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显世态 文说天下 图文吧——最全的微信公众号/资讯聚合平台
首页/情感/前戏完了不Pa是什么感受?

前戏完了不Pa是什么感受?

  “嗯……”钻心的疼痛从身下传来,萧倾颜不由得闷哼出声,一股血腥味在唇齿之间弥漫开来。 


    空气中危险的气味,让她猛地睁开了眼睛。 

    一张如同雕刻般完美的脸顿时呈现在了他的眼前,薄薄的嘴唇,高挺的鼻梁,一双凌厉的剑眉间带着一种凌厉的霸气。只可惜,如此精致完美的绝世美艳却透着一股足以渗透人的骨髓的冷。 

    萧倾颜不由得眉头紧蹙,这里是什么地方? 


    她不应该在横店给某个当红小花旦做武替拍爆破戏吗? 


    难道她走错片场了? 

    不至于吧,她堂堂Z国国安局特工,为了任务跑去给各路小明星当武替就已经够丢人的了,要是再出现跑错了片场的乌龙,就真的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然而,她还没有想明白眼前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那完美如天神的男子便一把狠狠地捏住了她的下巴,“呵,不是要咬舌自尽吗?怎么不咬了?” 

    “萧倾颜,少在本王面前玩儿这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小把戏,否则,,你陪嫁的那些人全部都得死!” 

    说着,池君墨毫不犹豫地将刚才插入萧倾颜体内的喜烛,猛地抽出。 

    萧倾颜姣好的面容因为疼痛而一阵扭曲。但却条件反射的一把抓住了男人的手腕,忍痛借力撑起身体,直接一巴掌就甩在了男人的脸上,“你个死变态,有你这么演戏的么?” 

    池君墨没想到刚才还只会哭哭闹闹,虽然任性无理但却对他十分畏惧的女人此时竟然敢如此大胆。 

    “你找死!”池君墨反应过来的瞬间,一把握住了萧倾颜的小手,往里一推,萧倾颜的身躯在大力之下直接滚到了喜床的最里面。 

    她还想再动,只见池君墨一双修长的手指翻飞,几下之下,她便根本就不能再动弹。 


    点穴? 

    萧倾颜脑海中迅速地闪过一个词,震惊的瞪大眼睛看向了池君墨。 

    “萧倾颜,从今日开始,没有本王的命令,你不得踏出心颜院一步。还有,本王的王妃只有烟儿一人,你,什么都不是,最好认清楚自己的身份!”池君墨一双眸子中布满寒光,冷冷地说道。 

    说完,池君墨小心翼翼地将喜烛上沾染上的鲜红色血液滴入一只精致的白瓷瓶内,而后如珍似宝一般捧着大步朝房门外走去。 

    刚走到门口,脚步却突然顿住,猛地扯下身上的大红喜服,嫌弃的踩在脚下。 

    萧倾颜看着“吱呀”关上的房门,整个人都还在震惊之中,就连下面被刺破的疼痛都已经忘了。


    点穴! 

    这男人会点穴,自称本王!



    心中有一种十分奇怪的感觉闪过,萧倾颜立即转动着眼珠,看向四周,古色古香的装饰,没有一丝一毫现代的痕迹,这绝对不是横店的现代仿品能做到的。 

    更重要的是……没有摄像机…… 


    这不是片场! 

    确定这个念头的一瞬间,萧倾颜心中瞬间一万字草泥马飞奔而过,她不过是做武替帮一名小花旦演爆破戏。而且,她明明记得,炸弹爆破的时候,她避开了啊! 

    居然这样也能穿越? 


    而且…… 

    想到刚才那一幕,萧倾颜的瞬间就变成了猪肝色,那个该死的男人居然拿喜烛破了原主的身,而原主受不了这个打击,咬舌自尽,才让她有了鸠占鹊巢的机会。 

    萧倾颜有些无语的望着大红纱帐的顶部,慢慢的理清脑海中的信息。 

    这身子的原主是丞相府的嫡女,却因为出生之时,先是母亲难产而亡,接着一直重病卧床的爷爷咽气,因此被恰好云游到丞相府外的老和尚批命,天煞孤星! 

    生下来当日,便被送到了乡下的庄子里。好在外祖家是神医世家,对她也十分维护,这才没有在刁奴的欺负下夭折。 

    只是,没有夭折,也不见得好,外祖家宠溺太过厉害,有没有长辈管着,原主就养成了对自己人刁蛮任性,对外人畏畏缩缩的性格。 

    原主以前做的事情一一在脑海中闪过,萧倾颜不由得微微蹙眉,这原主还真的不是个讨人喜欢的主儿。 

    不过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还给自己留下了一个巨大的烂摊子。 


    嫁给了池君墨! 



    这个整个大陆上的人都闻风丧胆的池国池国战神王爷! 


    整个池国的人都知道,战神王爷的心只属于一个女人——宋玉烟! 

    但是,宋玉烟却身中奇毒,池君墨遍访天下名医也无药可救,连外祖都已经明确表示那毒解不了。 

    在这当口,池君墨突然提出要娶原主,原主本来就因为小时候的一个约定,一直在等着池君墨去娶她。 

    听到这个消息,只当是她的墨哥哥终于想起她了,不顾外祖的阻止哭着闹着要嫁。 

    却没想到,在满心期待着池君墨跟她洞房成为真正的夫妻的时候,池君墨用一根喜烛破了她的身,只为了……她的处子血! 

    “呵呵……”萧倾颜的嘴角不由得勾起了一丝嘲讽的冷笑。 


    原主是蠢了点,可池君墨也是个十足的渣男。 

    当年,被刺客刺杀险些死了,原主救他,与他朝夕相处之时,便向女主许诺他定会娶她为妻。 

    可是如今,这男人背信弃义也就罢了,竟然还为了救他心爱的女人,那么粗暴的羞辱原主,简直就是人渣中的战斗机。 

    想到这里,萧倾颜只觉得一股郁气凝结于心,不知道是不是原主还有着残存的意识,心,一时之间竟然痛到无法呼吸。 

    “唉!”萧倾颜有些无奈的叹息了一声,“既然我借了你的身体,我好歹也要为你做一些事情,渣男的仇,我替你报了!” 

    此时,被萧倾颜唾弃的池君墨却守在另一名女子的身边。 

    “灵霄,烟儿已经服了药却为何丝毫没有见好转。”池君墨坐在床榻边上,一脸的着急和担忧,一手紧紧的握着床榻上女主的手,一手细致的替女主擦着因为疼痛而渗出的汗珠。 

    女子一张精致的脸蛋儿上,眼睛虽然紧紧的闭着,可睫毛却在微微的颤抖。脸色白得不见一丝血色,可嘴唇却是不正常的嫣红。 

    或许是因为疼痛,女子的口中不时的发出隐忍而细碎的申吟声。 


    池君墨听着那声音,眉头更加心疼的紧蹙,只恨不得能以身代之。 

    站在一旁的灵霄同样的眉头紧蹙,“萧倾颜自小便备受玉神医的宠爱,我打听过,这些年来玉神医的各种神药都给萧倾颜吃了。也派人试探过,她确实是百毒不侵的体质,按理说,以她的处子之血为药引,宋小姐的毒理应能够解除才对。可……” 

    灵霄说到这里,担忧的看了床上的女子一眼,“好像并没有什么效果。” 

    “痛,好痛!”像是应证灵霄的话一般,他的话音刚落,床上的女子便抱着头痛苦的翻腾了起来。甚至直接就想往墙上撞去。 

    池君墨赶紧眼疾手快的将她抱在怀中,一脸的心疼,“烟儿,你再忍忍,再忍忍就好了!”



    “墨哥哥……我痛……”宋玉烟一张小脸上汗渍和泪痕混合,更有一种凄楚的病态之美,“墨哥哥,你让烟儿去死吧,烟儿……” 

    “王爷,还是让我先替宋小姐施针,压制毒性吧。”一旁的灵霄开口道。 

    池君墨微微点了点头,一边安抚着宋玉烟一边小心翼翼地把她放在床上。 

    灵霄手中银针翻飞,宋玉烟紧蹙的眉头逐渐展开,半个时辰之后,终于安稳的睡了过去。 

    灵霄的没有却蹙得更紧,“宋小姐体内的毒,好像更加的活跃了。” 


    看着宋玉烟掌心中已经被指甲抠出的深深血印,可见刚才她到底有多痛。 

    池君墨脸色阴沉的吓人,一双幽深的黑眸中撕咬要喷出火来,身上的戾气散发开来,当真如同嗜血的战神一般,几乎是咬着牙,一字一句道:“竟然敢害烟儿,真的是活得不耐烦了!” 

    说罢,便怒气冲冲往心颜院走去!


