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显世态 文说天下 图文吧——最全的微信公众号/资讯聚合平台
首页/情感/如何快速撩妹,99%的人都不知道

如何快速撩妹,99%的人都不知道

第1章 :极品小护士

人要是点背的时候,喝凉水都塞牙。

在洛杉矶唐人街打拼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有了点儿盼头,梁浩就被老头子的一句话给刺激了,让他回华夏国,跟华海市的叶家大小姐完婚。这不是扯淡吗?自己跟敏儿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就连看大门的王瞎子都看得出来,真不明白老头子又是哪根筋搭错弦了。

更让梁浩不解的是,敏儿竟然也没有要反对的意思。你说这算是哪门子事情,难道说还有女人喜欢自己的男人红杏出墙的?他的那两个兄弟,陆寇、唐小花都跟着起哄,最好是他这辈子再也别回去了。看那意思,他不回去,他们就有机会泡到了敏儿似的。

连一面都没有见过,万一那叶家大小姐长得极度影响市容,他这辈子的清白名誉就全都毁了。这婚事怎么都不能结!等到了华海市,找到叶家的大小姐,立即就将这门婚事给退掉,拍拍屁~股走人。

对了,还要在脸上抹点锅底灰,要是叶家大小姐见自己长的又帅气又有气质,死乞白赖的非要嫁给自己,就什么都完了。

唯一让梁浩感到欣慰的,是他的旁边座位坐着一个美女,看上去,她也就是二十来岁的样子,身材高挑,肌肤雪白,更为惹火的是她竟然戴着护士帽,身着粉色的护士服,里面是小翻领的白色衬衣,腰身细柔,两条修长的美~腿上裹着透明的丝~袜,绝对给人一种强烈的视觉冲击。

还是头一次在飞机上看到有人穿护士装,梁浩都有些怀疑,这丫头是不是喜欢跟男人玩角色扮演游戏。

“看什么看?没看过美女呀?”那小护士嚼着口香糖,转头白了梁浩一眼。

“哦?美女吗?”梁浩反问了一声,眼睛瞄着她扁平的身前,淡笑道:“你没有看我,又怎么知道我在看你呢。”

女人都是有避讳的,这小护士对自身的条件还是相当满意的,可就是……就是胸小了点,木瓜汤没少喝,还是没看到有什么鼓起的迹象。往日里,谁要是叫上她一声太平公主或者是飞机场,她能立即拿刀跟人拼命。

她瞪着眼眸,叫道:“你往哪儿看呢?信不信我将你的眼珠子挖出来。”

梁浩淡笑道:“我是想让空姐给我拿杯饮料,这样不犯法吧?”

“你少得意,小心噎死你。”

“要是真的噎死我,化成了厉鬼,我半夜就去爬你家窗户。”

明知道梁浩是在吓唬自己,可她最怕的就是鬼,吓得没敢再吭声。

从洛杉矶飞到华海市,要十几个小时的时间,又是经济舱。自从听老头子说要他去娶了叶家大小姐,梁浩就没怎么睡好过。将椅背往后调了调,梁浩将报纸盖在了脸上,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迷迷蒙蒙间,他就感到有人捅他的胳膊,睁开眼睛,那美女笑嘻嘻道:“嗨,你好,咱们能挨着也算是一种缘份。我叫做叶子萱,认识你很高兴。”

梁浩“哦”了一声,点点头。

又过了有两分钟,叶子萱又将迷糊中的梁浩给捅醒了,笑道:“帅哥,还没有请教你的尊姓大名呢?你戴的这个戒指很漂亮,能不能给我看看?”

莫非这丫头是想泡自己?想想也是,谁让自己长的这么帅呢。可惜了,自己是名草有主,只能是辜负她的一片痴心了,但愿她不会哭鼻子。

梁浩怜悯地看了她一眼,轻轻抚摸食指上戴着的一枚蓝色戒指,看不出是什么材质,里面仿似有着水波纹在流动着,淡淡道:“小姐,我叫梁浩。”

叶子萱撇着小~嘴道:“人家都告诉你叫叶子萱了,不是什么小姐,你可以叫我叶子,也可以叫我萱萱。”



第2章 :一枝梨花压海棠



“你也姓叶?”梁浩这才有些反应过来,莫非是自己跟姓叶的有仇?走到哪儿都能跟姓叶的人扯上关系。

“什么叫也姓叶?难道你认识姓叶的别的女人吗?”

“没……我就是想问问,你怎么乘坐飞机还穿着护士装呀?”

“这你就不懂了吧?”叶子萱挺着小胸脯,手指了指坐在前面的两个人,然后又指了指自己,颇有些洋洋自得的道:“你应该看报纸了吧?洛杉矶前两天有个国际医学方面的学术研讨会,咱们华夏国去了三人,而我就是其中之一。怎么样?牛吧?”

“你?护士?去参加国际医学方面的学术研讨会?”梁浩一连抛出了三个问号,看着叶子萱的眼神中满是疑惑。

本以为会被夸两句的,叶子萱瞪了眼梁浩,哼道:“嗨,你什么意思呀?护士怎么了,难道就不能去参加学术研讨会?”

