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显世态 文说天下 图文吧——最全的微信公众号/资讯聚合平台
首页/文摘/小三将用过的避孕套发朋友圈,是向我示威啊!

小三将用过的避孕套发朋友圈,是向我示威啊!


01

A市,桑城。

气象台早已发布了暴雨橙色预警,天,黑沉沉的压在城市的上空,强劲有力的风夹着寒冷的雨丝穿街而过,人们纷纷紧闭上了门窗,做好了躲避这场大暴雨的准备……

右街转角处的小巷子里,却还停着一辆豪车,即便是透过越来越朦胧的雨幕,依然能看清那张扬的红色车身,以及,坐在敞开的车门边穿着改良过的深V超短学生裙的妖媚女人。

而车旁的地上,还跌坐着一个女人,她像是受到了莫大的刺激,清瘦的身体在狂风冷雨中微微颤抖着。

与车上的女人相比,她显得过于素净,一件宽大的格子衬衣配一条高腰的牛仔裤,脚上随便套了一双黑白运动鞋,原本黑亮柔顺的发也仅用最简单的黑色皮筋于头上绑了马尾……

车上的男人下了车,外表倒是颇为俊朗帅气,只是身上的衣服实在有些凌乱,他一边将衬衣上的扣子扣好,一边面无表情的对地上的女人说:“晚瑜,既然你都看见了,那我们就分手吧!”

地上的女人这才挣扎着站了起来,她抬起头,那双清澈透亮的眼里盈满了泪水,她强忍着没有让它流下来,只望着男人,语气很是受伤的质问:“为什么?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她是慕晚瑜,是C市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耀眼明珠,如果不是真的很爱很爱这个叫做江以峰的男人,她也不会在父母明确反对她和这个男人在一起之后,还偷了户口本不远万里跑来这桑城。

她带着和这个男人结婚的心愿而来,可眼见到的却是他和自己闺蜜甄美美的肮脏破事……他们甚至都来不及找间像样的宾馆吗?就在这随时都可能有人经过的街巷里激烈苟且……

斜着眼睛瞟了一眼慕晚瑜,甄美美下了车,尖细的高跟鞋踩在慕晚瑜的面前:“我来告诉你为什么。”

她伸出手指,指向慕晚瑜,脸上满是鄙夷:“慕晚瑜,你好好的瞧瞧你自己,从我们上大学的时候直到现在,你都是这么一副素面朝天的模样,衣服保守的恨不得将头发丝儿都包起来……你想装圣女,我不拦着你,可你也别怪我抢了你的男人,如果不是我也会是别人,好歹我们是好朋友,肥水不流外人田,我……”

“行了!”江以峰打断了甄美美的话,语气淡淡的说:“晚瑜,这件事是我对不起你,你要多少钱,说个数吧!”

“什么?钱?你……”慕晚瑜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望着江以峰:“你以为,我和你在一起,是为了钱?”

她根本就不缺钱好吗?!

安以峰皱起了眉头:“难道不是吗?”

他早有和慕晚瑜分手的念头,他是个正常的男人,当然有女爱男欢的需求,可慕晚瑜却极其的死板传统,别说是和他躺一张床,就是连牵牵手,都有些排斥!

他也是快憋坏了,才会身陷甄美美的温柔陷阱……而在享受过了甄美美的诸多花样后,他与慕晚瑜分手的念头就更加的坚定了!

甄美美说的对,这年头,哪有纯的像朵白莲花的女人呢,慕晚瑜分明就是不够喜欢他!

如果不是为了钱,她为什么就不能偶尔穿一回裙子,展示一下她的好身材?她为什么就不能也抹点粉描个眉,妩媚动人一点?她为什么不能在他有所需求的时候,热情的投进他的怀抱?

当一个人已经厌倦了另一个人的时候,总是会千方百计的为自己找借口,而吹毛求疵找对方的过错……

听了江以峰的话,慕晚瑜当然想要分辨,然而还没等她开口,甄美美却抢先快速的说:“慕晚瑜,别装了,你想要多少钱就直接说吧!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吗?当初以峰追求你的时候,你就调查过他的家世背景,如果不是知道他是江氏集团的继承者,你恐怕也不会答应和他交往……其实你根本不喜欢以峰,不然你们交往了七年,你怎么会连初吻都舍不得给他?”