“嘭!”一声巨响,关着的门被大力踹开。 


    刚刚才酝酿出一点睡意的萧倾颜也被瞬间惊醒,还没有等她反应过来,就已经被一只手大力拽起。 

    “萧、倾、颜!”池君墨咬着牙齿,一字一顿的吐出这三个字,浑身阴冷的气息,饶是萧倾颜也不由得颤抖了一下。 

    “说,你的血为什么解不了烟儿的毒!”池君墨浑身上下都是骇人的气息。 

    萧倾颜看着他眼前如同暴怒的狮王一般的男人,却是嘲讽的勾了勾嘴角,“池君墨是吧?作为一个男人,你用那么残忍的方式破了一个女人的身,取走了处子血,现在竟然有脸在这里问血解不了你心爱的女人的毒?” 

    “别说你的手上沾满了鲜血,就凭你做的这一件事,报应在你的女人身上,也足以让她一辈子受煎熬折磨而死!”萧倾颜冰冷的声音中带着宣泄的怒意和嘲讽。 

    “嘭!”不能动弹的身子被猛地砸出,毫无防备的撞在了冰冷坚固的床上,萧倾颜只觉得五脏六腑一阵剧痛,嘴角似乎有咸腥的血液流出…… 

    但,她却惊讶的发现她的身体能动了。 

    撑着剧痛的身体站起身,萧倾颜嘴角嘲讽的笑意不变,“池君墨,你觉得在这里欺负一个女人,能让你的女人好起来?” 

    “呵,原来大名鼎鼎的战王爷不过是一个只会欺负女人的懦夫!”萧倾颜脸上的笑意不变,一双笑眯眯的眼睛看着池君墨,却让他觉得寒凉。 

    “萧倾颜,你这是在找死!”池君墨瞬间上前,大手一伸,再次把萧倾颜拽在了手中。 

    萧倾颜带笑的眸子中闪过一丝愤恨,该死的,这男人到底是有多强大,她堂堂21世纪国安局顶级特工,在他的手下竟然连一丝挣扎的余力都没有。 

    心中虽然震惊,但萧倾颜面上却是丝毫不显,“池君墨,你要真的敢杀了我,早在进来的时候就已经做了,又何必等到现在?” 

    池君墨看着萧倾颜嘴角还未干涸的血迹,微微有一丝诧异,这真的是那个传言中刁蛮任性,鲁莽无知的柳家嫡女? 

    看着眼前女人始终带笑的眸子,他心中有一丝奇异的感觉闪过。但只是一瞬之后,脸色便瞬间阴沉,拽着萧倾颜的手瞬间收紧。 

    就在萧倾颜以为她要再遭受一波攻击的时候,紧闭的门突然被敲响了。 


    “启禀王爷……”管家略微有些迟疑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说!”池君墨的眉头蹙得更紧,声音冷如寒冰。 


    管家听见这冰寒的声音,不敢再迟疑,立即道:“王爷,宋小姐醒了。” 

    “烟儿醒了!”池君墨万年冰川的脸上,终于回暖。 

    萧倾颜也松了一口气,既然那女人醒了,这变太王爷应该没空再找她的麻烦了。但是,她的一口气还没有松完,身体便直直的飞了出去,撞在了巨大的柱子上。 

    “从今天开始,没有本王的命令,你休想踏出心颜院半步!”池君墨的声音伴随着灌进来的冷风在屋里回荡。 

    萧倾颜的嘴角咧了咧,撑着这一晚上被折腾得千疮百孔的身体站起来,房间里却早已经空无一人。 

    “妈蛋!”擦掉嘴角的血迹,萧倾颜暗骂一声,再看看自己身上的睡衣,早已经是血迹斑斑。 

    好看的眉心微蹙,拖着几乎被撞得散架的身体,想要在房间中寻找一套能换的衣物,这一身的血腥味已经快要把她薰吐了。 

    “小姐,你还好吗?”就在萧倾颜到处翻找也没有任何收获的时候,门外传来了小心翼翼地询问声。 

    她心中一喜,这原主到底还是个相府小姐,怎么着也应该有两个陪嫁丫鬟。 

    赶紧打开了门,门外一脸担忧的绿衣丫鬟在看到她的那一瞬,担忧瞬间变成了惊恐,“小姐,您这……这……” 

    看着绿翘指着她身上的血迹惊讶得说不出来话的模样,萧倾颜左右看了院子中一眼,赶紧把她拉进了房中。 

    刚才看的那一眼,已经让她确定,这院子里面看似风平浪静,可实际上在暗处藏了不少人。看来池君墨那一句她不能离开这个院子半步的话,还真的不只是说说而已。 

    “小姐……我苦命的小姐……呜呜呜……”萧倾颜关上房门,还没来得及开口,绿翘就已经先呜呜的哭诉了起来,“当初外祖老爷不让您嫁的,您偏要嫁,您看现在……” 

    萧倾颜有些头疼的抚了抚额,果然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看来这绿翘也是跟原主一样,单纯的一根筋,没什么脑子的。 

    “好了,绿翘,你先别哭了,先给我找一件干净衣裳吧。”萧倾颜平静的说道。 

    听见她开口,绿翘瞬间睁着哭得通红的眼睛看着她,眸子里写满了疑惑。 

    萧倾颜看着绿翘的模样,不自主的摸了摸自己的脸蛋,“我脸上有东西。” 


    绿翘赶紧摇了摇头,收起眼泪,“没有没有,我去给您找衣裳。” 

    一直走到陪嫁的箱笼旁,绿翘眼角的余光都还在偷偷看萧倾颜。 


    为什么,她感觉小姐现在好像不太一样了…… 

    刚才小姐虽然态度和蔼,可她看她的那一眼,竟然让她有种面对战神王爷时的感觉。还有以往小姐要是被谁欺负了,早就一哭二闹三上吊找外祖老爷帮忙主持公道了。 

    可现在…… 


    小姐竟然没哭没闹,还连说都没有说一句,只让她给她找衣裳换。 

    萧倾颜换衣服之时看着自己身上到处青一块紫一块的淤青,感受着皮肉上尤其是那下面的疼痛,不由得吸了口冷气。 


    渣男下手还真的是狠! 

    “绿翘,今天晚上的事,你不许告诉外祖父。若是他老人家问起来,你就说王爷待我很好。明白了吗?”换好衣裳后,萧倾颜对绿翘嘱咐道。 

    “嗯嗯,奴婢明白。”绿翘虽然不明白自己家主子为什么突然就转了性,但是到底还是不敢违逆主子的意思。 

    换好衣裳之后,没有在房间中找到有用的药膏,萧倾颜只能回到床上,忍受着疼痛。好在池君墨下手虽重,但是并没有伤到她的根本,比起以前出任务的时候受的那些伤根本就不算什么。 

    她也很快就睡了过去。 


    在萧倾颜进入梦乡的时候,王府最讲究的院落中,如水的月光下,却站在一袭白衣的美人。 

    在美好的月华之下,出尘的美人似乎要与月华融为一体。 

    池君墨进入院子的一瞬间,就看见了这一幕,幽深的眸子中闪过一丝心疼。连忙上前拥住了女子,“烟儿,你怎么出来了?” 

    宋玉烟轻轻地拉着池君墨的手,柔声道:“灵霄神医刚刚为烟儿施了针,烟儿的身子已经没什么大碍了。醒来的时候没有见到王爷,就在这里等王爷了。” 

    池君墨脸上更加心疼,解开披风将宋玉烟紧紧的裹在怀中,“幸好烟儿你没有什么大碍,否则本王定让那个溅人碎尸万段。” 

    说到这里之时,池君墨满脸都是狠戾的气息。 

    听见这话,宋玉烟却是泪盈于睫,楚楚可怜的望着池君墨道:“墨哥哥,今天是你与萧家大小姐大婚的日子,这本该是你们洞房花烛夜的时候,烟儿……是不是太任性了?” 

    池君墨的脸色更加柔和,低头,温柔的将宋玉烟脸上的泪痕一一吻尽,“烟儿,本王的王妃只有你一人。能与本王洞房花烛的也只有你一人。在本王心里,为了你,无论做什么,都是值得的。”


   宋玉烟含泪而笑,眉目之间楚楚动情:“墨哥哥,有你这句话,烟儿纵使此刻死了,也心满意足了。只是那萧家并不好惹,烟儿实在不忍心看着墨哥哥为烟儿为难……” 

    池君墨托起宋玉烟的精致小脸,满脸的心疼和怜惜,“萧家又如何,本王宠自己的女人,于他们何干?要不是那女人能解你的毒,本王又如何会娶她?” 

    宋玉烟轻轻叹气:“墨哥哥的心意,烟儿自然明白。怕只怕,我这毒,是解不了了。” 

    “烟儿,你放心,这毒本王无论如何都会为你找到解决的办法。你也答应本王,不许放弃,要陪着本王白头偕老。”池君墨捧着宋玉烟的小脸,温柔而郑重的说道。 

    “嗯,烟儿也想与墨哥哥白头偕老。”宋玉烟将头埋进池君墨的怀中,认真的说道。 


    听见这话,池君墨嘴角的笑容愈发的温柔。 

    宋玉烟的眉却是微微的蹙了蹙,近距离的接触,他立即就闻到了池君墨身上并不属于她的脂粉香味。 


    难道……他还是碰了那个女人? 