“能,当然能参加了。”梁浩连忙答应着,小声嘀咕道:“唉,这年头,处处都有潜规则……”

“你才被潜了呢。”叶子萱的耳朵还挺灵的,在梁浩的软肋上狠狠地拧了一把,直看到他疼得呲牙咧嘴了,才算是心满意足地松开了手。

坐在二人前面的是一个两鬓斑白的老人,和一个相貌英俊的青年。

听到叶子萱跟梁浩打情骂俏的,那青年转过头来,横了眼梁浩,陪笑道:“萱萱,你还是跟张副院长换个座位吧,我这儿有大包吃的。”

叶子萱对那个青年不怎么感冒,皱眉道:“骆俊哲,你有吃的,拿给我不就行了?干嘛非要我跟你坐在一起?真是的。”

骆俊哲面色微变,还是将一袋零食递到了叶子萱的手中。既然没法儿说动叶子萱,他自然就将目光落到了梁浩的身上,很是洒脱的笑道:“刚才我听到你们的对话了,这位梁兄真是风流倜傥,一表人才,一枝梨花压海棠……”

叶子萱撕开了一袋零食,让梁浩吃,梁浩也没有客气,边吃着边微笑道:“骆俊哲是吧,你是想泡萱萱吗?她要是对你有好感,就不会跟我坐在一起了。你要是想花钱收买我,想让我跟你换位置,我看你还是省省吧。我不干!”

“呃……”骆俊哲一怔,没有想到梁浩竟然看穿了他的心思,还回答得这么干脆。

真像是梁浩说的那样,叶子萱对骆俊哲非但没有什么好感,还有些厌恶。在来之前,她也不知道医院会派骆俊哲一起过来,早知道这样,她才懒得去出国呢。对于骆俊哲的吃瘪,叶子萱是看在眼中,乐在心中,反手搂住了梁浩的胳膊,嘻嘻笑道:“浩哥,还是你最有男人味儿了,咱们是一见钟情。”

哪有白被人利用的道理?这有多吃亏。

梁浩快速在叶子萱的脸蛋亲了一口,笑道:“对了,我们就是一见钟情。骆俊哲,我敢亲,你敢亲吗?”

叶子萱一愣,没有想到梁浩会占她的便宜,要不是骆俊哲看着,她非发飙不可。

敢亲吗?真是不敢亲,尽管这是骆俊哲想了很久的事情。他的脸都涨成了猪肝色,内心怒火翻滚,强挤出来几丝笑意,笑道:“那我真是应该恭喜两位了。”

转过身子,骆俊哲是打定了主意。这是在飞机上,不能把梁浩怎么样,等到了华海市,非让他连本带利都还回来不可。还有叶子萱,给脸不要脸,这样的女人,就休怪他用些手段了。

这一路上,骆俊哲跟梁浩、叶子萱还是有说有笑的,不过,那眼神中时不时流露出来的寒光,还是丝毫不差地落入了梁浩的眼中。对这个,梁浩耸动着肩膀,只要他不招惹自己,自己也没有必要非踩上两脚,谁让咱是良民呢。



第3章 :你流口水了



终于到了华海市,飞机也缓缓地降落了。

看了眼靠在自己的肩膀上,还在熟睡中的叶子萱,梁浩轻唤了两声。谁想到,这丫头睡得太沉,还是没有什么反应。这双修长大腿实在是太诱人了,梁浩打了个哈欠,很是自然地将手放到了她的大~腿上。见叶子萱微蹙着秀眉,眼睫毛微微颤抖着,他忙用力在大~腿上抓了两把。

“啊~~~”太用力了,叶子萱禁不住失声尖叫。

刚刚梦到一个贼拉帅气地、骑着白马的王子,脚踩祥云,手捧着一束鲜花来向她求婚,就这么被打断了。又见到梁浩趁着自己睡着,来揩油,叶子萱都有了种想要拿刀砍人的冲动,美眸瞪着梁浩,大吼道:“臭小子,你不想活了是吧?”

周围人的目光都集中了过来,梁浩小声道:“你湿~了。”

“你才湿~了呢。”

“咳咳,别误会,我是说你弄~湿~了我的衣服。”

瞟了眼梁浩的肩膀上湿的一小块,叶子萱哼道:“你肩膀湿~了,关我什么事?啊?不会是我……我流的?”

梁浩点点头,递过去一块纸巾,反问道:“那你说呢?”

叶子萱忙擦了擦嘴,脸蛋腾下就红了。真是糗大了,咋能干出这样丢人的事情呢?叶子萱看了眼在整理着皮包,脸色铁青的骆俊哲,大声道:“骆俊哲,你怎么回事?都到华海市了,你怎么不叫我?”

纵是有满腔怒火,骆俊哲也不好对叶子萱发作,忙道:“我是见你睡得香,打算等会儿再叫你。是吧?张副院长。”

骆俊哲的老爹骆臣德是华海市卫生局的局长,张祺瑞自然不敢得罪,笑道:“萱萱,骆医生是想叫你了,是我没让他这么做,你要怪就怪张叔好了。”

叶子萱瞪了骆俊哲一眼,站起身子,嘻嘻笑道:“浩哥,我在华海市第一人民医院上班,你有时间一定要来找我玩呀。”

想要看一个女人漂不漂亮,首先看的就是她的大~腿,然后是腰,胸,最后才是脸蛋。叶子萱挺直了身子,这一双美~腿真的很修长,很笔直,绝对能让男人产生一种强烈的征服感。

梁浩微笑着点点头,一直看着叶子萱、骆俊哲等人都坐上车走了,这才点燃一根烟,叼在嘴上。有些年没有回国了,梁浩用力地呼吸了几口空气,憋闷在心头的烦躁好像是舒畅了不少。