稍稍停顿了一下,甄美美又抛下一颗重磅炸弹:“如果你非要嘴硬,说不是为了以峰的钱,那就和平分手吧,别再纠缠以峰了,以峰现在喜欢的人是我,而且我的肚子里,也已经有了以峰的骨肉,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

甄美美将手放在肚腹上,左右抚摸了两下,挑起的眼里溢满了得意……

这个女人,她的柔善,她的仁义,她对情感的洁癖……她所有的弱点,她都掌控的一清二楚,她敢抢她的男人,就早已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只是没想到,这一天来的比预想中的快了些,她还没来得及做好所有的事情,但是也差不多了!

她,可以毫不犹豫的向这个女人摊牌了!

慕晚瑜紧紧的咬住了自己的唇,她盯着甄美美涂着鲜红色指甲油的手,她觉得这红色就像是她的心头血,正从被撕开的伤口汨汨往外流!

她曾经以为甄美美是她一辈子的好妞蜜,她和她从上初中的时候就是朋友,初中,高中,大学……十多年了,她信任甄美美,甚至超过了信任自己,却是今天才知道,甄美美竟然是这般看待她的!

竟说她是在装纯?

她不喜欢浓妆艳抹错了?

她拒绝婚前的亲密行为有罪了?

更让人气愤难忍的是,甄美美明明知道当初调查江以峰身份的人是她的父亲,更知道她的身份……

可她甄美美都怀上江以峰的种了,却还能站在这里理直气壮的抹黑她?

肥水不流外人田?

人,可以这么自私,这么无耻吗?

她攥紧了拳头,生生的将眼里的泪水逼了回去,许久许久,终于咬着牙,说出这么一句话来:“所以,是我慕晚瑜阻碍了你们,是吗?”

她的话音刚落,甄美美张嘴就说:“当然,如果不是因为顾念着你,我和以峰也不用这么偷偷摸摸的……”

显然,甄美美把江以峰不带她回家住的过错又扣在了慕晚瑜的头上。

事实上,她心里清楚的很,江以峰喜欢的不过是她的身体,如果不是因为她耍了个心眼,怀上了孩子,江以峰绝对不可能娶她,最多给她足够用的钱,将她养在外面。

可她甄美美费了这么大的功夫,怎么会甘心只当江以峰外面的女人?

她有身材有美貌有才华,哪一点比慕晚瑜差了?可凭什么慕晚瑜就能拥有美好的家庭,无忧无虑的生活,以及,江以峰这么家世显赫的男朋友?

她靠近慕晚瑜,讨好慕晚瑜,骗的慕晚瑜的信任,不过就是为了给自己铺路!所以,大学毕业后,她便毫不犹豫的将简历投到了江氏集团……而慕晚瑜知道后,竟然还亲自拜托江以峰多多关照她,真是个傻B!

现在,她终于如愿以偿的从慕晚瑜的身边将江以峰抢走了,虽然,她知道江以峰的心中仍然还有慕晚瑜的位置,但她相信,只要她和江以峰结婚了,成为江氏集团的少夫人,以她的手段,她绝对会让江以峰彻底的忘了慕晚瑜!

“是吗?”慕晚瑜重复了一遍这两个字,顾念?她竟说还顾念着她?就是这么顾念的?可笑!

她看了一眼甄美美,又看一眼江以峰,脸上的伤痛渐渐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取而代之的,是连她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的冷静和冷漠。

“所以,你们是希望我赶紧的滚蛋,好腾出地儿来,让你们继续媾和?”她语气一转,带着丝丝嘲讽。

江以峰一愣,随即有些恼怒:“慕晚瑜,你说这话也太难听了!”他和慕晚瑜交往了这么久,从来不知道慕晚瑜也会说出这种伤人的话来,她一直是有着良好教养的女孩,就连说话都是轻声细语的……

难道,以前的她,果真都是装的?

02

“你恼什么?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吗?难道是我眼瞎了认错人了,站在我面前的你们,不是我的男朋友和我的好妞蜜?难道刚才这车子的剧烈摇晃只是因为你们在车里纯聊天?难道这空气里令人恶心的味道仅仅是因为这个城市的空气质量不佳?”

抛出了这一连串的反问,慕晚瑜表现的越发的镇定,即便是,她心痛的就快要无法呼吸了。

这话,像一盆冰冷的水,泼在了江以峰的心上,他无言以对,他看着慕晚瑜,只觉得有些陌生了,而这陌生的感觉却又让他有些动摇了。

没想到七年的时间,他竟还没能完全的了解慕晚瑜,慕晚瑜现在分明是在嘲讽他,可他竟觉得她身上多了一种说不出来的美?

或许……如果……慕晚瑜能大度一些,不介意今天发生的事情,他与慕晚瑜、甄美美还能和谐相处?

