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显世态 文说天下 图文吧——最全的微信公众号/资讯聚合平台
首页/民生/结婚那晚,我拼命喊停,老公却还是不管不顾

结婚那晚,我拼命喊停,老公却还是不管不顾

点上面   看下一条

“啊!皇甫烈,你混蛋!”

    慕如一紧咬着唇,一张小脸已经变得惨白,双手死死把住车门,不让自己被那个恶魔抱上车去。

    皇甫烈大手轻轻一拂,那两只小手便与车门彻底脱离联系,随着“啊”的一声惊叫,慕如一整个人,被丢进了加长宾利车内。

    一切怎么会变成这样,她不过是要想让他在大众面前丢脸的,可是……皇甫烈这个混蛋,欺负她的男友也就算了,现在他居然敢……众目睽睽之下,把自己强带上房车!

    不会的不会的,他不敢,他一定不敢!

    “皇甫烈!外面正在做公益活动,有那么多人看着!而且……而且你如果做了,那就是犯罪,你……你最好放了我!”慕如一瑟缩着身子,明显的胆怯,却倔强的和男人对视。

    “小东西,用得着你提醒么?难道我不知道外面有那么多人看着?犯罪,呵呵,大家都是你情我愿的,你说哪家警察会管呢!”说完,他的嘴角挑起几分邪意的笑容,有点意思。

    很久没有尝过这种刺激的游戏了,这次……看看她全身上下一副有料的样子,既然主动送上门,他又怎么会拒绝。

    皇甫烈眸子里,射出狠戾的光来,牢牢锁定车上的小女人,将领带一扯,不由分说俯下身过来。

    慕如一小手紧握成拳,雨点般落在男人的胸前,却被男人一手擒住反举到头顶,动弹不得。

    想抬脚踢,却被男人牢牢的压住,哪里抬得起来。

    “嗯……”不由得嘴里溢出一声长长的抗议声。

    慕如一焦急万分,在大学里学了那么多防狼招数,关键时刻怎么一招都用不上呢?这男人似乎早就摸透了她的心理,总会是在她下一步动作之前提前控制住她。

    这个小东西,火爆得很,倒是别有一番风情,和他见过的女人,大有不同。

    皇甫烈眸中闪过一丝异样的光,随即心底的火焰被迅速点燃。

    这火爆女,来这种场合闹事?公然拆他的台,她勾引人的方式,还真是别出心裁!而且,他很喜欢她的这种方式,感觉还真不赖。

    穿的长裙?那么更好!

    “不!求你……”

    再倔强的她,这时候也倔强不起来,她哀求起来。她从一开始就想错了,她以为他会顾及面子,她以为不敢做出格的事情,可是……他简直就不是人,正常人怎么能想到他要做什么?

    而男人哪里听得进她的话,这样剧烈的挣扎,只是挑拨起他愈加浓烈的情绪。

    那种痛楚让她根本无法发出声音,顿时泪流满面……

    对于小女人,竟不由得震颤一下,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阅人无数的他,怎么会有这样奇怪的感觉?

    他愣神一瞬,却抑制不内心出闸的猛兽。

    “女人,真能装!”

    皇甫烈不经意的瞥了一眼,那是……嫣红的痕迹?心中一凛,这女人,还真的是……“乖……”皇甫烈的声音,低沉黯哑,渐渐温柔起来。

    而慕如一在稍稍缓和,怎么甘心如此受辱!

    “皇……皇甫烈,你……你放开我,我可以当什么事情都没……没有发生!”

    

    慕如一紧紧抿着唇,一张小脸,此时也透着出几分惨白。

    她是来找这个男人为男友说情的,请他给男友一条生路的,怎么会,把自己都赔上了?

    跟男友恋爱三年,都没有和男友这样深层次的进展,而遇到这个男人,就这么样被他给直接放倒,不由分说吃抹干净了?

    慕如一剧烈挣扎,而只限于身体被男人压制住,还能闹出多大的动静来?

    “你这个变态,皇甫烈你这个……这个大渣男,你有多缺女人,见了女人就控制不住!”

    无济于事……正感无望的时候,男人的脸覆盖下来,噙住她娇嫩的唇瓣。

    “唔……”这下,她连咒骂的权利都被剥夺了。

    “放……”慕如一激烈的抵抗,嘴唇被紧紧的封住,她扬起拳头用力的打着他的后背。

    被男人吻噬的几近窒息,大脑一片混沌,男人迫使她不停躲闪,却退无可退……

    男人的吻,忽而绵长温柔起来,像是对待情人那般,慕如一的神思,出现片刻的飘忽,忽而认为身上的,是男友林敬泽,而不是该死的皇甫烈……

    男人的大手,这样的力度和温度是男友万万没有的,每次男友都只是温柔细致,这样清冽的差异使得慕如一猛然清醒过来。

    慕如一贝齿紧咬,一股腥甜迅速涌入齿颊间,男人吃痛得怒视。

    她报复性的瞪着眼前的男人,想这样不动声色的将她霸占,没那么便宜,也要让他见点血才行!

    皇甫烈唇角淌出一丝血迹,而他只是邪佞的笑了笑,眸中射出狠戾的光来,大手扣住女人,狂风暴雨般凌厉起来。

    “啊!”

    强烈的痛感袭击了她,使得她不由得大叫出声,凄厉的喊声充斥了整个车厢。

    外面锣鼓喧天,种种欢庆的声响还时不时的钻入慕如一的耳朵,这些人,就眼睁睁地的看着她被掳上车,没有一个人伸出援手……连声援都没有……

    慕如一无法形容此刻的感受,她所能做的,就是无止境的挣扎,挣扎,再挣扎……谁都不能依靠,没有一个人肯帮她,她只能依靠自己,摆脱男人的桎梏。

    皇甫烈从未遭遇过这样强烈的抵挡,都已经被他攻击了这么长时间,居然还有心思和他对抗?看来,力度还是不够!

    他欣赏着女人痛苦的表情,唇角勾起一丝轻蔑的笑。

    “你越是这样挣扎,我就越是兴奋!原来,这就是你的手段!”

    手段?这个词语在慕如一的脑海里转了几圈,终于明白了男人的话,不由得怒吼道:“皇甫烈,不要以为所有女人都像你想的那么卑贱!”

    皇甫烈轻蔑一笑:“不管你是什么样的动机,我只能说,你勾引的方式,别出心裁!”

    慕如一被男人的态度激发的暴怒了,明明是赤裸裸的强行霸占,居然被他说成是勾引,有够无耻!

    “皇甫烈,你混蛋!放开我!不然我要喊人了!”慕如两只手交缠着,朝着那张俊脸上挥过去,用了十足的力度。

    皇甫烈扣住她,猛的一转,小女人的手掌自然落空了。

    “喊人是吗,那么好,我给你这个机会!”

    皇甫烈邪佞一笑,刷的将车窗打开半边,随手拽过一个椅子,将小女人压在椅子上。

    慕如一不知道他究竟要做什么,打开的车窗却让她倍感羞耻,觉得自己的自尊完全被剥离外衣,完全暴露在阳光之下,让她的心,抽搐的疼……

    皇甫烈扣着她连同椅子向前推行两步,将椅子后背牢牢抵住车窗,大手一拂,小女人的头便伸出了窗外……


    然后,他的眸子射出玩味的光来,她喜欢人多是吗,那么就如她所愿!

    慕如一终于明白了,她的头,大多已经探出窗外,一头乌黑的秀发在车窗外散落着,她的眼睛,被车外强烈的光线刺激的眩晕,她赶忙闭住了眼睛。

    这就是皇甫烈的目的,毫不介意这么多人的目光,将她失清白的现实,毫无保留的暴露在光线之下!一点遮羞的余地都不给她留!

