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显世态 文说天下 图文吧——最全的微信公众号/资讯聚合平台
首页/文摘/女人下面太紧到底是疼还是爽?

女人下面太紧到底是疼还是爽?

晨零点整。

  舞魅,K市最奢靡豪华的顶级夜总会。

  “你会什么?”

  偌大的房间里传来男人冷沉的声音。

  黑色天鹅绒的窗帘静静垂着,只有巨大的电视屏幕上闪烁着幽暗光线,画面上无声地播放着MV

  唐果站在男人身前,垂着脑袋绞着手指,手心一片汗。

  “抱歉啊先生,我只是个临时的侍应生,什么都不会。”

  “哦,不会?”

  男人微微挑了声线,一身墨色衬衫,修长的身形隐藏在黑暗里,稳稳地靠在沙发上,金边的面具在幽暗灯光下,泛起璀璨亮色,面具下那双眼睛如同暗夜里的寒星,冷芒锐利,让人不敢与他对视。

  唐果只偷看了他一眼,立马又低了下去,空气冷的都快要结霜了。

  哦天啊,她真的只是临时代替好友来这个夜总会代一天班的,只是送瓶酒而已,怎么那么倒霉碰上了难缠的人。

  “舞魅包括服务员在内都会膝上舞,你说你什么都不会,叫你的领班过来。”

  “别别!”唐果慌忙摆手,她可不想砸了好友的饭碗,“我跳,但是你得保证,跳完后就放我离开!”

  幽深灯光下,唐果看到他兴趣盎然的上弯了唇角。

  “好。”

  一咬牙,拼了!反正戴着面具,谁都看不到谁!

  来舞魅的均是非富即贵,为保护客人隐私,所有人包括服务员都会戴上面具。

  唐果想了想,刚准备上前,两边的保镖立马拦上来,她只能讪笑着,“这是规矩,膝上舞,都要绑住客人的手的。”

  男人随意挥了下手,保镖才退开,唐果现在不仅手心是汗,后背更是湿透了,她敢确定,这男人绝对是黑社会!

  惨了,她长的那么可爱,会不会被先奸后杀?

  这样想着,她双腿就开始抖筛子,取下自己的领结,将男人双手捆绑了起来,贴身膝上舞,最怕对方双手不老实。

  死死绑紧,唐果这才敢紧张地跨坐上男人膝上。

  男人的手下很快播放起背景音,歌手性感磁性的嗓音,发出类似喘息的撩动,在幽暗的包厢里清晰地刺激着人的感官。

  唐果其实根本不会膝上舞,只是曾经在宿舍里打闹的时候跟着好友学过一点,再加上她紧张的要命,几乎是胡乱扭动着胡乱摆弄着双手,却不知,这却对男人产生了意料不到的诱惑。

  韩少迟墨色眼底闪过一丝精光。

  身上女人穿着舞魅的热辣制服,黑色的超短裙下两条光洁如玉的长腿,沿着她柔软的腰肢而上是一对不大却翘挺的柔软,巴掌大小的脸,面具后一双秋水瞳眸如雾般迷蒙,勾人心弦。

  舞技青涩,却意外的让人产生一股燥热。

  此时此刻唐果脸都烧糊了,丫的她20岁第一次与男人这么近距离接触过,还是跳那么羞人的舞蹈!该死的冉汐夏,下次别想再用美食让自己来替她代班了!!!

  呜呜,她还有没有下一次,能不能活着出去都是个问题啊……

  唐果忽然感到大腿上滑过一丝异样,男人的手正沿着她的裙摆渐渐向深处探去。

  “不如,我们玩点更刺激的?”

  男人湿热的呼吸忽然近在耳边,低沉魅惑的声音熨烫着唐果的耳膜,热度烧得她全身一哆嗦,像是一阵电流迅速地传遍了四肢五体。

  怎么回事,她明明把领结绑的很紧的啊!