越渣的男人越是会犯贱,当江以峰对慕晚瑜又有了一丝新奇后,他竟然冒出了这么无耻的想法!

慕晚瑜的反问也让甄美美有些心虚了,毕竟她还是C市的人,不可能一辈子不回去,如果慕晚瑜记恨上了她,想要对她或者她的家人做点什么,是轻而易举的……

“晚瑜,你别这样说,你以前对我那么好,我也不想伤害你的,可是我没有办法,我和以峰是……真心相爱的!”甄美美这话说到后面,几乎就听不见声音了,显然是没有什么底气。

慕晚瑜冷笑的一声,真心相爱?真是可笑!

如果连他们这种毫无廉耻的背叛都能称得上是爱情,那么爱情的世界得肮脏成什么样子?!

甄美美竟还知道她以前对她有多好?如果真的是顾念她的好,又哪里会爬上她男人的床?在她最猝不及防的时候,给了她如此残忍的打击?

剜心割肉也不过如此!

“好,我成全你们!”就在江以峰和甄美美都不知道该说什么话的时候,慕晚瑜却吐出了这么几个字,她一字一顿,吐字清晰,一点也不像是在说假话。

甄美美脸上一喜:“是真的吗?晚瑜,你真的肯放手吗?”

意识到自己的表现过于欢喜了,甄美美又赶紧收起了笑容,小心翼翼的加问一句:“你真的……不恨我……我们吗?”

她以为自己算的上是最了解慕晚瑜的人了,她见证了慕晚瑜与江以峰的点点滴滴,知道慕晚瑜对江以峰的爱有多深!

慕晚瑜怎么可能会一点都不怨恨她呢?她不相信。

“我为什么要恨你……你们?”慕晚瑜勾起嘴角,学着甄美美的语气。

她确实不恨,从小她的父母就教育她,不管身处怎样的坏境中,面对多么不堪的事情,都不要去怨恨,一旦怨恨,伤害的最深的还是自己。

所以,她不恨,只是愤怒,而良好的修养使得她将这份愤怒也都强压了下去。

“那你还记得我们之间的约定吗?”甄美美又问。

慕晚瑜愣了一下,只觉得胃里面的恶心感觉再次上涌……她没有想到,甄美美竟还有脸提起那个约定。

大学毕业的前夕,她是曾和甄美美约定,不管是谁先嫁人,另一个人都要去当伴娘。

可现在甄美美要嫁的是她慕晚瑜的男人呢!

不,从此刻开始,江以峰不再是她慕晚瑜的男人,背着她偷腥的男人,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四五六七,这样的男人,要来何用?留着给自己找罪受吗?

而甄美美想要,还故意这样的激她……

“我的手机号码没换,将你们的婚礼日期和地点用短信发到我的手机上,我会去的!”

扔下一句冷冰冰的话,慕晚瑜抓起了自己的行李箱……可能再多待一秒钟,她就要忍不住将拳头招呼到这对狗都不如的男女身上!

转过身,她头也不回的冒雨而去……

慕晚瑜刚刚走出小巷,瓢泼般的大雨便下来了,她站在路边,不停的招手,可出租车不是已经满载,就是司机赶着回家,不肯载人。

有一辆车甚至直接从她身边疾驰而过,溅得她一身的脏水!

借着不断顺着脸颊往下滚的雨珠,她终究还是忍不住落泪了,反正谁也分不清她的脸上是雨水还是泪水。

狂风中,雨水斜泼,早已被淋透的慕晚瑜根本站不稳,她索性将箱子放倒,自己坐在了上面。

淋淋也好!就让这雨彻底浇灭她对江以峰的爱意……她的身体冰冷僵硬,她的心支离破碎,她伸出双手,环抱住了自己……

不知过了多久,当慕晚瑜哭累了的时候,才发现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了。

她抬起了头,泪水迷离中看见一张朦胧的脸。

原来,雨,依然在下着,是有人,为她撑起了一把伞!

他很高大,往她面前一站,就挡住了所有的风和雨。

“叫什么名字?”男人开口,声线充满了磁性,落在慕晚瑜的耳中,只觉得很是动听。

“慕晚瑜。”她思绪混乱,条件反射般答了话。

“多大了?”

“二十六。”

“嗯,很好!……饿了吗?”

什么?慕晚瑜恍惚着,这个人是谁?他为什么站在她面前?像是在关心她?可他不是应该先问她冷不冷?或者问她为什么坐在这里吗?