    眼中的阴霾一闪而过,再抬起头时,宋玉烟已经是一脸温柔的笑意,“墨哥哥还是快王妃房中吧,今天是大喜之日。若是被有心人知道墨哥哥没在王妃房中过夜,只怕又要起一番风波了。” 

    听着这这委屈的声音说着得体的话语,让池君墨更加的心疼和怜惜,瞬间眼中的柔情满溢,猛地将怀中娇小的人儿打横抱起,“走吧,本王送你去休息。” 

    “墨哥哥……”宋玉烟惊呼一声,却是乖巧的依偎在了他的怀中。 

    小心翼翼地将怀中的璧人在精致的雕花床上放下,池君墨轻轻的在她的眉间印下一吻,“烟儿听话好好休息,本王去把遗留的公务处理好之后便来陪你。” 

    “嗯!”宋玉烟双手拉着锦被,娇羞的点头。 

    池君墨又嘱咐了房中丫鬟一番之后,才转身走进了夜色之中,并没有察觉到在他转身的一瞬,宋玉烟温柔的目光立即冰冷。 

    池君墨走出恋烟院,转身便朝心颜院走去,脸上的柔情已经消失殆尽。 


    萧卿颜正睡得香,门外忽然传来一阵喧闹声。 

    “王爷,王爷,王妃已经歇下了!” 


    “滚开!”随着池君墨厉喝,卧房的门忽然被一脚踹开。 

    一股凉风紧跟着钻了进来,还没等萧卿颜回过神,池君墨已经走到床边,直接将她从床上拎了起来。 

    微弱的烛光投映在池君墨的脸上,投下半边阴影。他狠厉地目光让萧倾颜只觉得身上一阵阵发冷:“说!烟儿身上的毒究竟应该怎么解!” 

    这男人,到底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啊。 

    萧卿颜强忍着身上传来的痛楚,咬牙说道:“我连你口中的烟儿中的是什么毒都不知道,怎么会知道解毒的办法?就算我知道,也绝对不会告诉你这个渣男!” 

    池君墨眸中目光一凛,拖着萧卿颜将她拖下了床,按在一边的墙柱子上,他的声音似乎从牙缝里面蹦出来一样,喷在萧卿颜的耳畔:“你的外祖是神医世家,你自小遍尝百草,早就养成了百毒不侵的血脉,你的血不可能解不了烟儿的毒,你到底做了什么手脚!” 

    萧倾颜皱了皱眉,原来这里面还有这么一回事,难怪这渣男那么残忍的取处子血。可是神医血脉也不代表她就就一定能够解那什么烟儿的毒吧? 

    身体被池君墨牢牢按在墙上,萧卿颜无力地翻了个白眼:“你要是真的认为我能够救你的烟儿,最好对我好一点!免得我死了,她也活不了!” 

    “你!”池君墨恶狠狠地盯着萧卿颜,冷笑一声,抬掌将她扔在了地板上。 

    一口腥甜的鲜血从萧卿颜的口中喷出。刚换好的一身白衣顿时又渲染开一片触目惊心的血迹。 

    她的身后,池君墨冷冷一笑:“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你这么痛快地去死。” 

    人渣!萧卿颜暗骂,努力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虽然打不过,但仍是用眼神死命地瞪着他。 

    这时候,灵霄终于赶到,站在门口。池君墨看到灵霄,冷哼一声,放过了地上的萧卿颜,“怎么样,可找到了解烟儿毒的办法?” 

    灵霄皱着眉看了看地上瘫坐的萧卿颜,点了点头:“根据古籍上记载,或许可以先将萧卿颜制成药人,再以药人至毒又百毒不侵的血液为引,或许能解宋小姐的毒。” 

    萧卿颜听完这段话眼珠子都快瞪了出来。她没听错吧,竟然要把她制成药人? 


    萧卿颜紧张地盯着池君墨,他该不会真的要接受这个提议吧? 

    池君墨沉吟片刻,竟然重重地点头说:“好!那就这么办!” 


    萧卿颜急了。 

    “喂喂喂!你们两个,有没有问过我的意见啊!” 

    萧卿颜咬着牙从地上爬起来,指着刚才跑进来的那个神医,气不打一处来:“你到底是什么庸医?竟然想出这么伤天害理丧尽天良的法子!让池君墨取我处子血的也是你吧?你这个禽兽,庸医,你为虎作伥,难道就不怕被天雷劈死吗?” 

    听了萧卿颜的骂词,灵霄脸上忽然露出一丝迟疑。 


    池君墨一把抓住萧卿颜,手上的力道几乎把她的手腕给捏碎了。 

    “废话少说!灵霄,咱们现在就去准备!” 


    “是!王爷。” 

    “喂!你们放开我!放开!”萧卿颜奋力掰着池君墨的手掌,可是怎么也掰不开。她心里一急,张开嘴一口咬了上去。 

    尖锐的刺痛感从手上传来,池君墨低呼一声,连忙拂掌将萧卿颜丢开,揉着手盯着地上的女人骂道:“该死!你是属狗的吗?” 

    萧卿颜舔着牙缝间残余的一丝血腥味,红着眼睛毫不示弱地瞪着他。既然他不给她活路,她也只能拼死一搏了。 

    池君墨气得胸前起伏,目光在这房间里面四处搜索,终于定格在梁上垂下的青丝帷幔。他疾步上去,“撕拉”一声,将帷幔扯了下来,强压着萧卿颜坐在了她的身上。 

    一个精壮男子坐在她的腰间,萧卿颜顿时感觉自己快喘不过气了。帷幔在池君墨的动作下一圈一圈地缠住了萧卿颜的上半身,这下她就连最后挣扎的机会都被剥夺了。 

    无力感深深笼罩着萧卿颜,她盯着这个坐在她身上不可一世的男人,仇恨渐渐积聚于胸。 

    把萧卿颜捆好之后,池君墨冷冷地瞥了她一眼,站起身,“来人!把她给我扔到角房里!没有我的允许,不准任何人出入!” 

    “是,王爷!”小厮们抬着萧卿颜从房中走出。 

    绿翘见萧卿颜被抬了出来,吃了一惊,忙扑了过来,“小姐!你们为什么要抓小姐!你们这些坏人,快放开小姐!” 

    池君墨扫了那聒噪的丫头一眼,淡淡地说:“把她也关进去。”灵霄见到这一幕,眉心的愁结凝得更深了:“王爷,这样做,是不是……” 

    池君墨打断了灵霄的话:“灵霄,你应该知道,只要能救烟儿,本王什么都不在乎。你只管去配置制作药人的药液便是,其余的不用你操心。还有,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是。” 


    心颜院已经被彻底封锁了起来,萧卿颜被扔在角房里之后,渐渐地感觉到了什么叫做真正的绝望。 

    绿翘哭得像个泪人一样,不住的说:“小姐,他们到底想把您怎么样啊?您可是丞相府的嫡长女,怎么能够受到这种待遇啊!小姐,他们该不会是想杀了您吧?” 

    萧卿颜冷哼,杀了她?池君墨才不会那么便宜她。他还要留着她解那个烟儿身上的毒呢。 

    虽然绿翘的哭声令萧卿颜心烦,可是在这孤冷的角房里,倒也算得上是一丝安慰。不知过了多久,角房忽然被人打开,池君墨的脸再次出现在萧卿颜眼前,“把她给本王带过来。” 

    萧倾颜的心里立即升起极其不好的预感,这渣男真的要把她做成药人! 


    池君墨撂下这句话就走了出去,两个小厮上来,架着她便往外走。 

    直到走出很远之后,她都还能听见身后的绿翘还在角房里面哭喊。 

    萧卿颜叹了一口气,她死不要紧,可是原主的仇就没办法报了,而那个叫绿翘的丫头说不定也会被连累。 


    这池君墨的良心是被狗给吞了吗? 

    萧卿颜被带到原先的卧房中,只见中间已经摆上了一个大木桶,在大桶的周围则摆了许多瓶瓶罐罐的东西。 

    灵霄正背对着她搅动木桶中的药液,咕咕的气泡从里面冒出来,绿色的液体看上去格外吓人。 

    萧卿颜忍不住退后两步,后背却递上抵上了池君墨的手。他把她向前一推,她的脚步便不由自主地向前走去。 

    池君墨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怎么样,药已经熬好了吗?” 

    灵霄停下来:“已经熬好了。这里面掺杂了十七种药材,至毒至烈,一定会将萧卿颜体内的血脉给激发出来的。” 

    池君墨极为满意地点头:“好,那么,就开始吧。”


 萧卿颜冷哼,杀了她?池君墨才不会那么便宜她。他还要留着她解那个烟儿身上的毒呢。 

    虽然绿翘的哭声令萧卿颜心烦,可是在这孤冷的角房里,倒也算得上是一丝安慰。不知过了多久,角房忽然被人打开,池君墨的脸再次出现在萧卿颜眼前,“把她给本王带过来。” 

    萧倾颜的心里立即升起极其不好的预感,这渣男真的要把她做成药人! 