    “皇甫烈,恶魔!”慕如一泪流满面,恶狠狠的咒骂着,却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女人,这下,你满意了吗?喊吧,看有没有人救你!”皇甫烈唇角,勾起邪魅的笑,笑的不可一世。

    “皇甫烈的,早晚,我要让你血债血偿!”慕如一凄厉的喊叫着,咬牙抗拒着男人。

    皇甫烈一愣,他没被任何一个人这样骂过,尤其是女人……看来,要换种招式惩罚她。

    “女人,喜欢吗?这么多人看着你,够享受吧?”皇甫烈邪佞的笑,她在大庭广众之下拆他的台,那么就在大庭广众之下征服她!

    慕如一的眼前,放大了男人那张英俊的不可救药的脸,可是这个男人,怎么就这么欠扁!这么邪恶!

    “王八蛋!我诅咒你祖宗十八代,诅咒你一辈子,洞房一秒钟就完事!”

    情急之下,慕如一也没想到她居然有如此恶毒的潜质,没有经过大脑,这样恶毒的话,就很流畅的飚了出来。

    果然,骂过之后,她看到那张邪笑的脸僵住了,然后开始出现了那种气恼的抽筋表情,让她有了报复性的欢畅。

    “你这么恶毒,我就让你看看,我是不是一秒钟就完事的主儿!”

    皇甫烈发狠起来,小女人只能无奈咬牙承受。

    外面依旧阳光灿烂,外面依旧锣鼓喧天,慕如一紧咬着唇,坚决不发出声音,已经倍感羞耻的她,不想再引起过多的注意。

    这可不是皇甫烈的本意,他恨不得将她完全撕扯成碎片,女人越是隐忍,他越是疯狂!


    慕如一紧紧咬着唇,腥甜涌入齿颊间,那是她的鲜血,她咬破了自己的唇……

    嫣红的血迹,从唇缝间显露出来,却得不到男人的一丝丝怜惜……

    皇甫烈狠戾的凝眸,究竟是什么力量,让这个小女人如此倔强?宁可咬破嘴唇,也不肯屈服?

    慕如一紧绷着,尽力向后瑟缩着,而皇甫烈可不想就此放过她,将她一翻转,迫使她背对着他。

    慕如一的头伸出窗外,却不敢睁眼,更不敢抬头,眼泪扑簌簌落下来,打湿了地面。

    突然,她的身体一歪,蓦然坠落,只听得咔吧一声响,那椅子被男人弄得散了架……

    慕如一很想就此倒下去,或者晕过去,这样她就不用再面对男人狠戾的眼眸,更不用理会外面那些赤裸裸的眼神。

    “shit!扫兴!”皇甫烈抬脚一踢,椅子被踢飞了,他扣着小女人,这次,依然没有给慕如一任何抵挡的机会,她将脸深深的埋起来,无声的哭泣。

    如果男友知道自己被这个混蛋侮辱了,还会接受她吗?她以后,该如何面对相恋三年都没有越雷池一步的男友……

    不知道过了多久,男人终于心满意足,起身利索的收拾好自己,而慕如一根本无法起身。

    皇甫烈看着她的动作,心下多了几分厌恶,刚刚还一副纯真烈女的模样,不过是自己用了一丝挑弄,就把她的伪装通通撕裂。

    “呵呵,女人,你真不错。”皇甫烈邪肆的挑起她的长发,嘴角泛着满足。

    慕如一渐渐回过神来,她紧紧抿着唇,目光死死的盯着皇甫烈。

    对于她这种愤恨的目光,皇甫烈则不以为意,他的大手突然一把扼住她的下巴,唇边露出冷笑,“女人,敢惹我,就要想到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说完,他又自傲的冷笑了两声。

    “你一个大男人,欺负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之的女人,有什么好自豪的?”慕如一突得一把打开他的手。

    她今天来这里,本来是想找皇甫烈向他求情的,求他给自己男友父亲的公司留一条活路,可是当看到他带着伪善的面孔,抱着山区小朋友合照的时候,她竟觉得气不打一处来。

    皇甫烈是什么人,本市着名的“枭雄”,只要他触及的行业,就一定会大肆吞并同行,扩大垄断。就是因为他,自己的男友最近才这样郁郁不振。

    恶心!

    想到男友最近的苦闷,以及对自己的冷淡,她就控制不住的把火气发到皇甫烈身上来!

    如果不是他手段狠辣,不给别人留活路,男友又怎么会这样!

    她没有控制住,抄起台上的一杯水,直接冲着皇甫烈泼了过去。

    顿时在场的人都愣了,鸦雀无声。

    最后她只知道,皇甫烈淡然的抹下脸上的水,目无表情的走到自己面前,将自己给抱了起来……

    她就这样被皇甫烈带到车里……

    慕如一突然无声的哭泣着起来,泪水迷蒙了视线,本想着把自己留给男友,却被他拒绝了,说要留到新婚之夜。

    可是,可是,就这样被皇甫烈强了……没帮上男友,还付出了血的代价……

    “你……这个混蛋!我会告你的!”慕如一眼中含着泪水,咬牙切齿的对皇甫烈说道。


    “小东西,大家都看到了,是你勾引我,想告我?证据呢?”男人眸子一阵幽暗,而小女人倔强的神色,让他的心里一阵悸动。

    “皇甫烈,你有够无耻,强暴都可以说成勾引!不管你是谁,我一定会告你的!”这时,身体不适感让慕如一不由得将苍白的小手护在小腹上。

    “好!那么,我要对得起你的诉讼才是!”皇甫烈一字一顿的说完,缓缓逼近,慕如一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目露惊恐,仓皇后退。

    而她的退缩,根本无力改变即将发生的现实,男人长臂一捞,将她再次压倒,开始了新一轮的掠夺。

    晕天暗地,波涛汹涌,百转千回,又是一番灵魂与身体交缠跌宕的冲击,慕如一简直就要眩晕过去。

    当男人起身,她还没有晃过神来,眼神飘忽着,木偶一般仰躺在床上,保持着方才的姿势,连咒骂的力气都没有了。

    皇甫烈冷嗤一声,收拾好自己,刷刷写下一张支票,朝着小女人甩过去。

    支票很轻,飘飘悠悠的落在慕如一脸上,对于男人进一步的羞辱,她怒不可遏。

    “皇甫烈!你不要欺人太甚,我要告你,我要让你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一百万嫌不够吗?那好,我就给你两百万,像你这种……两百万已经是天价了!”皇甫烈刷刷刷在另一张支票上写下了一串数字,以食指和中指夹着,傲慢的丢在女人脸上。

    该死的,当她是什么,他把自己当做天价恩客,那也要看她同不同意!

    可是,还没等慕如一发飙咒骂出声,皇甫烈便刷拉一声拽开车门,随意的一挥手,几个彪形大汉冲上车来,架起她的双臂!

    几个人吆喝了一声,她被甩飞出去,重重的落到车外的空地上。

    “啊!”慕如一一声吃痛的呼喊。

    本就虚弱的她,被摔的几近分裂,半天爬不起来,努力扬了扬头,只见得车门处飞出一张支票落在她的身上,而车子猝然启动扬长而去,落得她一个人躺在地上,看着那张支票兀自愣神。

    车子一走,她很快被那些抱着觊觎心理的人围起来,方才受屈辱的时候没人帮忙,而她被丢出车外,却有了这么多人看热闹。

    “哎哎,你看看她,瘦不拉几的,居然勾引烈少成功了?”

    “是呢,是呢,还不是烈少看她可怜才宠幸了她,还给她支票,烈少真是大好人!”

