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显世态 文说天下 图文吧——最全的微信公众号/资讯聚合平台
首页/美食/狼虎女人喂不饱,竟与村里的......

狼虎女人喂不饱,竟与村里的......

“赵家二婶,听说没有,老陈家陈二狗撒尿的那个玩意让一只那么大个的马蜂子给蛰了一下,都肿成那么大个,哎呀,我看陈二狗那混小子怕是以后就不行了!”

 

“可不是吗,我也听说了,陈二狗平日里就彪忽忽的,说他傻吧他可不傻,说他奸吧他也不奸,那么大个小子,没事下河洗澡也不知道背个人,就知道晃着他那吓人的家伙事,咱老娘们不怕,可不是还有一些大姑娘小媳妇吗,哼,大又怎么样,我看这一次他再大也没用了,以后老陈家说媳妇可不能将姑娘嫁给那个货。”

 

“对,对,不过就是可惜了那么大的家伙,比我们家老爷们可是大多了啊!”

 

“你个败家老娘们,看我不回家告诉你们家那口子,真是喂不饱你啊!”

 

“切,这有什么呀,难道你们不想啊,还是你们家老爷们厉害,反正我是受够了我们家那个整整就不行了,弄得人这个难受劲!”

 

“吃吃,哈哈,啊,哈哈!”

 

一众老娘们这个乐呀,对于相对来说封闭的小山村里,这样大胆露骨的话根本就不算什么,而对于这个封闭的小山村来说,一点小事就能传得流言蜚语,一传十,十传百,成了众人皆知的秘密。

 

村东头老陈家,家里两个老人三个孩子,老大姑娘已经嫁出去,老二是个楞小子,老三是个丫头片子,此时在他们家炕头上,一个半大小子正在哼哧地叫唤着,而赫然大白天的还脱着裤子,下面那里红肿的就如长了一根小孩的手臂,那么狰狞怕人。

 

外面厨房里,站着一男一女,面色都不是很好看,这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任谁也没有个好心情。

 

“二狗他爹,二狗没事吧,这可咋整啊,这可咋整啊,要不去镇上医院去看看,可不能让那马蜂子将咱家陈二狗的弄坏了吧,这以后可咋娶媳妇啊!”从容貌上看这个妇人可以算得上有点姿色,在农村里,也是个说得过去的婆娘了。

 

“这个混帐王八羔子,一天不打,他就上房揭瓦,没事撒泼尿你往那尿不好,偏偏往那马蜂子窝里尿,他就是欠揍,我揍死他个鳖犊子,去镇医院,那得多少钱,咱家那还有钱啊!”高大魁梧的身材,不怒自威的霸道之气,这个农村汉子倒是有那么几分气势,这一发起火来,也是吓死人了。

 

“你呀就少说几句,二狗都那样了还没完没了的说他,咱家孩子比人家少个心眼你不知道是不是,都是你从小就使劲打给打的,出去,出去,我去看看!”娘永远是是儿的港湾,这点跟爹就没法比。

 

“娘,娘,我哪里痛,哎呀,好痛啊,痛死我了!”屋里陈二狗扯着嗓子喊着。

 

“来了,来了,你去村卖点买点好吃的来,拿,快去吧!”说这,从兜里捏出来一张十元钱的毛票,没办法,家里也就仗着点山地和种点果树过活,活得辛苦,也没个闲钱。

 

捏着票子,二狗他爹气得又是一跺脚,这败家玩意真是一天到晚惹着祸,看样子这一个月的酒钱又没了,恶狠狠地推门走了。

 

二狗他娘也是叹了一口气,谁摊上这么一个不省心的儿子也是着急上火,端着一盆凉水,忙走进里屋,边走边道:“来了,来了,娘来了,二狗啊,忍着点,娘给你用水再洗洗,然后摸点药膏,村王赤脚不是说了吗,马蜂子蛰一下没什么好办法治,只要忍着几天,慢慢就好了。”

 

“哎呀,娘,那你快点了!”就那样赤条条地光着身子,半大小子也算长成人了,十七八岁的年龄都算是大小伙子了,放在古代那都媳妇孩子一大堆了,就是在农村这样的小伙子也该张罗着找媳妇了。

 

虽说是自己儿子,二狗他娘依旧有点不太好意思,不过他这个儿子就是这样彪乎乎的,也不知道个轻重,也分不出个什么事情,她倒是没往别的地方想,只是很自然地伸手将那红肿得吓人的东西抓起来,把水盆端上去,一点一点轻柔地用水洗着。

 

要说他这个彪儿子长得人高马大的,村里没一个人有他的个头高,他的身材壮实,十七八岁就是个顶天立地的大小伙子了,比他爹还要猛上不少,而且就连这个东西也是比一般的男人个头大上一圈。

 

二狗他娘万万没有想到,一向在他眼里彪乎乎的儿子这会儿却眯着眼睛心里琢磨着事情,而且他还很享受那个东西放在娘手里的感觉,尽管他也知道这样是不对的,并且他还想到了另外一个婆娘,一个让他恨得咬牙切齿的婆娘。

 

就是那个婆娘害得他被马蜂子蛰的,还是蛰的那个地方,让他陈二狗吃尽了苦头,马翠花,你给我等着,等我陈二狗好了之后的,我非不好好教训你一顿不可,扒了裤子打屁股,那都是轻的,我要照着那铁柱子家的带色片子里面那样折磨你,哼!

 

老陈家陈二狗,本来按照他爹的意思是有了个小子起了二狗的名字好养,农村人起名不讲究什么光宗耀祖的有大出息,但起码能活得好,长得好,有一副好身体,能干活,养活自己,到时候娶个媳妇生几个孩子,老婆孩子热炕头,这才是日子吗!

 

于是这个陈二狗就这样在这个东北小山村里茁壮成长起来了,倒不辜负这个陈二狗的美名,这小子从小长得就是虎头虎脑,比一般小孩子猛上那么一块,能吃能动,这让老陈家都高兴欣喜。

 

陈二狗他爹,村里唯一的退伍兵,也算有点身份地位的陈虎美滋滋地以为自己名字起得霸道,那知道风云突变,陈二狗懂事之后表现出异于常人的地方,让陈二狗他爹彻底陷入自责当中,我傻啊,我真是傻啊,我怎么给儿子起了这个一个彪名字,我真是彪啊!