    池君墨撂下这句话就走了出去,两个小厮上来,架着她便往外走。 

    直到走出很远之后,她都还能听见身后的绿翘还在角房里面哭喊。 

    萧卿颜叹了一口气,她死不要紧,可是原主的仇就没办法报了,而那个叫绿翘的丫头说不定也会被连累。 


    这池君墨的良心是被狗给吞了吗? 

    萧卿颜被带到原先的卧房中,只见中间已经摆上了一个大木桶,在大桶的周围则摆了许多瓶瓶罐罐的东西。 

    灵霄正背对着她搅动木桶中的药液,咕咕的气泡从里面冒出来,绿色的液体看上去格外吓人。 

    萧卿颜忍不住退后两步,后背却抵上了池君墨的手。他把她向前一推,她的脚步便不由自主地向前走去。 

    池君墨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怎么样,药已经熬好了吗?” 

    灵霄停下来:“已经熬好了。这里面掺杂了十七种药材,至毒至烈,一定会将萧卿颜体内的血脉给激发出来的。” 

    池君墨极为满意地点头:“好,那么,就开始吧。” 

    小厮推着萧卿颜一步步向那只翻滚着毒液的药桶走去,尽管她努力向后撤着身子,却还是离药桶越来越近。 


    难道她的命运就是被制成药人吗? 

    萧卿颜忍不住大喊起来:“喂!等等!等一下!” 


    尖锐的声音刺痛了池君墨的耳朵,他不耐的皱了皱眉,对手下说:“把她的嘴给本王堵住。” 

    两个小厮立刻拿了一团白布,萧卿颜更慌了:“不要!不要堵我的嘴!我说,我知道解毒的办法!” 


    池君墨抬起手,示意他们停下。 

    萧卿颜这才缓了一口气,苍白的脸色渐渐回血。她看了看灵霄和池君墨,知道此劫必定躲不过,只好说:“其实,我是真不知道解毒的办法……” 

    话音未落,池君墨眸光一紧,立刻抬手要把她扔到药桶里。 

    “但是!我虽然没有办法,或许我外祖家有办法!”萧卿颜慌张的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我外祖家是神医世家,想必解毒这种小事一定是手到擒来。你与其跟我在这里死磕,浪费我这一身神医血脉,还不如放了我,让我去求求外祖,说不定外祖看在我嫁入王府的份上,顺手就帮了这个忙呢?” 

    萧卿颜的话果然起到了点作用,池君墨沉吟再三,终于开口:“本王凭什么相信你,如果你跑了,可该如何?” 

    萧卿颜见池君墨的脸色仍然凝重,便知此事没有那么好糊弄过去,想了想正色道:“我知道你为了给那个烟儿解毒,什么事都能够做的出来。但是这世上有一个人,你总不能不顾忌。” 

    池君墨眯着眼睛盯着她:“谁?” 

    萧卿颜清了清嗓子:“皇上!丞相府和三王府这门亲,当初是经过皇上点头同意的。后天就是三朝回门的日子,如果到时萧家和我外祖家发现我有什么不对劲,惊动了皇上……王爷,你还能护得住你的烟儿吗?相反,如果你放了我,我可以当今晚的事情没有发生过,让我外祖好好给你的小宝贝解毒。反正我人也嫁给你了,又是皇上点头,我想赖也赖不掉了。” 

    硬着头皮说完这番话,萧卿颜紧张地盯着池君墨,观察着他脸上的表情。 

    灵霄忽然走上前一步,说道:“王爷,萧卿颜所言,也不无道理。在下虽然饱读古经,可是难免有疏漏之处。与那神医世家相比,自然有不及之处。何不就让他们给宋小姐看看呢?” 

    池君墨负手在房中来回踱步,清冷的月光从窗外洒在他光滑的额头上,更显得他眸若点漆,唇似朱血。 


    这男人帅是帅,可惜就是太变态了。 

    萧卿颜正在紧张的时候,池君墨忽然出声,吓得她一哆嗦。 

    “好!本王就答应你。不过,本王警告你最好不要耍什么花招!三朝回门之后,你需立即去你外祖处寻求解毒之法。否则,我会用我的办法给烟儿做解药!” 

    盯着池君墨狠厉的双眼,萧卿颜吞了下口水。她当着这种变态还敢耍花招,她不要命啦? 

    萧卿颜将求助的眼光看向在场唯一一个看上去还正常点的男人:“那个庸医,你能不能帮我把身上的绳子给解开。” 

    灵霄眉稍一皱,本不想管她,可见她满脸堆笑地望着他,又见池君墨并没有出声阻止,清了清嗓子走上去,解开了缠在她身上的帷幔。 

    刚解开束缚,萧卿颜立刻倒吸一口气,缓缓地将僵硬的胳膊从身后绕过来,揉着酸疼的地方,静静等待回血。 

    池君墨看都不看她一眼,便吩咐了众人离开了心颜院。 

    站在院子里,瞪着那男人离去的方向,萧卿颜总算是大舒了一口气。从一旁的角房中传来隐隐的呜咽声,萧卿颜想到绿翘还被关在那里,连忙跑过去推开门。 

    绿翘看见萧卿颜,惊喜地叫了声:“小姐!您……您没事吧?王爷他有把您怎么样吗?” 

    从这丫头的眼神中,萧卿颜体会到了她真真切切的关心。她连忙帮绿翘松绑,一边安慰她:“没事,他不敢把我们怎么样的。绿翘,你放心,我一定有法子治他!” 

    绿翘虽然十分担心,不过看到萧卿颜可以平安脱险的份上也只好点点头。 


    今夜总算是逃过一劫,萧卿颜挨着枕头便睡着了,一夜无梦。 

    “不!不要把我制成药人!不要!” 


    床幔里忽然传来一声凄厉的叫喊,绿翘听到房里的动静立刻冲了进来:“小姐!小姐,你没事吧!” 


    萧卿颜从床上突然坐起来,这才发现自己原来是做了一个梦。 


    梦里,有一个男人把她扔到了桶中,要把她制成药人。 

    萧卿颜稍一动弹,身上的伤痕顿时引得她龇牙咧嘴一阵。不,这不是梦,池君墨真的要把她给做成药人! 

    绿翘看到萧卿颜这副愣怔模样吓坏了:“小姐,您这是怎么了?” 

    萧卿颜深深地吸了几口气,拍着自己的胸膛说:“没事,我这是做了一个噩梦。” 

    她抬起头,忽然发现绿翘身边站着一个陌生的女子,女子跟萧卿颜福了一身:“小姐好,奴婢唤作如画,是今后留在您身边伺候您的人。” 

    “如画……” 


    萧卿颜点了点头,果然长得像画上的人。 

    如画和绿翘已经为她打好了洗脸水。萧卿颜从床上跳了下来,简单洗漱之后,坐在镜子前开始发呆。 

    王府派来伺候她的这个如画心思细腻,梳起头发来丝毫不必绿翘逊色。萧卿颜一边端详着镜中那张像她又不像她的脸,内心一阵阵后怕。 

    萧卿颜看了看一言不发给她梳头的如画,问道:“如画,我有些事情想要问你。” 


    如画垂下眼睛:“好啊,小姐,您有什么要问的?” 

    照例说她是八抬大轿嫁入王府的王妃,这小丫头却一口一个小姐地叫她,这其中必有蹊跷。 


    “如画,你可知道烟儿是谁?” 

    “烟儿?” 


    “对!”就是那个连面都没见过,却害的她差点丢了命的烟儿。 

    如画想了想说:“您是说宋小姐吧?奴婢也是刚从下面调进王府的丫鬟,对主子的事情并不是很了解,只知道小姐您问的这位宋小姐,似乎是王爷放在心尖儿上的人呢。” 

    呵,这一点,她倒是讨教过了。

未完待续……

 ↓↓未删节版内容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抢先看!


扫描二维码获取最新科技资讯
免责声明 | 图文吧网站所有信息采集搜狗微信平台,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联系QQ:807196
推荐公众号
  • 顾剑

    很潮的知心大叔、中国青少年流行文化研究者。

  • 花点时间

    每周一束鲜花,周六配送到家,或周一送达公司。为热爱生活的都市女性,提供全新生活方式体验。

  • 乐活记

    带你吃喝玩乐,享受生活的乐趣。美食 | 旅行 | 生活

  • 土巴兔装修家居

    ①【关注即送】价值2000元设计大礼包;②【1000000套家居效果图】总有一款让你心动;③美女设计师在线解答您的家装难题,教你2房变3房,搞大30㎡,快快关注吧!

  • WhatYouNeed

    这里是WhatYouNeed开始的地方,但以后也不会更新推送了。我们已经转移至新的阵地:“我要WhatYouNeed”。祝好。

最新更新
string(149985) "
首页/情感/前戏完了不Pa是什么感受?

