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显世态 文说天下 图文吧——最全的微信公众号/资讯聚合平台
首页/科技/离开《吐槽大会》的日子里,亿元投资降临脱口秀时 | 36氪深度

离开《吐槽大会》的日子里,亿元投资降临脱口秀时 | 36氪深度


中国脱口秀尽管已经发展了8年左右,缺钱,缺人,缺观众,至今无法突破小众瓶颈。在脱口秀这种形式被大众熟知之前,谁都没到收割的时候,包括制作了《吐槽大会》笑果文化在内。




文丨韩洪刚


 成名率1:100

脱口秀圈子里,终于出了一位黄西之外的明星。

2017年初开播的《吐槽大会》以周杰、曹云金和张绍刚等明星吸引到第一批观众,但看过节目之后,你多半不会忘记常驻嘉宾池子。与黄西所塑造的羞涩内向的舞台形象不同,虽然也带着眼镜,生于1995年的池子吐槽别人时,却总有种得瑟的风采。《吐槽大会》第一季完结后,他的微博粉丝量达到了77万,每条微博的点赞数在4000左右,享受着一位小型明星的待遇。

如果以池子为标杆来衡量,在中国说脱口秀的成名概率大约是1:100——相比那些在电影学院门口顶着寒风参加艺考的学生,或是在横店剧组里从龙套跑起的群演来说,这个概率堪称天上掉馅饼。但背后真正的事实却是中国脱口秀土壤的贫瘠,尽管已经发展了8年左右,国内能够上台表演的脱口秀(本文特指Standup Comdey,单口喜剧)演员不过百来位——按照资深脱口秀表演者石老板和冯立文的说法,这个数目还要再打个对折,不到50个。

缺钱,缺人,缺观众,过去8年里,脱口秀始终无法突破小众瓶颈。国内第一批脱口秀表演者的发展路径多半相似,启蒙来自美国脱口秀节目,上台表演的热情是被黄西激发的,彼此之间以兴趣为纽带维持着松散的关系。表演场地多半在小酒吧里,如果谁能在剧场里开个一两次脱口秀专场,那已经是成名的象征了。

这波人当中需要再出一个明星,才能让更多人认识脱口秀。

这是冯立文两年前的想法。《吐槽大会》才播了两三期,冯立文就兴奋地发微信给朋友,明星终于出现了。 

《吐槽大会》的另一位常驻嘉宾李诞的微博粉丝数是池子的两倍,但他的出身是作家和喜剧写手,不是从酒吧里成长起来的脱口秀演员。池子则是从北京胡同的酒吧里开始露脸的。热力猫每周都有开放麦活动,只要提前报名,任何人都可以上去说一段,无论中国还是国外,开放麦都是一个脱口秀演员的起点。

两年前,池子演出时遇到了李诞,从北京去了上海,参加了王自健主持的《今晚 80 后脱口秀》,签约笑果文化,直到如今成了《吐槽大会》的“钉子户”。

冯立文说,池子的成功可以成为年轻人的一个榜样,让他们知道,说脱口秀也能成为明星,也能成事。有了这样的榜样,大家就会知道,在中国做脱口秀是有出路的。

这不仅是个人的出路,也是整个中国脱口秀的出路。

广告主、节目订单和融资

单立人创始人石老板

前些天石老板找到我,说他开了公司,还融资了,问我要不要一起干?我就问了,融资是什么?石老板说,就是有人给我一笔钱,赚了算我的,亏了算他们的。我问他公司多少人,石老板说就他一个人。我听了就很佩服,原来包养还可以这么来表达。

台下观众大笑起来,其中包括被调侃的石老板。他说了4年脱口秀,是为数不多的能办个人专场的表演者,也是这次演出主办方单立人喜剧的创始人。演出时间是今年3月份,地点是中美喜剧中心,一个很大的名头,实则是个小小的酒吧四合院。台下有不少观众是投资人,《吐槽大会》之后,更多人开始注意到这原本散落在角落里的喜剧生意。 

单立人2017年1月成立,目前只有3个人。但情况已经比两年前石老板辞掉工作,专门做脱口秀时好很多。那时他是光杆司令,开始时处境比较困顿,后来参与演出、编剧,也参加一些商演、公司年会等,收入才逐渐有了起色。

3个人的公司不需要太高的运营成本,石老板一时也没想好需要融资来做些什么,可还是有投资人愿意找石老板聊,聊脱口秀的变现可能。更直接一点说,他们都想投出下一个笑果文化。

当初《今晚 80 后脱口秀》的制作团队成立笑果文化时候,只是觉得脱口秀这事能做出点什么东西,但具体做什么,怎么做都没有眉目。直到他们把《吐槽大会》做成播放量突破14.5亿的爆款。跟着播放量到来的还有广告主、下一季节目的订单,以及新一轮融资——4月20日,笑果文化宣布获得1.2亿元A轮融资,领投方为华人文化。

