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显世态 文说天下 图文吧——最全的微信公众号/资讯聚合平台
首页/情感/美女女老板寂寞难耐,竟然让我帮她……

美女女老板寂寞难耐,竟然让我帮她……


我跟她是从单纯的肌肤之亲开始的,我从来都没有认为那会是什么伟大的爱情。那会,她只不过是一个孤苦寂寞的,仅仅只有26岁的美女老板。虽然她总是说我是她的第一次,她以后也不会再找其他男人。可我并不愿意去相信她的承诺。我更愿意告诉自己她只是一个水性杨花,寂寞的发了疯的女人而已。

 

我是因为在她开的超市里干活不小心把一箱价值上万块的白酒给打碎了,从而认识她的。她那个中午就把我带回家了,她的胆子大的,这让我日后感到有些惊讶。她难道是已经被寂寞冲昏了头脑吗?还是她就是一个玩弄男人的老手?

 

我被带到她办公室的时候,她正在看文件。仓库的负责人李师傅说:“这孩子怪可怜的,家是农村的,还是个学生,天太热了,又没有多少力气,一不小心就把酒给砸了。”

 

不多会,她抬起了头,她的眼睛直直地看了我半天,就那样一直盯着我。

 

我不得不说她是一个漂亮的让人惊奇的女人。皮肤白皙如脂,眼睛乌黑明亮,嘴唇红润,嘴角弯弯,带上上翘。犹如一朵夏日里盛开的野百合,在那寂静的山谷里喷薄欲出,让那整个山谷里的野花们都黯然失色。那上身穿着白衬衣,那衬衣把她包裹的很紧,也许是她的胸太大了,而她的身材又是很苗条的缘故吧。她没有说话,而是继续去看文件。

 

又过了会,她抬起头说:“李师傅,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

 

李师傅忙说:“那林总,谢谢你了,刚才这孩子都被吓的差点哭了。”

 

李师傅走后,她问了我一些问题,我是在哪上学,我骗她说我在职大,其实我是海大的;我在这里还有认识其他的人吗?比如有没有同学跟我一起来,我说没有;她又问我是否有谈恋爱,我说没有。她还问我有没有谈过,我也说没有。

 

我当时感觉她问的有些没有关系,但是我也不敢多说什么,砸了一万块钱的酒对我来说犹如青天霹雳,我早已被吓的半死,浑身都开始哆嗦,都要被吓的要尿裤子了——我提议可不可以分期赔钱,那个时候我快放暑假了,我可以一边打工一边赔这钱。

 

“老总,可不可以分期付款?”我颤抖着声音,犹如一个受伤的小鸟在求猎人开恩。

 

她冷笑了下说:“分期?你以为我这是买房子呢,还分期?”

 

她的话里带着嘲笑。哼,这么坏的女人,我就是说说而已,不分期就不分期,反正我也没有钱,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吧,反正是要钱没有,要命一条,你爱要就要,不要就算,我就是没有钱,我要是有钱,我还来这里打工吗?

 

“对了,还有不要叫我老总,我又不是什么皇军,叫我林总就好了!”

 

我不敢再多说什么。过了会,她开始在电脑上打着字,打完后,她就站了起来,她走到了窗户边背对着我说:“看下我电脑屏幕。”

 

我走过去看着她的电脑屏幕,那上面写着:你陪我,可以不让你赔,如果不愿意,就当没看到。我顿时就呆住了,她竟然让我陪她,我想傻子都会明白了,她让我陪她上床?这个时候,我除了更加茫然,似乎并没有让我有任何放松。

 

“怎么样?”她还是没有回过头来。我不知道该怎么样,你知道对于一个男孩子来说,这根本不会让他感到什么羞耻的,甚至是一种惊喜。

 

那个时候,我从来都没有碰过女孩子,自然到了23岁,我也会无数次地想到男女之间的事情。可是那个时候我的确太单纯了。

 

我就那样傻傻地看着她。她猛地转过头来,似乎是以为我走了。我发现她的脸微微地红了,她又低下头继续看文件说:“不愿意?”

 

我说:“我,我不知道。”我神经性地抽动了几下面部。

 

“不知道?”她似乎对我的无知,傻气,脑子不开窍很是生气。

 

我说:“不会这么简单吧?”

