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显世态 文说天下 图文吧——最全的微信公众号/资讯聚合平台
首页/科技/科学论文在过去352年里的美丽进阶史

科学论文在过去352年里的美丽进阶史

本人欧洲某大学博士汪一枚,经过四年奋战,终于在昨天交提交了博士论文。看着装订好的两百多页的心血,本汪内心有点不害羞的发出了一声感叹——你尊美!


对所有学术界的朋友们来说,发表学术论文(paper)真是一件让人又爱又恨的事。网上随手一搜就能搜到各路大神吐槽发文过程遇到的糟心事,例如同行评审不靠谱胡评啦,出版社编辑要求变态啦,评测标准不正确啦等等。作为一个屡次被要求改稿的博士汪,这些吐槽让我倍觉神清气爽。


在发学术论文这个煎熬的过程里,快乐的时间永远那么短暂。想想看呀,当看着用心血换回的一小个科研成果,变成了一篇条理清晰的专业论文,是一件多幸福的事呀!正当你带着满满的喜悦和小骄傲将它提交到心仪的期刊,准备让自己的小成果和世界打招呼,对方编辑一封长长的修改邮件能浇灭你内心那一丢丢的小雀跃——改词、改句、改图、改内容!我就问一句:编辑大人,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嗯,人家还真不痛,咱就老实儿的改吧!还别说,等改到那些编辑们挑不出毛病时,这个科研小成果就不仅仅是个小成果那么简单了,在作者眼里,它就是美不胜收的艺术品啊!


今天我们不聊科学,就来聊一聊这些科研论文在过去的300多年里的“美丽”进阶史。(多图预警)


 17世纪的先驱 


最早的科学期刊有法国的《学者杂志》(Journal des sçavans)和英国的《自然科学会报》(The philosophical transactions of the royal society),两家都于1665年,前后只相隔几个月时间。但创办之初这两家杂志的战略目标是有区别的:《学者杂志》可以说稍稍“八卦”一点,不对,是资讯度高一点,主要登登科学新闻一类;而《自然科学会报》偏向于刊登更加纯粹的学术研究。


这两家杂志的版面非常相似,或许也是受限于当时的印刷技术吧。从1669年开始,它们都以小且集中的单列斜体首字放大的格式呈现。


 ▼ 学者杂志 1669 


 ▼ 自然科学会报 1669 

 



你可能会发现,上两张图中的文章出自于同一个作者,正是大名鼎鼎的克里斯蒂安·惠更斯(Christian Hugens)。事实上,这两篇文章是一样的。当时他研究的运动定律先以法文被刊登的《学者杂志》上,然后再以拉丁文发表在《自然科学会报》上。本汪表示对当时的惠更斯羡慕嫉妒,用一篇文章就能发表在所有科研期刊上——影响因子给它打100让他骄傲去!


 《自然科学会报》的350年 


要论这两位先驱哪家更强,从寿命上看,“自然”完美KO掉“学者”:《学者杂志》在法国大革命期间便消失了,而《自然科学会报》却一直坚挺到现在,并在1887年时分刊成A和B两个杂志。


翻阅《自然科学会报》的存档我们会发现他们的排版在过去的350年里改变缓慢,只有过少数几次“重大”改版,像是19世纪时把小纸换成大纸,再像20世纪时将单列换成双列(只有期刊B改成双列,期刊A今天依旧保持单列)。或许是决策者过于保守,使得这么多年也没什么大变化,但人家说了:“我们做到了一个世纪做一次改变哟!”


看上两张图你还会发现,过去人们喜欢把页数放在正中间,还用括号括起来,这种习惯从最早期的《自然科学会报》开始,而且一直延续到1970年代。


 ▼ 自然科学会报 1784 


 ▼ 自然科学会报 1857 

 

 ▼ 自然科学会报 1970 



-------------我是划时代的分割线,从此括号加身的页数君就下线啦-------------



 ▼ 自然科学会报 1996 


 ▼ 自然科学会报 2012 



 简约与经典:PNAS的100年 


前面我们说的是出现在欧洲的最早的科学期刊,而现今科学界的老大美国早年又是怎么样的呢?1915年,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PNAS开始发售,1917年的文章风格是这样的:


 ▼ PNAS 1917 



排版基本与《自然科学会报》一致:单列、集中、紧密的文字格式。


 ▼ PNAS 1966 



本汪对这种紧密的排版有种特别的熟悉感,并非科研需要参考到那么古老文献,而是博一时期一件被导师嫌弃的小事让我记忆犹新:那次要一篇学术报告总结供组里内部参考,用的是Latex初始默认的文章格式,就是这种挤在中间的排版,导师看了后皱着眉头嫌弃了一番说:“博士了呀,写东西不要再像本科时那么随便了好吗?”或许这种挤在中间的排版确实不太符合现代审美标准了吧。