 

具体到陈二狗懂事之后表现出异于常人的地方,那就是没有多少脑子,不像一般小孩子精明,反而给人一种傻乎乎的感觉。

 

不过还算幸运的是陈二狗并没有傻透顶,只是脑子少了一根弦,容易头脑冲动,仗着有一副好身板,这小子没少惹事,好打架,今天揍人,明天又揍人的,好容易让人骗,没少让小孩子给骗了,不过还好他有个精明的妹妹,小他一岁的妹妹李三丫是他的大脑,有妹妹李三丫在,他基本上指那打那。

 

就这样彪乎乎的陈二狗长大了,小学毕业以全学校最后一名的成绩上了初中,要不是九年义务教育,据说学校是肯定不会收他的,初中三年终于是勉强毕业,就说什么也念不下去了,混了一个初中毕业证。

 

本来陈虎还想按照他的想法让他高中毕业走他的路当兵,也算有条出路,出去见见世面,可惜事情的发展不是他能左右的,以镇中学建校以来毕业分数最低的成绩,他上高中的梦想是彻底破灭了。

 

不能上学,半大小子也还算不上一个成年劳动力,无奈只好先让他在家呆着,陈二狗他爹陈虎严令他不准惹事,陈二狗虽然脑子不好使,但一向很孝顺,不让惹事就在家呆着吧,可是在家呆着也能惹出事来。

 

这不,前两天,他没事去找铁柱子玩,那铁柱子跟他岁数相仿,上有两个哥哥在东部沿海地区打工,因此家里还算富裕,过年回来给他家带回来一台大彩电,一台DVD影碟机,还带回来好多本盗版光碟。

 

什么港台的武打枪战啥的大片,都是电视台不让播的,看着好过瘾好刺激,弄得不少人都去他家看片子,陈二狗也是其中的爱好者,他尤其爱看武打片,这不,白天人都下地干活,他心想铁柱子一定没人,正好让他看个过瘾,那个片子他看了三遍了,今天就再看两遍。

 

铁柱子全名吴铁柱,是陈二狗村里为数不多的好友之一,两个人也是小学到初中的同班同学,基本上两个人就是打出来的交情,不过是陈二狗打铁柱子,别看铁柱子名字起得像是一条好汉,其实人长得是瘦小枯干,小不点一个。

 

刚开始上学时没少挨人欺负,但是他人长得小,脑子却比较好使,主动交上了陈二狗这头不一般的牲口,于是他就成了陈二狗一个人能欺负的人,其他人要是敢碰他,那在陈二狗的拳头下没一个好下场。

 

“二彪,来了,快进来,我有好东西给你看!”一进铁柱子家,就见铁柱子这小子鬼头鬼脑地拉着陈二狗往屋里进,一脸兴奋和神秘的样子。

 

陈二狗也来了心情,忙道:“铁柱子,是不是你哥又弄回来好片子了,快点,快点,把机器弄上!”

 

铁柱子让陈二狗一拉差点没摔倒,没办法,两个人身材比例相差太大,铁柱子身高也就一米六出头,体重捏巴捏巴撑死八九十斤,而陈二狗身高足有一米八五开外,膀大腰圆,大胳膊大粗腿,体重没有二百斤,也有个一百八九十斤。

 

往那一站,整个能装下铁柱子,哎呀一张嘴,叫着道:“陈二狗,你轻点,你轻点,着什么急,家里人都出去下地了,不到天黑不会回来的,有都是时间。”

 

然后他又嘿嘿一笑,搓着手道:“是有新片子,而且还是一般人看不到的好片子。”

 

陈二狗一听顿时来了精神,双眼直放光道:“哦,有好片子还不快点拿出来,武打还是枪战,别整个什么狗屁爱情片子,看着那个难受,我就爱看打打杀杀的,杀人放血的,真过瘾呀!”

 

铁柱子笑得更加神秘了,小眼珠子里都是诡诈的光芒,想要去搂陈二狗的脖子,无奈个头相差太大根本够不着,无奈伸出去的手改为双手掐腰,一副意气风发地样子,道:“今天这个片子可是跟你以前看过的片子全不一样,保管让你看了以后会大吃一惊的。”

 

一巴掌差点将铁柱子拍得吐血,陈二狗不耐烦地嚷嚷道:“我说你小子跟我装什么装,有什么片子快点放。”

 

铁柱子脸色难看地揉着自己已经发红的肩头,他老是忘记眼前这个家伙可是不能跟常人思想一样,这样神神秘秘的东西在他看来就是不耐烦,吃了亏他也不能怎么样,谁让都是他自己找的呢,再说就是想找回来也不行啊。

 

这个陈二狗人彪乎乎的,可是架不住人家身高力猛,要说打架还从没吃亏过,自己从小不就是仗着他才没挨欺负吗,嘟囔着把窗帘子拉上,然后迅速从一隐秘的地方取出来一张碟片,并将彩电和DVD影碟机都按上电源,然后将碟片放了进去。

 

陈二狗疑惑地看着这小子又是拉窗帘子又是小心翼翼的,什么好片子用得这样吗,别看他平日里给人一副彪乎乎的样子,可是不代表他真的是缺心眼,彪和傻那是两个意思。

 

两眼直盯盯看着屏幕,直到电视里出来的两个人,一男一女,说得还是什么也听不懂的鸟语,并且说这说着就全脱光了衣服,瞬间他就明白了这是什么片子,只是有听说,还没亲眼见过,只是在男人当中口口相传,却一直是个美丽的故事。

 

传说中带色的片子啊,睁大了一双眼睛,他紧紧盯着那黑乎乎的男人东西和白花花的女人东西在翻滚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在身子里翻滚着,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个滋味,好象一下子之间他就长大了,真的长大了。

 