 

是啊,哪有这么简单的好事啊,人家不你的酒给打砸了,你竟然还要把自己的身体搭进来,让这个小傻瓜享用,这种事情如果背后不是更大的阴谋,就是,就是我在做梦啊。捏了捏大腿,很痛,不是,是真的。

 

她听后就笑了下说:“那你还认为就因为一万块钱,我让你去杀人放火?”

 

我说:“我只要能够分期还就可以了,如果只是让我分期还,可以。”

 

多年后,我再去想这些事情,这是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事情啊,我真是够傻的。

 

她说:“你这孩子脑子还真是够傻的,你还非要还?”

 

我刚想说什么,她回过头来说:“总之,我可以让你不还,你若要还,那是你自己的事情。”

 

我想天下哪来这么好的事情呢?人就是这样,当你感觉一个东西来的太容易,甚至是因祸得福的时候,你总是对这事情不确认保持怀疑态度的。我在那里依旧不说话。

 

她走过来了,然后靠近我,我抿了抿嘴。她好像是真的喝过酒了,她脸红是因为喝酒的缘故,她胆子这么大,自然不会脸红,小丫头才脸红的,我们班的班花陈露就会脸红,我特喜欢她脸红,她脸红的时候让我特别冲动,真想把她搂在怀里温柔地亲吻。而现在这个女人的脸红让我感觉到不是亲吻,而是暴行。

 

她很直接地靠近我,然后用手碰了下我的耳朵,我很痒地哦了声,然后缩了下身体,她立刻就笑了,嘿嘿地说:“好腼腆啊,第一次啊?怕姐姐啊?乖哦!”

 

我感觉她是个神经病,这样公然地挑逗男人,没有女人的一点妇道。要是在过去肯定被族长拉出去在祠堂里处死。简直太败坏社会风气和道德了。

 

“脸都红了?”她转到我的另一边,然后用胸挺起来对着我说:“你在看什么?”

 

我忙把头转开,却又看到了她那双特勾引人的媚眼,我忙可怜地说:“我,我也不知道。”

 

她哈哈地笑了,她正面靠近我,说:“看啊,你不是很想看吗?小朋友,别搞的跟正人君子似的,姐姐不漂亮吗?”

 

“漂——漂——漂亮——”我支吾着说,感觉呼吸都有些困难。她真是能把男人给折磨死啦,我真想扑过去把她搞了,反正是没有钱。

 

她开心了,手继续摸着我的下巴说:“不错,真不错,愿意不愿意?我数到三啊!”

 

我嘀咕了声说:“可以陪你说话——”

 

“谁让你陪我说话的?没有人陪我说话吗?我不要说话,你还拽了你啊?就你这样的,没有钱的大学生,你自己都养不活,你哪来钱赔啊,我这是给你指条活路,你知道不?给你阳关道,你不走,你非要去走那个独木桥,你傻啊你?你是不是个小傻子,你说,说啊!”

 

我点了点头。她又晃了几下胸说:“姐姐把你吓到了啊?别怕,姐姐温柔点,姐姐其实挺好的,就是感觉你这孩子脑子不开窍,姐姐生气。你考虑下吧,考虑好了,到下面那个拱门那儿等我,我回头开车到那里去接你,你先去!”

 

我还便宜了呢我,我怕什么?猛然想,这也不错,虽然我还是个处男,但是指望陈露去拿走我的第一次,那是没有指望了,她家境优越,家里是开工厂的,很有钱,苏州人,才不会看上我们这种穷小子呢,无所谓了,反正男人的第一次不值钱,给这个女人就个了,不过,我肯定会还她钱的,我不是那种为了前可以轻易出卖肉体的人。

 

我点了点头,不敢去看她的眼睛。她的手竟然伸过来摸了下我的脸,我微微抬起头。她靠近我,十分暧昧地说:“一看你就是个老实的胆小的孩子,刚才说话不温柔,你不会讨厌我吧?”