但其实,她也确实饿了,她昨天离家出走,直接买了机票来桑城,飞机餐不好吃,她一口也没动,下了飞机后又惦记着先给江以峰买份礼物,走了两条街,却意外的瞧见江以峰的车从她的面前开过,她小跑着跟上,就撞上了那么不堪入目的一幕……

“饿……”思绪模糊中,她还是如实答了一声。

“跟我走!”男人伸出手,直接抓住慕晚瑜的右手大臂,将她拉起来,圈进了自己怀里……

他的动作流畅且自然,似乎对于他是男人,而慕晚瑜是女人,还是陌生的男人和女人,一点都不必在意。

这样的肢体接触,让慕晚瑜终于感受到些许暖意,她有些茫然,竟没有拒绝男人……

车里开了空调,温热的风吹到后排,慕晚瑜才反应过来,忙拉开了自己和男人之间的距离,她也才意识到自己这一身雨水加泥水的,已经将男人的车弄湿弄脏了!

眼里的雾气散去之后,她认出这车里的座椅垫和脚下的毯子都是国际知名的奢侈品牌,貌似得六位数以上才能买得下来,而且还是限量版的。

她顿时有些拘束了起来,随便抹了一把脸上的水,她小心翼翼的说:“这位先生,真是不好意思,我……”

当她的视线投到男人的脸上,话,戛然而止。

好帅啊!

她的脑海里回荡着这三个字,心跳也猛的慢了半拍。

男人穿着一身纯手工的黑色西装,即便是坐着,身上也难见到几条褶皱。他随意的将一只手放在自己的膝盖上,手指修长白皙,指节分明,比钢琴家的手更加的好看。

而那张脸,则仿佛是经过最优秀的雕刻家精心雕琢,线条清晰,鼻梁高挺,眉目分明,就连嘴角微微勾起的弧度都恰到好处!

江以峰也帅,但那不过是外表的俊朗,而面前的这个男人,却似乎连骨子里都透着成熟刚毅的贵气,他就像是个王者,仅仅是坐在这里,那强大的气场就使得人不自觉的想要臣服于他!

片刻之后,男人开口:“看够了吗?看够了,就想想要吃什么,西餐?中餐?”

慕晚瑜有些发窘,忙收回自己的视线,答:“中餐。”

“好!”男人点头,又对前面的司机说:“老李,去香怡园!”

司机恭恭敬敬的回话:“是,盛总!”

两个小时后。

吃的饱饱了的慕晚瑜抽出一张餐巾纸擦了擦嘴巴,然后红着脸对坐在她对面的男人说:“盛……盛总,谢谢你请我吃饭。”

她有些犹豫的咬了一下红唇,还是鼓起勇气将心底的疑问问出了声:“可是我有一个问题想请问盛总。”

男人将身体往后靠了靠,右手抬起,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慕晚瑜接着说:“盛总好心帮助了我,我很感激,可为什么盛总不是先送我去服装店买一身干净的衣服换下,却先请我吃饭呢?”

她也是来到了这里才知道,这香怡园,是桑城最有名的中餐食府,这么高档的地方,她却一身狼狈的进来,实在是有些尴尬。

从他们进来开始,直到现在,投到他们这桌的目光是越来越多,议论也一直没有停止过……

她倒并不是很在乎别人怎么看,但毕竟是这个男人将她带来的,他难道就不会觉得有损颜面吗?

男人又勾了勾嘴角,好心情的解释了两句:“任风吹雨淋的女人,换上干净漂亮的衣服并不会让你的心情愉悦一些,而美食可以做到!”

所以,他是为了安慰她?

慕晚瑜的心有丝丝的感动。

只是,这感动才延续了几秒钟,她就听到男人说:“还有……我只是带你来吃饭,并没有说请你吃饭,这饭钱,你得自己付清,哦,还有,我载你来的车费!”

03

“啊?”慕晚瑜的脑子顿时卡顿,她……没有听错吧?她以为这个男人是在帮她,可难道他只是在开着私家车载客赚钱?

可,有人请着专职司机开着豪车载客赚钱的吗?而且还带她来这么高档的地方吃饭,总不至于是因为来这里吃饭他可以拿回扣吧?

瞧着慕晚瑜吃惊的模样,男人的心情变的更好,他伸手将刚才服务员放在他面前的账单拿起来,递给了慕晚瑜:“你先去付了饭前吧,我看了一下,不算贵,一共是三万八千九百六十块。”

“什么?三万……”慕晚瑜瞪圆了眼睛。

这要是在平时,三万多块钱她完全付得起,可这一次她是离家出走的,银行卡肯定被父亲冻结了,而她身上的现金还不到两千块。

这么一想,她就羞红了脸,极其不好意思的望向男人:“对……对不起,我没有……没有那么多的钱,我……只有不到两千块钱,你……你能不能先借我一些钱,我把身份证押在你这里,你把电话号码留给我,等我工作赚钱了马上就联系你,把借你的钱和该给你的车费一起还给你?”

