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显世态 文说天下 图文吧——最全的微信公众号/资讯聚合平台
首页/文摘/女人私处变黑遭老公嫌弃?竟被迫离婚.....

女人私处变黑遭老公嫌弃?竟被迫离婚.....

 

“不……不要……”大床上一波又一波的折磨令夏未落呼出来,额头上沁出细密的汗珠,她想要逃离男人的钳制,却发现根本无力可使。

 

“落落,落落,醒一醒。”做着噩梦的夏未落痛苦的在床上摇着头,被同房的舒若叫醒。她睁开眼看见舒若关心的眼神,一下子扑进舒若的怀抱:“小若,我刚才又做了那个噩梦。”

 

十个月前,夏未落为了能出国参加一次演出,答应妹妹,做了一件事,怀了孩子。

 

“别怕落落,那都过去了,你看小宝宝就快要出生啦,等你当了妈妈之后,注意力都放在孩子身上就再也不会做那个梦了。”舒若说完便低头看夏未落隆起来的肚子,孩子已经有九个月了,算起来预产期就在这几天。

 

“落落你这是产前忧郁症,这几天你一定要好好休息,这是为小家伙加油。据说孕妇在生产前身体不好,会难产的哦,那样会很痛。”舒若故意吓唬夏未落。

 

“小若你说的是真的?”果然,夏未落中招了,紧张起来。

 

她是最怕痛的了,十个月前的那件事一直变成噩梦刻在她的脑海里。

 

“当然是假的啦,小傻瓜。”舒若拥着夏未落一起躺下说:“我的干儿子这么听话,一定不会让你痛的。”

 

夏未落松出一口气,跟着舒若一起躺倒在床上,虽然得到舒若的安慰,但她始终放心不下,揪着身下的床单,并在心里祈祷:孩子,你一定要健健康康平平安安来到这个世界上,妈妈爱你。

 

夏家的大宅中,十个月之前。

 

“妈,你看,为什么那个贱|货可以拿到华耀天下的邀请函?”夏子茜将夏未落的邀请函捏在手中,心中满是愤懑。

 

她和夏未落同是夏家的孩子,偏偏夏未落什么都比她出色,她想要的,夏未落都先她一步得到!

 

沙发上赵诺宁有自己忧心的事,她画得精致的眉毛扭在一起,生气的把报纸扔到茶几上:“你还有心思关心未落?先看看你自己的事吧,你这个未婚夫真是让我头疼。”

 

说着,她便把白净的手支在额头上,好像头真的痛起来了的样子。

 

夏子茜心里也烦着,随意敷衍她母亲道:“沐煜祺那个人还不好搞定吗?妈,你先帮我搞定夏未落的事,我不想她出国,凭什么她先得到华耀天下的邀请函!”

 

说完她便坐到母亲的身边摇着母亲的手臂。

 

赵诺宁惦记着夏家的财产和夏子茜的未来,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平常装出来的那点儿高贵和淡雅此时荡然无存。她一喜,问:“什么办法?”

 

“你先帮我把夏未落的事儿压下来再说,未到十八岁的人出国非要父母同意,现在爸爸不在家你就是夏未落的监护人,你不要在同意书上签字。”

 

“妈,子茜,我回来了。”此时,夏子茜的话还未说完,夏未落便从学校回来。

 

她最后一堂课是舞蹈课,因为惦记着华耀天下的邀请函,练完舞连衣服也没来得及换便匆匆往家赶。此时,已经是大汗淋漓。

 

因着夏未落穿的是舞鞋,走在大理石的地面上便没有声音,各怀心思的赵诺宁和夏子茜在谈论自己的打算,更加没有注意到夏未落到家。

 

此时,两人都觉得夏未落把自己的话偷听去了,两人出奇一致的对夏未落的出现十分不爽,赵诺宁首先不悦起来,声音也大了:“走路都不出声音的吗?不知道这样很没有礼貌!”

 

“对不起妈,我下次不会了。”夏未落站在进门处,头低下来声音也小了,默了片刻她问:“妈,我的邀请函有没有寄到家里来?”