 

我摇了摇头。

 

我从她的办公室出来,我就一直往另一个方向怕李师傅还在那里,我走到楼下,到了她说的那个拱门那里,我站在那里等着她。

 

那个男孩子带着一个不能让人看到的秘密站在那里,似乎这个城市里没有人知道这个男孩子在等什么。而他自己都不知道接下来等到的是什么。他只是略微地模糊地猜想到,但那对他来说是全然未知的,因为他从未经历过,那是一片新的天地,是她把她带入了一个迷宫,让他的人生从此要带着这个秘密走下去。

 

而这一切都来的特别的突然,从我们见面到那个时候,她几乎都没有跟我说过几句话。一辆红色的宝马轿车在我面前停了下来。其实她那天是喝了点酒的缘故吧,后来倒没有那样的让人讨厌。

 

她把车门打开了,我迅速地坐了上去,上去后,她没有看我,而是把车开了起来。

 

“哦,车门好像没有关好——”车里在嘀嘀地响。我看是关上的,可是她却说没有关好。

 

我在那里不知道该按哪,我手在那里茫然着,她说:“打开再拉一下!”

 

我说真的,那是我第一次坐汽车,我根本都不知道汽车是怎么打开。我推了几下,她伸过手来拉开然后重新对了下。我坐在那里微微地皱了下眉头。她边开车边打开车里的CD,里面唱的是一首英文歌曲。

 

她一直都没有看过,歌曲放完一首又接着一首,而我只是把头转向窗外用余光不时地偷偷看她几眼。她的电话响了,她拿起电话放在耳朵边声音很冷地说:“我跟你说,你不要再跟我解释,我已经累了,还有,冬冬你赶紧带回来,你要是敢带他去见那个女人,我跟你没完。”

 

说着,她就挂了电话。挂了电话后,她的脸色越加的阴沉。不过没过多会,她又笑了。

 

她回头看了我下说:“家是农村的?”

 

我点了点头。

 

她说:“是艺术专业?”

 

我说:“是设计专业,产品设计。”

 

“那挺有前途啊!”她这样跟我聊天,我慢慢地踏实了许多。

 

车子拐了一个弯,她说:“朋友多吗?哦,应该是说处的好的同学多吗?”我说:“不多,就是宿舍的。”

 

“平时喜欢跟同学聊天什么的吗?”她继续问我。

 

我说:“还行,偶尔聊天。”

 

“都聊些什么啊?”

 

我说:“学习,还有其他的,很多吧。”

 

“会聊喜欢什么女孩子之类吗?”

 

我说:“很少。”

 

她不再问我,好像到了,她把车子停在了一个小区里,那小区很高,她停下来后拿着一串钥匙给我说:“你走那边上电梯,13楼,1302。”

 

我拿起钥匙,她帮我打开门说:“拉一下就开了。”

 

我没有说什么,走下车去,然后按她说的上了电梯,走到那个房门前把门开了。屋子里装修的很是豪华,我甚至不知道该站在什么地方。过了有五六分钟后,她走了进来,把门关上了,门关上后,她回头看着我,她给了我一个特别怪的笑,那笑似乎是从下面照射上来的,那笑有点坏。

 

我把头转到了一边。她走了过来后说:“你胆子真小!”

 

我想无所谓,已经这样了,你说就说吧。

 

“你还是第一次吧?”她很直接地问我。我没有说话。

 

“你刚才不说是吗?”她继续问我。

 

我想我没有说过,她好像也没有问过。我说:“恩!”

 

我一直都没有抬头看她。她说:“那你去洗澡吧。”

 

她把电视打开了。我走到卫生间去洗澡,我在那里洗澡的时候,我闻到卫生间里很香很特别的味道,那种味道不知道为什么让我多年后在自己房间的卫生间里是找不到的。我洗了好长时间,几次想出去又回来继续洗,我听到了外面她的声音,“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我想骗她,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还是告诉了她我的真实名字,我想重名的人也会很多。我说:“哦,我叫赵晓亮。”

 

她说:“你还没有洗好吗?”

 

我说:“这就好了。”

 

我出来后没有穿外套,只穿了短裤。走出来后,我站在那里,她在隔壁的一个房间里,门开着。我刚要往门口走,她突然就出来了,她看着我愣了下,然后就很羞涩地笑了说:“皮肤不是很白。”

 

我又说:“农村孩子都这样吧,不比南方的男孩子。”

 

她走到了我面前,她的衣服胸口的扣子解开了一个,微微地露出胸口,房间里的空调开了,很是凉快。

 