前戏完了不Pa是什么感受?

  “嗯……”钻心的疼痛从身下传来,萧倾颜不由得闷哼出声,一股血腥味在唇齿之间弥漫开来。 


    空气中危险的气味,让她猛地睁开了眼睛。 

    一张如同雕刻般完美的脸顿时呈现在了他的眼前,薄薄的嘴唇,高挺的鼻梁,一双凌厉的剑眉间带着一种凌厉的霸气。只可惜,如此精致完美的绝世美艳却透着一股足以渗透人的骨髓的冷。 

    萧倾颜不由得眉头紧蹙,这里是什么地方? 


    她不应该在横店给某个当红小花旦做武替拍爆破戏吗? 


    难道她走错片场了? 

    不至于吧,她堂堂Z国国安局特工,为了任务跑去给各路小明星当武替就已经够丢人的了,要是再出现跑错了片场的乌龙,就真的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然而,她还没有想明白眼前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那完美如天神的男子便一把狠狠地捏住了她的下巴,“呵,不是要咬舌自尽吗?怎么不咬了?” 

    “萧倾颜,少在本王面前玩儿这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小把戏,否则,,你陪嫁的那些人全部都得死!” 

    说着,池君墨毫不犹豫地将刚才插入萧倾颜体内的喜烛,猛地抽出。 

    萧倾颜姣好的面容因为疼痛而一阵扭曲。但却条件反射的一把抓住了男人的手腕,忍痛借力撑起身体,直接一巴掌就甩在了男人的脸上,“你个死变态,有你这么演戏的么?” 

    池君墨没想到刚才还只会哭哭闹闹,虽然任性无理但却对他十分畏惧的女人此时竟然敢如此大胆。 

    “你找死!”池君墨反应过来的瞬间,一把握住了萧倾颜的小手,往里一推,萧倾颜的身躯在大力之下直接滚到了喜床的最里面。 

    她还想再动,只见池君墨一双修长的手指翻飞,几下之下,她便根本就不能再动弹。 


    点穴? 

    萧倾颜脑海中迅速地闪过一个词,震惊的瞪大眼睛看向了池君墨。 

    “萧倾颜,从今日开始,没有本王的命令,你不得踏出心颜院一步。还有,本王的王妃只有烟儿一人,你,什么都不是,最好认清楚自己的身份!”池君墨一双眸子中布满寒光,冷冷地说道。 

    说完,池君墨小心翼翼地将喜烛上沾染上的鲜红色血液滴入一只精致的白瓷瓶内,而后如珍似宝一般捧着大步朝房门外走去。 

    刚走到门口,脚步却突然顿住,猛地扯下身上的大红喜服,嫌弃的踩在脚下。 

    萧倾颜看着“吱呀”关上的房门,整个人都还在震惊之中,就连下面被刺破的疼痛都已经忘了。


    点穴! 

    这男人会点穴,自称本王!



    心中有一种十分奇怪的感觉闪过,萧倾颜立即转动着眼珠,看向四周,古色古香的装饰,没有一丝一毫现代的痕迹,这绝对不是横店的现代仿品能做到的。 

    更重要的是……没有摄像机…… 


    这不是片场! 

    确定这个念头的一瞬间,萧倾颜心中瞬间一万字草泥马飞奔而过,她不过是做武替帮一名小花旦演爆破戏。而且,她明明记得,炸弹爆破的时候,她避开了啊! 

    居然这样也能穿越? 


    而且…… 

    想到刚才那一幕,萧倾颜的瞬间就变成了猪肝色,那个该死的男人居然拿喜烛破了原主的身,而原主受不了这个打击,咬舌自尽,才让她有了鸠占鹊巢的机会。 

    萧倾颜有些无语的望着大红纱帐的顶部,慢慢的理清脑海中的信息。 

    这身子的原主是丞相府的嫡女,却因为出生之时,先是母亲难产而亡,接着一直重病卧床的爷爷咽气,因此被恰好云游到丞相府外的老和尚批命,天煞孤星! 

    生下来当日,便被送到了乡下的庄子里。好在外祖家是神医世家,对她也十分维护,这才没有在刁奴的欺负下夭折。 

    只是,没有夭折,也不见得好,外祖家宠溺太过厉害,有没有长辈管着,原主就养成了对自己人刁蛮任性,对外人畏畏缩缩的性格。 

    原主以前做的事情一一在脑海中闪过,萧倾颜不由得微微蹙眉,这原主还真的不是个讨人喜欢的主儿。 

    不过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还给自己留下了一个巨大的烂摊子。 


    嫁给了池君墨! 



    这个整个大陆上的人都闻风丧胆的池国池国战神王爷! 


    整个池国的人都知道,战神王爷的心只属于一个女人——宋玉烟! 

    但是,宋玉烟却身中奇毒,池君墨遍访天下名医也无药可救,连外祖都已经明确表示那毒解不了。 

    在这当口,池君墨突然提出要娶原主,原主本来就因为小时候的一个约定,一直在等着池君墨去娶她。 

    听到这个消息,只当是她的墨哥哥终于想起她了,不顾外祖的阻止哭着闹着要嫁。 

    却没想到,在满心期待着池君墨跟她洞房成为真正的夫妻的时候,池君墨用一根喜烛破了她的身,只为了……她的处子血! 

    “呵呵……”萧倾颜的嘴角不由得勾起了一丝嘲讽的冷笑。 


    原主是蠢了点,可池君墨也是个十足的渣男。 

    当年,被刺客刺杀险些死了,原主救他,与他朝夕相处之时,便向女主许诺他定会娶她为妻。 

    可是如今,这男人背信弃义也就罢了,竟然还为了救他心爱的女人,那么粗暴的羞辱原主,简直就是人渣中的战斗机。 

    想到这里,萧倾颜只觉得一股郁气凝结于心,不知道是不是原主还有着残存的意识,心,一时之间竟然痛到无法呼吸。 

    “唉!”萧倾颜有些无奈的叹息了一声,“既然我借了你的身体,我好歹也要为你做一些事情,渣男的仇,我替你报了!” 

    此时,被萧倾颜唾弃的池君墨却守在另一名女子的身边。 

    “灵霄,烟儿已经服了药却为何丝毫没有见好转。”池君墨坐在床榻边上,一脸的着急和担忧,一手紧紧的握着床榻上女主的手,一手细致的替女主擦着因为疼痛而渗出的汗珠。 

    女子一张精致的脸蛋儿上,眼睛虽然紧紧的闭着,可睫毛却在微微的颤抖。脸色白得不见一丝血色,可嘴唇却是不正常的嫣红。 

    或许是因为疼痛,女子的口中不时的发出隐忍而细碎的申吟声。 


    池君墨听着那声音,眉头更加心疼的紧蹙,只恨不得能以身代之。 

    站在一旁的灵霄同样的眉头紧蹙,“萧倾颜自小便备受玉神医的宠爱,我打听过,这些年来玉神医的各种神药都给萧倾颜吃了。也派人试探过,她确实是百毒不侵的体质,按理说,以她的处子之血为药引,宋小姐的毒理应能够解除才对。可……” 

    灵霄说到这里,担忧的看了床上的女子一眼,“好像并没有什么效果。” 

    “痛,好痛!”像是应证灵霄的话一般,他的话音刚落,床上的女子便抱着头痛苦的翻腾了起来。甚至直接就想往墙上撞去。 

    池君墨赶紧眼疾手快的将她抱在怀中,一脸的心疼,“烟儿,你再忍忍,再忍忍就好了!”



    “墨哥哥……我痛……”宋玉烟一张小脸上汗渍和泪痕混合,更有一种凄楚的病态之美,“墨哥哥,你让烟儿去死吧,烟儿……” 

    “王爷,还是让我先替宋小姐施针,压制毒性吧。”一旁的灵霄开口道。 

    池君墨微微点了点头,一边安抚着宋玉烟一边小心翼翼地把她放在床上。 

    灵霄手中银针翻飞,宋玉烟紧蹙的眉头逐渐展开,半个时辰之后,终于安稳的睡了过去。 

    灵霄的没有却蹙得更紧,“宋小姐体内的毒,好像更加的活跃了。” 


    看着宋玉烟掌心中已经被指甲抠出的深深血印,可见刚才她到底有多痛。 

    池君墨脸色阴沉的吓人,一双幽深的黑眸中撕咬要喷出火来,身上的戾气散发开来,当真如同嗜血的战神一般,几乎是咬着牙,一字一句道:“竟然敢害烟儿,真的是活得不耐烦了!” 

    说罢,便怒气冲冲往心颜院走去!