 

今天导师找她谈话,说是华耀天下在美国极其有名,舞者能被邀请参加这次的活动说明舞者自身很有实力,同时,也是被世界看好的。让夏未落好好把握,邀请函已寄往她的家里。

 

赵诺宁望一眼茶几上被夏子茜捏皱的邀请函,正要开口,夏子茜摇一下赵诺宁的手,同时给她使眼色。

 

知女莫若母,一个小小的眼神,赵诺宁便知女儿的心思,开口说:“还没呢。你先上去换一件衣服吧,这样很容易感冒。”

 

说完,她假装平静的把沙发上的一个抱枕搁到茶几上,压住夏未落的邀请函。

 

夏未落听见这话愣了一下,没想到赵诺宁关心自己。赵诺宁是夏未落的后妈,夏未落的妈妈过世之后,爸爸为了很好的照顾她,给她找了一位后妈。这位后妈在自己没有孩子的时候对未落很好,但有了孩子之后对未落很冷了,甚至有时候动手打。

 

此时,十多年未曾听见的关心话语,从后妈口中说出来,未落是感动的,她心里一暖,说道:“谢谢妈,我现在就上楼换衣服!”

 

说着,她便向楼上跑。经过茶几的时候,无意中看见上面搁着一个抱枕。后妈一向爱干净和整洁,东西不会乱放,抱枕怎么会在茶几上?

 

见着夏未落迟疑的望着茶几上的抱枕,夏子茜和赵诺宁心里都是一惊,以为她发现什么马脚,还是夏子茜反应快,急匆匆的吼道:“还不快去?是要让我们大家都等你吗?我回来已经半个小时了,快要饿死了!”

 

夏子茜是火爆脾气,夏未落是知道的。赶忙回过神道:“不好意思,我现在就去。对不起啊妹妹。”

 

夏未落说完便快步的朝楼上跑。一路上她的嘴角都是翘着的,妹妹虽然吼了她,但她还是高兴的。十五年来,妹妹从未邀请过她一起吃饭!还有后妈,今天关心她了。

 

这对夏未落来说是好事,她一直渴望和家人好好相处。

 

看着夏未落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口,夏子茜才松一口气,“妈,到你的房间去,我有事情跟你说。”

 

“好。”赵诺宁站起来。

 

夏子茜拿过抱枕下面的邀请函跟在赵诺宁的身后,不自觉又把那张邀请函捏紧,心里那个恨啊,恨不得夏未落就是她手中的邀请函,她便可以随意把夏未落揉搓。

 

两个人去到房间,赵诺宁便把房间门关上,神色紧张的说:“茜茜你是要跟我说沐煜祺的事吗?”

 

提起沐煜祺,赵诺宁的脸上就出现一股嫌弃。

 

夏子茜说:“嗯。”她把夏未落的邀请函递给赵诺宁说:“待会儿夏未落下来,你就把这个邀请函给她,但是你得提出一个条件,让她答应帮你办事,你便在出国申请上签字。”

 

“夏未落能帮我办事?”赵诺宁有些不懂女儿在想什么。

 

夏子茜说:“我和沐家的婚事,合同上面不是说了吗?除非有一方出|轨,做出对不起另一方的事,不然婚约是不会取消。而且,沐家给的定金也不用还给他们。”

 

提到定金的事儿,赵诺宁的心就缩了一下,那可是一笔很大的财产。当初沐煜祺跟夏子茜订婚她心里是高兴的,一来沐家有钱,给的定金也多,而来沐煜祺长得很帅,又会说话。但是没有想到他居然是一个花心的浪荡子!

 

“怎么让沐家心甘情愿的取消这门婚事?”赵诺宁扣紧双手。

 

夏子茜凑到赵诺宁耳边说了几句赵诺宁便眉开眼笑,抱住夏子茜在她的额头上亲着说:“我的好女儿,你真是聪明,我是怎么把你生出来的?”

 

听到赵诺宁的夸奖,夏子茜也很得意,但她更擅长哄人。她眯着眼睛说:“当然是我美丽大方又聪明的妈妈把我生出来的呀,不然我哪里有那么聪明?全是妈妈你的功劳。”

 

这话说得赵诺宁心里开了花儿似的高兴,更用力的在夏子茜的脸上亲了一下。

 

两个人激动之后,夏子茜说:“咱们出去吧,别让我的好姐姐久等了。”

 

一抹狡黠的笑出现在夏子茜的脸上。

 

夏未落洗完澡换过一身舒适的衣服下楼,便看见赵诺宁和夏子茜坐在沙发边上。赵诺宁的眉头拧着,有警告的意味,而夏子茜则羡慕的朝茶几上的什么伸手。

 

定睛看去,是一章淀紫色的邀请函。

 

“咚”的一下,夏未落的缩在一起。

 

————————————

 

“落落快过来,这是从美国寄来的邀请函,是你的。”赵诺宁看见夏未落愣在楼梯口,满脸笑容的朝夏未落喊。

 

夏未落的眼睛逐渐亮起来,快步跑到赵诺宁面前:“真的吗?我的邀请函到了?”