    “就是嘛,这个女人,真有手段,趁烈少参加公益活动捐款过来搅局,收获还真不小呢……”

    “得,又一只小麻雀,因了烈少的宠幸,飞上枝头了!”

    听着周围人们的议论,慕如一眸底燃起炽烈的火焰,谁勾引谁?还宠幸,他皇甫烈是谁,当自己是皇帝吗?

    这是一群什么鸟人,凭什么这么诋毁她!

    “滚蛋!都给我滚蛋!你们这群王八蛋!”慕如一忍着疼痛,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踉踉跄跄的在人群里冲撞。

    该死的皇甫烈,别想就这么放过你!一定跟你死磕到底!她慕如一,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慕如一拖着疲惫的身子,刚回到家,却发现大门怎么虚掩着!那锁,被丢到一旁,院内还有不寻常的动静!

    慕如一犹疑着去推门,门却刷的一声自动开了,里面冲出来一个徐娘半老的女人。

    她惊呆了,刚才那声响,是挖土机发出的,司机缓缓转动着方向盘,似乎下一秒就要开始动土了。

    “杜月英,你又到我家来做什么?你就不怕我报警告你扰民?”

    “去啊,你赶紧去啊,我是在改建自己家的院子,需要得到他们的允许吗?他们管得着吗?”杜月英毫不示弱,反而振振有词。

    “杜月英,我再说一遍,这是我家,和你没有半毛钱的关系!”慕如一咬牙切齿的说道。

    “慕如一,我也再说一遍,我是你妈,这里有我的一半!”

    “妈?你也有脸说,自从你和我爸离婚,连后妈都不是了!”

    “慕如一,你若是想要保住这个院子和这幢房子也行,给我五十万,我就走!”

    “你做梦!”慕如一想也不想的回道。

    “想要我放手,你也做梦!师傅,动手吧!”杜月英转身朝挖土机司机说道。

    “杜月英,你不要太无耻了,你再不走,我马上就报警!告你私闯民宅,非法拆除民宅!”说着,她扬了扬手中的手机。

    司机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性,急急地开口,“太太,等你和家里人协调好之后再来找我吧!”

    说完司机便转动方向,将车开出了院子。

    “你个小贱蹄子,你给老娘记住了,我一定会把这房子给弄到手的!”

    留下这么一句狠话,没有占到半点便宜的杜月英没有再和慕如一纠缠,径直离开了。

    慕如一淡淡的扫了一眼她远去的背影,她已经长大了,不是很多年前的那个她了,这个后妈,休想再欺负她!

    七七,放心,姐姐会保护这个家,也会保护好你!慕如一想起妹妹慕如七,眼角有些湿润,倔强的将泪水咽了回去。

    讨残羹冷炙充饥,遭受白眼,这些恶梦,都已经过去了,谁欠她的,以后会加倍讨回来!

    慕如一休息了几天,深感不能再耽搁下去,她需要一份工作养活自己,不然连吃饭都会成问题。

    在外面奔波一个下午都无果,她拖着疲惫的身子,在大街上走着。

    路过一家叫做迷迭的酒吧,一道男人的身影从豪华的车子里钻出来,步入酒吧,那身影,怎么那么熟悉?

    皇甫烈!

    慕如一打了一个激灵,顿时有了精神,直奔酒吧门口而来,可是,她还没有来得及走进酒吧,便被侍者拦了下来。

    “小姐,请出示你的vip卡!”

    “我,我是来找人的!”

    “抱歉,小姐,如果没有vip卡,是不能进入酒吧的!”

    侍者强硬的态度,让慕如一很是恼火,狗眼看人低的家伙,正欲发作,忽然看见了酒吧旁边贴的招聘广告。

    “嗯,其实,我是来应聘的!”慕如一自信的一甩长发,这下,他们还要拦她么?

    两个招待员互觑了一眼,他们招聘的可是……这个女孩子看上去像是没出校门的大学生,怎么也不像啊……

    慕如一被引入酒吧,跃跃欲试的向经理大胆自荐:“经理,我之前也有过经验的,做事绝对事半功倍,我向您保证!”

    “你以前做过?”经理从老板椅里欠了欠身体,有些不敢相信的样子。

    “当然!”慕如一坚定的点头,点点酒,端端盘子,这谁不会?

    “那好,明晚就来上班。”

    真是天助她也,皇甫烈,你给老娘等着!

    正式上班之后,慕如一才知道,自己应聘的工作竟然是公关小姐,而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已经签署了劳动合同,一个月内想离开的话,必须支付酒吧一百万的违约金。

    一百万这个数字,足够她头晕目眩了,她也只好硬着头皮留下来。

    很快,半个月的试用期便过去了,慕如一在迷迭的工作一直都很顺利,非但没有人对她动手动脚的,反而收获了一笔不菲的小费。

    那天后,慕如一还是没有在这里见过皇甫烈,她都开始怀疑,那天是不是看花眼了。

    夜色降临,又是一个纸醉金迷的夜晚,她换上超短的工作裙,开始忙碌的工作。

    她端着托盘走到了z-08号包厢,抬手正要敲门,虚掩的包厢里面却传来了让人面红心跳的声音。

    “嗯,啊……”女人的声音很高亢,让慕如一小脸顿时绯红,犹疑着要不要敲门进去。

    “菲儿,你真的是越来越放了,不过,我喜欢!”男人粗喘的低吼着,沙哑的声音里带着浓烈的情欲。

    等等,这个声音,好熟悉!


    慕如一脑子里飞快的搜索着,很快找到了答案,这个声音的主人分明就是皇甫烈!

    “烈……”

    那声音特有的冲击力,再加上女人的话语里的呼唤,也更确定了她的答案。

    慕如一的身子怔了一下,她想过无数次两人再见面的场景,却没有想到,是在这样的场合下见面的!

    这个皇甫烈,不关门和另外的女人做那种事情……禽兽!恶魔!不知羞耻!

    慕如一的眸子里,燃起一簇明亮的火焰,抬脚朝着那扇门踢过去。

    门却哗啦一下打开了,她的脚悬了一下落到地面上,皇甫烈衣装整齐的站在她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包厢内那个女人躺在沙发上。

    “皇甫烈,这是你要的酒!”慕如一生硬的直呼其名,没有丝毫侍者与客人之间的客气。

    “又是你!”

    低沉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愠怒,皇甫烈微眯起眸子危险的打量着眼前的女人。

    是她?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慕如一胸中郁结着怒气,冷着脸径直走进屋内,将伏特加重重的往桌上一放,转身就往外走。她可不想肮脏的画面,污浊了她的眼!

    可是,皇甫烈明显不想就此放过她,当她再次经过自己身边的时候,抬手擒住了她纤细柔弱的手腕……

    “你想干嘛……”

    慕如一向后一扯,却只扯得自己的手臂生疼,男人没动分毫。

    “我想干嘛?这话问的好……”皇甫烈往怀里一拽,慕如一毫无预兆的跌进这个男人怀里,男人轻佻的挑起她的下颌,强迫她对视。

    慕如一挣扎,男人干脆将她的双腿夹在膝盖间,致使女人连站都站不稳。

    慕如一咬着唇,低垂着眼睑,不敢直视他的目光,本想着来这里工作是为了找这个渣男报仇的,可是自己怎么这么没用,关键时刻还躲闪起来。

    若不是担心因为那违约金一百万,她才不至于如此委曲求全、慕如一恨恨的想着,一百万不是小数目,这辈子都可能赚不到那么多钱。

    女人眼睑低垂的模样让皇甫烈更加玩味,这样的女人还真不多见,还真会撩拨男人心思……

    “放开我……”慕如一小声说,动动下巴,谁知她这一动导致男人的大手更紧,唇瓣不得不被迫微微启开。

    皇甫烈勾起唇角,打量着眼前的女人,她很特别,起码,她勾引他的方式让他耳目一新,那么,就成全她……

    大手朝着慕如一探去……

    这个动作让慕如一异常惶恐,当着另一个女人的面,他还真下得去手!