在1970年代时,PNAS从单列改成了双列,这也是现今我们都熟悉的格式。由于PNAS涵盖了许多不同的科学领域,这种特别的设计一直使用了30多年。之后在排版上也进行了一次修改。


 ▼ PNAS 1974 


 ▼ PNAS 2003 



 自然:1869年后的潮流引领者 


大名鼎鼎的《自然》杂志(Nature)诞生于148年前,在这短短的一百多年里,它可谓变化多端,一直在试图给科学文字提供最“美”的载体。


 ▼ Nature 1872 



例如1955年的这篇文章排版,相较于同时期的其他例子,是不是挺让人眼前一亮哒!标题使用的是无衬线字体(sans serif),相当于中文的黑体。


 ▼ Nature 1955 



在之后几十年里,《自然》的印刷样式也在不断的进步,为了让页面看上去更加工整、漂亮,他们在标题排版以及文字横向对齐上下足了功夫。


 ▼ Nature 1975 


 ▼ Nature 1984 


 ▼ Nature 1995 


 ▼ Nature 2001 


 ▼ Nature 2013 



 现代设计:色彩的加入 


过去10年间,科学论文的设计变得越来越丰富了,特别是线上阅读对这项技术的推进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比如说公共科学图书馆PLOS的文章在2009年时就有不同颜色的文字出现,还会用阴影或方框来整理版面。


 ▼ PLOS 2009 



再比如有着大批粉丝的2007年后的《细胞》评论,它固定用一种排版,看上去有许多的空白区域,且大胆的使用不同颜色,让版面看上去特别的干净清爽。尽管排版变“花哨”了,但本质却始终如一——保持了科学期刊应有的精准严肃。


 ▼ 细胞 2007 



今天,各大期刊对内容的排版要求越来越高,有一些期刊在近几年内不断的改变设计风格,让这些论文更加的赏心悦目,比如自然科学会报、PNAS和细胞。


 ▼ 自然科学会报 2017 


 ▼ PNAS 2017 


 ▼ 细胞 2017 



现在线上阅读文献越来越方便,作为科研人员我们对排版其实也挺注重的。好不容易得到的科研小成果小宝贝,除了内容准确过硬以外,也想给它打扮得美美的再跟同行见面呀!至于未来将如何变化,有着许多的可能性。


本文经 原理 授权转载




扫描二维码获取最新科技资讯
免责声明 | 图文吧网站所有信息采集搜狗微信平台,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联系QQ:807196
热门点击
  • 日榜
  • 周榜
推荐公众号
最新更新
string(126720) "
首页/科技/科学论文在过去352年里的美丽进阶史

科学论文在过去352年里的美丽进阶史

本人欧洲某大学博士汪一枚,经过四年奋战,终于在昨天交提交了博士论文。看着装订好的两百多页的心血,本汪内心有点不害羞的发出了一声感叹——你尊美!


对所有学术界的朋友们来说,发表学术论文(paper)真是一件让人又爱又恨的事。网上随手一搜就能搜到各路大神吐槽发文过程遇到的糟心事,例如同行评审不靠谱胡评啦,出版社编辑要求变态啦,评测标准不正确啦等等。作为一个屡次被要求改稿的博士汪,这些吐槽让我倍觉神清气爽。


在发学术论文这个煎熬的过程里,快乐的时间永远那么短暂。想想看呀,当看着用心血换回的一小个科研成果,变成了一篇条理清晰的专业论文,是一件多幸福的事呀!正当你带着满满的喜悦和小骄傲将它提交到心仪的期刊,准备让自己的小成果和世界打招呼,对方编辑一封长长的修改邮件能浇灭你内心那一丢丢的小雀跃——改词、改句、改图、改内容!我就问一句:编辑大人,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嗯,人家还真不痛,咱就老实儿的改吧!还别说,等改到那些编辑们挑不出毛病时,这个科研小成果就不仅仅是个小成果那么简单了,在作者眼里,它就是美不胜收的艺术品啊!


今天我们不聊科学,就来聊一聊这些科研论文在过去的300多年里的“美丽”进阶史。(多图预警)


 17世纪的先驱 


最早的科学期刊有法国的《学者杂志》(Journal des sçavans)和英国的《自然科学会报》(The philosophical transactions of the royal society),两家都于1665年,前后只相隔几个月时间。但创办之初这两家杂志的战略目标是有区别的:《学者杂志》可以说稍稍“八卦”一点,不对,是资讯度高一点,主要登登科学新闻一类;而《自然科学会报》偏向于刊登更加纯粹的学术研究。


这两家杂志的版面非常相似,或许也是受限于当时的印刷技术吧。从1669年开始,它们都以小且集中的单列斜体首字放大的格式呈现。


 ▼ 学者杂志 1669 


 ▼ 自然科学会报 1669 

 



你可能会发现,上两张图中的文章出自于同一个作者,正是大名鼎鼎的克里斯蒂安·惠更斯(Christian Hugens)。事实上,这两篇文章是一样的。当时他研究的运动定律先以法文被刊登的《学者杂志》上,然后再以拉丁文发表在《自然科学会报》上。本汪表示对当时的惠更斯羡慕嫉妒,用一篇文章就能发表在所有科研期刊上——影响因子给它打100让他骄傲去!