正是十七八岁的年龄,情窦初开,青春飞扬,这个时候的男生也开始注意身边的女生,这个时候的男生已经对异性有着那么一点点好奇和冲动。

 

陈二狗身体发育得早,这个青春期到来的也就早,何况他下面那个大东西早就惹人非议,他也渐渐有点明白是什么意思,只是他明白的朦朦胧胧,不太真实,但今天这个带色片子的观看触动了他的神经,似乎一下子他就明白了什么东西。

 

当两眼通红的陈二狗从铁柱子家出来的时候,他满脑子就是女人白花花的东西了,第一次面对这样的刺激和诱惑,他这样一个半大小伙子如何忍受得住,四处撒摸着女人的身影,下面硬棒棒的好是难受。

 

只是这个时间段,人们都下地干活去了,农村人,以土地生活,一天到头靠的就是自家那一亩三分地,就指望着有个好收成,一天到头也不白忙活,拿地就当是自己心肝宝贝似的,只要不是个懒人奸猾的二流子,一般都是一整天泡在地头上。

 

走在安静的道上,偶尔见到的人也是除了老人就是孩子,要是这个时候没有女人的出现,也许刚刚被刺激到的陈二狗就不会有事情发生,可惜碰巧的是这个时候却偏偏出现了一个女人,一个女人之中的女人,一个极品有女人味的女人。

 

扭着大屁股,晃着杨柳腰,描眉画目,脸蛋上香粉拍得厚厚的,显得脸蛋那叫一个白,香水简直不要钱的往身上撒,离老远就能闻到那股子香味,大红的嘴唇上口红抹得鲜艳欲滴,穿得更是清凉大胆。

 

夏天里穿的却是一般只有在城里才能见到的流行紫色连衣裙,白花花的腿就那样在外面露着,脚上踏着一双高根凉鞋,上面套着一双肉色丝袜,V字形的开领让她前面也露着好大的一块。

 

薄纱的裙子隐约可以看见里面罩子的痕迹,而配合露出来的带子,甚至可以知道那罩子还是黑色的,鼓囔囔的两大块就那样坠坠着,也不知道人家是怎么长,也不知道人家小时候吃的什么,怎么就那么大呢!

 

马翠花,村里非常非常有名的女人,因为她有一个很显赫的身份,村长卢大炮的女人,但是这不是最主要的一点,最主要的是她有一个响当当的名号“小村之花”。

 

“小村之花”马翠花长得绝对是水灵的女人,而且这个女人还会保养,还会打扮,整日里也不干个什么活,一双手保养得那叫一个嫩,身上的皮肤保养得那叫一个白,三十多岁的女人没有生养过一直保持着完美的身材,用村里老爷们的话来说,那是屁股是屁股,是,浑身上下都是女人啊!

 

看见马翠花从眼前经过,陈二狗本就发红放光的眼睛就更加闪着光芒了,以前看见这个女人他倒是真没什么太大的想法,但是看完那带色的片子后他的思想却发生了重大的改变,在他眼里,这个女人就跟那片子里放的女人一样,就那样强烈地吸引着他,直勾勾地就走了过去。

 

马翠花这会本要去村小卖店买点零食吃,家里的饭也不爱吃,她本就是好吃懒做,自从嫁给村长卢大炮以后就更加有资本不干活了,要不然以她的姿色嫁给那个又矮又丑又不行的家伙干什么,还不是图的就是这点享受吗。

 

看见陈二狗迎头走过来,她一楞,要说这陈二狗也算村里的名人,就说那身板那个头也是独一号的,更别提人家传说这小子有着大一号的家伙,少女喜欢的是俊俏的男人,这成熟的女人喜欢的却是这样的猛男。

 

双眼闪着奇怪的神色,马翠花迎上去,腻着声吃吃道:“陈二狗啊,你这是干什么去啊,眼睛弄得通红的,是不是看了不该看的东西了。”

 

陈二狗直勾勾地眼神情不自禁地就往那女人敏感地方瞄,下意识脑子都是那令人激动的片子画面,有些结巴地道:“翠花,翠花婶子,你,你咋在这里呢!”

 

笑得更加妩媚了,对于这个陈二狗,马翠花谈不上什么有好感,毕竟两个人还差着一个辈分,对方还是一个毛都未长全的半大小子,但是想到那个美丽的传说,她也下意识地有了逗弄他一下的心思,横了一眼,娇声道:“呦,我怎么就不能在这了,这条路不是你们家的吧,我愿意走就走,你还没回答我呢,眼睛弄得通红的,是不是看了不该看的东西!”

 

一句话弄得陈二狗更家火冒三丈,特别是这个女人一副装嫩的模样,一副风流的俊俏样,还有一股股那从未闻过的香水味往鼻子里扑打着,陈二狗感觉身体某个部位发生了强烈的变化,有种抑制不住的冲动感,他要征服这个女人,他要……

 

“哎,我问你话呢,看什么看,没看过女人啊!”做为一个成熟的女人,马翠花感觉到了平日里彪乎乎的陈二狗有点不对劲,但同时也做为一个成熟女人,她对这种不对劲不但未害怕,反而有种兴奋的感觉,似乎也开始有一种莫名的冲动,反而侥有兴致地起这个彪乎乎的陈二狗了。

 

 

“翠花婶子,我,我刚才在铁柱子家看了那带色的片子,可带劲了,要不,要不咱俩也按照那样比划比划!”彪乎乎的陈二狗外表也许有点彪,但他可不是傻帽,他也知道见什么人该说什么话,要说这个马翠花在村里的名声可不太好,都说这个女人长得一副桃花眼,天生就是勾搭男人的狐狸精。

 

村里有不少妇女可都将她当做三防对象,防小偷防流氓防马翠花,而这个小山村里家家基本没啥值钱的东西,也不怕人来偷,所以这防小偷基本可以排除。

 

至于流氓村里确实有几个打着光棍的二流子汉子,防他们火力壮上来,喝点小酒耍流氓也是情有可缘的,到是最后一点防马翠花这帮妇女做得很好,盯得自家老爷们死死的。

 