从裤兜中掏出那张皱皱巴巴的纸条:环湖路二十八号--叶九州。

这就是叶家的地址了,也不差那一会儿了,梁浩没打算立即就过去。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总要找个地方先休息一下,饱餐一顿,明天再去叶家也不迟。买了张明天回洛杉矶的机票,梁浩这才叫了辆出租车,直奔市区。

对于住的地方,梁浩倒是不怎么在乎。不过,好不容易回国了一趟,总要尝尝具有华海市地方特色的小吃。在小吃一条街的附近找了家宾馆住下,梁浩先舒服地泡了个热水澡,胡乱吃了点东西,然后倒在床~上就睡。等到他醒来的时候,都已经是晚上九点多钟了,这正是夜市最为繁华、喧闹的时刻。

小吃一条街的街道不是很宽,两边都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小摊位,油炸、水煮、麻辣烫、撒尿牛丸、小笼灌汤包、担担面、糊粉汤、煎饺、年糕等等几十种小吃,全国各地稍微有点儿名气的美食,几乎都汇集于此。

走在街道中,酸辣、油烟、肉~香等等各种味道混杂在一起,不住地飘入人的鼻子中。本来就已经饥肠辘辘的梁浩,一闻起来,更是垂涎欲滴,口水不住地往肚子里面咽。两边都是拥挤的人群,不时地看到有几个光着膀子,脚踩着凳子,边喝着酒边划拳的男人,气氛相当热闹。



第4章 :放开我妹子



在一家烧烤摊,梁浩找了个位置坐下,点了羊肉串、鱿鱼、牛板筋、鸡腿、鸭脖、韭菜等等,还有几瓶冰镇啤酒,满满登登的一大桌。将这些一股脑的都放到了烧烤架上,受到炭火的烘烤,再涂抹上烧烤料、孜然粉、辣椒末,没多大会儿工夫,空气中就弥漫出来了诱人的肉~香味儿。

肉也都渐渐地变黄,油渍滴落到炭火上,发出嗞啦嗞啦的声音,带出来一股烟雾,让炭火灼烧得更是激烈。望着这些烧烤着的食物,梁浩更是食欲大振,连筷子也没用,就这么一手抓着啤酒,一手抓着肉串,左右开弓,大口地吞吃了起来。

味道还真不错,这是在唐人街绝对没法儿吃到的东西。

吃完烧烤,梁浩又在小吃街转了转,直怨肚子装不了那么多,要不然真应该每样都尝一尝。等到夜市上的人已经散得差不多了,看了看时间,都已经是凌晨时分了,梁浩笑了笑,转身往宾馆的方向走。

街道上已经没有什么行人了,梁浩点燃一根烟叼在嘴上,刚刚吸两口,从远处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个青年拽着一个瘦弱的小姑娘,两个人跌跌撞撞地跑着,后面追着十几个黑衣人。在快要到梁浩面前的时候,后面一黑衣人甩手丢过来一个砖头,砸在了那青年的后背上,他一个踉跄,摔倒在了地上。

“臭小子,常爷看上了你妹子,是你的荣幸,你还真不知道天高地厚。”一个留着胡须的中年人走过来,对着那青年爆踹了两脚,其余人都围拢了上来,跟着又踢又踹的。

又两个黑衣人上来抓那小姑娘,小姑娘竟然挣脱了,疯一般地扑过去,喊叫着:“你们不要打我哥哥,我愿意去陪常爷了。”

“这才像话嘛……”两个人上来扣住了那小姑娘的手臂,那中年人手指轻捏着小姑娘的下颚,龌龊地笑道:“果然是有几分姿色,常爷看上你,是你的造化……”

“放开我妹子。”那青年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力气,竟然在众人的包围中蹿跳起来,直接将那中年人给撞到一边,用力地推了下那小姑娘,喊道:“小妹,你赶紧跑,快。”

这青年已经全身都是鲜血,但他浑然不顾,用瘦弱的身躯挡住了这些黑衣人,给那小姑娘逃跑争取时间。可他身上已经受了重伤,又哪里是这些人的对手,打倒了几个人后,还是被那中年人飞起一脚踹在了小腹上,整个人跌坐在地上。还没等他爬起来,这些人都扑上去,踢踹得更是用力了。

被那青年推了一下,那小姑娘踉踉跄跄往前跑了两步,直接扑入了梁浩的怀中。

她就像是抓到了救命的稻草,抱着梁浩的胳膊,哀求道:“大哥,求你救救我大哥吧,他会被他们打死的。”

梁浩叼着烟,脸上无喜无忧,没有任何表情。

这本身就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强者欺负弱者,哪里都看得到。要是遇到这样的事情,他就要伸手来管一管,那他就不用干别的什么事情了。他是人,不是救世主。警察是干什么吃的?蛇有蛇道,鬼有鬼道,没法儿存活下来的人,自然要被社会给淘汰掉。