    “不要!”慕如一羞愤的喊,眼角的余光瞥到那女人妒忌的脸,就那么直瞪瞪的看着,丝毫不知道闪避。

    这都是一群什么男女!跟皇甫烈混的女人,必定不是什么好货色!慕如一发狠的低头,男人的大手竟然松了,她就势朝着那手腕上狠狠咬了一口。

    腥甜瞬间涌入齿颊,男人的白色衬衣瞬间湿透。

    “你咬我?嗯?”皇甫烈眸中闪过一丝阴戾,慕如一低头扫了一眼她的杰作,唇角还带着血痕,倔强的和男人对视。

    “啊!烈!你没事吧……你流了这么多血……”

    在一旁看戏的女人夸张的喊叫,蓦地冲过来,心疼的抓起男人的手腕,不顾自己完全暴露在空气之中,眼中闪过妒火,一抬手狠狠的朝着慕如一脸上挥过去。

    慕如一反应很快,在她的手掌还没落下之前,嘴角一撇,“啪”的一扬手,将自己的手掌挥在了那张修饰太多的脸上。

    女人身子猛然后仰,她的脸上首先被印了一个清晰无比的红掌印……慕如一脸上泛出轻蔑的笑意,甩甩打的发疼的手。

    “烈!她打我!呜呜呜……”

    女人捂着脸,哭泣起来,却再也不敢冲上前,她没有想打这个稚嫩的小丫头有这么大的狠劲。

    打了他的人,还倔强的仰起头来,皇甫烈看慕如一发飙的样子,反而脸上露出欣赏的笑意来。

    “先生,请放开,没什么事的话,我该走了!”慕如一冷冷的抱起双臂,双腿不停地挣扎着。

    呵,小家伙,咬了人就想走?

    

    皇甫烈双腿一猛用力,慕如一不得不被迫曲着双腿尽量回缩以减轻痛感。

    “痛死了!”

    弯着弯着,慕如一几乎都要坐在皇甫烈的腿上,只听得腿骨咯吱咯吱的响,再这样下去腿骨都要被夹碎了……

    而皇甫烈还不肯罢休,唇角勾起邪肆的笑。

    “啊!”

    慕如一惨叫一声,腿一软,重重跌坐在地上。

    眼泪不争气的飙出来,慕如一就坐在皇甫烈双腿间的地板上,这让她有压迫感和羞辱感!

    “皇甫烈!”

    慕如一咬牙切齿的抬起头来,黑瞳里泪盈盈的,却迎上皇甫烈邪肆的笑,他完全就是看自己的笑话!

    慕如一抹掉眼泪,低头朝着男人腿上咬去,能咬伤他的胳膊,就一定能咬伤他的腿!要让他血债血偿!

    皇甫烈大手一掠,没有费什么力气便让慕如一的头偏了方向,致使她整个脸贴上男人。

    慕如一赶忙抬头,脸色瞬间涨红,这个男人有够无耻!

    “怎么?原来你喜欢这种,我是不是应该成全你?”皇甫烈的声音低沉的响起,分明是在挑衅!

    “好!那我先成全你!”慕如一的机会来了,既然他不怕,她还怕什么,贝齿紧咬,朝着男人咬去。

    皇甫烈脸色一寒,大手一捞,在小女人的后颈上揪起一块布料,女人的娇小身躯就被他拎了起来,就像是拎一只小猫咪那么简单。

    “啊!皇甫烈!”

    慕如一惊叫间,双手揪住前襟,被男人拎着呼吸困难,她不得不这么做。

    蓦然,身体腾空着打了一个旋转,她被皇甫烈扛在了肩上。

    挣扎,怒喊,全都没用……皇甫烈扛着她往外走,慕如一天旋地转的视野里,闪过那女人喷火的眼。

    “烈!你把她放下好不好?好不好嘛……”女人一边收拾衣服,一边娇嗲的拖住男人的手臂,整个人往男人身上蹭。

    “烈!你都没有这样抱过我……”

    女人似乎委屈至极,说着说着。眼泪扑簌簌落下来。

    什么,她这是羡慕嫉妒恨吗,被男人扛着不是荣耀!是耻辱!慕如一狠狠瞪了她一眼。

    皇甫烈停了一下,冷睨女人一眼,女人立刻松手,满脸惊恐的退去,她看到了男人眸中狠戾的光芒,不由得吓的战栗不已。

    “哎!贱女人,你看你这辈子都没这殊荣吧?笨蛋!”

    慕如一有意这样刺激,是想将那个女人刺激的失态,狂怒的纠缠皇甫烈一番那样她也就容易脱身些。

    然而女人只是恨恨的瞪着她,却根本不敢上前,似乎很惧怕皇甫烈的样子。

    熊包!没点胆量还想争风吃醋?!

    慕如一只能将希望寄托到自己身上,毫不客气的对着男人的身体拳打脚踢,只要能够着的地方她都落下拳脚。

    这男人怎么跟木头人似得,半点反应都没有!

    惊悸着,男人扛着她到了经理办公室。

    经理看到皇甫烈,腾的从座位里站起来,诚惶诚恐的看着。

    “烈少!您,您有什么吩咐?”

    “这女人,立刻辞退!”

    未等经理回答,慕如一嗅到危险气息,这个男人要求将她辞退肯定没憋着什么好事,于是慌张的反对,“不能,不然我要赔偿一百万的违约金!”

    “一百万?也只有你这么廉价!我赎了!”皇甫烈一手扛着她,一手刷刷的写下支票,抛给目瞪口呆的经理。

    什么,他赎了?把她当什么?赎身,不良职业者?慕如一气炸了,对着皇甫烈又是一阵拳打脚踢。

    皇甫烈扛着她,大步流星出了经理办公室的门,在酒吧门口的一只硕大青花瓷瓶前停下来,那是用来做摆设的青花瓷瓶。

    这瓷瓶显得诡异,上面的青蓝图绘,居然是一个手脚都被捆缚住的女人。女人的神色看不出痛苦,倒是有几分受用……

    “听说过酒彘吗?”男人邪肆的问,唇角勾起玩味的笑意。

↓↓↓ 点击"阅读原文" 【阅读后续精彩情节】


扫描二维码获取最新科技资讯
免责声明 | 图文吧网站所有信息采集搜狗微信平台,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联系QQ:807196
推荐公众号
  • 海南资讯网

    关注海南资讯网,让您时刻了解海南最新新闻资讯、财经、娱乐、婚纱摄影、房产信息等内容,让您足不出户可知天下,精彩瞬间一网可见!

  • 香港有着数

    为香港游客提供最IN、最有着数的香港购物、旅游资讯!

  • 马鞍山易网

    关注马鞍山易网,马鞍山第一生活门户网站,即时收取新鲜出炉的本地资讯,抢先知晓本地生活玩乐购。马鞍山易网让一切更容易

  • 淮北在线

    淮北在线是淮北本地最具人气的门户网站,汇聚淮北论坛,淮北人事人才网,淮北天气,淮北装修,淮北团购,淮北房产,淮北招聘,淮北新闻,淮北二手信息、淮北美食、淮北汽车、淮北婚庆、淮北数码、淮北教育、淮北旅游、淮北分类信息等众多优质频道,为淮北人民提供最全面最及时生活信息~!

  • 安庆论坛

    云安庆(Yunanqing.com)安庆本地最大的云城市服务中心,吃喝玩乐、衣食住行,想你所想!尽在云安庆公众号!