2016年,笑果文化先后拿到了游族资本、普思资本的pre-A轮投资,团队人数涨到了几十人。之前笑果的上一个办公室还只能坐下4个人,开始筹备《吐槽大会》之后,几十个主创没地方开会,只能出来,自己在外头找地方开会,没固定场所。  

招聘还在继续,笑果文化CEO贺晓曦告诉36氪,笑果未来会往三个方向发展,一是线下的单人脱口秀,二是情景喜剧等新的美式喜剧形式,最核心也最能带来现金流的,当然是《吐槽大会》系列和衍生节目。

除腾讯视频之外,一些新的平台也在跟笑果洽谈节目制作,既有视频网站,也有电视台。今年下半年,笑果已经敲定了两档节目,7月份的《未来吐槽王》和12月份的《吐槽大会第二季》。除腾讯视频之外,一些新的平台也在跟笑果洽谈节目制作,既有视频网站,也有电视台。

《欢乐喜剧人》火了之后,各大卫视纷纷做起了喜剧节目,欢乐传媒甚至同时为两个卫视输送节目。喜剧有门槛,喜剧圈的人已经开始抱怨创作力不足的问题,脱口秀的圈子更小,几乎没有本土文化基础,来来回回总跳不出那个圈子。就像喜剧节目离不开宋小宝、贾玲、沈腾一样,在这些规划中的脱口秀节目里,毫无疑问我们还会看到那些老面孔。起码在优酷准备在4月份播出的脱口秀节目《脑洞大开》的海报上,我们又一次看到了张绍刚和池子。

垄断才能活下去

人才永远是创意行业最核心的资源,在资本蠢蠢欲动之前,圈人划地盘就已经开始了。

 “至少吸取了这个行业90%以上的资源和注意力,我们才有这个决心可以去做这么大的现象的事。

贺晓曦说,“在起步阶段,如果你是一个有信念的公司,我觉得是应该垄断,不然大家都在为生计奔忙,(脱口秀)就变成没有机会去做整个产业化的事情。”

贺晓曦所说的垄断,并非排他唯我,而是想通过效果,给行业制定规范和标准,打造平台。在其他行业,几乎不会有一个刚融到A 轮的公司会想到垄断。只是脱口秀圈子实在太小了,想要做到人才上的垄断并非不可能,一档《吐槽大会》,已经动用了全国一多半资深的脱口秀编剧。

北京脱口秀俱乐部的创始人西江月认同贺晓曦的看法,觉得当前中国的脱口秀的确需要建立行业标准,集中行业资源,而且他也希望北脱俱乐部能与笑果合作,但他不觉得会出现垄断:

没人能够把所有的好段子都垄断了。

2016年初,西江月成立了北脱传媒,不过他强调说,尽管用了“北脱”的名字,但北脱传媒和北京脱口秀俱乐部还是分开运营的。

“北脱传媒主要业务是制作一些线上的节目,线下演出这块还是俱乐部来做。”西江月告诉36氪,现在北脱传媒正在制作几档节目,其中包括和“国内顶尖网站”合作的综艺节目——类型依然保密,但和脱口秀没太大关系——也有一档短视频脱口秀节目。

在美国,一个素人要成长为独当一面的脱口秀明星,大约要经历七八年的时间,开始先是在小酒吧,之后去乡村俱乐部、大剧院,最后是上电视,成为明星,有完备的晋升体系和喜剧人才培养机制。笑果是目前唯一把这条路走通的公司,对人才的吸引力自然也是最大的,目前它签约的脱口秀编剧和演员已经有数十人。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愿意再做一个《吐槽大会》,比如石老板。他说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还是登台表演。单立人的目标也不是做节目,而是希望用剧场管理的模式把原来零散,不成规模的脱口秀线下演出整合起来,变得更加规范和流程化。单立人也想跟脱口秀表演者签约,一方面是为演员提供线下演出的机会,另一方面,以单立人为品牌来为线上输送演员。

投资人不太看好这么单纯的模式,觉得演出规模并不值得去投资——有投资人告诉36氪,一个脱口秀俱乐部的演出,一年顶多有小几百万的收入,空间太有限了。

线上的空间要广阔很多。

但石老板觉得,线上脱口秀和线下演出是两码事,不仅要懂演出,还要懂互联网产品,这就不是他擅长的领域,他擅长的只是写段子、讲段子,把观众逗乐。至于做节目,未来可以采用跟别人合作的形式。就像《驴得水》的出品方至乐汇,把话剧本身打磨好了之后,自然有开心麻花或者是其它更会拍电影的出品方找上门来合作。