多家妇女联手,大家合力,就是不给自家老爷们与这个马翠花单独相处的机会,以免被这个狐狸精勾去了魂,你没看她一天到晚打扮得花枝招展,那香水喷得那叫一个味呀,这样的女人是村里所有女人的公敌。

 

所以说马翠花是很寂寞的,她在村里基本上没什么可以说话的人,村里女人拿防流氓一样防着她,村里男人是不敢与她接触,一是怕家里的女人,二也是怕她的男人,村长卢大炮。

 

要说在这穷山沟里,一村之长还是很有身份地位的,这也就导致了她总是生活在寂寞当中,无法与那群闲来无事的老娘们尽情地唠嗑,她只能选择更加往狐狸精的样子上打扮自己。

 

哼,你们不是说我是狐狸精吗,我就是要迷死你们家的老爷们,让他们的眼光就往自己身上瞄,我让他们比一比,比得你们那帮老爷们全都心猿意马,看着自家的女人没了滋味,让你们那帮老娘们自己在家哭去吧。

 

不过今天这个陈二狗一番话却弄得她哭笑不得,她也听明白了什么意思,原来这小子是看了带色的片子看得冒了火,也难怪,一个半大小子,正是青春勃发的时期,看那样带劲的片子,是个男的也受不了啊,除非他不是男的。

 

不过看他那雄壮的身子,还有下面都蓬勃发展起来的帐篷,她自己倒有点心猿意马,脸蛋红扑扑煞是好看,双眼水汪汪的似含着万般的风情,怪不得人家说她长得一双桃花眼,这眼神可真勾人啊,樱唇轻吐,露出里面粉红色的舌头,葱白的手指点着陈二狗的脑袋道:“我说陈二狗啊,你小子敢这样跟婶子说话,要是我回家告诉你爹,你爹还不打断你的腿。”

 

浑身打了一个哆嗦,要说他陈二狗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自家的老爹李老虎啊,他爹陈虎脾气十分暴躁,动不动就不是打就是骂,也是村里唯一的一个当过兵的,在部队里锻炼过有着一副好身板和身手,要不是因为在部队里打架斗殴,也就不用回这穷山沟里来了,从小到大他没少挨打,那可是真打啊,皮带啥的打折好几根。

 

不过也怪,越打他的身子越壮实,现在长得这样,也不能不说没他爹一份功劳,以他如今这个身块,真要动手,他爹也许真不是个了,但是从小积累下来的威严,还是让他一想到他爹打他就浑身直哆嗦。

 

“那个婶子,要不,要不就当我什么都没说好了,那我走了啊!”看着那凹凸有致的身材,陈二狗吞了一口口水,只是老爹的威严让他不得不想到后果的严重,再说这个女人也不好碰,没听村里的女人都说了吗,这个女人就是个狐狸精,电影里演的狐狸精那可是专吸男人的元气的,别让他把自己给吸干了,还是到大河里洗个凉水澡吧,浑身湿漉漉的直难受。

 

真是个没胆子的家伙,见自己一句话就将这个小子给吓得要跑,马翠花暗暗啐了一声,把自己瘾头给勾搭上来了就想跑,没那么容易,哼,自家男人卢大炮别看外表长得也是个爷们样,可办起事来却绝对不是个爷们。

 

就他那熊包样还学着找女人,别以为隔几天长镇里去干什么她不知道,还不是上镇里洗头房里找那些小姐鬼混,你既然找别的女人,那就别怪老娘我找别的男人,呵呵,这个小子既然送上门来了,那有放过的道理。

 

“陈二狗,怕个什么呀,婶子说说而已,你尽管放心好了,婶子不会跟你爹说的,你不是说在铁柱子家看了那带色的片子,可带劲了吗,婶子还真没看过,要不你跟婶子说说!”

 

眉目含春,粉脸带情,想到背着男人去偷人,马翠花浑身上下也都带着激动,只感觉身子里有一股热流在奔腾涌动,蜂拥到下面去,然后就是内里的小裤裤被一股潮气打得湿湿的,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真的是好带劲啊!

 

“啊!”陈二狗一听这话楞住了,刚才还一副要告诉他爹的样子,怎么这会就变了口,不过他的原则就是想不明白的事情不要去想,太废脑子,他直接就去做好了,一把拉住马翠花的小手,很滑嫩的小手,闷着身道:“光说有什么意思,要不咱们还是亲自比划比划好了,我可是学了不少招数的。”

 

马翠花的心都飞了,不过还是很好地把握住了自己,一拳头打在陈二狗的身上,浑身上下都是肌肉,她这一拳打上去也没个效果,反而弄得她手生痛,想抽出自己的手,也没办法抽出来,气得她哼声道:“你个混小子快松开手,这里人来人往的,让人看见传到你爹耳朵里就完了,走,找个没人地方,再跟婶子比划你的招数。”

 

  陈二狗呵呵一笑,他忙松开自己的大手,小心地看了看周围,还好这个时间也没啥人,就是几只鸡在那扒着食,几只土狗在那追逐咬着骨头,努力挺着身子,下面涨得确实难受,他哼哧着道:“那快走吧,要不去村东头那片林子,那里没人去。”


↓↓未删节版内容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抢先看!


扫描二维码获取最新科技资讯
免责声明 | 图文吧网站所有信息采集搜狗微信平台,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联系QQ:807196
推荐公众号
  • 跟大厨学做菜

    每天分享全国各地各种口味的特色菜,↓↓↓关注大厨,这里汇聚了川菜,粤菜,湘菜,京菜,沪菜,东北菜,鲁菜,闽菜等等菜谱, 你想要的全在这里,关注我,教你成为做饭高手!

  • 美食健康顾问

    关注美食、关注健康,轻松养生你也可以!

  • 我是煲汤女王

    感谢您的关注!.....每天分享各种煲汤、美食详细教程及各种健康养生、美容、穿衣搭配等实用内容!做幸福女人,从关注我开始起航....... 谢谢

  • 烹饪校花

    吃货们看过来,这有各类美食以及烹饪教程!

  • 北京吃货小分队

    一起吃遍北京吧!