他都这样说了,她当然不好赖账,可她眼下的情况,还真是让她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她能想到的变通的办法,也只有这个了。

真是太难为情了……

她不敢直视他,悄悄的看他一眼,又迅速的垂下了眼皮。

男人如雕像一般坐在那里,稳稳的,面上没有多余的表情。

她的心更忐忑了……

沉默了一阵,男人才望向慕晚瑜,他当然知道她没有足够多的钱,否则她也不会冒雨打车,她的身后可就是五星级的大酒店呢,他猜想她当时肯定是想找个经济实惠些的地方去住……

但他故意冷了脸色,语气严肃的说:“当然不行!我要你的身份证干什么?”他稍稍停顿了一下,接着说:“没有身份证,谁给你工作?没有工作,赚不了钱,你拿什么还我?”

“我……”慕晚瑜噎住了,诚然,男人的话很有道理。

“那……”她更加的手足无措,甚至于整张脸都辣辣的烧了起来。

“除了身份证,你还有什么?”男人又问。他倒是很期待,她会说出什么?

“户口本!”慕晚瑜脱口而出。

这话音刚落,她再次窘迫的低下了头,押户口本和押身份证好像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意外的是,男人听到这样的回答,却重新勾起了嘴角的笑意:“嗯?户口本?这倒是个好东西……”这种东西也好说出来?这小东西,真是有趣极了!

他坐正了身体:“好!就户口本吧!我同意借钱给你,不过,我不接受户口本抵押,只接受买卖!”

“买卖?”慕晚瑜更加的难以理解,这世上可以买卖的东西确实很多,可户口本却是怎么个卖法?

“是!买卖!”男人解释:“你将户口本卖给我,允许我拿着它做任何我想做又可以做的事情……当然,我可以承诺不去做违背法律或者道德的事情。”

“这……”慕晚瑜有些犹豫,她实在不知道男人为何会对她的户口本感兴趣,毕竟他是连名字都不知道的陌生人,都说是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可,如果她不肯“卖”户口本,今天又该怎么走出这香怡园呢?

咬了咬牙,她点头:“好!”说着,便从包包里拿出了户口放在男人的面前。

男人伸出一根手指,随意的翻了翻了,当他瞧见户主的名字时,眼里迅速的闪过一道谁也没察觉到的锐利精光……

随后,他将慕晚瑜的户口本拿起来,放进了自己西装里侧的口袋里,嘴角再次往上勾起,露出更有深意的笑:“现在,跟我走吧!”

“走?去哪儿?”慕晚瑜突然就有些不安了,她怎么觉得这男人的笑有些……邪魅?

男人吐字清晰:“去行使我的权利!”

慕晚瑜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男人竟然将她带到了民政局。

当她透过车窗看见大楼门口的牌匾上,那赫赫醒目的“桑城民政局婚姻登记处”几个大字时,她的嘴张开的能塞下去一个煮熟的鸡蛋!

“我们为什么来这里?”她这样问出了声来。

“结婚。”男人的回话言简意赅。

 文章丨《亿万首席的蜜宠宝贝为“樱桃阅读”公众号连载  

因篇幅限制请点击阅读原文看后续精彩内容!


扫描二维码获取最新科技资讯
推荐公众号
  • 谁敢关注姐

    超内涵!够搞笑的腐妹纸一位!有图有真相,来了就知道~!慎入哦

  • 感恩生活

    用纯净的眼光去看待一切,怀着一颗感恩的心去过好每一天,,愿世界充满爱!感恩,从我做起!分享阳光,分担风雨!让人生充满感恩和快乐!感恩生活,感谢有你!

  • 全球未解之谜

    UFO、外星人、未解之谜、探索发现、奇人异事、灵异事件....有太多的谜题等待我们去挖掘。

  • 微聚美贺卡

    永久免费的送祝福神器,生日卡,心情卡,祝福卡,节日卡应有尽有,可上传图片和语音,让您的贺卡与众不同,更有海量祝福语任您挑选。

  • 春天女人

    官人点击下面“关注”二字进行关注为你提供一个安全健康休闲互动,合法 有序的平台环境。(永久)免费关注。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