最新更新
string(91525) "
首页/民生/结婚那晚,我拼命喊停,老公却还是不管不顾

结婚那晚,我拼命喊停,老公却还是不管不顾

点上面   看下一条

“啊!皇甫烈,你混蛋!”

    慕如一紧咬着唇,一张小脸已经变得惨白,双手死死把住车门,不让自己被那个恶魔抱上车去。

    皇甫烈大手轻轻一拂,那两只小手便与车门彻底脱离联系,随着“啊”的一声惊叫,慕如一整个人,被丢进了加长宾利车内。

    一切怎么会变成这样,她不过是要想让他在大众面前丢脸的,可是……皇甫烈这个混蛋,欺负她的男友也就算了,现在他居然敢……众目睽睽之下,把自己强带上房车!

    不会的不会的,他不敢,他一定不敢!

    “皇甫烈!外面正在做公益活动,有那么多人看着!而且……而且你如果做了,那就是犯罪,你……你最好放了我!”慕如一瑟缩着身子,明显的胆怯,却倔强的和男人对视。

    “小东西,用得着你提醒么?难道我不知道外面有那么多人看着?犯罪,呵呵,大家都是你情我愿的,你说哪家警察会管呢!”说完,他的嘴角挑起几分邪意的笑容,有点意思。

    很久没有尝过这种刺激的游戏了,这次……看看她全身上下一副有料的样子,既然主动送上门,他又怎么会拒绝。

    皇甫烈眸子里,射出狠戾的光来,牢牢锁定车上的小女人,将领带一扯,不由分说俯下身过来。

    慕如一小手紧握成拳,雨点般落在男人的胸前,却被男人一手擒住反举到头顶,动弹不得。

    想抬脚踢,却被男人牢牢的压住,哪里抬得起来。

    “嗯……”不由得嘴里溢出一声长长的抗议声。

    慕如一焦急万分,在大学里学了那么多防狼招数,关键时刻怎么一招都用不上呢?这男人似乎早就摸透了她的心理,总会是在她下一步动作之前提前控制住她。

    这个小东西,火爆得很,倒是别有一番风情,和他见过的女人,大有不同。

    皇甫烈眸中闪过一丝异样的光,随即心底的火焰被迅速点燃。

    这火爆女,来这种场合闹事?公然拆他的台,她勾引人的方式,还真是别出心裁!而且,他很喜欢她的这种方式,感觉还真不赖。

    穿的长裙?那么更好!

    “不!求你……”

    再倔强的她,这时候也倔强不起来,她哀求起来。她从一开始就想错了,她以为他会顾及面子,她以为不敢做出格的事情,可是……他简直就不是人,正常人怎么能想到他要做什么?

    而男人哪里听得进她的话,这样剧烈的挣扎,只是挑拨起他愈加浓烈的情绪。

    那种痛楚让她根本无法发出声音,顿时泪流满面……

    对于小女人,竟不由得震颤一下,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阅人无数的他,怎么会有这样奇怪的感觉?

    他愣神一瞬,却抑制不内心出闸的猛兽。

    “女人,真能装!”

    皇甫烈不经意的瞥了一眼,那是……嫣红的痕迹?心中一凛,这女人,还真的是……“乖……”皇甫烈的声音,低沉黯哑,渐渐温柔起来。

    而慕如一在稍稍缓和,怎么甘心如此受辱!

    “皇……皇甫烈,你……你放开我,我可以当什么事情都没……没有发生!”

    

    慕如一紧紧抿着唇,一张小脸,此时也透着出几分惨白。

    她是来找这个男人为男友说情的,请他给男友一条生路的,怎么会,把自己都赔上了?

    跟男友恋爱三年,都没有和男友这样深层次的进展,而遇到这个男人,就这么样被他给直接放倒,不由分说吃抹干净了?

    慕如一剧烈挣扎,而只限于身体被男人压制住,还能闹出多大的动静来?

    “你这个变态,皇甫烈你这个……这个大渣男,你有多缺女人,见了女人就控制不住!”

    无济于事……正感无望的时候,男人的脸覆盖下来,噙住她娇嫩的唇瓣。

    “唔……”这下,她连咒骂的权利都被剥夺了。

    “放……”慕如一激烈的抵抗,嘴唇被紧紧的封住,她扬起拳头用力的打着他的后背。

    被男人吻噬的几近窒息,大脑一片混沌,男人迫使她不停躲闪,却退无可退……

    男人的吻,忽而绵长温柔起来,像是对待情人那般,慕如一的神思,出现片刻的飘忽,忽而认为身上的,是男友林敬泽,而不是该死的皇甫烈……

    男人的大手,这样的力度和温度是男友万万没有的,每次男友都只是温柔细致,这样清冽的差异使得慕如一猛然清醒过来。

    慕如一贝齿紧咬,一股腥甜迅速涌入齿颊间,男人吃痛得怒视。

    她报复性的瞪着眼前的男人,想这样不动声色的将她霸占,没那么便宜,也要让他见点血才行!

    皇甫烈唇角淌出一丝血迹,而他只是邪佞的笑了笑,眸中射出狠戾的光来,大手扣住女人,狂风暴雨般凌厉起来。

    “啊!”

    强烈的痛感袭击了她,使得她不由得大叫出声,凄厉的喊声充斥了整个车厢。

    外面锣鼓喧天,种种欢庆的声响还时不时的钻入慕如一的耳朵,这些人,就眼睁睁地的看着她被掳上车,没有一个人伸出援手……连声援都没有……

    慕如一无法形容此刻的感受,她所能做的,就是无止境的挣扎,挣扎,再挣扎……谁都不能依靠,没有一个人肯帮她,她只能依靠自己,摆脱男人的桎梏。

    皇甫烈从未遭遇过这样强烈的抵挡,都已经被他攻击了这么长时间,居然还有心思和他对抗?看来,力度还是不够!

    他欣赏着女人痛苦的表情,唇角勾起一丝轻蔑的笑。

    “你越是这样挣扎,我就越是兴奋!原来,这就是你的手段!”

    手段?这个词语在慕如一的脑海里转了几圈,终于明白了男人的话,不由得怒吼道:“皇甫烈,不要以为所有女人都像你想的那么卑贱!”

    皇甫烈轻蔑一笑:“不管你是什么样的动机,我只能说,你勾引的方式,别出心裁!”

    慕如一被男人的态度激发的暴怒了,明明是赤裸裸的强行霸占,居然被他说成是勾引,有够无耻!

    “皇甫烈,你混蛋!放开我!不然我要喊人了!”慕如两只手交缠着,朝着那张俊脸上挥过去,用了十足的力度。

    皇甫烈扣住她,猛的一转,小女人的手掌自然落空了。

    “喊人是吗,那么好,我给你这个机会!”

    皇甫烈邪佞一笑,刷的将车窗打开半边,随手拽过一个椅子,将小女人压在椅子上。

    慕如一不知道他究竟要做什么,打开的车窗却让她倍感羞耻,觉得自己的自尊完全被剥离外衣,完全暴露在阳光之下,让她的心,抽搐的疼……

    皇甫烈扣着她连同椅子向前推行两步,将椅子后背牢牢抵住车窗,大手一拂,小女人的头便伸出了窗外……


    然后,他的眸子射出玩味的光来,她喜欢人多是吗,那么就如她所愿!

    慕如一终于明白了,她的头,大多已经探出窗外,一头乌黑的秀发在车窗外散落着,她的眼睛,被车外强烈的光线刺激的眩晕,她赶忙闭住了眼睛。

    这就是皇甫烈的目的,毫不介意这么多人的目光,将她失清白的现实,毫无保留的暴露在光线之下!一点遮羞的余地都不给她留!