  “先生,别开玩笑了,我们这里可是正规经营的夜总会。”

  唐果使劲扯了个笑,但下一秒,她就再也笑不出来了。

  男人一翻身便将她压到了身下,挑着语气,“哦?正规经营的夜总会么,有多正规?正规到侍应生穿成这样在客人腿上勾引人?”

  “喂,你讲不讲理啊!”唐果被他压在身下,一张小脸顿时鼓成了包子,“明明是你非逼着让我跳的!我不跳你还用那种杀人的眼神看我,我敢不跳吗!”

  “我有逼你?证据。”

  唐果差点没被这无赖气的心肌梗塞,“算了,猪不讲理,有什么办法!”

  “你说什么?!”韩少迟眸一眯,眼中射出危险的光,“小女人,你是第一个敢用这副语气同我讲话的人。”

  无数个杀人碎尸的画面又出现在唐果眼前,唐果真想呼自己两巴掌,怎么能惹怒黑社会大佬啊!

  “您看这样行吗大爷,你今天的费用我包了,你放我离开,好不好?”

  大爷?!

  韩少迟脸一黑,重重捏起她下巴,“你找死。”

  唐果被他捏的眼泪狂飙,抬手推他胸膛,挣扎之间一边肩膀的吊带滑落下去,瓷器般光滑的肩膀暴露在男人眼前,好不旖旎。

  韩少迟眸子一紧,幽暗灯光下,他支起身体,从上而下俯视着她,像是一头蓄势待发的猎豹,眼中布满了压抑不住的欲望。

  也是奇怪,他竟会对一个小侍应生起了反应。

  唐果浑身都开始泛凉,害怕席卷上来,她伸手推住他胸膛,带着颤音的慌乱出声,“你说过跳完舞就放我离开,我已经跳完了,你你你,你得遵守承诺。”

  身上男人似是听到了天大笑话,冰冷的唇角终于勾出笑意,“承诺?如果我不遵守,又会怎样?”

  “你怎么能这样啊!又无赖又无耻!一点也不像个男人!”

韩少迟笑出声来,大手缓缓从唐果的锁骨轻轻滑过,不疾不徐细细品味她肌肤的细腻,“马上我就会让你看看,我到底像不像个男人。”

  唐果真的吓的要哭了,抓住他滑向自己胸部的手,水汪汪的双眸里全是哀求,“求你了,让我走吧,我真的只是来代班侍应生的。”

  “刚才不是还牙尖嘴利说我无耻无赖不像男人么,怎么,不想亲身验证我像不像男人了么。”

  “不想,不想!你最男人,你最man,全世界就你一个男人!”唐果把脑袋摇的像拨浪鼓似的。

  韩少迟来了兴致,丝毫不为所动,反而还倾身下来,沉沉的呼吸洒在唐果脸颊上,“面对男人那么青涩那么紧张,唔,这么说,你还是处。”

  唐果灵光一闪,男人不是都有恋处情节吗,如果自己说不……

  “我不是处!”

  “那正好,我喜欢有技巧的女人。”

  唐果的心彻底沉到了谷底。

  “我不是处!”

  “那正好,我喜欢有技巧的女人。”

  男人不等她再说什么,抬起手扯掉了遮挡住她容貌的面具,她的长发也随着他的力道,洋洋洒洒铺散下来。

  刚好啪的一声,角落一盏小灯亮了起来,唐果细细尖叫了一声,本能的抬起手挡在眼前,“救命哇!”

  一张精致不施粉黛的小脸跃然眼前,算不上美的倾城,但眉清目秀,活色生香,看上去年纪很小,韩少迟忽地低低沉沉笑起来,“小东西,你多大。”

  他真怕玩了个未成年,那罪过可就大了。

  唐果眼珠滴溜溜转了转,脱口就说,“17,我未成年,你要敢碰我就是犯罪!”

  “哦?真的么,我犯什么罪?”韩少迟好看的眉目一挑,一边压着她,一边朝手下做了个手势,其中一个手下开门出去了,他便又把注意力集中到她身上,“是被未成年强上的罪,还是被未成年勾引的罪?”