 

拿到手的时候,夏未落愣了一下。

 

赵诺宁看出她的小心思,自责的说:“都怪我不好,没有管教好下人,让她们造次了。这张邀请函我还不知道是你的,下人们收到了也不说,把它折腾得不像样子。”

 

轻轻巧巧的,赵诺宁便把错误推到佣人身上,撒谎连眼睛也没有眨一下。

 

夏未落见着邀请函到手,也未计较它是不是被折腾得皱巴巴,摇摇头说:“没关系,到手了就好。”

 

说着,她像爱惜宝贝一样把这张邀请函抱在怀里。

 

夏子茜不漏声色的“切”了一声,满眼都是鄙视和憎恨。但是下一秒她又笑起来说:“姐,我学校还有事,我先走了,午饭你和妈妈两个人吃。”

 

夏未落愣在那里。这是夏子茜第一次开口叫她姐。

 

“怎么,不喜欢我叫你姐吗?”夏子茜俏皮的一笑。

 

“不是不是,是——”夏未落还未说完,夏子茜便迫不及待的说:“好了我先走了,有事儿给我打电话。”

 

说着,她便迈开步子离开客厅,也不给夏未落说话的机会。其实,是她心里讨厌夏未落,不想听夏未落说的任何话。

 

夏子茜走了,夏未落还沉浸在突如其来的幸福当中。她真后悔今早起床的时候没有看太阳是不是打西边出来的,太多不可思议的事儿。

 

“落落别站着,快过来吃饭吧。”赵诺宁微笑着拉夏未落到餐桌边。

 

桌上,赵诺宁一直殷勤的给夏未落夹菜,这更让夏未落感动,甚至想哭。

 

十八年来她第一次体会母亲的关心,她一出生母亲便离世了,赵诺宁算是她的母亲。

 

曾经赵诺宁也对她凶过,但父亲说慈母出败儿,赵诺宁严格是对夏未落好,夏未落在心里从未恨过赵诺宁,但偶尔也期待赵诺宁能体贴关心一下自己。

 

现下,幸福来得太突然。

 

“落落,妈妈有件事需要你帮忙。”赵诺宁停下手中的筷子,期盼的看着夏未落。

 

“什么事?”夏未落迷惑。

 

赵诺宁叹一口气,然后说:“落落,这件事关系到你妹妹的幸福。”

 

夏未落更加疑惑,但心还是咯噔了一下:“妹妹的事?”

 

妹妹和她不算亲近,但她却一直很关心妹妹。她从小便希望妹妹和她亲密的相处,像别人家的孩子那样,妹妹粘着姐姐,姐姐保护妹妹。

 

现在听妈妈说妹妹有事儿,夏未落的责任感立刻涌上来。

 

“是的。”赵诺宁又叹一口气,一副头痛的样子:“你妹妹的未婚夫,沐煜祺不是个好东西。”

 

她痛心疾首的把一份报纸递给夏未落看。

 

夏未落接过报纸,发现报纸上娱乐版面大篇幅的刊登着某位富家子和模特有染的画面,还拍到他们亲吻拥抱。

 

“这是沐少爷?”夏未落十分惊讶。

 

“是啊,都怪妈妈瞎了眼,给你妹妹找这样一个人。”赵诺宁自责。

 

夏未落心里也不好受了,她放下报纸说:“不能和沐家退婚吗?”

 

当初夏子茜和沐家订婚她就觉得不妥,但是家里的事从来不让她插手,她更没有说话的权力。

 

“如果双方没有出轨做出对不起另一方的事,沐家是不会退婚的。”

 

“报纸上不是登了沐少爷和模特有染的吗?”夏未落气愤。

 

赵诺宁捏紧双手,对沐家无比憎恨:“沐家不承认,说是捕风捉影,记者抹黑沐煜祺!”

 

“太可恶了,沐家的人怎么可以这样?明摆着是耍赖!”夏未落愤愤不平。

 

赵诺宁忽然握住夏未落的手说:“落落这件事只有你能帮子茜,她是你的妹妹,你不能看着她遭遇不幸。”

 

“妈,我该怎么做?”单纯的夏未落就此落入赵诺宁和夏子茜设计的圈套里面。

 

赵诺宁激动不已,犹如遇到救星:“沐煜祺今晚会参加一个晚会,你装扮成成熟女性,勾引他和你上床,当然不是真的上床,你只需要拍到他和你暧昧的画面,那么这次沐家就再也没有理由了,人证物证都在!”

 

“沐家不会怀疑这是我们故意引他上钩的吗?”夏未落是夏子茜的姐姐,傻子也知道这是夏未落故意帮夏子茜脱离沐家而设的计!