到线下去抢人

脱口秀的根基在线下,几乎每个脱口秀演员都会这么说,冯立文尤其坚持这点。

作为笑果文化签约的第一批编剧,冯立文要照顾孩子,正准备辞职回深圳,未来做自由职业的脱口秀编剧。2013年,他和朋友在深圳创办了逗伴脱口秀俱乐部,有固定的演出场所和观众群。被笑果挖到上海之后,通过给《吐槽大会》、《今夜百乐门》等节目做编剧,冯立文已经能获得不错的收入,线下演出带来的收入“可以忽略不计”,但他还是坚定地想继续做线下表演。

脱口秀段子不是张口就来,它需要打磨,需要在演出中去测试现场观众的反应,观众的笑声大小决定了一个段子该不该被保留。在《吐槽大会》之前,笑果文化就不断组织脱口秀线下演出,在每一场演出里来琢磨观众喜欢听什么,琢磨表演风格,琢磨出场顺序,不断测试。正是因为有了线下与观众交流的经验,在《吐槽大会》开始之前,贺晓曦已经有把握它会成功,因为他知道观众要什么。

更重要的是,线下是挖掘人才的好地方,线上是积累之后再输出的渠道。笑果的线下脱口秀品牌叫噗哧脱口秀。从两年前刚做笑果开始,噗哧就已经存在,不定期地在上海等一线城市组织脱口秀表演。但噗哧真正发力,却是从今年年初开始。

除了在二三线城市成立当地的噗哧俱乐部,噗哧还已经开始校园行,从校园开始培养脱口秀爱好者。笑果与学生合作,建立脱口秀爱好者社团,提供一定的资金帮助和演出资源,并且会举办夏令营、冬令营等活动,从学生里寻找好的苗子。 

学生社团很好招人,对资源要求少,有时候就是入会费差十块钱的事。而这个脱口秀社团,不仅便宜,还有机会和李诞、池子一起演出,那你说来不来?

贺晓曦觉得在《吐槽大会》的加持下,脱口秀在年轻一代里已经极具号召力。

更重要的是,笑果要展示一个清晰的职业通道给学生,大学毕业去一家不错的公司写段子,搞表演也是个看上去不错的选择。笑果最新签约的艺人,就是一位来自广州的大三学生。 

公司有了通道,个人也有了通道——尽管这通道目前还只是羊肠小径——这让中国的脱口秀有了产业的雏形。如果把美国脱口秀的阶段比作森林,那么中国脱口秀还处于人工大棚的阶段。

在美国,顶级脱口秀演员可以转战各大综艺,拍摄电影,出入名流场合。被中国脱口秀演员奉为偶像的Louis·C·K,也是在HBO为他录制并发行了个人专场表演之后,才开始成为巨星。最近Nexflix接过了脱口秀的大旗,为Louis·C·K、Dave Chappelle、Ali Wong分别录制专场脱口秀视频,供用户点播。

Ali Wong便是那位前阵子在中国社交网络红了一把的脱口秀女演员。视频中她挺着怀孕的肚子,肆无忌惮地调侃着自己的个人生活。而她的中国同行显然无法拥有跟她一样的表演尺度。 

《吐槽大会》导演叶烽说,这可能是中国最纯净的节目之一。失掉了美版的尺度,一些粉丝会遗憾《吐槽大会》不够原汁原味,但贺晓曦觉得,那不是好事,“以后年轻人要去做脱口秀,他没法和爸妈说,我要去做那样的节目”,“净化”之后的《吐槽大会》,反而更方便传播。

在脱口秀这种形式被大众熟知之前,谁都没到收割的时候,包括笑果在内。在那一天到来之前,脱口秀表演者必须小心地收紧边界,来保护好人工大棚里脆弱的生态。




推荐阅读

点击下方图片即可阅读

微信不能再打赏,苹果这笔“知识税”收得让人不服



扫描二维码获取最新科技资讯
推荐公众号
  • 互联网研究家

    每天精选深度分享互联网趣事要闻、解读互联网商业模式、爆料互联网小道消息、互联网大事件、互联网大佬轶事 、移动互联网报道、研究、服务为己任的第三方行业研究机构。

  • 微信公众平台

    帮助您了解公众帐号,更好地运营微信公众帐号。

  • 玩家player

    致青春,那些年一起游戏的亲友,那些年敲坏的ASWD,都是属于你我的独家记忆。时光不老,游戏不散。你还愿意,成为那个不老的玩家吗?

  • 互联网圈内人

    互联网信徒,数码圈过客;手机懂一点,公关刚入门——谈起这些行业,我仍可以骄(biao)傲(lian)的说,我是“圈内人”。原圈内人正式认证改名互联网圈内人,还是原来的圈哥,还是熟悉的内容。

  • 互联网扒皮哥

    分享互联网趣事要闻、解读互联网商业模式、爆料互联网小道消息、开扒互联网大事件和互联网大佬轶事……!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