最新更新
string(91600) "
首页/美食/狼虎女人喂不饱,竟与村里的......

狼虎女人喂不饱,竟与村里的......

“赵家二婶,听说没有,老陈家陈二狗撒尿的那个玩意让一只那么大个的马蜂子给蛰了一下,都肿成那么大个,哎呀,我看陈二狗那混小子怕是以后就不行了!”

 

“可不是吗,我也听说了,陈二狗平日里就彪忽忽的,说他傻吧他可不傻,说他奸吧他也不奸,那么大个小子,没事下河洗澡也不知道背个人,就知道晃着他那吓人的家伙事,咱老娘们不怕,可不是还有一些大姑娘小媳妇吗,哼,大又怎么样,我看这一次他再大也没用了,以后老陈家说媳妇可不能将姑娘嫁给那个货。”

 

“对,对,不过就是可惜了那么大的家伙,比我们家老爷们可是大多了啊!”

 

“你个败家老娘们,看我不回家告诉你们家那口子,真是喂不饱你啊!”

 

“切,这有什么呀,难道你们不想啊,还是你们家老爷们厉害,反正我是受够了我们家那个整整就不行了,弄得人这个难受劲!”

 

“吃吃,哈哈,啊,哈哈!”

 

一众老娘们这个乐呀,对于相对来说封闭的小山村里,这样大胆露骨的话根本就不算什么,而对于这个封闭的小山村来说,一点小事就能传得流言蜚语,一传十,十传百,成了众人皆知的秘密。

 

村东头老陈家,家里两个老人三个孩子,老大姑娘已经嫁出去,老二是个楞小子,老三是个丫头片子,此时在他们家炕头上,一个半大小子正在哼哧地叫唤着,而赫然大白天的还脱着裤子,下面那里红肿的就如长了一根小孩的手臂,那么狰狞怕人。

 

外面厨房里,站着一男一女,面色都不是很好看,这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任谁也没有个好心情。

 

“二狗他爹,二狗没事吧,这可咋整啊,这可咋整啊,要不去镇上医院去看看,可不能让那马蜂子将咱家陈二狗的弄坏了吧,这以后可咋娶媳妇啊!”从容貌上看这个妇人可以算得上有点姿色,在农村里,也是个说得过去的婆娘了。

 

“这个混帐王八羔子,一天不打,他就上房揭瓦,没事撒泼尿你往那尿不好,偏偏往那马蜂子窝里尿,他就是欠揍,我揍死他个鳖犊子,去镇医院,那得多少钱,咱家那还有钱啊!”高大魁梧的身材,不怒自威的霸道之气,这个农村汉子倒是有那么几分气势,这一发起火来,也是吓死人了。

 

“你呀就少说几句,二狗都那样了还没完没了的说他,咱家孩子比人家少个心眼你不知道是不是,都是你从小就使劲打给打的,出去,出去,我去看看!”娘永远是是儿的港湾,这点跟爹就没法比。

 

“娘,娘,我哪里痛,哎呀,好痛啊,痛死我了!”屋里陈二狗扯着嗓子喊着。

 

“来了,来了,你去村卖点买点好吃的来,拿,快去吧!”说这,从兜里捏出来一张十元钱的毛票,没办法,家里也就仗着点山地和种点果树过活,活得辛苦,也没个闲钱。

 

捏着票子,二狗他爹气得又是一跺脚,这败家玩意真是一天到晚惹着祸,看样子这一个月的酒钱又没了,恶狠狠地推门走了。

 

二狗他娘也是叹了一口气,谁摊上这么一个不省心的儿子也是着急上火,端着一盆凉水,忙走进里屋,边走边道:“来了,来了,娘来了,二狗啊,忍着点,娘给你用水再洗洗,然后摸点药膏,村王赤脚不是说了吗,马蜂子蛰一下没什么好办法治,只要忍着几天,慢慢就好了。”

 

“哎呀,娘,那你快点了!”就那样赤条条地光着身子,半大小子也算长成人了,十七八岁的年龄都算是大小伙子了,放在古代那都媳妇孩子一大堆了,就是在农村这样的小伙子也该张罗着找媳妇了。

 

虽说是自己儿子,二狗他娘依旧有点不太好意思,不过他这个儿子就是这样彪乎乎的,也不知道个轻重,也分不出个什么事情,她倒是没往别的地方想,只是很自然地伸手将那红肿得吓人的东西抓起来,把水盆端上去,一点一点轻柔地用水洗着。

 

要说他这个彪儿子长得人高马大的,村里没一个人有他的个头高,他的身材壮实,十七八岁就是个顶天立地的大小伙子了,比他爹还要猛上不少,而且就连这个东西也是比一般的男人个头大上一圈。

 

二狗他娘万万没有想到,一向在他眼里彪乎乎的儿子这会儿却眯着眼睛心里琢磨着事情,而且他还很享受那个东西放在娘手里的感觉,尽管他也知道这样是不对的,并且他还想到了另外一个婆娘,一个让他恨得咬牙切齿的婆娘。

 

就是那个婆娘害得他被马蜂子蛰的,还是蛰的那个地方,让他陈二狗吃尽了苦头,马翠花,你给我等着,等我陈二狗好了之后的,我非不好好教训你一顿不可,扒了裤子打屁股,那都是轻的,我要照着那铁柱子家的带色片子里面那样折磨你,哼!

 

老陈家陈二狗,本来按照他爹的意思是有了个小子起了二狗的名字好养,农村人起名不讲究什么光宗耀祖的有大出息,但起码能活得好,长得好,有一副好身体,能干活,养活自己,到时候娶个媳妇生几个孩子,老婆孩子热炕头,这才是日子吗!

 

于是这个陈二狗就这样在这个东北小山村里茁壮成长起来了,倒不辜负这个陈二狗的美名,这小子从小长得就是虎头虎脑,比一般小孩子猛上那么一块,能吃能动,这让老陈家都高兴欣喜。

 

陈二狗他爹,村里唯一的退伍兵,也算有点身份地位的陈虎美滋滋地以为自己名字起得霸道,那知道风云突变,陈二狗懂事之后表现出异于常人的地方,让陈二狗他爹彻底陷入自责当中,我傻啊,我真是傻啊,我怎么给儿子起了这个一个彪名字,我真是彪啊!