 

“这个你别担心,到时候你去了美国沐家也不会找上你,而且,他们根本没有见过你。”赵诺宁自信满满,见着夏子茜沉默,又说夏未落是夏子茜的姐姐有义务要帮助夏子茜。

 

夏未落想想是这个道理,当下便答应赵诺宁的要求。她虽然没有参加什么晚会,但是舞蹈课上老师给她讲过,说是以后演出完之后总是要参加的,提前学习。

 

赵诺宁动作很快,只一个下午便帮夏未落打扮好,挑了一件非常适合她的白色鱼尾长裙。

 

因为学舞蹈,夏未落的身材很好,加上一米六八的身高,这样打扮完全看不出她还是一个未毕业的高中生。连站在一边的赵诺宁都在羡慕夏未落的身材。

 

站在夜色会所的门前,夏未落是有些忐忑的,但她想到妹妹的幸福自己也有责任,便放下了那点儿扭捏,很自然的走进宴会大厅。

 

宴会大厅很气派,里面很多人,西装气派的男士搭着腰肢妖娆的女子说话,音乐缓缓流淌在他们之中,穿着整齐的服务生态度端庄的端着酒盘在人流中送酒,夏未落顺手就端过一杯酒。

 

据说,酒能给人打气。她不自觉的就喝下了一杯,走到人群中,搜索母亲说的人物。

 

沐煜祺她没有见过,报纸上也把他的脸部马赛克了,但是母亲说沐煜祺喜欢白色的衣服,夏未落穿着白色的衣服沐煜祺自然会找过来。

 

不知不觉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还未有人过来找夏未落,夏未落不禁有些焦急,这样便忘了自己已经喝了多少酒,视线渐渐不清,就在她感觉两腿酸软的时候,模糊的看见一位穿着藏蓝色的燕尾西装的男士朝自己走来,那个人的长相她看不清楚,只觉得他很高,眼睛很黑,头发如墨。

 

“沐——”夏未落还未说出口,人便朝下倒去,那男子很快伸出手接住她。

 

“该死。”穆天承看着面前的女人倒下,伸手便把她接住。

 

若不是那女人在倒下的时候叫着他的名字,他不会无聊到随便接哪一个女人。

 

但是接住那女人之后,更糟糕的事情来了,他发现手指触摸到女人温软的腰之后,心中便动了情。

 

“少爷?”一位穿着工整的燕尾服西装的人躬身站到男人身边。

 

“马上替我开一间房。”穆天承皱着眉,英俊的眉眼之中全是他的忍耐和压抑。

 

二十多年来他的身体第一次有这种不受控制的感觉。

 

随从很懂穆天承的意思,立刻应道:“是。”

 

穆天承弯下腰,不费吹飞之力便把抱在手上。身体更多的接触到女人之后,穆天承身上的血液流得更快,好像有火在里面游走一下,是胀痛的。

 

他的动作并未引起大厅里其它人的好奇,此时灯光幽暗,大厅里面已经有几对人夸张的抱在一起亲吻,更有甚者把女方的腿大幅度的架在他的腰上。这样的画面,激得穆天承更痛。

 

“该死。”他不满的再次发表自己的意见。

 

“少爷,这是房卡。”侍从办事很快,在穆天承刚走出宴会大门的时候便把一章幽蓝色的卡交到穆天承面前。

 

穆天承一只手接过房卡,随从很懂他心的帮他把电梯门打开。此时电梯正好到一楼,穆天承跨过长腿便迈进电梯。

 

很快他来到自己预定的房间,将怀中该死的女人扔到床上......

由于篇幅原因,更多精彩内容请长按下方二维码扫码识别即可继续阅读


扫描二维码获取最新科技资讯
免责声明 | 图文吧网站所有信息采集搜狗微信平台,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联系QQ:807196
推荐公众号
  • 廉价机票

    不是做广告的,也不是卖票的!只是在网上到处爬各类便宜机票信息并分享给爱旅游的同学。微信号: lianjiajipiao , 欢迎扩散

  • 开窍

    用奇葩的思维闲扯世界,还有逻辑笑话和思维趣题,原创文字互动游戏,非专业大众思维休闲娱乐频道 Could not think of? Time to turn

  • Finer果缘

    James.Big扯淡的地儿,希望帮助你提高逼格的同时,优雅地逆袭。

  • 材料先生

    「吉林银行对公授信客户经理,辛星」互联网从业人士已转型金融领域,注重互联网思维培养,研究金融风险及职场管理,所分享的文字均营养、解渴、有料、指路。

  • 陕西人在北京

    “陕西人在北京”网站是在热心于公益事业的在京陕西乡党共同努力下创办的。它是所有在北京陕西人的网络家园和荣耀!