“到房间里等我!”她走过我身边的时候,手乱碰了下,然后发出一丝细微的笑声。我点了点头往房间里走,到了房间后,我坐在床边,看到书桌上有一些企业管理之类的书,还有一些杂志。床很大,席梦思,坐上去很舒服。那种空调的凉爽让我特别的惬意,我想有钱人真好,可以住这么好的房子,还有空调吹。很快她就出来了,我一抬头就见到她突然把房间里的灯给关上了,屋里显得有些昏暗,但是我却看到了她的身体,我想是在那个时候,我有感觉的,但是只是很轻微的感觉。我没有多看她,只记得她的身材不矮,皮肤很白,头发从一边的脖子散开挂在那里。

 

我看到她坐到了我的旁边,她靠近我在我的耳边几乎是吹着我的耳朵说的:“你胆子为什么这么小?”我说我也不知道。这谁知道啊,天生的呗,爹妈生的就这样了。

 

她带点温柔地说:“怎么了?”我摇了下头。

 

“你会不会告诉别人?”她问我。我摇了摇头,她开始主动亲吻我。

 

我想男人一辈子最敏感的时候绝对是年轻的时候被一个成熟的女人主动地亲吻。她竟然咬住了我的耳朵,她真是个坏女人,她只要那样。那样我就完蛋了。我特怕那样,那样太让人难以平复了。

 

我随着一种本能的直觉把手放到她的后背,她突然大叫了声然后离开了我,我被吓的说:“怎么了?”

 

她反问我道:“你不说你第一次吗?你怎么知道往那里碰啊?”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天呢,难道男人的第一次就不知道该怎么碰吗?

受篇幅字数所限

想看完整版猛戳下方阅读原文

↓↓


扫描二维码获取最新科技资讯
免责声明 | 图文吧网站所有信息采集搜狗微信平台,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联系QQ:807196
推荐公众号
  • 林清轩

    林清轩 山茶花润肤油开创者

  • 跟我减掉小肚子

    ↓↓↓↓↓↓点击关注按钮!瘦身君教你轻松减掉小肚子,甩掉腰部赘肉,一对一给你健康、专业的瘦身意见,让你30天拥有完美好身材!

  • 牛男

    成为更好的男人。

  • 更美

    整形医生解析明星整形史,一分钟看懂的变美秘籍, 整形项目免费体验,所有福利都在更美APP!

  • 格斗教官

    点这里,关注格斗教官,每天教你一招格斗防身术!

最新更新
string(111602) "
首页/情感/美女女老板寂寞难耐,竟然让我帮她……

美女女老板寂寞难耐,竟然让我帮她……


我跟她是从单纯的肌肤之亲开始的,我从来都没有认为那会是什么伟大的爱情。那会,她只不过是一个孤苦寂寞的,仅仅只有26岁的美女老板。虽然她总是说我是她的第一次,她以后也不会再找其他男人。可我并不愿意去相信她的承诺。我更愿意告诉自己她只是一个水性杨花,寂寞的发了疯的女人而已。

 

我是因为在她开的超市里干活不小心把一箱价值上万块的白酒给打碎了,从而认识她的。她那个中午就把我带回家了,她的胆子大的,这让我日后感到有些惊讶。她难道是已经被寂寞冲昏了头脑吗?还是她就是一个玩弄男人的老手?

 

我被带到她办公室的时候,她正在看文件。仓库的负责人李师傅说:“这孩子怪可怜的,家是农村的,还是个学生,天太热了,又没有多少力气,一不小心就把酒给砸了。”

 

不多会,她抬起了头,她的眼睛直直地看了我半天,就那样一直盯着我。

 

我不得不说她是一个漂亮的让人惊奇的女人。皮肤白皙如脂,眼睛乌黑明亮,嘴唇红润,嘴角弯弯,带上上翘。犹如一朵夏日里盛开的野百合,在那寂静的山谷里喷薄欲出,让那整个山谷里的野花们都黯然失色。那上身穿着白衬衣,那衬衣把她包裹的很紧,也许是她的胸太大了,而她的身材又是很苗条的缘故吧。她没有说话,而是继续去看文件。

 

又过了会,她抬起头说:“李师傅,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

 

李师傅忙说:“那林总,谢谢你了,刚才这孩子都被吓的差点哭了。”

 

李师傅走后,她问了我一些问题,我是在哪上学,我骗她说我在职大,其实我是海大的;我在这里还有认识其他的人吗?比如有没有同学跟我一起来,我说没有;她又问我是否有谈恋爱,我说没有。她还问我有没有谈过,我也说没有。

 

我当时感觉她问的有些没有关系,但是我也不敢多说什么,砸了一万块钱的酒对我来说犹如青天霹雳,我早已被吓的半死,浑身都开始哆嗦,都要被吓的要尿裤子了——我提议可不可以分期赔钱,那个时候我快放暑假了,我可以一边打工一边赔这钱。

 

“老总,可不可以分期付款?”我颤抖着声音,犹如一个受伤的小鸟在求猎人开恩。

 

她冷笑了下说:“分期?你以为我这是买房子呢,还分期?”