 《自然科学会报》的350年 


要论这两位先驱哪家更强,从寿命上看,“自然”完美KO掉“学者”:《学者杂志》在法国大革命期间便消失了,而《自然科学会报》却一直坚挺到现在,并在1887年时分刊成A和B两个杂志。


翻阅《自然科学会报》的存档我们会发现他们的排版在过去的350年里改变缓慢,只有过少数几次“重大”改版,像是19世纪时把小纸换成大纸,再像20世纪时将单列换成双列(只有期刊B改成双列,期刊A今天依旧保持单列)。或许是决策者过于保守,使得这么多年也没什么大变化,但人家说了:“我们做到了一个世纪做一次改变哟!”


看上两张图你还会发现,过去人们喜欢把页数放在正中间,还用括号括起来,这种习惯从最早期的《自然科学会报》开始,而且一直延续到1970年代。


 ▼ 自然科学会报 1784 


 ▼ 自然科学会报 1857 

 

 ▼ 自然科学会报 1970 



-------------我是划时代的分割线,从此括号加身的页数君就下线啦-------------



 ▼ 自然科学会报 1996 


 ▼ 自然科学会报 2012 



 简约与经典:PNAS的100年 


前面我们说的是出现在欧洲的最早的科学期刊,而现今科学界的老大美国早年又是怎么样的呢?1915年,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PNAS开始发售,1917年的文章风格是这样的:


 ▼ PNAS 1917 



排版基本与《自然科学会报》一致:单列、集中、紧密的文字格式。


 ▼ PNAS 1966 



本汪对这种紧密的排版有种特别的熟悉感,并非科研需要参考到那么古老文献,而是博一时期一件被导师嫌弃的小事让我记忆犹新:那次要一篇学术报告总结供组里内部参考,用的是Latex初始默认的文章格式,就是这种挤在中间的排版,导师看了后皱着眉头嫌弃了一番说:“博士了呀,写东西不要再像本科时那么随便了好吗?”或许这种挤在中间的排版确实不太符合现代审美标准了吧。


在1970年代时,PNAS从单列改成了双列,这也是现今我们都熟悉的格式。由于PNAS涵盖了许多不同的科学领域,这种特别的设计一直使用了30多年。之后在排版上也进行了一次修改。


 ▼ PNAS 1974 


 ▼ PNAS 2003 



 自然:1869年后的潮流引领者 


大名鼎鼎的《自然》杂志(Nature)诞生于148年前,在这短短的一百多年里,它可谓变化多端,一直在试图给科学文字提供最“美”的载体。


 ▼ Nature 1872 



例如1955年的这篇文章排版,相较于同时期的其他例子,是不是挺让人眼前一亮哒!标题使用的是无衬线字体(sans serif),相当于中文的黑体。


 ▼ Nature 1955 



在之后几十年里,《自然》的印刷样式也在不断的进步,为了让页面看上去更加工整、漂亮,他们在标题排版以及文字横向对齐上下足了功夫。


 ▼ Nature 1975 


 ▼ Nature 1984 


 ▼ Nature 1995 


 ▼ Nature 2001 


 ▼ Nature 2013 



 现代设计:色彩的加入 


过去10年间,科学论文的设计变得越来越丰富了,特别是线上阅读对这项技术的推进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比如说公共科学图书馆PLOS的文章在2009年时就有不同颜色的文字出现,还会用阴影或方框来整理版面。


 ▼ PLOS 2009 



再比如有着大批粉丝的2007年后的《细胞》评论,它固定用一种排版,看上去有许多的空白区域,且大胆的使用不同颜色,让版面看上去特别的干净清爽。尽管排版变“花哨”了,但本质却始终如一——保持了科学期刊应有的精准严肃。


 ▼ 细胞 2007 



今天,各大期刊对内容的排版要求越来越高,有一些期刊在近几年内不断的改变设计风格,让这些论文更加的赏心悦目,比如自然科学会报、PNAS和细胞。


 ▼ 自然科学会报 2017 


 ▼ PNAS 2017 


 ▼ 细胞 2017 



现在线上阅读文献越来越方便,作为科研人员我们对排版其实也挺注重的。好不容易得到的科研小成果小宝贝,除了内容准确过硬以外,也想给它打扮得美美的再跟同行见面呀!至于未来将如何变化,有着许多的可能性。


本文经 原理 授权转载




扫描二维码获取最新科技资讯
免责声明 | 图文吧网站所有信息采集搜狗微信平台,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联系QQ:807196
热门点击
  • 日榜
  • 周榜
推荐公众号
最新更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