最新更新
string(86060) "
首页/文摘/女人私处变黑遭老公嫌弃?竟被迫离婚.....

女人私处变黑遭老公嫌弃?竟被迫离婚.....

 

“不……不要……”大床上一波又一波的折磨令夏未落呼出来,额头上沁出细密的汗珠,她想要逃离男人的钳制,却发现根本无力可使。

 

“落落,落落,醒一醒。”做着噩梦的夏未落痛苦的在床上摇着头,被同房的舒若叫醒。她睁开眼看见舒若关心的眼神,一下子扑进舒若的怀抱:“小若,我刚才又做了那个噩梦。”

 

十个月前,夏未落为了能出国参加一次演出,答应妹妹,做了一件事,怀了孩子。

 

“别怕落落,那都过去了,你看小宝宝就快要出生啦,等你当了妈妈之后,注意力都放在孩子身上就再也不会做那个梦了。”舒若说完便低头看夏未落隆起来的肚子,孩子已经有九个月了,算起来预产期就在这几天。

 

“落落你这是产前忧郁症,这几天你一定要好好休息,这是为小家伙加油。据说孕妇在生产前身体不好,会难产的哦,那样会很痛。”舒若故意吓唬夏未落。

 

“小若你说的是真的?”果然,夏未落中招了,紧张起来。

 

她是最怕痛的了,十个月前的那件事一直变成噩梦刻在她的脑海里。

 

“当然是假的啦,小傻瓜。”舒若拥着夏未落一起躺下说:“我的干儿子这么听话,一定不会让你痛的。”

 

夏未落松出一口气,跟着舒若一起躺倒在床上,虽然得到舒若的安慰,但她始终放心不下,揪着身下的床单,并在心里祈祷:孩子,你一定要健健康康平平安安来到这个世界上,妈妈爱你。

 

夏家的大宅中,十个月之前。

 

“妈,你看,为什么那个贱|货可以拿到华耀天下的邀请函?”夏子茜将夏未落的邀请函捏在手中,心中满是愤懑。

 

她和夏未落同是夏家的孩子,偏偏夏未落什么都比她出色,她想要的,夏未落都先她一步得到!

 

沙发上赵诺宁有自己忧心的事,她画得精致的眉毛扭在一起,生气的把报纸扔到茶几上:“你还有心思关心未落?先看看你自己的事吧,你这个未婚夫真是让我头疼。”

 

说着,她便把白净的手支在额头上,好像头真的痛起来了的样子。

 

夏子茜心里也烦着,随意敷衍她母亲道:“沐煜祺那个人还不好搞定吗?妈,你先帮我搞定夏未落的事,我不想她出国,凭什么她先得到华耀天下的邀请函!”

 

说完她便坐到母亲的身边摇着母亲的手臂。

 

赵诺宁惦记着夏家的财产和夏子茜的未来,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平常装出来的那点儿高贵和淡雅此时荡然无存。她一喜,问:“什么办法?”

 

“你先帮我把夏未落的事儿压下来再说,未到十八岁的人出国非要父母同意,现在爸爸不在家你就是夏未落的监护人,你不要在同意书上签字。”

 

“妈,子茜,我回来了。”此时,夏子茜的话还未说完,夏未落便从学校回来。

 

她最后一堂课是舞蹈课,因为惦记着华耀天下的邀请函,练完舞连衣服也没来得及换便匆匆往家赶。此时,已经是大汗淋漓。

 

因着夏未落穿的是舞鞋,走在大理石的地面上便没有声音,各怀心思的赵诺宁和夏子茜在谈论自己的打算,更加没有注意到夏未落到家。

 

此时,两人都觉得夏未落把自己的话偷听去了,两人出奇一致的对夏未落的出现十分不爽,赵诺宁首先不悦起来,声音也大了:“走路都不出声音的吗?不知道这样很没有礼貌!”

 

“对不起妈,我下次不会了。”夏未落站在进门处,头低下来声音也小了,默了片刻她问:“妈,我的邀请函有没有寄到家里来?”

 

今天导师找她谈话,说是华耀天下在美国极其有名,舞者能被邀请参加这次的活动说明舞者自身很有实力,同时,也是被世界看好的。让夏未落好好把握,邀请函已寄往她的家里。

 

赵诺宁望一眼茶几上被夏子茜捏皱的邀请函,正要开口,夏子茜摇一下赵诺宁的手,同时给她使眼色。

 

知女莫若母,一个小小的眼神,赵诺宁便知女儿的心思,开口说:“还没呢。你先上去换一件衣服吧,这样很容易感冒。”

 

说完,她假装平静的把沙发上的一个抱枕搁到茶几上,压住夏未落的邀请函。

 

夏未落听见这话愣了一下,没想到赵诺宁关心自己。赵诺宁是夏未落的后妈,夏未落的妈妈过世之后,爸爸为了很好的照顾她,给她找了一位后妈。这位后妈在自己没有孩子的时候对未落很好,但有了孩子之后对未落很冷了,甚至有时候动手打。

 

此时,十多年未曾听见的关心话语,从后妈口中说出来,未落是感动的,她心里一暖,说道:“谢谢妈,我现在就上楼换衣服!”