 

具体到陈二狗懂事之后表现出异于常人的地方,那就是没有多少脑子,不像一般小孩子精明,反而给人一种傻乎乎的感觉。

 

不过还算幸运的是陈二狗并没有傻透顶,只是脑子少了一根弦,容易头脑冲动,仗着有一副好身板,这小子没少惹事,好打架,今天揍人,明天又揍人的,好容易让人骗,没少让小孩子给骗了,不过还好他有个精明的妹妹,小他一岁的妹妹李三丫是他的大脑,有妹妹李三丫在,他基本上指那打那。

 

就这样彪乎乎的陈二狗长大了,小学毕业以全学校最后一名的成绩上了初中,要不是九年义务教育,据说学校是肯定不会收他的,初中三年终于是勉强毕业,就说什么也念不下去了,混了一个初中毕业证。

 

本来陈虎还想按照他的想法让他高中毕业走他的路当兵,也算有条出路,出去见见世面,可惜事情的发展不是他能左右的,以镇中学建校以来毕业分数最低的成绩,他上高中的梦想是彻底破灭了。

 

不能上学,半大小子也还算不上一个成年劳动力,无奈只好先让他在家呆着,陈二狗他爹陈虎严令他不准惹事,陈二狗虽然脑子不好使,但一向很孝顺,不让惹事就在家呆着吧,可是在家呆着也能惹出事来。

 

这不,前两天,他没事去找铁柱子玩,那铁柱子跟他岁数相仿,上有两个哥哥在东部沿海地区打工,因此家里还算富裕,过年回来给他家带回来一台大彩电,一台DVD影碟机,还带回来好多本盗版光碟。

 

什么港台的武打枪战啥的大片,都是电视台不让播的,看着好过瘾好刺激,弄得不少人都去他家看片子,陈二狗也是其中的爱好者,他尤其爱看武打片,这不,白天人都下地干活,他心想铁柱子一定没人,正好让他看个过瘾,那个片子他看了三遍了,今天就再看两遍。

 

铁柱子全名吴铁柱,是陈二狗村里为数不多的好友之一,两个人也是小学到初中的同班同学,基本上两个人就是打出来的交情,不过是陈二狗打铁柱子,别看铁柱子名字起得像是一条好汉,其实人长得是瘦小枯干,小不点一个。

 

刚开始上学时没少挨人欺负,但是他人长得小,脑子却比较好使,主动交上了陈二狗这头不一般的牲口,于是他就成了陈二狗一个人能欺负的人,其他人要是敢碰他,那在陈二狗的拳头下没一个好下场。

 

“二彪,来了,快进来,我有好东西给你看!”一进铁柱子家,就见铁柱子这小子鬼头鬼脑地拉着陈二狗往屋里进,一脸兴奋和神秘的样子。

 

陈二狗也来了心情,忙道:“铁柱子,是不是你哥又弄回来好片子了,快点,快点,把机器弄上!”

 

铁柱子让陈二狗一拉差点没摔倒,没办法,两个人身材比例相差太大,铁柱子身高也就一米六出头,体重捏巴捏巴撑死八九十斤,而陈二狗身高足有一米八五开外,膀大腰圆,大胳膊大粗腿,体重没有二百斤,也有个一百八九十斤。

 

往那一站,整个能装下铁柱子,哎呀一张嘴,叫着道:“陈二狗,你轻点,你轻点,着什么急,家里人都出去下地了,不到天黑不会回来的,有都是时间。”

 

然后他又嘿嘿一笑,搓着手道:“是有新片子,而且还是一般人看不到的好片子。”

 

陈二狗一听顿时来了精神,双眼直放光道:“哦,有好片子还不快点拿出来,武打还是枪战,别整个什么狗屁爱情片子,看着那个难受,我就爱看打打杀杀的,杀人放血的,真过瘾呀!”

 

铁柱子笑得更加神秘了,小眼珠子里都是诡诈的光芒,想要去搂陈二狗的脖子,无奈个头相差太大根本够不着,无奈伸出去的手改为双手掐腰,一副意气风发地样子,道:“今天这个片子可是跟你以前看过的片子全不一样,保管让你看了以后会大吃一惊的。”

 

一巴掌差点将铁柱子拍得吐血,陈二狗不耐烦地嚷嚷道:“我说你小子跟我装什么装,有什么片子快点放。”

 

铁柱子脸色难看地揉着自己已经发红的肩头,他老是忘记眼前这个家伙可是不能跟常人思想一样,这样神神秘秘的东西在他看来就是不耐烦,吃了亏他也不能怎么样,谁让都是他自己找的呢,再说就是想找回来也不行啊。

 

这个陈二狗人彪乎乎的,可是架不住人家身高力猛,要说打架还从没吃亏过,自己从小不就是仗着他才没挨欺负吗,嘟囔着把窗帘子拉上,然后迅速从一隐秘的地方取出来一张碟片,并将彩电和DVD影碟机都按上电源,然后将碟片放了进去。

 

陈二狗疑惑地看着这小子又是拉窗帘子又是小心翼翼的,什么好片子用得这样吗,别看他平日里给人一副彪乎乎的样子,可是不代表他真的是缺心眼,彪和傻那是两个意思。

 

两眼直盯盯看着屏幕,直到电视里出来的两个人,一男一女,说得还是什么也听不懂的鸟语,并且说这说着就全脱光了衣服,瞬间他就明白了这是什么片子,只是有听说,还没亲眼见过,只是在男人当中口口相传,却一直是个美丽的故事。

 

传说中带色的片子啊,睁大了一双眼睛,他紧紧盯着那黑乎乎的男人东西和白花花的女人东西在翻滚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在身子里翻滚着,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个滋味,好象一下子之间他就长大了,真的长大了。

 