“嘭!”一声巨响,关着的门被大力踹开。 


    刚刚才酝酿出一点睡意的萧倾颜也被瞬间惊醒,还没有等她反应过来,就已经被一只手大力拽起。 

    “萧、倾、颜!”池君墨咬着牙齿,一字一顿的吐出这三个字,浑身阴冷的气息,饶是萧倾颜也不由得颤抖了一下。 

    “说,你的血为什么解不了烟儿的毒!”池君墨浑身上下都是骇人的气息。 

    萧倾颜看着他眼前如同暴怒的狮王一般的男人,却是嘲讽的勾了勾嘴角,“池君墨是吧?作为一个男人,你用那么残忍的方式破了一个女人的身,取走了处子血,现在竟然有脸在这里问血解不了你心爱的女人的毒?” 

    “别说你的手上沾满了鲜血,就凭你做的这一件事,报应在你的女人身上,也足以让她一辈子受煎熬折磨而死!”萧倾颜冰冷的声音中带着宣泄的怒意和嘲讽。 

    “嘭!”不能动弹的身子被猛地砸出,毫无防备的撞在了冰冷坚固的床上,萧倾颜只觉得五脏六腑一阵剧痛,嘴角似乎有咸腥的血液流出…… 

    但,她却惊讶的发现她的身体能动了。 

    撑着剧痛的身体站起身,萧倾颜嘴角嘲讽的笑意不变,“池君墨,你觉得在这里欺负一个女人,能让你的女人好起来?” 

    “呵,原来大名鼎鼎的战王爷不过是一个只会欺负女人的懦夫!”萧倾颜脸上的笑意不变,一双笑眯眯的眼睛看着池君墨,却让他觉得寒凉。 

    “萧倾颜,你这是在找死!”池君墨瞬间上前,大手一伸,再次把萧倾颜拽在了手中。 

    萧倾颜带笑的眸子中闪过一丝愤恨,该死的,这男人到底是有多强大,她堂堂21世纪国安局顶级特工,在他的手下竟然连一丝挣扎的余力都没有。 

    心中虽然震惊,但萧倾颜面上却是丝毫不显,“池君墨,你要真的敢杀了我,早在进来的时候就已经做了,又何必等到现在?” 

    池君墨看着萧倾颜嘴角还未干涸的血迹,微微有一丝诧异,这真的是那个传言中刁蛮任性,鲁莽无知的柳家嫡女? 

    看着眼前女人始终带笑的眸子,他心中有一丝奇异的感觉闪过。但只是一瞬之后,脸色便瞬间阴沉,拽着萧倾颜的手瞬间收紧。 

    就在萧倾颜以为她要再遭受一波攻击的时候,紧闭的门突然被敲响了。 


    “启禀王爷……”管家略微有些迟疑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说!”池君墨的眉头蹙得更紧,声音冷如寒冰。 


    管家听见这冰寒的声音,不敢再迟疑,立即道:“王爷,宋小姐醒了。” 

    “烟儿醒了!”池君墨万年冰川的脸上,终于回暖。 

    萧倾颜也松了一口气,既然那女人醒了,这变太王爷应该没空再找她的麻烦了。但是,她的一口气还没有松完,身体便直直的飞了出去,撞在了巨大的柱子上。 

    “从今天开始,没有本王的命令,你休想踏出心颜院半步!”池君墨的声音伴随着灌进来的冷风在屋里回荡。 

    萧倾颜的嘴角咧了咧,撑着这一晚上被折腾得千疮百孔的身体站起来,房间里却早已经空无一人。 

    “妈蛋!”擦掉嘴角的血迹,萧倾颜暗骂一声,再看看自己身上的睡衣,早已经是血迹斑斑。 

    好看的眉心微蹙,拖着几乎被撞得散架的身体,想要在房间中寻找一套能换的衣物,这一身的血腥味已经快要把她薰吐了。 

    “小姐,你还好吗?”就在萧倾颜到处翻找也没有任何收获的时候,门外传来了小心翼翼地询问声。 

    她心中一喜,这原主到底还是个相府小姐,怎么着也应该有两个陪嫁丫鬟。 

    赶紧打开了门,门外一脸担忧的绿衣丫鬟在看到她的那一瞬,担忧瞬间变成了惊恐,“小姐,您这……这……” 

    看着绿翘指着她身上的血迹惊讶得说不出来话的模样,萧倾颜左右看了院子中一眼,赶紧把她拉进了房中。 

    刚才看的那一眼,已经让她确定,这院子里面看似风平浪静,可实际上在暗处藏了不少人。看来池君墨那一句她不能离开这个院子半步的话,还真的不只是说说而已。 

    “小姐……我苦命的小姐……呜呜呜……”萧倾颜关上房门,还没来得及开口,绿翘就已经先呜呜的哭诉了起来,“当初外祖老爷不让您嫁的,您偏要嫁,您看现在……” 

    萧倾颜有些头疼的抚了抚额,果然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看来这绿翘也是跟原主一样,单纯的一根筋,没什么脑子的。 

    “好了,绿翘,你先别哭了,先给我找一件干净衣裳吧。”萧倾颜平静的说道。 

    听见她开口,绿翘瞬间睁着哭得通红的眼睛看着她,眸子里写满了疑惑。 

    萧倾颜看着绿翘的模样,不自主的摸了摸自己的脸蛋,“我脸上有东西。” 


    绿翘赶紧摇了摇头,收起眼泪,“没有没有,我去给您找衣裳。” 

    一直走到陪嫁的箱笼旁,绿翘眼角的余光都还在偷偷看萧倾颜。 


    为什么,她感觉小姐现在好像不太一样了…… 

    刚才小姐虽然态度和蔼,可她看她的那一眼,竟然让她有种面对战神王爷时的感觉。还有以往小姐要是被谁欺负了,早就一哭二闹三上吊找外祖老爷帮忙主持公道了。 

    可现在…… 


    小姐竟然没哭没闹,还连说都没有说一句,只让她给她找衣裳换。 

    萧倾颜换衣服之时看着自己身上到处青一块紫一块的淤青,感受着皮肉上尤其是那下面的疼痛,不由得吸了口冷气。 


    渣男下手还真的是狠! 

    “绿翘,今天晚上的事,你不许告诉外祖父。若是他老人家问起来,你就说王爷待我很好。明白了吗?”换好衣裳后,萧倾颜对绿翘嘱咐道。 

    “嗯嗯,奴婢明白。”绿翘虽然不明白自己家主子为什么突然就转了性,但是到底还是不敢违逆主子的意思。 

    换好衣裳之后,没有在房间中找到有用的药膏,萧倾颜只能回到床上,忍受着疼痛。好在池君墨下手虽重,但是并没有伤到她的根本,比起以前出任务的时候受的那些伤根本就不算什么。 

    她也很快就睡了过去。 


    在萧倾颜进入梦乡的时候,王府最讲究的院落中,如水的月光下,却站在一袭白衣的美人。 

    在美好的月华之下,出尘的美人似乎要与月华融为一体。 

    池君墨进入院子的一瞬间,就看见了这一幕,幽深的眸子中闪过一丝心疼。连忙上前拥住了女子,“烟儿,你怎么出来了?” 

    宋玉烟轻轻地拉着池君墨的手,柔声道:“灵霄神医刚刚为烟儿施了针,烟儿的身子已经没什么大碍了。醒来的时候没有见到王爷,就在这里等王爷了。” 

    池君墨脸上更加心疼,解开披风将宋玉烟紧紧的裹在怀中,“幸好烟儿你没有什么大碍,否则本王定让那个溅人碎尸万段。” 

    说到这里之时,池君墨满脸都是狠戾的气息。 

    听见这话,宋玉烟却是泪盈于睫,楚楚可怜的望着池君墨道:“墨哥哥,今天是你与萧家大小姐大婚的日子,这本该是你们洞房花烛夜的时候,烟儿……是不是太任性了?” 

    池君墨的脸色更加柔和,低头,温柔的将宋玉烟脸上的泪痕一一吻尽,“烟儿,本王的王妃只有你一人。能与本王洞房花烛的也只有你一人。在本王心里,为了你,无论做什么,都是值得的。”


   宋玉烟含泪而笑,眉目之间楚楚动情:“墨哥哥,有你这句话,烟儿纵使此刻死了,也心满意足了。只是那萧家并不好惹,烟儿实在不忍心看着墨哥哥为烟儿为难……” 

    池君墨托起宋玉烟的精致小脸,满脸的心疼和怜惜,“萧家又如何,本王宠自己的女人,于他们何干?要不是那女人能解你的毒,本王又如何会娶她?” 

    宋玉烟轻轻叹气:“墨哥哥的心意,烟儿自然明白。怕只怕,我这毒,是解不了了。” 

    “烟儿,你放心,这毒本王无论如何都会为你找到解决的办法。你也答应本王,不许放弃,要陪着本王白头偕老。”池君墨捧着宋玉烟的小脸,温柔而郑重的说道。 

    “嗯,烟儿也想与墨哥哥白头偕老。”宋玉烟将头埋进池君墨的怀中,认真的说道。 


    听见这话,池君墨嘴角的笑容愈发的温柔。 

    宋玉烟的眉却是微微的蹙了蹙,近距离的接触,他立即就闻到了池君墨身上并不属于她的脂粉香味。 


    难道……他还是碰了那个女人? 