 

说着,她便向楼上跑。经过茶几的时候,无意中看见上面搁着一个抱枕。后妈一向爱干净和整洁,东西不会乱放,抱枕怎么会在茶几上?

 

见着夏未落迟疑的望着茶几上的抱枕,夏子茜和赵诺宁心里都是一惊,以为她发现什么马脚,还是夏子茜反应快,急匆匆的吼道:“还不快去?是要让我们大家都等你吗?我回来已经半个小时了,快要饿死了!”

 

夏子茜是火爆脾气,夏未落是知道的。赶忙回过神道:“不好意思,我现在就去。对不起啊妹妹。”

 

夏未落说完便快步的朝楼上跑。一路上她的嘴角都是翘着的,妹妹虽然吼了她,但她还是高兴的。十五年来,妹妹从未邀请过她一起吃饭!还有后妈,今天关心她了。

 

这对夏未落来说是好事,她一直渴望和家人好好相处。

 

看着夏未落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口,夏子茜才松一口气,“妈,到你的房间去,我有事情跟你说。”

 

“好。”赵诺宁站起来。

 

夏子茜拿过抱枕下面的邀请函跟在赵诺宁的身后,不自觉又把那张邀请函捏紧,心里那个恨啊,恨不得夏未落就是她手中的邀请函,她便可以随意把夏未落揉搓。

 

两个人去到房间,赵诺宁便把房间门关上,神色紧张的说:“茜茜你是要跟我说沐煜祺的事吗?”

 

提起沐煜祺,赵诺宁的脸上就出现一股嫌弃。

 

夏子茜说:“嗯。”她把夏未落的邀请函递给赵诺宁说:“待会儿夏未落下来,你就把这个邀请函给她,但是你得提出一个条件,让她答应帮你办事,你便在出国申请上签字。”

 

“夏未落能帮我办事?”赵诺宁有些不懂女儿在想什么。

 

夏子茜说:“我和沐家的婚事,合同上面不是说了吗?除非有一方出|轨,做出对不起另一方的事,不然婚约是不会取消。而且,沐家给的定金也不用还给他们。”

 

提到定金的事儿,赵诺宁的心就缩了一下,那可是一笔很大的财产。当初沐煜祺跟夏子茜订婚她心里是高兴的,一来沐家有钱,给的定金也多,而来沐煜祺长得很帅,又会说话。但是没有想到他居然是一个花心的浪荡子!

 

“怎么让沐家心甘情愿的取消这门婚事?”赵诺宁扣紧双手。

 

夏子茜凑到赵诺宁耳边说了几句赵诺宁便眉开眼笑,抱住夏子茜在她的额头上亲着说:“我的好女儿,你真是聪明,我是怎么把你生出来的?”

 

听到赵诺宁的夸奖,夏子茜也很得意,但她更擅长哄人。她眯着眼睛说:“当然是我美丽大方又聪明的妈妈把我生出来的呀,不然我哪里有那么聪明?全是妈妈你的功劳。”

 

这话说得赵诺宁心里开了花儿似的高兴,更用力的在夏子茜的脸上亲了一下。

 

两个人激动之后,夏子茜说:“咱们出去吧,别让我的好姐姐久等了。”

 

一抹狡黠的笑出现在夏子茜的脸上。

 

夏未落洗完澡换过一身舒适的衣服下楼,便看见赵诺宁和夏子茜坐在沙发边上。赵诺宁的眉头拧着,有警告的意味,而夏子茜则羡慕的朝茶几上的什么伸手。

 

定睛看去,是一章淀紫色的邀请函。

 

“咚”的一下,夏未落的缩在一起。

 

————————————

 

“落落快过来,这是从美国寄来的邀请函,是你的。”赵诺宁看见夏未落愣在楼梯口,满脸笑容的朝夏未落喊。

 

夏未落的眼睛逐渐亮起来,快步跑到赵诺宁面前:“真的吗?我的邀请函到了?”