  “你!”

  唐果被气的半天说不上话,两边脸颊鼓鼓的,惹的韩少迟忍俊不禁,抬了手抚上她脸颊,旋即捏着她下巴让她仰起脸来,低低凑近她,“小东西,我还没尝过未成年的味道,不如就拿你当第一次吧。”

  “别别别!我成年了,成年了!”

  离得太近了,男人额前的碎发都扫在了唐果脸上,痒痒的,却盖不过此刻她心中的恐惧,说白了,自己就算在这里被这个男人霸王硬上弓,看这男人的行头和排场,绝对是土豪中的战斗机,分分钟一沓钱就能解决所有事情,她难不成还真的能告他?

  “一会儿成年,一会儿未成年,你嘴里有几分是真?”

  “真的,我真的成年了,我可以给你看身份证!”

  啊呸,自己这张破嘴,给他看身份证这不是花样作死吗?让他知道自己姓名年龄住址以后还能安静生活吗?!

  他等着自己给他身份证,唐果讪笑两声,“呵呵呵,没带……”

  “呵呵呵。”他学着自己的样子笑了笑,眼睛里却是泛着冷光,忽然就俯了身下来,夺过了她的惊呼。

  唐果没料到他会突然吻自己,眼睛瞪得大大的,小手拼命在锤着他,韩少迟没放开她,反而把她身子拉的更紧的贴在自己身下,舌尖一挑就侵了进去。

  柔软像果冻般的唇带着致命的香甜,韩少迟背脊过电般的划过一丝快感,直到把她吻的快要窒息了,才意犹未尽的放开她,舔了舔自己的唇,“味道不错。”

  唐果大口大口喘着气,胸膛起起伏伏的划出一道道诱人的线条,韩少迟感觉身体热了起来,将衬衣扣子随意扯开了两个,露出精壮硬实的胸膛,手顺着她腰摸下去,掀开了她短裙,她的小腹平坦光滑,腰肢盈盈不堪一握,惹的他下身猛地一紧。

  “警察!”唐果忽然大喊。

  韩少迟身体下意识停了一下,接着便被唐果狠狠踹中了下腹重点部位,唐果推开他跳下沙发,一阵风似的逃了。

  韩少迟捂着某处坐起来,脸黑成了包公脸,咬牙切齿的,“该死,小东西,给我等着!”

  “唐唐,快来救命!”

  唐果逃回家躲了两天,睡眼迷蒙的接起电话,还没来得及说话,那边就连续三声“你丫的再不来就给老娘收尸吧”,然后啪的挂了电话。

  唐果捂着被震的快聋的耳朵发愁,大姐你能不要再给我找事儿了吗!

  等好不容易赶到reak餐厅的时候,恰是正午,阳光刚刚好。

  唐果推开玻璃的门,大老远就看到靠窗雅座的冉汐夏在朝自己拼命招手,她只好磨蹭着挪过去,“喂,大小姐,你今天相亲为什么还不能让我消停会儿?前天差点被你害的失身你知道吗?!”

  冉汐夏穿着半袖的小礼服,高低恰好的衣领把女孩子玲珑有致的身材展露无遗,人又长得俏丽,唐果打了个响指,“很漂亮,今天来的那个男人有福了。”

  “得了吧!”但冉汐夏却跨着脸,“听说今天相亲的是个公司的老总,有钱是有钱,但你想啊,老总不都是秃头,大肚,小眼吗,要多猥琐有多猥琐啊!”

  唐果想想也对,拍了拍冉汐夏肩膀,“放心,有我在,一定帮你把这个局搅合了!”

  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唐果迅速闪离,跑进了厨房。

  她是这里的常客,又因性子开朗,大多数工作人员都认识她并且很喜欢她,“王叔叔,你这里还有服务员的衣服吗?给我找一件。”

  唐果打扮成服务员样子,听到有人喊给冉汐夏那桌送汤,她赶紧跑过去端过大盘子,“让我去吧。”

  “小唐,这汤很烫的,小心点。”

  “好的!”