轻轻挣脱那小姑娘的手臂,梁浩没有丝毫的犹豫,转身就走。

“站住,想就这么走了?”两个黑衣人上来抓~住了那小姑娘,又一人冲着梁浩喊了一声。

“这是你们的事情,不关我的事。”梁浩连头都没有回,继续往前走。

今天爆踹得这么痛快,那黑衣人觉得自己就是蜘蛛侠、蝙蝠侠、钢铁侠的化身了,英勇的不得了,骂道:“你~妈的,喊你没听着呀?莫非你他~妈~的是聋子……”



第5章 :小插曲



“你是在骂我吗?”梁浩停下脚步,还是没有回头。

“奶奶的,骂你又怎么样?我还想揍你呢。”那黑衣人叫嚣着,惹得其他人都跟着哄笑了起来。

梁浩缓缓转过头,冷声道:“跟我道歉,我就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什么?哈哈~~~”一愣,这些黑衣人都哈哈大笑了起来,还有这样的冷笑话。

那黑衣人咧嘴笑道:“你给老子跪下来磕三个响头,老子就放过你……”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感到眼前一花,紧接着就是小~腿一阵剧痛,直接瘫倒在地上,抱着小~腿惨叫起来。一脚,就将那黑衣人的小~腿给踢断了,梁浩对着他的身体又踹了两脚,拍拍手掌,淡淡道:“本来是不关我什么事的,可你实在是不该骂我。”

这种将人致残的事情,梁浩干起来是那么的自然,就像是吃饭、睡觉一样简单稀松平常。那是生命,不是草芥。这些黑衣人一阵头皮发麻,彻底被震慑住了。

那留着胡须的中年人脸色凝重,皱眉道:“兄弟是哪条线上的朋友?是陈家、孟家、朱家、西门家的人?我叫胡万山,是四海帮常爷的人,兄弟这样做也未免太狠了点吧。”

梁浩淡淡道:“常爷是谁?没听过。”

这绝对是实话,别说是常爷了,就算是胡万山刚才说的什么陈爷、朱家、西门家的人,梁浩也一样没有听说过。可落在胡万山的耳中就不是那么回事了,这分明是对常爷的一种侮辱。

胡万山阴沉着脸,一字一顿道:“兄弟也太张狂了吧?竟然敢污蔑常爷,他打断咱们兄弟一条腿,也把他的一条腿给留下。”

那十几个黑衣人早就按捺不住了,呼啸着向梁浩扑了过来。唉,这年头装叉的人就是多,有活路不走,偏偏要自寻死路,自己又能有什么办法?梁浩叹息了一声,身体不退反进,如鬼魅般扑入人群中。

冲在最前面的黑衣人刚刚举起拳头,还没等打出去,肩膀就被梁浩给扣住了,只是这么一晃再一拽,他的整只臂膀就被卸了下来。紧接着,梁浩又扑向了另外一人。梁浩的动作太快了,或劈、或钻、或崩、或炮、或横,这十几个黑衣人都没来得及形成合围之势,就被梁浩一脚踢断腿,一拳打折肋骨,躺在地上呻~吟声不止。

等到胡万山冲到梁浩的面前,身边的人已经一个不剩。

这一幕,看得那对兄妹目瞪口呆,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眼前的这个身材消瘦,面孔清秀,头发微有些凌~乱的青年身手会这么干净利落。那小姑娘连忙从口袋中掏出手绢,帮着哥哥擦拭身上的血水,却没敢离开。要是有练拳的内行人看到,也势必会震惊不已,这可是正宗的形意五行拳,而且梁浩攻击的部位,都是人体最脆弱的地方。

好死还不如赖活着呢,胡万山也知道,他要是再这么冲上去,就算是将梁浩给打趴下了,也没有人给他颁发英雄功勋章,还不如见好就收算了。

拱拱手,胡万山声色俱厉地道:“是我们不开面儿,得罪了兄弟,我在这儿给您赔不是了。”

梁浩叼着烟,嘴角微微上~翘,淡淡道:“你刚才说是要打断我的一条腿?”

“我……我那是随口说说,哪能真打呢?”胡万山吓得一激灵,连忙道:“看兄弟英俊潇洒、气宇轩昂、一枝梨花压海棠……敢问一声兄弟尊姓大名,等我回去跟常爷说声,请兄弟喝酒赔罪。”

“我长的有多帅我自己知道,不用你在这儿说实话。”梁浩甩了甩头发,随口道:“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也不能不给面子,你把自己的腿打断一条,我就放过你算了。至于我的名字?我看还是算了吧,知道了我名字,好准备怎么收拾我?我可没傻到那样的程度。”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


扫描二维码获取最新科技资讯
免责声明 | 图文吧网站所有信息采集搜狗微信平台,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联系QQ:807196
推荐公众号
  • 知心

    《知心》—— 没有人比我更懂你。

  • 爆漫画

    睡不着的时候,要看爆漫画哦

  • 音乐美文精选

    每天为你精选优美的音乐和精彩的美图美文,让音乐,美图和美文常伴你左右,让你的生活从此不再单调!