正是十七八岁的年龄,情窦初开,青春飞扬,这个时候的男生也开始注意身边的女生,这个时候的男生已经对异性有着那么一点点好奇和冲动。

 

陈二狗身体发育得早,这个青春期到来的也就早,何况他下面那个大东西早就惹人非议,他也渐渐有点明白是什么意思,只是他明白的朦朦胧胧,不太真实,但今天这个带色片子的观看触动了他的神经,似乎一下子他就明白了什么东西。

 

当两眼通红的陈二狗从铁柱子家出来的时候,他满脑子就是女人白花花的东西了,第一次面对这样的刺激和诱惑,他这样一个半大小伙子如何忍受得住,四处撒摸着女人的身影,下面硬棒棒的好是难受。

 

只是这个时间段,人们都下地干活去了,农村人,以土地生活,一天到头靠的就是自家那一亩三分地,就指望着有个好收成,一天到头也不白忙活,拿地就当是自己心肝宝贝似的,只要不是个懒人奸猾的二流子,一般都是一整天泡在地头上。

 

走在安静的道上,偶尔见到的人也是除了老人就是孩子,要是这个时候没有女人的出现,也许刚刚被刺激到的陈二狗就不会有事情发生,可惜碰巧的是这个时候却偏偏出现了一个女人,一个女人之中的女人,一个极品有女人味的女人。

 

扭着大屁股,晃着杨柳腰,描眉画目,脸蛋上香粉拍得厚厚的,显得脸蛋那叫一个白,香水简直不要钱的往身上撒,离老远就能闻到那股子香味,大红的嘴唇上口红抹得鲜艳欲滴,穿得更是清凉大胆。

 

夏天里穿的却是一般只有在城里才能见到的流行紫色连衣裙,白花花的腿就那样在外面露着,脚上踏着一双高根凉鞋,上面套着一双肉色丝袜,V字形的开领让她前面也露着好大的一块。

 

薄纱的裙子隐约可以看见里面罩子的痕迹,而配合露出来的带子,甚至可以知道那罩子还是黑色的,鼓囔囔的两大块就那样坠坠着,也不知道人家是怎么长,也不知道人家小时候吃的什么,怎么就那么大呢!

 

马翠花,村里非常非常有名的女人,因为她有一个很显赫的身份,村长卢大炮的女人,但是这不是最主要的一点,最主要的是她有一个响当当的名号“小村之花”。

 

“小村之花”马翠花长得绝对是水灵的女人,而且这个女人还会保养,还会打扮,整日里也不干个什么活,一双手保养得那叫一个嫩,身上的皮肤保养得那叫一个白,三十多岁的女人没有生养过一直保持着完美的身材,用村里老爷们的话来说,那是屁股是屁股,是,浑身上下都是女人啊!

 

看见马翠花从眼前经过,陈二狗本就发红放光的眼睛就更加闪着光芒了,以前看见这个女人他倒是真没什么太大的想法,但是看完那带色的片子后他的思想却发生了重大的改变,在他眼里,这个女人就跟那片子里放的女人一样,就那样强烈地吸引着他,直勾勾地就走了过去。

 

马翠花这会本要去村小卖店买点零食吃,家里的饭也不爱吃,她本就是好吃懒做,自从嫁给村长卢大炮以后就更加有资本不干活了,要不然以她的姿色嫁给那个又矮又丑又不行的家伙干什么,还不是图的就是这点享受吗。

 

看见陈二狗迎头走过来,她一楞,要说这陈二狗也算村里的名人,就说那身板那个头也是独一号的,更别提人家传说这小子有着大一号的家伙,少女喜欢的是俊俏的男人,这成熟的女人喜欢的却是这样的猛男。

 

双眼闪着奇怪的神色,马翠花迎上去,腻着声吃吃道:“陈二狗啊,你这是干什么去啊,眼睛弄得通红的,是不是看了不该看的东西了。”

 

陈二狗直勾勾地眼神情不自禁地就往那女人敏感地方瞄,下意识脑子都是那令人激动的片子画面,有些结巴地道:“翠花,翠花婶子,你,你咋在这里呢!”

 

笑得更加妩媚了,对于这个陈二狗,马翠花谈不上什么有好感,毕竟两个人还差着一个辈分,对方还是一个毛都未长全的半大小子,但是想到那个美丽的传说,她也下意识地有了逗弄他一下的心思,横了一眼,娇声道:“呦,我怎么就不能在这了,这条路不是你们家的吧,我愿意走就走,你还没回答我呢,眼睛弄得通红的,是不是看了不该看的东西!”

 

一句话弄得陈二狗更家火冒三丈,特别是这个女人一副装嫩的模样,一副风流的俊俏样,还有一股股那从未闻过的香水味往鼻子里扑打着,陈二狗感觉身体某个部位发生了强烈的变化,有种抑制不住的冲动感,他要征服这个女人,他要……

 

“哎,我问你话呢,看什么看,没看过女人啊!”做为一个成熟的女人,马翠花感觉到了平日里彪乎乎的陈二狗有点不对劲,但同时也做为一个成熟女人,她对这种不对劲不但未害怕,反而有种兴奋的感觉,似乎也开始有一种莫名的冲动,反而侥有兴致地起这个彪乎乎的陈二狗了。

 

 

“翠花婶子,我,我刚才在铁柱子家看了那带色的片子,可带劲了,要不,要不咱俩也按照那样比划比划!”彪乎乎的陈二狗外表也许有点彪,但他可不是傻帽,他也知道见什么人该说什么话,要说这个马翠花在村里的名声可不太好,都说这个女人长得一副桃花眼,天生就是勾搭男人的狐狸精。

 

村里有不少妇女可都将她当做三防对象,防小偷防流氓防马翠花,而这个小山村里家家基本没啥值钱的东西,也不怕人来偷,所以这防小偷基本可以排除。

 

至于流氓村里确实有几个打着光棍的二流子汉子,防他们火力壮上来,喝点小酒耍流氓也是情有可缘的,到是最后一点防马翠花这帮妇女做得很好,盯得自家老爷们死死的。

 