 

拿到手的时候,夏未落愣了一下。

 

赵诺宁看出她的小心思,自责的说:“都怪我不好,没有管教好下人,让她们造次了。这张邀请函我还不知道是你的,下人们收到了也不说,把它折腾得不像样子。”

 

轻轻巧巧的,赵诺宁便把错误推到佣人身上,撒谎连眼睛也没有眨一下。

 

夏未落见着邀请函到手,也未计较它是不是被折腾得皱巴巴,摇摇头说:“没关系,到手了就好。”

 

说着,她像爱惜宝贝一样把这张邀请函抱在怀里。

 

夏子茜不漏声色的“切”了一声,满眼都是鄙视和憎恨。但是下一秒她又笑起来说:“姐,我学校还有事,我先走了,午饭你和妈妈两个人吃。”

 

夏未落愣在那里。这是夏子茜第一次开口叫她姐。

 

“怎么,不喜欢我叫你姐吗?”夏子茜俏皮的一笑。

 

“不是不是,是——”夏未落还未说完,夏子茜便迫不及待的说:“好了我先走了,有事儿给我打电话。”

 

说着,她便迈开步子离开客厅,也不给夏未落说话的机会。其实,是她心里讨厌夏未落,不想听夏未落说的任何话。

 

夏子茜走了,夏未落还沉浸在突如其来的幸福当中。她真后悔今早起床的时候没有看太阳是不是打西边出来的,太多不可思议的事儿。

 

“落落别站着,快过来吃饭吧。”赵诺宁微笑着拉夏未落到餐桌边。

 

桌上,赵诺宁一直殷勤的给夏未落夹菜,这更让夏未落感动,甚至想哭。

 

十八年来她第一次体会母亲的关心,她一出生母亲便离世了,赵诺宁算是她的母亲。

 

曾经赵诺宁也对她凶过,但父亲说慈母出败儿,赵诺宁严格是对夏未落好,夏未落在心里从未恨过赵诺宁,但偶尔也期待赵诺宁能体贴关心一下自己。

 

现下,幸福来得太突然。

 

“落落,妈妈有件事需要你帮忙。”赵诺宁停下手中的筷子,期盼的看着夏未落。

 

“什么事?”夏未落迷惑。

 

赵诺宁叹一口气,然后说:“落落,这件事关系到你妹妹的幸福。”

 

夏未落更加疑惑,但心还是咯噔了一下:“妹妹的事?”

 

妹妹和她不算亲近,但她却一直很关心妹妹。她从小便希望妹妹和她亲密的相处,像别人家的孩子那样,妹妹粘着姐姐,姐姐保护妹妹。

 

现在听妈妈说妹妹有事儿,夏未落的责任感立刻涌上来。

 

“是的。”赵诺宁又叹一口气,一副头痛的样子:“你妹妹的未婚夫,沐煜祺不是个好东西。”

 

她痛心疾首的把一份报纸递给夏未落看。

 

夏未落接过报纸,发现报纸上娱乐版面大篇幅的刊登着某位富家子和模特有染的画面,还拍到他们亲吻拥抱。

 

“这是沐少爷?”夏未落十分惊讶。

 

“是啊,都怪妈妈瞎了眼,给你妹妹找这样一个人。”赵诺宁自责。

 

夏未落心里也不好受了,她放下报纸说:“不能和沐家退婚吗?”

 

当初夏子茜和沐家订婚她就觉得不妥,但是家里的事从来不让她插手,她更没有说话的权力。

 

“如果双方没有出轨做出对不起另一方的事,沐家是不会退婚的。”

 

“报纸上不是登了沐少爷和模特有染的吗?”夏未落气愤。

 

赵诺宁捏紧双手,对沐家无比憎恨:“沐家不承认,说是捕风捉影,记者抹黑沐煜祺!”

 

“太可恶了,沐家的人怎么可以这样?明摆着是耍赖!”夏未落愤愤不平。

 

赵诺宁忽然握住夏未落的手说:“落落这件事只有你能帮子茜,她是你的妹妹,你不能看着她遭遇不幸。”

 

“妈,我该怎么做?”单纯的夏未落就此落入赵诺宁和夏子茜设计的圈套里面。

 

赵诺宁激动不已,犹如遇到救星:“沐煜祺今晚会参加一个晚会,你装扮成成熟女性,勾引他和你上床,当然不是真的上床,你只需要拍到他和你暧昧的画面,那么这次沐家就再也没有理由了,人证物证都在!”

 

“沐家不会怀疑这是我们故意引他上钩的吗?”夏未落是夏子茜的姐姐,傻子也知道这是夏未落故意帮夏子茜脱离沐家而设的计!