  • 灵魂有香气的女子

    成长比成功更重要,和我们一起关注自己、肯定自己、投资自己、活出自己,筱懿和妍妍为你准备有意思的女性原创文章,让我们成为彼此的好闺蜜。

  • 张德芬

    来自腾讯微博认证资料:张德芬,华语世界首席心灵畅销作家,著有《遇见未知的自己》,并译有《新世界——灵性的觉醒》、《亲密关系——通往灵魂的桥梁》。 @张德芬

最新更新
string(112813) "
首页/情感/如何快速撩妹,99%的人都不知道

如何快速撩妹,99%的人都不知道

第1章 :极品小护士

人要是点背的时候,喝凉水都塞牙。

在洛杉矶唐人街打拼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有了点儿盼头,梁浩就被老头子的一句话给刺激了,让他回华夏国,跟华海市的叶家大小姐完婚。这不是扯淡吗?自己跟敏儿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就连看大门的王瞎子都看得出来,真不明白老头子又是哪根筋搭错弦了。

更让梁浩不解的是,敏儿竟然也没有要反对的意思。你说这算是哪门子事情,难道说还有女人喜欢自己的男人红杏出墙的?他的那两个兄弟,陆寇、唐小花都跟着起哄,最好是他这辈子再也别回去了。看那意思,他不回去,他们就有机会泡到了敏儿似的。

连一面都没有见过,万一那叶家大小姐长得极度影响市容,他这辈子的清白名誉就全都毁了。这婚事怎么都不能结!等到了华海市,找到叶家的大小姐,立即就将这门婚事给退掉,拍拍屁~股走人。

对了,还要在脸上抹点锅底灰,要是叶家大小姐见自己长的又帅气又有气质,死乞白赖的非要嫁给自己,就什么都完了。

唯一让梁浩感到欣慰的,是他的旁边座位坐着一个美女,看上去,她也就是二十来岁的样子,身材高挑,肌肤雪白,更为惹火的是她竟然戴着护士帽,身着粉色的护士服,里面是小翻领的白色衬衣,腰身细柔,两条修长的美~腿上裹着透明的丝~袜,绝对给人一种强烈的视觉冲击。

还是头一次在飞机上看到有人穿护士装,梁浩都有些怀疑,这丫头是不是喜欢跟男人玩角色扮演游戏。

“看什么看?没看过美女呀?”那小护士嚼着口香糖,转头白了梁浩一眼。

“哦?美女吗?”梁浩反问了一声,眼睛瞄着她扁平的身前,淡笑道:“你没有看我,又怎么知道我在看你呢。”

女人都是有避讳的,这小护士对自身的条件还是相当满意的,可就是……就是胸小了点,木瓜汤没少喝,还是没看到有什么鼓起的迹象。往日里,谁要是叫上她一声太平公主或者是飞机场,她能立即拿刀跟人拼命。

她瞪着眼眸,叫道:“你往哪儿看呢?信不信我将你的眼珠子挖出来。”

梁浩淡笑道:“我是想让空姐给我拿杯饮料,这样不犯法吧?”

“你少得意,小心噎死你。”

“要是真的噎死我,化成了厉鬼,我半夜就去爬你家窗户。”

明知道梁浩是在吓唬自己,可她最怕的就是鬼,吓得没敢再吭声。

从洛杉矶飞到华海市,要十几个小时的时间,又是经济舱。自从听老头子说要他去娶了叶家大小姐,梁浩就没怎么睡好过。将椅背往后调了调,梁浩将报纸盖在了脸上,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迷迷蒙蒙间,他就感到有人捅他的胳膊,睁开眼睛,那美女笑嘻嘻道:“嗨,你好,咱们能挨着也算是一种缘份。我叫做叶子萱,认识你很高兴。”

梁浩“哦”了一声,点点头。

又过了有两分钟,叶子萱又将迷糊中的梁浩给捅醒了,笑道:“帅哥,还没有请教你的尊姓大名呢?你戴的这个戒指很漂亮,能不能给我看看?”

莫非这丫头是想泡自己?想想也是,谁让自己长的这么帅呢。可惜了,自己是名草有主,只能是辜负她的一片痴心了,但愿她不会哭鼻子。

梁浩怜悯地看了她一眼,轻轻抚摸食指上戴着的一枚蓝色戒指,看不出是什么材质,里面仿似有着水波纹在流动着,淡淡道:“小姐,我叫梁浩。”

叶子萱撇着小~嘴道:“人家都告诉你叫叶子萱了,不是什么小姐,你可以叫我叶子,也可以叫我萱萱。”



第2章 :一枝梨花压海棠



“你也姓叶?”梁浩这才有些反应过来,莫非是自己跟姓叶的有仇?走到哪儿都能跟姓叶的人扯上关系。

“什么叫也姓叶?难道你认识姓叶的别的女人吗?”

“没……我就是想问问,你怎么乘坐飞机还穿着护士装呀?”

“这你就不懂了吧?”叶子萱挺着小胸脯,手指了指坐在前面的两个人,然后又指了指自己,颇有些洋洋自得的道:“你应该看报纸了吧?洛杉矶前两天有个国际医学方面的学术研讨会,咱们华夏国去了三人,而我就是其中之一。怎么样?牛吧?”

“你?护士?去参加国际医学方面的学术研讨会?”梁浩一连抛出了三个问号,看着叶子萱的眼神中满是疑惑。

本以为会被夸两句的,叶子萱瞪了眼梁浩,哼道:“嗨,你什么意思呀?护士怎么了,难道就不能去参加学术研讨会?”