    眼中的阴霾一闪而过,再抬起头时,宋玉烟已经是一脸温柔的笑意,“墨哥哥还是快王妃房中吧,今天是大喜之日。若是被有心人知道墨哥哥没在王妃房中过夜,只怕又要起一番风波了。” 

    听着这这委屈的声音说着得体的话语,让池君墨更加的心疼和怜惜,瞬间眼中的柔情满溢,猛地将怀中娇小的人儿打横抱起,“走吧,本王送你去休息。” 

    “墨哥哥……”宋玉烟惊呼一声,却是乖巧的依偎在了他的怀中。 

    小心翼翼地将怀中的璧人在精致的雕花床上放下,池君墨轻轻的在她的眉间印下一吻,“烟儿听话好好休息,本王去把遗留的公务处理好之后便来陪你。” 

    “嗯!”宋玉烟双手拉着锦被,娇羞的点头。 

    池君墨又嘱咐了房中丫鬟一番之后,才转身走进了夜色之中,并没有察觉到在他转身的一瞬,宋玉烟温柔的目光立即冰冷。 

    池君墨走出恋烟院,转身便朝心颜院走去,脸上的柔情已经消失殆尽。 


    萧卿颜正睡得香,门外忽然传来一阵喧闹声。 

    “王爷,王爷,王妃已经歇下了!” 


    “滚开!”随着池君墨厉喝,卧房的门忽然被一脚踹开。 

    一股凉风紧跟着钻了进来,还没等萧卿颜回过神,池君墨已经走到床边,直接将她从床上拎了起来。 

    微弱的烛光投映在池君墨的脸上,投下半边阴影。他狠厉地目光让萧倾颜只觉得身上一阵阵发冷:“说!烟儿身上的毒究竟应该怎么解!” 

    这男人,到底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啊。 

    萧卿颜强忍着身上传来的痛楚,咬牙说道:“我连你口中的烟儿中的是什么毒都不知道,怎么会知道解毒的办法?就算我知道,也绝对不会告诉你这个渣男!” 

    池君墨眸中目光一凛,拖着萧卿颜将她拖下了床,按在一边的墙柱子上,他的声音似乎从牙缝里面蹦出来一样,喷在萧卿颜的耳畔:“你的外祖是神医世家,你自小遍尝百草,早就养成了百毒不侵的血脉,你的血不可能解不了烟儿的毒,你到底做了什么手脚!” 

    萧倾颜皱了皱眉,原来这里面还有这么一回事,难怪这渣男那么残忍的取处子血。可是神医血脉也不代表她就就一定能够解那什么烟儿的毒吧? 

    身体被池君墨牢牢按在墙上,萧卿颜无力地翻了个白眼:“你要是真的认为我能够救你的烟儿,最好对我好一点!免得我死了,她也活不了!” 

    “你!”池君墨恶狠狠地盯着萧卿颜,冷笑一声,抬掌将她扔在了地板上。 

    一口腥甜的鲜血从萧卿颜的口中喷出。刚换好的一身白衣顿时又渲染开一片触目惊心的血迹。 

    她的身后,池君墨冷冷一笑:“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你这么痛快地去死。” 

    人渣!萧卿颜暗骂,努力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虽然打不过,但仍是用眼神死命地瞪着他。 

    这时候,灵霄终于赶到,站在门口。池君墨看到灵霄,冷哼一声,放过了地上的萧卿颜,“怎么样,可找到了解烟儿毒的办法?” 

    灵霄皱着眉看了看地上瘫坐的萧卿颜,点了点头:“根据古籍上记载,或许可以先将萧卿颜制成药人,再以药人至毒又百毒不侵的血液为引,或许能解宋小姐的毒。” 

    萧卿颜听完这段话眼珠子都快瞪了出来。她没听错吧,竟然要把她制成药人? 


    萧卿颜紧张地盯着池君墨,他该不会真的要接受这个提议吧? 

    池君墨沉吟片刻,竟然重重地点头说:“好!那就这么办!” 


    萧卿颜急了。 

    “喂喂喂!你们两个,有没有问过我的意见啊!” 

    萧卿颜咬着牙从地上爬起来,指着刚才跑进来的那个神医,气不打一处来:“你到底是什么庸医?竟然想出这么伤天害理丧尽天良的法子!让池君墨取我处子血的也是你吧?你这个禽兽,庸医,你为虎作伥,难道就不怕被天雷劈死吗?” 

    听了萧卿颜的骂词,灵霄脸上忽然露出一丝迟疑。 


    池君墨一把抓住萧卿颜,手上的力道几乎把她的手腕给捏碎了。 

    “废话少说!灵霄,咱们现在就去准备!” 


    “是!王爷。” 

    “喂!你们放开我!放开!”萧卿颜奋力掰着池君墨的手掌,可是怎么也掰不开。她心里一急,张开嘴一口咬了上去。 

    尖锐的刺痛感从手上传来,池君墨低呼一声,连忙拂掌将萧卿颜丢开,揉着手盯着地上的女人骂道:“该死!你是属狗的吗?” 

    萧卿颜舔着牙缝间残余的一丝血腥味,红着眼睛毫不示弱地瞪着他。既然他不给她活路,她也只能拼死一搏了。 

    池君墨气得胸前起伏,目光在这房间里面四处搜索,终于定格在梁上垂下的青丝帷幔。他疾步上去,“撕拉”一声,将帷幔扯了下来,强压着萧卿颜坐在了她的身上。 

    一个精壮男子坐在她的腰间,萧卿颜顿时感觉自己快喘不过气了。帷幔在池君墨的动作下一圈一圈地缠住了萧卿颜的上半身,这下她就连最后挣扎的机会都被剥夺了。 

    无力感深深笼罩着萧卿颜,她盯着这个坐在她身上不可一世的男人,仇恨渐渐积聚于胸。 

    把萧卿颜捆好之后,池君墨冷冷地瞥了她一眼,站起身,“来人!把她给我扔到角房里!没有我的允许,不准任何人出入!” 

    “是,王爷!”小厮们抬着萧卿颜从房中走出。 

    绿翘见萧卿颜被抬了出来,吃了一惊,忙扑了过来,“小姐!你们为什么要抓小姐!你们这些坏人,快放开小姐!” 

    池君墨扫了那聒噪的丫头一眼,淡淡地说:“把她也关进去。”灵霄见到这一幕,眉心的愁结凝得更深了:“王爷,这样做,是不是……” 

    池君墨打断了灵霄的话:“灵霄,你应该知道,只要能救烟儿,本王什么都不在乎。你只管去配置制作药人的药液便是,其余的不用你操心。还有,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是。” 


    心颜院已经被彻底封锁了起来,萧卿颜被扔在角房里之后,渐渐地感觉到了什么叫做真正的绝望。 

    绿翘哭得像个泪人一样,不住的说:“小姐,他们到底想把您怎么样啊?您可是丞相府的嫡长女,怎么能够受到这种待遇啊!小姐,他们该不会是想杀了您吧?” 

    萧卿颜冷哼,杀了她?池君墨才不会那么便宜她。他还要留着她解那个烟儿身上的毒呢。 

    虽然绿翘的哭声令萧卿颜心烦,可是在这孤冷的角房里,倒也算得上是一丝安慰。不知过了多久,角房忽然被人打开,池君墨的脸再次出现在萧卿颜眼前,“把她给本王带过来。” 

    萧倾颜的心里立即升起极其不好的预感,这渣男真的要把她做成药人! 


    池君墨撂下这句话就走了出去,两个小厮上来,架着她便往外走。 

    直到走出很远之后,她都还能听见身后的绿翘还在角房里面哭喊。 

    萧卿颜叹了一口气,她死不要紧,可是原主的仇就没办法报了,而那个叫绿翘的丫头说不定也会被连累。 


    这池君墨的良心是被狗给吞了吗? 

    萧卿颜被带到原先的卧房中,只见中间已经摆上了一个大木桶,在大桶的周围则摆了许多瓶瓶罐罐的东西。 

    灵霄正背对着她搅动木桶中的药液,咕咕的气泡从里面冒出来,绿色的液体看上去格外吓人。 

    萧卿颜忍不住退后两步,后背却递上抵上了池君墨的手。他把她向前一推,她的脚步便不由自主地向前走去。 

    池君墨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怎么样,药已经熬好了吗?” 

    灵霄停下来:“已经熬好了。这里面掺杂了十七种药材,至毒至烈,一定会将萧卿颜体内的血脉给激发出来的。” 

    池君墨极为满意地点头:“好,那么,就开始吧。”


 萧卿颜冷哼,杀了她?池君墨才不会那么便宜她。他还要留着她解那个烟儿身上的毒呢。 

    虽然绿翘的哭声令萧卿颜心烦,可是在这孤冷的角房里,倒也算得上是一丝安慰。不知过了多久,角房忽然被人打开,池君墨的脸再次出现在萧卿颜眼前,“把她给本王带过来。” 

    萧倾颜的心里立即升起极其不好的预感,这渣男真的要把她做成药人! 


