “混账!成天就只知道玩,让你待在爷爷身边是干什么吃的!”苏远一个巴掌打在苏婧小巧的脸上,紧接着一阵拳打脚踢,疼的她连忙往爷爷的床边跑去。


    可等她拨开人群跑过去时,却发现爷爷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


    “小畜牲!你还敢去游泳?都怪你,你爷爷死了,死了!”


    “赏你口饭吃把你留在苏家,没让你跟着你那浪荡的妈出去鬼混,谁承想你这个小贱人居然把你爷爷克死了!”


    “你还能做点什么?连你爷爷都照顾不好!去死吧,小贱货!”


    她被人拳打脚踢,头破血流,全身痉挛的躺在地上无法动弹,可她的一双眼睛却死死地盯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爷爷。


    爷爷,死了?


    苏婧在注意到他们口中的死字后,眼泪才无法抑制的往外淌。


    深夜,天气格外的凉,她浑身湿漉漉的从床上爬起来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往外跑。


    荣西决呢?她刚认得哥哥去哪了?


    六岁的小女孩儿在马路上奔跑,可她却找不到荣西决人在哪里。


    她找了许久,在多年之后才从同学的口中得知,原来荣西决和她一样,在荣家也并不受待见。


    原来,他们都是一样的可怜人。


    ……


    “爷爷……”


    躺在病床上的苏婧身体不住的瑟缩,她好似很冷一样,嘴里一直呢喃着爷爷,眼角的泪水在每次喊道爷爷时总是会不停地往下流。


    她蜷缩在病床上,冷的瑟瑟发抖,眼角的泪水也不断的往下落。


    “爷爷……别走,您别走……”


    苏婧的模样让荣西决的眉头不自觉的拧在一起,他又拿来一床被子盖在她的身上,但她还是不住的颤抖,她好像不是冷,而是在害怕什么。


    荣西决不知道该怎么办,他没办法把她从噩梦中唤醒,他更加不知道她醒来该怎么询问她肚子里孩子的事情。


    他没想到,她竟然怀孕了。


    可,孩子又是谁的?三年来,他们从未同过房,她肚子里的孩子又是谁的?


    想到苏婧怀有身孕,荣西决就更加愤怒的一拳砸在床侧的铁栏杆上。


    他没碰她,可她竟然怀孕了,孩子到底是谁的?!


    荣西决越想越生气,尤其在想到她和别的男人在床上……他就更加的怒不可遏。


    他烦躁的在屋子里转来转去,将垃圾桶一脚踹翻,又狠狠地一拳砸在衣柜上。


    他的老婆竟然被别人睡了,而他却全然不知?


    三年以来他都没有动她一下,但是却有人敢先他一步动了他的女人?!


    荣西决越想越气愤,狠狠地一脚踢在病床上。她全然没有注意到自己生气的原因,更是没有想到他们两个昨天已经离婚了。


    病床上的苏婧被荣西决那一脚晃醒,她睁开朦胧的眼睛环视整个陌生的房间。


    她怎么会在这……?荣西决呢?不是去苏家给她送行李吗?


    “你醒了?”一侧的荣西决在注意到苏婧醒来后,连忙焦急的凑了过来。


    他眉头紧拧,帅气的脸上写满了紧张,但这些自然表现出的神态就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


    “怎么样?好点了吗?”荣西决托着她的身体,帮助她坐起来,他动作缓慢又温柔,语气更是温柔似水让苏婧一时有些接受不来。


    她带着奇怪的眼神看向荣西决,但他却完全没有发现。


    “医生说你情绪波动太大,又有些低血糖。”


    苏婧不回答,仍是一副不敢相信的神情盯着荣西决看。


    荣西决在苏婧醒来后,也已经完全把孩子这一事给抛到了脑后。


苏婧在听到荣西决的话后,手指自觉地附上自己的小腹。


    荣西决在看到这一动作之后,整张脸立刻又变了一个色。他在一瞬间又想到了自己刚才暴怒的原因,脸上又为刚才自己对她过渡的关心而浮上一层尴尬之色。


    苏婧以为荣西决突然对自己这样好,难道是因为知道了孩子的存在?可荣西决接下来的话却将她推入了冰冷的深渊。


    “你什么时候怀孕的?孩子是谁的?那个男人是谁?”

..... ..... 
点击“阅读原文”阅读后续精彩情节 


扫描二维码获取最新科技资讯
免责声明 | 图文吧网站所有信息采集搜狗微信平台,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联系QQ:807196
推荐公众号
  • 九井历史

    抹黑正史、愉悦小伙伴-杭州九井历史.

  • 万能的大叔

    我是新浪微博@噗嗤大叔 唯一ID~阅读即进步。让思考更有效率,让时间更有价值。楼下的不是本人,我是加V的。

  • 咪蒙

    我是个女流氓,请不要欺负我。

  • 马桶历史

    蹲马桶时来点历史,拉的舒坦!

  • 经典短篇阅读

    感人、励志、经典,在这里,深度阅读,丰盈自己。

最新更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