“能,当然能参加了。”梁浩连忙答应着,小声嘀咕道:“唉,这年头,处处都有潜规则……”

“你才被潜了呢。”叶子萱的耳朵还挺灵的,在梁浩的软肋上狠狠地拧了一把,直看到他疼得呲牙咧嘴了,才算是心满意足地松开了手。

坐在二人前面的是一个两鬓斑白的老人,和一个相貌英俊的青年。

听到叶子萱跟梁浩打情骂俏的,那青年转过头来,横了眼梁浩,陪笑道:“萱萱,你还是跟张副院长换个座位吧,我这儿有大包吃的。”

叶子萱对那个青年不怎么感冒,皱眉道:“骆俊哲,你有吃的,拿给我不就行了?干嘛非要我跟你坐在一起?真是的。”

骆俊哲面色微变,还是将一袋零食递到了叶子萱的手中。既然没法儿说动叶子萱,他自然就将目光落到了梁浩的身上,很是洒脱的笑道:“刚才我听到你们的对话了,这位梁兄真是风流倜傥,一表人才,一枝梨花压海棠……”

叶子萱撕开了一袋零食,让梁浩吃,梁浩也没有客气,边吃着边微笑道:“骆俊哲是吧,你是想泡萱萱吗?她要是对你有好感,就不会跟我坐在一起了。你要是想花钱收买我,想让我跟你换位置,我看你还是省省吧。我不干!”

“呃……”骆俊哲一怔,没有想到梁浩竟然看穿了他的心思,还回答得这么干脆。

真像是梁浩说的那样,叶子萱对骆俊哲非但没有什么好感,还有些厌恶。在来之前,她也不知道医院会派骆俊哲一起过来,早知道这样,她才懒得去出国呢。对于骆俊哲的吃瘪,叶子萱是看在眼中,乐在心中,反手搂住了梁浩的胳膊,嘻嘻笑道:“浩哥,还是你最有男人味儿了,咱们是一见钟情。”

哪有白被人利用的道理?这有多吃亏。

梁浩快速在叶子萱的脸蛋亲了一口,笑道:“对了,我们就是一见钟情。骆俊哲,我敢亲,你敢亲吗?”

叶子萱一愣,没有想到梁浩会占她的便宜,要不是骆俊哲看着,她非发飙不可。

敢亲吗?真是不敢亲,尽管这是骆俊哲想了很久的事情。他的脸都涨成了猪肝色,内心怒火翻滚,强挤出来几丝笑意,笑道:“那我真是应该恭喜两位了。”

转过身子,骆俊哲是打定了主意。这是在飞机上,不能把梁浩怎么样,等到了华海市,非让他连本带利都还回来不可。还有叶子萱,给脸不要脸,这样的女人,就休怪他用些手段了。

这一路上,骆俊哲跟梁浩、叶子萱还是有说有笑的,不过,那眼神中时不时流露出来的寒光,还是丝毫不差地落入了梁浩的眼中。对这个,梁浩耸动着肩膀,只要他不招惹自己,自己也没有必要非踩上两脚,谁让咱是良民呢。



第3章 :你流口水了



终于到了华海市,飞机也缓缓地降落了。

看了眼靠在自己的肩膀上,还在熟睡中的叶子萱,梁浩轻唤了两声。谁想到,这丫头睡得太沉,还是没有什么反应。这双修长大腿实在是太诱人了,梁浩打了个哈欠,很是自然地将手放到了她的大~腿上。见叶子萱微蹙着秀眉,眼睫毛微微颤抖着,他忙用力在大~腿上抓了两把。

“啊~~~”太用力了,叶子萱禁不住失声尖叫。

刚刚梦到一个贼拉帅气地、骑着白马的王子,脚踩祥云,手捧着一束鲜花来向她求婚,就这么被打断了。又见到梁浩趁着自己睡着,来揩油,叶子萱都有了种想要拿刀砍人的冲动,美眸瞪着梁浩,大吼道:“臭小子,你不想活了是吧?”

周围人的目光都集中了过来,梁浩小声道:“你湿~了。”

“你才湿~了呢。”

“咳咳,别误会,我是说你弄~湿~了我的衣服。”

瞟了眼梁浩的肩膀上湿的一小块,叶子萱哼道:“你肩膀湿~了,关我什么事?啊?不会是我……我流的?”

梁浩点点头,递过去一块纸巾,反问道:“那你说呢?”

叶子萱忙擦了擦嘴,脸蛋腾下就红了。真是糗大了,咋能干出这样丢人的事情呢?叶子萱看了眼在整理着皮包,脸色铁青的骆俊哲,大声道:“骆俊哲,你怎么回事?都到华海市了,你怎么不叫我?”

纵是有满腔怒火,骆俊哲也不好对叶子萱发作,忙道:“我是见你睡得香,打算等会儿再叫你。是吧?张副院长。”

骆俊哲的老爹骆臣德是华海市卫生局的局长,张祺瑞自然不敢得罪,笑道:“萱萱,骆医生是想叫你了,是我没让他这么做,你要怪就怪张叔好了。”

叶子萱瞪了骆俊哲一眼,站起身子,嘻嘻笑道:“浩哥,我在华海市第一人民医院上班,你有时间一定要来找我玩呀。”

想要看一个女人漂不漂亮,首先看的就是她的大~腿,然后是腰,胸,最后才是脸蛋。叶子萱挺直了身子,这一双美~腿真的很修长,很笔直,绝对能让男人产生一种强烈的征服感。

梁浩微笑着点点头,一直看着叶子萱、骆俊哲等人都坐上车走了,这才点燃一根烟,叼在嘴上。有些年没有回国了,梁浩用力地呼吸了几口空气,憋闷在心头的烦躁好像是舒畅了不少。