    “皇甫烈,恶魔!”慕如一泪流满面,恶狠狠的咒骂着,却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女人,这下,你满意了吗?喊吧,看有没有人救你!”皇甫烈唇角,勾起邪魅的笑,笑的不可一世。

    “皇甫烈的,早晚,我要让你血债血偿!”慕如一凄厉的喊叫着,咬牙抗拒着男人。

    皇甫烈一愣,他没被任何一个人这样骂过,尤其是女人……看来,要换种招式惩罚她。

    “女人,喜欢吗?这么多人看着你,够享受吧?”皇甫烈邪佞的笑,她在大庭广众之下拆他的台,那么就在大庭广众之下征服她!

    慕如一的眼前,放大了男人那张英俊的不可救药的脸,可是这个男人,怎么就这么欠扁!这么邪恶!

    “王八蛋!我诅咒你祖宗十八代,诅咒你一辈子,洞房一秒钟就完事!”

    情急之下,慕如一也没想到她居然有如此恶毒的潜质,没有经过大脑,这样恶毒的话,就很流畅的飚了出来。

    果然,骂过之后,她看到那张邪笑的脸僵住了,然后开始出现了那种气恼的抽筋表情,让她有了报复性的欢畅。

    “你这么恶毒,我就让你看看,我是不是一秒钟就完事的主儿!”

    皇甫烈发狠起来,小女人只能无奈咬牙承受。

    外面依旧阳光灿烂,外面依旧锣鼓喧天,慕如一紧咬着唇,坚决不发出声音,已经倍感羞耻的她,不想再引起过多的注意。

    这可不是皇甫烈的本意,他恨不得将她完全撕扯成碎片,女人越是隐忍,他越是疯狂!


    慕如一紧紧咬着唇,腥甜涌入齿颊间,那是她的鲜血,她咬破了自己的唇……

    嫣红的血迹,从唇缝间显露出来,却得不到男人的一丝丝怜惜……

    皇甫烈狠戾的凝眸,究竟是什么力量,让这个小女人如此倔强?宁可咬破嘴唇,也不肯屈服?

    慕如一紧绷着,尽力向后瑟缩着,而皇甫烈可不想就此放过她,将她一翻转,迫使她背对着他。

    慕如一的头伸出窗外,却不敢睁眼,更不敢抬头,眼泪扑簌簌落下来,打湿了地面。

    突然,她的身体一歪,蓦然坠落,只听得咔吧一声响,那椅子被男人弄得散了架……

    慕如一很想就此倒下去,或者晕过去,这样她就不用再面对男人狠戾的眼眸,更不用理会外面那些赤裸裸的眼神。

    “shit!扫兴!”皇甫烈抬脚一踢,椅子被踢飞了,他扣着小女人,这次,依然没有给慕如一任何抵挡的机会,她将脸深深的埋起来,无声的哭泣。

    如果男友知道自己被这个混蛋侮辱了,还会接受她吗?她以后,该如何面对相恋三年都没有越雷池一步的男友……

    不知道过了多久,男人终于心满意足,起身利索的收拾好自己,而慕如一根本无法起身。

    皇甫烈看着她的动作,心下多了几分厌恶,刚刚还一副纯真烈女的模样,不过是自己用了一丝挑弄,就把她的伪装通通撕裂。

    “呵呵,女人,你真不错。”皇甫烈邪肆的挑起她的长发,嘴角泛着满足。

    慕如一渐渐回过神来,她紧紧抿着唇,目光死死的盯着皇甫烈。

    对于她这种愤恨的目光,皇甫烈则不以为意,他的大手突然一把扼住她的下巴,唇边露出冷笑,“女人,敢惹我,就要想到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说完,他又自傲的冷笑了两声。

    “你一个大男人,欺负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之的女人,有什么好自豪的?”慕如一突得一把打开他的手。

    她今天来这里,本来是想找皇甫烈向他求情的,求他给自己男友父亲的公司留一条活路,可是当看到他带着伪善的面孔,抱着山区小朋友合照的时候,她竟觉得气不打一处来。

    皇甫烈是什么人,本市着名的“枭雄”,只要他触及的行业,就一定会大肆吞并同行,扩大垄断。就是因为他,自己的男友最近才这样郁郁不振。

    恶心!

    想到男友最近的苦闷,以及对自己的冷淡,她就控制不住的把火气发到皇甫烈身上来!

    如果不是他手段狠辣,不给别人留活路,男友又怎么会这样!

    她没有控制住,抄起台上的一杯水,直接冲着皇甫烈泼了过去。

    顿时在场的人都愣了,鸦雀无声。

    最后她只知道,皇甫烈淡然的抹下脸上的水,目无表情的走到自己面前,将自己给抱了起来……

    她就这样被皇甫烈带到车里……

    慕如一突然无声的哭泣着起来,泪水迷蒙了视线,本想着把自己留给男友,却被他拒绝了,说要留到新婚之夜。

    可是,可是,就这样被皇甫烈强了……没帮上男友,还付出了血的代价……

    “你……这个混蛋!我会告你的!”慕如一眼中含着泪水,咬牙切齿的对皇甫烈说道。


    “小东西,大家都看到了,是你勾引我,想告我?证据呢?”男人眸子一阵幽暗,而小女人倔强的神色,让他的心里一阵悸动。

    “皇甫烈,你有够无耻,强暴都可以说成勾引!不管你是谁,我一定会告你的!”这时,身体不适感让慕如一不由得将苍白的小手护在小腹上。

    “好!那么,我要对得起你的诉讼才是!”皇甫烈一字一顿的说完,缓缓逼近,慕如一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目露惊恐,仓皇后退。

    而她的退缩,根本无力改变即将发生的现实,男人长臂一捞,将她再次压倒,开始了新一轮的掠夺。

    晕天暗地,波涛汹涌,百转千回,又是一番灵魂与身体交缠跌宕的冲击,慕如一简直就要眩晕过去。

    当男人起身,她还没有晃过神来,眼神飘忽着,木偶一般仰躺在床上,保持着方才的姿势,连咒骂的力气都没有了。

    皇甫烈冷嗤一声,收拾好自己,刷刷写下一张支票,朝着小女人甩过去。

    支票很轻,飘飘悠悠的落在慕如一脸上,对于男人进一步的羞辱,她怒不可遏。

    “皇甫烈!你不要欺人太甚,我要告你,我要让你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一百万嫌不够吗?那好,我就给你两百万,像你这种……两百万已经是天价了!”皇甫烈刷刷刷在另一张支票上写下了一串数字,以食指和中指夹着,傲慢的丢在女人脸上。

    该死的,当她是什么,他把自己当做天价恩客,那也要看她同不同意!

    可是,还没等慕如一发飙咒骂出声,皇甫烈便刷拉一声拽开车门,随意的一挥手,几个彪形大汉冲上车来,架起她的双臂!

    几个人吆喝了一声,她被甩飞出去,重重的落到车外的空地上。

    “啊!”慕如一一声吃痛的呼喊。

    本就虚弱的她,被摔的几近分裂,半天爬不起来,努力扬了扬头,只见得车门处飞出一张支票落在她的身上,而车子猝然启动扬长而去,落得她一个人躺在地上,看着那张支票兀自愣神。

    车子一走,她很快被那些抱着觊觎心理的人围起来,方才受屈辱的时候没人帮忙,而她被丢出车外,却有了这么多人看热闹。

    “哎哎,你看看她,瘦不拉几的,居然勾引烈少成功了?”

    “是呢,是呢,还不是烈少看她可怜才宠幸了她,还给她支票,烈少真是大好人!”