  唐果贼笑了两声,就是要很烫!

  从厨房溜出来的时候,唐果远远看到冉汐夏对面坐了个男人,黑色西装笔挺,穿着倒是人模人样,从后面看过去,没有秃头,也没有大肚子。

  她摇摇晃晃端着汤过去,冉汐夏对着自己拼命挤眼睛,唐果便想这个男人绝对丑,好友这是在向自己求救!

  “先生,不好意思打扰了,你们的汤。”唐果故意提高音调,大步从男人身后走朝前去,一个华丽的转身面向他,想好打击他的台词却戛然噎在了喉咙。

  正午的阳光刚好斜斜照了一半进来,把男人半边脸颊镀成了金色。

  眼前的男人,修眉如剑,鼻梁英挺,一双锐利的凤眸邪肆而深邃,俊朗的容颜如刀削斧劈,每一处线条,都漂亮得接近完美,惊艳魅惑的让人移不开眼。

  唐果在心中惊呼,天啊,来道雷劈了她吧,这是天神下凡?

  雷没劈到,但是唐果端着汤的手却歪了。

  滚烫的汤全部洒在了男人身上,而且好巧不巧,刚好洒在了他的那个部位……

  时间仿佛静止了三秒。

  “不好意思,手滑了……”唐果大脑一片空白,手慌脚乱的抓了桌上的纸就来给他擦。

  韩少迟脸色极黑,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这女人,让开了她,声音一沉,“我自己来。”

  “没事没事,都是我的不对!”唐果完全在慌神,等她扑过去要为男人擦的时候才反应过来,这怎么擦?

  看着他裤裆中间烫湿的那一块地方,唐果脸蹭的就红了,说话都开始结巴,“我,你,那个……你,你这样肯定不舒服,我去给你买裤子!”

  唐果说完一溜烟的落荒而逃,冉汐夏拿手遮住双眼,真的很想装作不认识那货。

  韩少迟深吸了口气,虽然某个地方被烫的好疼,但良好的教养还是让他微笑着,望向冉汐夏,“冉小姐,即使你不想相亲也完全没必要找个人来,把我们两的面子都砸了,你说是吗?况且,我能答应来与你见面,仅仅只是看在与你父亲的交集,别无他意。要找女人,我还没到要相亲的地步。”

  冉汐夏自知这次的确是她做过了,但又生气韩少迟说的话,拎着包站起来说了句“对不起”,便冲出了饭店。

  韩少迟望着裤子上那一滩汤渍,周围各种笑声不断,甚至还有人拍照,他牙齿咬的咯吱响,现在只想把罪魁祸首的那个女人狠狠捏死!

  再加上那日舞魅的帐,小女人,你惹大事了!

  唐果在外面随便找了家店拿了条男士裤子就飞奔了回来,英俊的男人正坐在沙发上,脸色扭曲,有种强烈要杀人的气场。

  她咽了咽唾沫,狗腿子的跑过去,“这,这位帅哥,你还是,还是换上我的裤子再回去吧。”

  韩少迟抬起头看了眼她手中拎着的裤子,脸色更扭曲了。

  “这就是你买的裤子?”

  这是一条沙滩短裤,五颜六色闪瞎人眼的图案点缀在上面,还是特级加肥的码,一大股浓烈的乡土气息迎面扑来。

  韩少迟额头青筋都在跳动,他闭了闭眼,旋即,薄唇轻启,“小东西,你故意的。”

  “我没有,我保证没有!”唐果两根指头捏着那条裤子,手抖的厉害,巴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我没有注意胡乱就买了一条,但是总比你现在好啊,汤那么烫,如果你再不换上,万一,万一被烫出什么毛病……”

  等等,这男人叫自己小东西……

  眼前猛地晃过舞魅的场景……

  不!是!吧!