从裤兜中掏出那张皱皱巴巴的纸条:环湖路二十八号--叶九州。

这就是叶家的地址了,也不差那一会儿了,梁浩没打算立即就过去。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总要找个地方先休息一下,饱餐一顿,明天再去叶家也不迟。买了张明天回洛杉矶的机票,梁浩这才叫了辆出租车,直奔市区。

对于住的地方,梁浩倒是不怎么在乎。不过,好不容易回国了一趟,总要尝尝具有华海市地方特色的小吃。在小吃一条街的附近找了家宾馆住下,梁浩先舒服地泡了个热水澡,胡乱吃了点东西,然后倒在床~上就睡。等到他醒来的时候,都已经是晚上九点多钟了,这正是夜市最为繁华、喧闹的时刻。

小吃一条街的街道不是很宽,两边都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小摊位,油炸、水煮、麻辣烫、撒尿牛丸、小笼灌汤包、担担面、糊粉汤、煎饺、年糕等等几十种小吃,全国各地稍微有点儿名气的美食,几乎都汇集于此。

走在街道中,酸辣、油烟、肉~香等等各种味道混杂在一起,不住地飘入人的鼻子中。本来就已经饥肠辘辘的梁浩,一闻起来,更是垂涎欲滴,口水不住地往肚子里面咽。两边都是拥挤的人群,不时地看到有几个光着膀子,脚踩着凳子,边喝着酒边划拳的男人,气氛相当热闹。



第4章 :放开我妹子



在一家烧烤摊,梁浩找了个位置坐下,点了羊肉串、鱿鱼、牛板筋、鸡腿、鸭脖、韭菜等等,还有几瓶冰镇啤酒,满满登登的一大桌。将这些一股脑的都放到了烧烤架上,受到炭火的烘烤,再涂抹上烧烤料、孜然粉、辣椒末,没多大会儿工夫,空气中就弥漫出来了诱人的肉~香味儿。

肉也都渐渐地变黄,油渍滴落到炭火上,发出嗞啦嗞啦的声音,带出来一股烟雾,让炭火灼烧得更是激烈。望着这些烧烤着的食物,梁浩更是食欲大振,连筷子也没用,就这么一手抓着啤酒,一手抓着肉串,左右开弓,大口地吞吃了起来。

味道还真不错,这是在唐人街绝对没法儿吃到的东西。

吃完烧烤,梁浩又在小吃街转了转,直怨肚子装不了那么多,要不然真应该每样都尝一尝。等到夜市上的人已经散得差不多了,看了看时间,都已经是凌晨时分了,梁浩笑了笑,转身往宾馆的方向走。

街道上已经没有什么行人了,梁浩点燃一根烟叼在嘴上,刚刚吸两口,从远处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个青年拽着一个瘦弱的小姑娘,两个人跌跌撞撞地跑着,后面追着十几个黑衣人。在快要到梁浩面前的时候,后面一黑衣人甩手丢过来一个砖头,砸在了那青年的后背上,他一个踉跄,摔倒在了地上。

“臭小子,常爷看上了你妹子,是你的荣幸,你还真不知道天高地厚。”一个留着胡须的中年人走过来,对着那青年爆踹了两脚,其余人都围拢了上来,跟着又踢又踹的。

又两个黑衣人上来抓那小姑娘,小姑娘竟然挣脱了,疯一般地扑过去,喊叫着:“你们不要打我哥哥,我愿意去陪常爷了。”

“这才像话嘛……”两个人上来扣住了那小姑娘的手臂,那中年人手指轻捏着小姑娘的下颚,龌龊地笑道:“果然是有几分姿色,常爷看上你,是你的造化……”

“放开我妹子。”那青年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力气,竟然在众人的包围中蹿跳起来,直接将那中年人给撞到一边,用力地推了下那小姑娘,喊道:“小妹,你赶紧跑,快。”

这青年已经全身都是鲜血,但他浑然不顾,用瘦弱的身躯挡住了这些黑衣人,给那小姑娘逃跑争取时间。可他身上已经受了重伤,又哪里是这些人的对手,打倒了几个人后,还是被那中年人飞起一脚踹在了小腹上,整个人跌坐在地上。还没等他爬起来,这些人都扑上去,踢踹得更是用力了。

被那青年推了一下,那小姑娘踉踉跄跄往前跑了两步,直接扑入了梁浩的怀中。

她就像是抓到了救命的稻草,抱着梁浩的胳膊,哀求道:“大哥,求你救救我大哥吧,他会被他们打死的。”

梁浩叼着烟,脸上无喜无忧,没有任何表情。

这本身就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强者欺负弱者,哪里都看得到。要是遇到这样的事情,他就要伸手来管一管,那他就不用干别的什么事情了。他是人,不是救世主。警察是干什么吃的?蛇有蛇道,鬼有鬼道,没法儿存活下来的人,自然要被社会给淘汰掉。