 

她的话里带着嘲笑。哼,这么坏的女人,我就是说说而已,不分期就不分期,反正我也没有钱,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吧,反正是要钱没有,要命一条,你爱要就要,不要就算,我就是没有钱,我要是有钱,我还来这里打工吗?

 

“对了,还有不要叫我老总,我又不是什么皇军,叫我林总就好了!”

 

我不敢再多说什么。过了会,她开始在电脑上打着字,打完后,她就站了起来,她走到了窗户边背对着我说:“看下我电脑屏幕。”

 

我走过去看着她的电脑屏幕,那上面写着:你陪我,可以不让你赔,如果不愿意,就当没看到。我顿时就呆住了,她竟然让我陪她,我想傻子都会明白了,她让我陪她上床?这个时候,我除了更加茫然,似乎并没有让我有任何放松。

 

“怎么样?”她还是没有回过头来。我不知道该怎么样,你知道对于一个男孩子来说,这根本不会让他感到什么羞耻的,甚至是一种惊喜。

 

那个时候,我从来都没有碰过女孩子,自然到了23岁,我也会无数次地想到男女之间的事情。可是那个时候我的确太单纯了。

 

我就那样傻傻地看着她。她猛地转过头来,似乎是以为我走了。我发现她的脸微微地红了,她又低下头继续看文件说:“不愿意?”

 

我说:“我,我不知道。”我神经性地抽动了几下面部。

 

“不知道?”她似乎对我的无知,傻气,脑子不开窍很是生气。

 

我说:“不会这么简单吧?”

 

是啊,哪有这么简单的好事啊,人家不你的酒给打砸了,你竟然还要把自己的身体搭进来,让这个小傻瓜享用,这种事情如果背后不是更大的阴谋,就是,就是我在做梦啊。捏了捏大腿,很痛,不是,是真的。

 

她听后就笑了下说:“那你还认为就因为一万块钱,我让你去杀人放火?”

 

我说:“我只要能够分期还就可以了,如果只是让我分期还,可以。”

 

多年后,我再去想这些事情,这是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事情啊,我真是够傻的。

 

她说:“你这孩子脑子还真是够傻的,你还非要还?”

 

我刚想说什么,她回过头来说:“总之,我可以让你不还,你若要还,那是你自己的事情。”

 

我想天下哪来这么好的事情呢?人就是这样,当你感觉一个东西来的太容易,甚至是因祸得福的时候,你总是对这事情不确认保持怀疑态度的。我在那里依旧不说话。

 

她走过来了,然后靠近我,我抿了抿嘴。她好像是真的喝过酒了,她脸红是因为喝酒的缘故,她胆子这么大,自然不会脸红,小丫头才脸红的,我们班的班花陈露就会脸红,我特喜欢她脸红,她脸红的时候让我特别冲动,真想把她搂在怀里温柔地亲吻。而现在这个女人的脸红让我感觉到不是亲吻,而是暴行。

 

她很直接地靠近我,然后用手碰了下我的耳朵,我很痒地哦了声,然后缩了下身体,她立刻就笑了,嘿嘿地说:“好腼腆啊,第一次啊?怕姐姐啊?乖哦!”

 

我感觉她是个神经病,这样公然地挑逗男人,没有女人的一点妇道。要是在过去肯定被族长拉出去在祠堂里处死。简直太败坏社会风气和道德了。

 

“脸都红了?”她转到我的另一边,然后用胸挺起来对着我说:“你在看什么?”

 

我忙把头转开,却又看到了她那双特勾引人的媚眼,我忙可怜地说:“我,我也不知道。”

 

她哈哈地笑了,她正面靠近我,说:“看啊,你不是很想看吗?小朋友,别搞的跟正人君子似的,姐姐不漂亮吗?”