 

“这个你别担心,到时候你去了美国沐家也不会找上你,而且,他们根本没有见过你。”赵诺宁自信满满,见着夏子茜沉默,又说夏未落是夏子茜的姐姐有义务要帮助夏子茜。

 

夏未落想想是这个道理,当下便答应赵诺宁的要求。她虽然没有参加什么晚会,但是舞蹈课上老师给她讲过,说是以后演出完之后总是要参加的,提前学习。

 

赵诺宁动作很快,只一个下午便帮夏未落打扮好,挑了一件非常适合她的白色鱼尾长裙。

 

因为学舞蹈,夏未落的身材很好,加上一米六八的身高,这样打扮完全看不出她还是一个未毕业的高中生。连站在一边的赵诺宁都在羡慕夏未落的身材。

 

站在夜色会所的门前,夏未落是有些忐忑的,但她想到妹妹的幸福自己也有责任,便放下了那点儿扭捏,很自然的走进宴会大厅。

 

宴会大厅很气派,里面很多人,西装气派的男士搭着腰肢妖娆的女子说话,音乐缓缓流淌在他们之中,穿着整齐的服务生态度端庄的端着酒盘在人流中送酒,夏未落顺手就端过一杯酒。

 

据说,酒能给人打气。她不自觉的就喝下了一杯,走到人群中,搜索母亲说的人物。

 

沐煜祺她没有见过,报纸上也把他的脸部马赛克了,但是母亲说沐煜祺喜欢白色的衣服,夏未落穿着白色的衣服沐煜祺自然会找过来。

 

不知不觉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还未有人过来找夏未落,夏未落不禁有些焦急,这样便忘了自己已经喝了多少酒,视线渐渐不清,就在她感觉两腿酸软的时候,模糊的看见一位穿着藏蓝色的燕尾西装的男士朝自己走来,那个人的长相她看不清楚,只觉得他很高,眼睛很黑,头发如墨。

 

“沐——”夏未落还未说出口,人便朝下倒去,那男子很快伸出手接住她。

 

“该死。”穆天承看着面前的女人倒下,伸手便把她接住。

 

若不是那女人在倒下的时候叫着他的名字,他不会无聊到随便接哪一个女人。

 

但是接住那女人之后,更糟糕的事情来了,他发现手指触摸到女人温软的腰之后,心中便动了情。

 

“少爷?”一位穿着工整的燕尾服西装的人躬身站到男人身边。

 

“马上替我开一间房。”穆天承皱着眉,英俊的眉眼之中全是他的忍耐和压抑。

 

二十多年来他的身体第一次有这种不受控制的感觉。

 

随从很懂穆天承的意思,立刻应道:“是。”

 

穆天承弯下腰,不费吹飞之力便把抱在手上。身体更多的接触到女人之后,穆天承身上的血液流得更快,好像有火在里面游走一下,是胀痛的。

 

他的动作并未引起大厅里其它人的好奇,此时灯光幽暗,大厅里面已经有几对人夸张的抱在一起亲吻,更有甚者把女方的腿大幅度的架在他的腰上。这样的画面,激得穆天承更痛。

 

“该死。”他不满的再次发表自己的意见。

 

“少爷,这是房卡。”侍从办事很快,在穆天承刚走出宴会大门的时候便把一章幽蓝色的卡交到穆天承面前。

 

穆天承一只手接过房卡,随从很懂他心的帮他把电梯门打开。此时电梯正好到一楼,穆天承跨过长腿便迈进电梯。

 

很快他来到自己预定的房间,将怀中该死的女人扔到床上......

由于篇幅原因,更多精彩内容请长按下方二维码扫码识别即可继续阅读


扫描二维码获取最新科技资讯
免责声明 | 图文吧网站所有信息采集搜狗微信平台,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联系QQ:807196
推荐公众号
  • 廉价机票

    不是做广告的,也不是卖票的!只是在网上到处爬各类便宜机票信息并分享给爱旅游的同学。微信号: lianjiajipiao , 欢迎扩散

  • 开窍

    用奇葩的思维闲扯世界,还有逻辑笑话和思维趣题,原创文字互动游戏,非专业大众思维休闲娱乐频道 Could not think of? Time to turn

  • Finer果缘

    James.Big扯淡的地儿,希望帮助你提高逼格的同时,优雅地逆袭。

  • 材料先生

    「吉林银行对公授信客户经理,辛星」互联网从业人士已转型金融领域,注重互联网思维培养,研究金融风险及职场管理,所分享的文字均营养、解渴、有料、指路。

  • 陕西人在北京

    “陕西人在北京”网站是在热心于公益事业的在京陕西乡党共同努力下创办的。它是所有在北京陕西人的网络家园和荣耀!

最新更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