    池君墨撂下这句话就走了出去,两个小厮上来,架着她便往外走。 

    直到走出很远之后,她都还能听见身后的绿翘还在角房里面哭喊。 

    萧卿颜叹了一口气,她死不要紧,可是原主的仇就没办法报了,而那个叫绿翘的丫头说不定也会被连累。 


    这池君墨的良心是被狗给吞了吗? 

    萧卿颜被带到原先的卧房中,只见中间已经摆上了一个大木桶,在大桶的周围则摆了许多瓶瓶罐罐的东西。 

    灵霄正背对着她搅动木桶中的药液,咕咕的气泡从里面冒出来,绿色的液体看上去格外吓人。 

    萧卿颜忍不住退后两步,后背却抵上了池君墨的手。他把她向前一推,她的脚步便不由自主地向前走去。 

    池君墨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怎么样,药已经熬好了吗?” 

    灵霄停下来:“已经熬好了。这里面掺杂了十七种药材,至毒至烈,一定会将萧卿颜体内的血脉给激发出来的。” 

    池君墨极为满意地点头:“好,那么,就开始吧。” 

    小厮推着萧卿颜一步步向那只翻滚着毒液的药桶走去,尽管她努力向后撤着身子,却还是离药桶越来越近。 


    难道她的命运就是被制成药人吗? 

    萧卿颜忍不住大喊起来:“喂!等等!等一下!” 


    尖锐的声音刺痛了池君墨的耳朵,他不耐的皱了皱眉,对手下说:“把她的嘴给本王堵住。” 

    两个小厮立刻拿了一团白布,萧卿颜更慌了:“不要!不要堵我的嘴!我说,我知道解毒的办法!” 


    池君墨抬起手,示意他们停下。 

    萧卿颜这才缓了一口气,苍白的脸色渐渐回血。她看了看灵霄和池君墨,知道此劫必定躲不过,只好说:“其实,我是真不知道解毒的办法……” 

    话音未落,池君墨眸光一紧,立刻抬手要把她扔到药桶里。 

    “但是!我虽然没有办法,或许我外祖家有办法!”萧卿颜慌张的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我外祖家是神医世家,想必解毒这种小事一定是手到擒来。你与其跟我在这里死磕,浪费我这一身神医血脉,还不如放了我,让我去求求外祖,说不定外祖看在我嫁入王府的份上,顺手就帮了这个忙呢?” 

    萧卿颜的话果然起到了点作用,池君墨沉吟再三,终于开口:“本王凭什么相信你,如果你跑了,可该如何?” 

    萧卿颜见池君墨的脸色仍然凝重,便知此事没有那么好糊弄过去,想了想正色道:“我知道你为了给那个烟儿解毒,什么事都能够做的出来。但是这世上有一个人,你总不能不顾忌。” 

    池君墨眯着眼睛盯着她:“谁?” 

    萧卿颜清了清嗓子:“皇上!丞相府和三王府这门亲,当初是经过皇上点头同意的。后天就是三朝回门的日子,如果到时萧家和我外祖家发现我有什么不对劲,惊动了皇上……王爷,你还能护得住你的烟儿吗?相反,如果你放了我,我可以当今晚的事情没有发生过,让我外祖好好给你的小宝贝解毒。反正我人也嫁给你了,又是皇上点头,我想赖也赖不掉了。” 

    硬着头皮说完这番话,萧卿颜紧张地盯着池君墨,观察着他脸上的表情。 

    灵霄忽然走上前一步,说道:“王爷,萧卿颜所言,也不无道理。在下虽然饱读古经,可是难免有疏漏之处。与那神医世家相比,自然有不及之处。何不就让他们给宋小姐看看呢?” 

    池君墨负手在房中来回踱步,清冷的月光从窗外洒在他光滑的额头上,更显得他眸若点漆,唇似朱血。 


    这男人帅是帅,可惜就是太变态了。 

    萧卿颜正在紧张的时候,池君墨忽然出声,吓得她一哆嗦。 

    “好!本王就答应你。不过,本王警告你最好不要耍什么花招!三朝回门之后,你需立即去你外祖处寻求解毒之法。否则,我会用我的办法给烟儿做解药!” 

    盯着池君墨狠厉的双眼,萧卿颜吞了下口水。她当着这种变态还敢耍花招,她不要命啦? 

    萧卿颜将求助的眼光看向在场唯一一个看上去还正常点的男人:“那个庸医,你能不能帮我把身上的绳子给解开。” 

    灵霄眉稍一皱,本不想管她,可见她满脸堆笑地望着他,又见池君墨并没有出声阻止,清了清嗓子走上去,解开了缠在她身上的帷幔。 

    刚解开束缚,萧卿颜立刻倒吸一口气,缓缓地将僵硬的胳膊从身后绕过来,揉着酸疼的地方,静静等待回血。 

    池君墨看都不看她一眼,便吩咐了众人离开了心颜院。 

    站在院子里,瞪着那男人离去的方向,萧卿颜总算是大舒了一口气。从一旁的角房中传来隐隐的呜咽声,萧卿颜想到绿翘还被关在那里,连忙跑过去推开门。 

    绿翘看见萧卿颜,惊喜地叫了声:“小姐!您……您没事吧?王爷他有把您怎么样吗?” 

    从这丫头的眼神中,萧卿颜体会到了她真真切切的关心。她连忙帮绿翘松绑,一边安慰她:“没事,他不敢把我们怎么样的。绿翘,你放心,我一定有法子治他!” 

    绿翘虽然十分担心,不过看到萧卿颜可以平安脱险的份上也只好点点头。 


    今夜总算是逃过一劫,萧卿颜挨着枕头便睡着了,一夜无梦。 

    “不!不要把我制成药人!不要!” 


    床幔里忽然传来一声凄厉的叫喊,绿翘听到房里的动静立刻冲了进来:“小姐!小姐,你没事吧!” 


    萧卿颜从床上突然坐起来,这才发现自己原来是做了一个梦。 


    梦里,有一个男人把她扔到了桶中,要把她制成药人。 

    萧卿颜稍一动弹,身上的伤痕顿时引得她龇牙咧嘴一阵。不,这不是梦,池君墨真的要把她给做成药人! 

    绿翘看到萧卿颜这副愣怔模样吓坏了:“小姐,您这是怎么了?” 

    萧卿颜深深地吸了几口气,拍着自己的胸膛说:“没事,我这是做了一个噩梦。” 

    她抬起头,忽然发现绿翘身边站着一个陌生的女子,女子跟萧卿颜福了一身:“小姐好,奴婢唤作如画,是今后留在您身边伺候您的人。” 

    “如画……” 


    萧卿颜点了点头,果然长得像画上的人。 

    如画和绿翘已经为她打好了洗脸水。萧卿颜从床上跳了下来,简单洗漱之后,坐在镜子前开始发呆。 

    王府派来伺候她的这个如画心思细腻,梳起头发来丝毫不必绿翘逊色。萧卿颜一边端详着镜中那张像她又不像她的脸,内心一阵阵后怕。 

    萧卿颜看了看一言不发给她梳头的如画,问道:“如画,我有些事情想要问你。” 


    如画垂下眼睛:“好啊,小姐,您有什么要问的?” 

    照例说她是八抬大轿嫁入王府的王妃,这小丫头却一口一个小姐地叫她,这其中必有蹊跷。 


    “如画,你可知道烟儿是谁?” 

    “烟儿?” 


    “对!”就是那个连面都没见过,却害的她差点丢了命的烟儿。 

    如画想了想说:“您是说宋小姐吧?奴婢也是刚从下面调进王府的丫鬟,对主子的事情并不是很了解,只知道小姐您问的这位宋小姐,似乎是王爷放在心尖儿上的人呢。” 

    呵,这一点,她倒是讨教过了。

未完待续……

 ↓↓未删节版内容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抢先看!


扫描二维码获取最新科技资讯
免责声明 | 图文吧网站所有信息采集搜狗微信平台,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联系QQ:807196
推荐公众号
  • 顾剑

    很潮的知心大叔、中国青少年流行文化研究者。

  • 花点时间

    每周一束鲜花,周六配送到家,或周一送达公司。为热爱生活的都市女性,提供全新生活方式体验。

  • 乐活记

    带你吃喝玩乐,享受生活的乐趣。美食 | 旅行 | 生活

  • 土巴兔装修家居

    ①【关注即送】价值2000元设计大礼包;②【1000000套家居效果图】总有一款让你心动;③美女设计师在线解答您的家装难题,教你2房变3房,搞大30㎡,快快关注吧!

  • WhatYouNeed

    这里是WhatYouNeed开始的地方,但以后也不会更新推送了。我们已经转移至新的阵地:“我要WhatYouNeed”。祝好。

最新更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