 

“漂——漂——漂亮——”我支吾着说,感觉呼吸都有些困难。她真是能把男人给折磨死啦,我真想扑过去把她搞了,反正是没有钱。

 

她开心了,手继续摸着我的下巴说:“不错,真不错,愿意不愿意?我数到三啊!”

 

我嘀咕了声说:“可以陪你说话——”

 

“谁让你陪我说话的?没有人陪我说话吗?我不要说话,你还拽了你啊?就你这样的,没有钱的大学生,你自己都养不活,你哪来钱赔啊,我这是给你指条活路,你知道不?给你阳关道,你不走,你非要去走那个独木桥,你傻啊你?你是不是个小傻子,你说,说啊!”

 

我点了点头。她又晃了几下胸说:“姐姐把你吓到了啊?别怕,姐姐温柔点,姐姐其实挺好的,就是感觉你这孩子脑子不开窍,姐姐生气。你考虑下吧,考虑好了,到下面那个拱门那儿等我,我回头开车到那里去接你,你先去!”

 

我还便宜了呢我,我怕什么?猛然想,这也不错,虽然我还是个处男,但是指望陈露去拿走我的第一次,那是没有指望了,她家境优越,家里是开工厂的,很有钱,苏州人,才不会看上我们这种穷小子呢,无所谓了,反正男人的第一次不值钱,给这个女人就个了,不过,我肯定会还她钱的,我不是那种为了前可以轻易出卖肉体的人。

 

我点了点头,不敢去看她的眼睛。她的手竟然伸过来摸了下我的脸,我微微抬起头。她靠近我,十分暧昧地说:“一看你就是个老实的胆小的孩子,刚才说话不温柔,你不会讨厌我吧?”

 

我摇了摇头。

 

我从她的办公室出来,我就一直往另一个方向怕李师傅还在那里,我走到楼下,到了她说的那个拱门那里,我站在那里等着她。

 

那个男孩子带着一个不能让人看到的秘密站在那里,似乎这个城市里没有人知道这个男孩子在等什么。而他自己都不知道接下来等到的是什么。他只是略微地模糊地猜想到,但那对他来说是全然未知的,因为他从未经历过,那是一片新的天地,是她把她带入了一个迷宫,让他的人生从此要带着这个秘密走下去。

 

而这一切都来的特别的突然,从我们见面到那个时候,她几乎都没有跟我说过几句话。一辆红色的宝马轿车在我面前停了下来。其实她那天是喝了点酒的缘故吧,后来倒没有那样的让人讨厌。

 

她把车门打开了,我迅速地坐了上去,上去后,她没有看我,而是把车开了起来。

 

“哦,车门好像没有关好——”车里在嘀嘀地响。我看是关上的,可是她却说没有关好。

 

我在那里不知道该按哪,我手在那里茫然着,她说:“打开再拉一下!”

 

我说真的,那是我第一次坐汽车,我根本都不知道汽车是怎么打开。我推了几下,她伸过手来拉开然后重新对了下。我坐在那里微微地皱了下眉头。她边开车边打开车里的CD,里面唱的是一首英文歌曲。

 

她一直都没有看过,歌曲放完一首又接着一首,而我只是把头转向窗外用余光不时地偷偷看她几眼。她的电话响了,她拿起电话放在耳朵边声音很冷地说:“我跟你说,你不要再跟我解释,我已经累了,还有,冬冬你赶紧带回来,你要是敢带他去见那个女人,我跟你没完。”

 

说着,她就挂了电话。挂了电话后,她的脸色越加的阴沉。不过没过多会,她又笑了。

 

她回头看了我下说:“家是农村的?”

 

我点了点头。

 

她说:“是艺术专业?”

 

我说:“是设计专业,产品设计。”

 

“那挺有前途啊!”她这样跟我聊天,我慢慢地踏实了许多。

 

车子拐了一个弯,她说:“朋友多吗?哦,应该是说处的好的同学多吗?”我说:“不多,就是宿舍的。”

 

“平时喜欢跟同学聊天什么的吗?”她继续问我。

 

我说:“还行,偶尔聊天。”

 

“都聊些什么啊?”

 

我说:“学习,还有其他的,很多吧。”

 

“会聊喜欢什么女孩子之类吗?”