多家妇女联手,大家合力,就是不给自家老爷们与这个马翠花单独相处的机会,以免被这个狐狸精勾去了魂,你没看她一天到晚打扮得花枝招展,那香水喷得那叫一个味呀,这样的女人是村里所有女人的公敌。

 

所以说马翠花是很寂寞的,她在村里基本上没什么可以说话的人,村里女人拿防流氓一样防着她,村里男人是不敢与她接触,一是怕家里的女人,二也是怕她的男人,村长卢大炮。

 

要说在这穷山沟里,一村之长还是很有身份地位的,这也就导致了她总是生活在寂寞当中,无法与那群闲来无事的老娘们尽情地唠嗑,她只能选择更加往狐狸精的样子上打扮自己。

 

哼,你们不是说我是狐狸精吗,我就是要迷死你们家的老爷们,让他们的眼光就往自己身上瞄,我让他们比一比,比得你们那帮老爷们全都心猿意马,看着自家的女人没了滋味,让你们那帮老娘们自己在家哭去吧。

 

不过今天这个陈二狗一番话却弄得她哭笑不得,她也听明白了什么意思,原来这小子是看了带色的片子看得冒了火,也难怪,一个半大小子,正是青春勃发的时期,看那样带劲的片子,是个男的也受不了啊,除非他不是男的。

 

不过看他那雄壮的身子,还有下面都蓬勃发展起来的帐篷,她自己倒有点心猿意马,脸蛋红扑扑煞是好看,双眼水汪汪的似含着万般的风情,怪不得人家说她长得一双桃花眼,这眼神可真勾人啊,樱唇轻吐,露出里面粉红色的舌头,葱白的手指点着陈二狗的脑袋道:“我说陈二狗啊,你小子敢这样跟婶子说话,要是我回家告诉你爹,你爹还不打断你的腿。”

 

浑身打了一个哆嗦,要说他陈二狗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自家的老爹李老虎啊,他爹陈虎脾气十分暴躁,动不动就不是打就是骂,也是村里唯一的一个当过兵的,在部队里锻炼过有着一副好身板和身手,要不是因为在部队里打架斗殴,也就不用回这穷山沟里来了,从小到大他没少挨打,那可是真打啊,皮带啥的打折好几根。

 

不过也怪,越打他的身子越壮实,现在长得这样,也不能不说没他爹一份功劳,以他如今这个身块,真要动手,他爹也许真不是个了,但是从小积累下来的威严,还是让他一想到他爹打他就浑身直哆嗦。

 

“那个婶子,要不,要不就当我什么都没说好了,那我走了啊!”看着那凹凸有致的身材,陈二狗吞了一口口水,只是老爹的威严让他不得不想到后果的严重,再说这个女人也不好碰,没听村里的女人都说了吗,这个女人就是个狐狸精,电影里演的狐狸精那可是专吸男人的元气的,别让他把自己给吸干了,还是到大河里洗个凉水澡吧,浑身湿漉漉的直难受。

 

真是个没胆子的家伙,见自己一句话就将这个小子给吓得要跑,马翠花暗暗啐了一声,把自己瘾头给勾搭上来了就想跑,没那么容易,哼,自家男人卢大炮别看外表长得也是个爷们样,可办起事来却绝对不是个爷们。

 

就他那熊包样还学着找女人,别以为隔几天长镇里去干什么她不知道,还不是上镇里洗头房里找那些小姐鬼混,你既然找别的女人,那就别怪老娘我找别的男人,呵呵,这个小子既然送上门来了,那有放过的道理。

 

“陈二狗,怕个什么呀,婶子说说而已,你尽管放心好了,婶子不会跟你爹说的,你不是说在铁柱子家看了那带色的片子,可带劲了吗,婶子还真没看过,要不你跟婶子说说!”

 

眉目含春,粉脸带情,想到背着男人去偷人,马翠花浑身上下也都带着激动,只感觉身子里有一股热流在奔腾涌动,蜂拥到下面去,然后就是内里的小裤裤被一股潮气打得湿湿的,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真的是好带劲啊!

 

“啊!”陈二狗一听这话楞住了,刚才还一副要告诉他爹的样子,怎么这会就变了口,不过他的原则就是想不明白的事情不要去想,太废脑子,他直接就去做好了,一把拉住马翠花的小手,很滑嫩的小手,闷着身道:“光说有什么意思,要不咱们还是亲自比划比划好了,我可是学了不少招数的。”

 

马翠花的心都飞了,不过还是很好地把握住了自己,一拳头打在陈二狗的身上,浑身上下都是肌肉,她这一拳打上去也没个效果,反而弄得她手生痛,想抽出自己的手,也没办法抽出来,气得她哼声道:“你个混小子快松开手,这里人来人往的,让人看见传到你爹耳朵里就完了,走,找个没人地方,再跟婶子比划你的招数。”

 

  陈二狗呵呵一笑,他忙松开自己的大手,小心地看了看周围,还好这个时间也没啥人,就是几只鸡在那扒着食,几只土狗在那追逐咬着骨头,努力挺着身子,下面涨得确实难受,他哼哧着道:“那快走吧,要不去村东头那片林子,那里没人去。”


↓↓未删节版内容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抢先看!


扫描二维码获取最新科技资讯
免责声明 | 图文吧网站所有信息采集搜狗微信平台,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联系QQ:807196
推荐公众号
  • 跟大厨学做菜

    每天分享全国各地各种口味的特色菜,↓↓↓关注大厨,这里汇聚了川菜,粤菜,湘菜,京菜,沪菜,东北菜,鲁菜,闽菜等等菜谱, 你想要的全在这里,关注我,教你成为做饭高手!

  • 美食健康顾问

    关注美食、关注健康,轻松养生你也可以!

  • 我是煲汤女王

    感谢您的关注!.....每天分享各种煲汤、美食详细教程及各种健康养生、美容、穿衣搭配等实用内容!做幸福女人,从关注我开始起航....... 谢谢

  • 烹饪校花

    吃货们看过来,这有各类美食以及烹饪教程!

  • 北京吃货小分队

    一起吃遍北京吧!

最新更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