    “就是嘛,这个女人,真有手段,趁烈少参加公益活动捐款过来搅局,收获还真不小呢……”

    “得,又一只小麻雀,因了烈少的宠幸,飞上枝头了!”

    听着周围人们的议论,慕如一眸底燃起炽烈的火焰,谁勾引谁?还宠幸,他皇甫烈是谁,当自己是皇帝吗?

    这是一群什么鸟人,凭什么这么诋毁她!

    “滚蛋!都给我滚蛋!你们这群王八蛋!”慕如一忍着疼痛,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踉踉跄跄的在人群里冲撞。

    该死的皇甫烈,别想就这么放过你!一定跟你死磕到底!她慕如一,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慕如一拖着疲惫的身子,刚回到家,却发现大门怎么虚掩着!那锁,被丢到一旁,院内还有不寻常的动静!

    慕如一犹疑着去推门,门却刷的一声自动开了,里面冲出来一个徐娘半老的女人。

    她惊呆了,刚才那声响,是挖土机发出的,司机缓缓转动着方向盘,似乎下一秒就要开始动土了。

    “杜月英,你又到我家来做什么?你就不怕我报警告你扰民?”

    “去啊,你赶紧去啊,我是在改建自己家的院子,需要得到他们的允许吗?他们管得着吗?”杜月英毫不示弱,反而振振有词。

    “杜月英,我再说一遍,这是我家,和你没有半毛钱的关系!”慕如一咬牙切齿的说道。

    “慕如一,我也再说一遍,我是你妈,这里有我的一半!”

    “妈?你也有脸说,自从你和我爸离婚,连后妈都不是了!”

    “慕如一,你若是想要保住这个院子和这幢房子也行,给我五十万,我就走!”

    “你做梦!”慕如一想也不想的回道。

    “想要我放手,你也做梦!师傅,动手吧!”杜月英转身朝挖土机司机说道。

    “杜月英,你不要太无耻了,你再不走,我马上就报警!告你私闯民宅,非法拆除民宅!”说着,她扬了扬手中的手机。

    司机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性,急急地开口,“太太,等你和家里人协调好之后再来找我吧!”

    说完司机便转动方向,将车开出了院子。

    “你个小贱蹄子,你给老娘记住了,我一定会把这房子给弄到手的!”

    留下这么一句狠话,没有占到半点便宜的杜月英没有再和慕如一纠缠,径直离开了。

    慕如一淡淡的扫了一眼她远去的背影,她已经长大了,不是很多年前的那个她了,这个后妈,休想再欺负她!

    七七,放心,姐姐会保护这个家,也会保护好你!慕如一想起妹妹慕如七,眼角有些湿润,倔强的将泪水咽了回去。

    讨残羹冷炙充饥,遭受白眼,这些恶梦,都已经过去了,谁欠她的,以后会加倍讨回来!

    慕如一休息了几天,深感不能再耽搁下去,她需要一份工作养活自己,不然连吃饭都会成问题。

    在外面奔波一个下午都无果,她拖着疲惫的身子,在大街上走着。

    路过一家叫做迷迭的酒吧,一道男人的身影从豪华的车子里钻出来,步入酒吧,那身影,怎么那么熟悉?

    皇甫烈!

    慕如一打了一个激灵,顿时有了精神,直奔酒吧门口而来,可是,她还没有来得及走进酒吧,便被侍者拦了下来。

    “小姐,请出示你的vip卡!”

    “我,我是来找人的!”

    “抱歉,小姐,如果没有vip卡,是不能进入酒吧的!”

    侍者强硬的态度,让慕如一很是恼火,狗眼看人低的家伙,正欲发作,忽然看见了酒吧旁边贴的招聘广告。

    “嗯,其实,我是来应聘的!”慕如一自信的一甩长发,这下,他们还要拦她么?

    两个招待员互觑了一眼,他们招聘的可是……这个女孩子看上去像是没出校门的大学生,怎么也不像啊……

    慕如一被引入酒吧,跃跃欲试的向经理大胆自荐:“经理,我之前也有过经验的,做事绝对事半功倍,我向您保证!”

    “你以前做过?”经理从老板椅里欠了欠身体,有些不敢相信的样子。

    “当然!”慕如一坚定的点头,点点酒,端端盘子,这谁不会?

    “那好,明晚就来上班。”

    真是天助她也,皇甫烈,你给老娘等着!

    正式上班之后,慕如一才知道,自己应聘的工作竟然是公关小姐,而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已经签署了劳动合同,一个月内想离开的话,必须支付酒吧一百万的违约金。

    一百万这个数字,足够她头晕目眩了,她也只好硬着头皮留下来。

    很快,半个月的试用期便过去了,慕如一在迷迭的工作一直都很顺利,非但没有人对她动手动脚的,反而收获了一笔不菲的小费。

    那天后,慕如一还是没有在这里见过皇甫烈,她都开始怀疑,那天是不是看花眼了。

    夜色降临,又是一个纸醉金迷的夜晚,她换上超短的工作裙,开始忙碌的工作。

    她端着托盘走到了z-08号包厢,抬手正要敲门,虚掩的包厢里面却传来了让人面红心跳的声音。

    “嗯,啊……”女人的声音很高亢,让慕如一小脸顿时绯红,犹疑着要不要敲门进去。

    “菲儿,你真的是越来越放了,不过,我喜欢!”男人粗喘的低吼着,沙哑的声音里带着浓烈的情欲。

    等等,这个声音,好熟悉!


    慕如一脑子里飞快的搜索着,很快找到了答案,这个声音的主人分明就是皇甫烈!

    “烈……”

    那声音特有的冲击力,再加上女人的话语里的呼唤,也更确定了她的答案。

    慕如一的身子怔了一下,她想过无数次两人再见面的场景,却没有想到,是在这样的场合下见面的!

    这个皇甫烈,不关门和另外的女人做那种事情……禽兽!恶魔!不知羞耻!

    慕如一的眸子里,燃起一簇明亮的火焰,抬脚朝着那扇门踢过去。

    门却哗啦一下打开了,她的脚悬了一下落到地面上,皇甫烈衣装整齐的站在她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包厢内那个女人躺在沙发上。

    “皇甫烈,这是你要的酒!”慕如一生硬的直呼其名,没有丝毫侍者与客人之间的客气。

    “又是你!”

    低沉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愠怒,皇甫烈微眯起眸子危险的打量着眼前的女人。

    是她?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慕如一胸中郁结着怒气,冷着脸径直走进屋内,将伏特加重重的往桌上一放,转身就往外走。她可不想肮脏的画面,污浊了她的眼!

    可是,皇甫烈明显不想就此放过她,当她再次经过自己身边的时候,抬手擒住了她纤细柔弱的手腕……

    “你想干嘛……”

    慕如一向后一扯,却只扯得自己的手臂生疼,男人没动分毫。

    “我想干嘛?这话问的好……”皇甫烈往怀里一拽,慕如一毫无预兆的跌进这个男人怀里,男人轻佻的挑起她的下颌,强迫她对视。

    慕如一挣扎,男人干脆将她的双腿夹在膝盖间,致使女人连站都站不稳。

    慕如一咬着唇,低垂着眼睑,不敢直视他的目光,本想着来这里工作是为了找这个渣男报仇的,可是自己怎么这么没用,关键时刻还躲闪起来。

    若不是担心因为那违约金一百万,她才不至于如此委曲求全、慕如一恨恨的想着,一百万不是小数目,这辈子都可能赚不到那么多钱。

    女人眼睑低垂的模样让皇甫烈更加玩味,这样的女人还真不多见,还真会撩拨男人心思……

    “放开我……”慕如一小声说,动动下巴,谁知她这一动导致男人的大手更紧,唇瓣不得不被迫微微启开。

    皇甫烈勾起唇角,打量着眼前的女人,她很特别,起码,她勾引他的方式让他耳目一新,那么,就成全她……

    大手朝着慕如一探去……

    这个动作让慕如一异常惶恐,当着另一个女人的面,他还真下得去手!