 

我说:“很少。”

 

她不再问我,好像到了,她把车子停在了一个小区里,那小区很高,她停下来后拿着一串钥匙给我说:“你走那边上电梯,13楼,1302。”

 

我拿起钥匙,她帮我打开门说:“拉一下就开了。”

 

我没有说什么,走下车去,然后按她说的上了电梯,走到那个房门前把门开了。屋子里装修的很是豪华,我甚至不知道该站在什么地方。过了有五六分钟后,她走了进来,把门关上了,门关上后,她回头看着我,她给了我一个特别怪的笑,那笑似乎是从下面照射上来的,那笑有点坏。

 

我把头转到了一边。她走了过来后说:“你胆子真小!”

 

我想无所谓,已经这样了,你说就说吧。

 

“你还是第一次吧?”她很直接地问我。我没有说话。

 

“你刚才不说是吗?”她继续问我。

 

我想我没有说过,她好像也没有问过。我说:“恩!”

 

我一直都没有抬头看她。她说:“那你去洗澡吧。”

 

她把电视打开了。我走到卫生间去洗澡,我在那里洗澡的时候,我闻到卫生间里很香很特别的味道,那种味道不知道为什么让我多年后在自己房间的卫生间里是找不到的。我洗了好长时间,几次想出去又回来继续洗,我听到了外面她的声音,“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我想骗她,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还是告诉了她我的真实名字,我想重名的人也会很多。我说:“哦,我叫赵晓亮。”

 

她说:“你还没有洗好吗?”

 

我说:“这就好了。”

 

我出来后没有穿外套,只穿了短裤。走出来后,我站在那里,她在隔壁的一个房间里,门开着。我刚要往门口走,她突然就出来了,她看着我愣了下,然后就很羞涩地笑了说:“皮肤不是很白。”

 

我又说:“农村孩子都这样吧,不比南方的男孩子。”

 

她走到了我面前,她的衣服胸口的扣子解开了一个,微微地露出胸口,房间里的空调开了,很是凉快。

 

“到房间里等我!”她走过我身边的时候,手乱碰了下,然后发出一丝细微的笑声。我点了点头往房间里走,到了房间后,我坐在床边,看到书桌上有一些企业管理之类的书,还有一些杂志。床很大,席梦思,坐上去很舒服。那种空调的凉爽让我特别的惬意,我想有钱人真好,可以住这么好的房子,还有空调吹。很快她就出来了,我一抬头就见到她突然把房间里的灯给关上了,屋里显得有些昏暗,但是我却看到了她的身体,我想是在那个时候,我有感觉的,但是只是很轻微的感觉。我没有多看她,只记得她的身材不矮,皮肤很白,头发从一边的脖子散开挂在那里。

 

我看到她坐到了我的旁边,她靠近我在我的耳边几乎是吹着我的耳朵说的:“你胆子为什么这么小?”我说我也不知道。这谁知道啊,天生的呗,爹妈生的就这样了。

 

她带点温柔地说:“怎么了?”我摇了下头。

 

“你会不会告诉别人?”她问我。我摇了摇头,她开始主动亲吻我。

 

我想男人一辈子最敏感的时候绝对是年轻的时候被一个成熟的女人主动地亲吻。她竟然咬住了我的耳朵,她真是个坏女人,她只要那样。那样我就完蛋了。我特怕那样,那样太让人难以平复了。

 

我随着一种本能的直觉把手放到她的后背,她突然大叫了声然后离开了我,我被吓的说:“怎么了?”

 

她反问我道:“你不说你第一次吗?你怎么知道往那里碰啊?”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天呢,难道男人的第一次就不知道该怎么碰吗?

受篇幅字数所限

想看完整版猛戳下方阅读原文

↓↓


扫描二维码获取最新科技资讯
免责声明 | 图文吧网站所有信息采集搜狗微信平台,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联系QQ:807196
推荐公众号
  • 林清轩

    林清轩 山茶花润肤油开创者

  • 跟我减掉小肚子

    ↓↓↓↓↓↓点击关注按钮!瘦身君教你轻松减掉小肚子,甩掉腰部赘肉,一对一给你健康、专业的瘦身意见,让你30天拥有完美好身材!

  • 牛男

    成为更好的男人。

  • 更美

    整形医生解析明星整形史,一分钟看懂的变美秘籍, 整形项目免费体验,所有福利都在更美APP!

  • 格斗教官

    点这里,关注格斗教官,每天教你一招格斗防身术!

最新更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