轻轻挣脱那小姑娘的手臂,梁浩没有丝毫的犹豫,转身就走。

“站住,想就这么走了?”两个黑衣人上来抓~住了那小姑娘,又一人冲着梁浩喊了一声。

“这是你们的事情,不关我的事。”梁浩连头都没有回,继续往前走。

今天爆踹得这么痛快,那黑衣人觉得自己就是蜘蛛侠、蝙蝠侠、钢铁侠的化身了,英勇的不得了,骂道:“你~妈的,喊你没听着呀?莫非你他~妈~的是聋子……”



第5章 :小插曲



“你是在骂我吗?”梁浩停下脚步,还是没有回头。

“奶奶的,骂你又怎么样?我还想揍你呢。”那黑衣人叫嚣着,惹得其他人都跟着哄笑了起来。

梁浩缓缓转过头,冷声道:“跟我道歉,我就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什么?哈哈~~~”一愣,这些黑衣人都哈哈大笑了起来,还有这样的冷笑话。

那黑衣人咧嘴笑道:“你给老子跪下来磕三个响头,老子就放过你……”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感到眼前一花,紧接着就是小~腿一阵剧痛,直接瘫倒在地上,抱着小~腿惨叫起来。一脚,就将那黑衣人的小~腿给踢断了,梁浩对着他的身体又踹了两脚,拍拍手掌,淡淡道:“本来是不关我什么事的,可你实在是不该骂我。”

这种将人致残的事情,梁浩干起来是那么的自然,就像是吃饭、睡觉一样简单稀松平常。那是生命,不是草芥。这些黑衣人一阵头皮发麻,彻底被震慑住了。

那留着胡须的中年人脸色凝重,皱眉道:“兄弟是哪条线上的朋友?是陈家、孟家、朱家、西门家的人?我叫胡万山,是四海帮常爷的人,兄弟这样做也未免太狠了点吧。”

梁浩淡淡道:“常爷是谁?没听过。”

这绝对是实话,别说是常爷了,就算是胡万山刚才说的什么陈爷、朱家、西门家的人,梁浩也一样没有听说过。可落在胡万山的耳中就不是那么回事了,这分明是对常爷的一种侮辱。

胡万山阴沉着脸,一字一顿道:“兄弟也太张狂了吧?竟然敢污蔑常爷,他打断咱们兄弟一条腿,也把他的一条腿给留下。”

那十几个黑衣人早就按捺不住了,呼啸着向梁浩扑了过来。唉,这年头装叉的人就是多,有活路不走,偏偏要自寻死路,自己又能有什么办法?梁浩叹息了一声,身体不退反进,如鬼魅般扑入人群中。

冲在最前面的黑衣人刚刚举起拳头,还没等打出去,肩膀就被梁浩给扣住了,只是这么一晃再一拽,他的整只臂膀就被卸了下来。紧接着,梁浩又扑向了另外一人。梁浩的动作太快了,或劈、或钻、或崩、或炮、或横,这十几个黑衣人都没来得及形成合围之势,就被梁浩一脚踢断腿,一拳打折肋骨,躺在地上呻~吟声不止。

等到胡万山冲到梁浩的面前,身边的人已经一个不剩。

这一幕,看得那对兄妹目瞪口呆,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眼前的这个身材消瘦,面孔清秀,头发微有些凌~乱的青年身手会这么干净利落。那小姑娘连忙从口袋中掏出手绢,帮着哥哥擦拭身上的血水,却没敢离开。要是有练拳的内行人看到,也势必会震惊不已,这可是正宗的形意五行拳,而且梁浩攻击的部位,都是人体最脆弱的地方。

好死还不如赖活着呢,胡万山也知道,他要是再这么冲上去,就算是将梁浩给打趴下了,也没有人给他颁发英雄功勋章,还不如见好就收算了。

拱拱手,胡万山声色俱厉地道:“是我们不开面儿,得罪了兄弟,我在这儿给您赔不是了。”

梁浩叼着烟,嘴角微微上~翘,淡淡道:“你刚才说是要打断我的一条腿?”

“我……我那是随口说说,哪能真打呢?”胡万山吓得一激灵,连忙道:“看兄弟英俊潇洒、气宇轩昂、一枝梨花压海棠……敢问一声兄弟尊姓大名,等我回去跟常爷说声,请兄弟喝酒赔罪。”

“我长的有多帅我自己知道,不用你在这儿说实话。”梁浩甩了甩头发,随口道:“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也不能不给面子,你把自己的腿打断一条,我就放过你算了。至于我的名字?我看还是算了吧,知道了我名字,好准备怎么收拾我?我可没傻到那样的程度。”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


扫描二维码获取最新科技资讯
免责声明 | 图文吧网站所有信息采集搜狗微信平台,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联系QQ:807196
推荐公众号
  • 知心

    《知心》—— 没有人比我更懂你。

  • 爆漫画

    睡不着的时候,要看爆漫画哦

  • 音乐美文精选

    每天为你精选优美的音乐和精彩的美图美文,让音乐,美图和美文常伴你左右,让你的生活从此不再单调!

  • 灵魂有香气的女子

    成长比成功更重要,和我们一起关注自己、肯定自己、投资自己、活出自己,筱懿和妍妍为你准备有意思的女性原创文章,让我们成为彼此的好闺蜜。

  • 张德芬

    来自腾讯微博认证资料:张德芬,华语世界首席心灵畅销作家,著有《遇见未知的自己》,并译有《新世界——灵性的觉醒》、《亲密关系——通往灵魂的桥梁》。 @张德芬

最新更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