    “不要!”慕如一羞愤的喊,眼角的余光瞥到那女人妒忌的脸,就那么直瞪瞪的看着,丝毫不知道闪避。

    这都是一群什么男女!跟皇甫烈混的女人,必定不是什么好货色!慕如一发狠的低头,男人的大手竟然松了,她就势朝着那手腕上狠狠咬了一口。

    腥甜瞬间涌入齿颊,男人的白色衬衣瞬间湿透。

    “你咬我?嗯?”皇甫烈眸中闪过一丝阴戾,慕如一低头扫了一眼她的杰作,唇角还带着血痕,倔强的和男人对视。

    “啊!烈!你没事吧……你流了这么多血……”

    在一旁看戏的女人夸张的喊叫,蓦地冲过来,心疼的抓起男人的手腕,不顾自己完全暴露在空气之中,眼中闪过妒火,一抬手狠狠的朝着慕如一脸上挥过去。

    慕如一反应很快,在她的手掌还没落下之前,嘴角一撇,“啪”的一扬手,将自己的手掌挥在了那张修饰太多的脸上。

    女人身子猛然后仰,她的脸上首先被印了一个清晰无比的红掌印……慕如一脸上泛出轻蔑的笑意,甩甩打的发疼的手。

    “烈!她打我!呜呜呜……”

    女人捂着脸,哭泣起来,却再也不敢冲上前,她没有想打这个稚嫩的小丫头有这么大的狠劲。

    打了他的人,还倔强的仰起头来,皇甫烈看慕如一发飙的样子,反而脸上露出欣赏的笑意来。

    “先生,请放开,没什么事的话,我该走了!”慕如一冷冷的抱起双臂,双腿不停地挣扎着。

    呵,小家伙,咬了人就想走?

    

    皇甫烈双腿一猛用力,慕如一不得不被迫曲着双腿尽量回缩以减轻痛感。

    “痛死了!”

    弯着弯着,慕如一几乎都要坐在皇甫烈的腿上,只听得腿骨咯吱咯吱的响,再这样下去腿骨都要被夹碎了……

    而皇甫烈还不肯罢休,唇角勾起邪肆的笑。

    “啊!”

    慕如一惨叫一声,腿一软,重重跌坐在地上。

    眼泪不争气的飙出来,慕如一就坐在皇甫烈双腿间的地板上,这让她有压迫感和羞辱感!

    “皇甫烈!”

    慕如一咬牙切齿的抬起头来,黑瞳里泪盈盈的,却迎上皇甫烈邪肆的笑,他完全就是看自己的笑话!

    慕如一抹掉眼泪,低头朝着男人腿上咬去,能咬伤他的胳膊,就一定能咬伤他的腿!要让他血债血偿!

    皇甫烈大手一掠,没有费什么力气便让慕如一的头偏了方向,致使她整个脸贴上男人。

    慕如一赶忙抬头,脸色瞬间涨红,这个男人有够无耻!

    “怎么?原来你喜欢这种,我是不是应该成全你?”皇甫烈的声音低沉的响起,分明是在挑衅!

    “好!那我先成全你!”慕如一的机会来了,既然他不怕,她还怕什么,贝齿紧咬,朝着男人咬去。

    皇甫烈脸色一寒,大手一捞,在小女人的后颈上揪起一块布料,女人的娇小身躯就被他拎了起来,就像是拎一只小猫咪那么简单。

    “啊!皇甫烈!”

    慕如一惊叫间,双手揪住前襟,被男人拎着呼吸困难,她不得不这么做。

    蓦然,身体腾空着打了一个旋转,她被皇甫烈扛在了肩上。

    挣扎,怒喊,全都没用……皇甫烈扛着她往外走,慕如一天旋地转的视野里,闪过那女人喷火的眼。

    “烈!你把她放下好不好?好不好嘛……”女人一边收拾衣服,一边娇嗲的拖住男人的手臂,整个人往男人身上蹭。

    “烈!你都没有这样抱过我……”

    女人似乎委屈至极,说着说着。眼泪扑簌簌落下来。

    什么,她这是羡慕嫉妒恨吗,被男人扛着不是荣耀!是耻辱!慕如一狠狠瞪了她一眼。

    皇甫烈停了一下,冷睨女人一眼,女人立刻松手,满脸惊恐的退去,她看到了男人眸中狠戾的光芒,不由得吓的战栗不已。

    “哎!贱女人,你看你这辈子都没这殊荣吧?笨蛋!”

    慕如一有意这样刺激,是想将那个女人刺激的失态,狂怒的纠缠皇甫烈一番那样她也就容易脱身些。

    然而女人只是恨恨的瞪着她,却根本不敢上前,似乎很惧怕皇甫烈的样子。

    熊包!没点胆量还想争风吃醋?!

    慕如一只能将希望寄托到自己身上,毫不客气的对着男人的身体拳打脚踢,只要能够着的地方她都落下拳脚。

    这男人怎么跟木头人似得,半点反应都没有!

    惊悸着,男人扛着她到了经理办公室。

    经理看到皇甫烈,腾的从座位里站起来,诚惶诚恐的看着。

    “烈少!您,您有什么吩咐?”

    “这女人,立刻辞退!”

    未等经理回答,慕如一嗅到危险气息,这个男人要求将她辞退肯定没憋着什么好事,于是慌张的反对,“不能,不然我要赔偿一百万的违约金!”

    “一百万?也只有你这么廉价!我赎了!”皇甫烈一手扛着她,一手刷刷的写下支票,抛给目瞪口呆的经理。

    什么,他赎了?把她当什么?赎身,不良职业者?慕如一气炸了,对着皇甫烈又是一阵拳打脚踢。

    皇甫烈扛着她,大步流星出了经理办公室的门,在酒吧门口的一只硕大青花瓷瓶前停下来,那是用来做摆设的青花瓷瓶。

    这瓷瓶显得诡异,上面的青蓝图绘,居然是一个手脚都被捆缚住的女人。女人的神色看不出痛苦,倒是有几分受用……

    “听说过酒彘吗?”男人邪肆的问,唇角勾起玩味的笑意。

↓↓↓ 点击"阅读原文" 【阅读后续精彩情节】


扫描二维码获取最新科技资讯
免责声明 | 图文吧网站所有信息采集搜狗微信平台,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联系QQ:807196
推荐公众号
  • 海南资讯网

    关注海南资讯网,让您时刻了解海南最新新闻资讯、财经、娱乐、婚纱摄影、房产信息等内容,让您足不出户可知天下,精彩瞬间一网可见!

  • 香港有着数

    为香港游客提供最IN、最有着数的香港购物、旅游资讯!

  • 马鞍山易网

    关注马鞍山易网,马鞍山第一生活门户网站,即时收取新鲜出炉的本地资讯,抢先知晓本地生活玩乐购。马鞍山易网让一切更容易

  • 淮北在线

    淮北在线是淮北本地最具人气的门户网站,汇聚淮北论坛,淮北人事人才网,淮北天气,淮北装修,淮北团购,淮北房产,淮北招聘,淮北新闻,淮北二手信息、淮北美食、淮北汽车、淮北婚庆、淮北数码、淮北教育、淮北旅游、淮北分类信息等众多优质频道,为淮北人民提供最全面最及时生活信息~!

  • 安庆论坛

    云安庆(Yunanqing.com)安庆本地最大的云城市服务中心,吃喝玩乐、衣食住行,想你所想!尽在云安庆公众号!

最新更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