  这时韩少迟却在想,这个女人说的也对,而且自己那个地方真的很疼。

  他黑着脸一把从唐果手中夺过裤子,刷的站起来,双腿微微有点张开,走起路来很别扭,他忍着疼,三步并作半步冲进了卫生间。

  唐果把自己浑身所有的钱掏出来付给经理,赔偿了汤的费用后,嗖的一声飞快逃之夭夭了,如果自己猜的没错,那男人就是舞魅里遇到的男人!

  开玩笑,再留在这里小命就不保了!

  韩少迟换上了这条奇葩裤子,从卫生间走出来,上半身西装革履精致无比,下半身惨不忍睹无法直视,静默一秒后,整个饭店就爆发出一阵阵波涛汹涌的笑声,甚至某路人甲还把刚倒进嘴里的咖啡全数喷了出来!

  想他堂堂韩氏第一总裁,什么时候出过这样的丑!

  韩少迟这一瞬间想杀人!

未完待续,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精彩继续……

↓↓↓


扫描二维码获取最新科技资讯
免责声明 | 图文吧网站所有信息采集搜狗微信平台,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联系QQ:807196
推荐公众号
  • 传统节日祝福

    节日祝福、音乐美文、生活感悟、精彩视频、生活常识等每天8篇精选文章与您分享~ 愿祝福与您长伴!合作QQ800178778

  • 天天炫拍

    免费、酷炫、易用的3D音乐照片秀!简单几步,马上让您的照片炫起来!

  • 缘分天空

    有缘千里来相聚

  • 经典音乐推荐

    拥有一种好音乐,就拥有一种好心情!请点击最下方“关注”二字,以后就可以每天免费收到精心推荐的音乐治愈美文,让你放轻松享受美好生活~~!记住,是完全免费的,请放心关注!

  • 天使爱美丽

    动听的背景音乐,唯美的文字——不是为你而写,又全是为你而写,希望你偶尔进来,也会被某一篇感动!

最新更新
string(115025) "
首页/文摘/女人下面太紧到底是疼还是爽?

女人下面太紧到底是疼还是爽?

晨零点整。

  舞魅,K市最奢靡豪华的顶级夜总会。

  “你会什么?”

  偌大的房间里传来男人冷沉的声音。

  黑色天鹅绒的窗帘静静垂着,只有巨大的电视屏幕上闪烁着幽暗光线,画面上无声地播放着MV

  唐果站在男人身前,垂着脑袋绞着手指,手心一片汗。

  “抱歉啊先生,我只是个临时的侍应生,什么都不会。”

  “哦,不会?”

  男人微微挑了声线,一身墨色衬衫,修长的身形隐藏在黑暗里,稳稳地靠在沙发上,金边的面具在幽暗灯光下,泛起璀璨亮色,面具下那双眼睛如同暗夜里的寒星,冷芒锐利,让人不敢与他对视。

  唐果只偷看了他一眼,立马又低了下去,空气冷的都快要结霜了。

  哦天啊,她真的只是临时代替好友来这个夜总会代一天班的,只是送瓶酒而已,怎么那么倒霉碰上了难缠的人。

  “舞魅包括服务员在内都会膝上舞,你说你什么都不会,叫你的领班过来。”

  “别别!”唐果慌忙摆手,她可不想砸了好友的饭碗,“我跳,但是你得保证,跳完后就放我离开!”

  幽深灯光下,唐果看到他兴趣盎然的上弯了唇角。

  “好。”

  一咬牙,拼了!反正戴着面具,谁都看不到谁!

  来舞魅的均是非富即贵,为保护客人隐私,所有人包括服务员都会戴上面具。

  唐果想了想,刚准备上前,两边的保镖立马拦上来,她只能讪笑着,“这是规矩,膝上舞,都要绑住客人的手的。”

  男人随意挥了下手,保镖才退开,唐果现在不仅手心是汗,后背更是湿透了,她敢确定,这男人绝对是黑社会!

  惨了,她长的那么可爱,会不会被先奸后杀?

  这样想着,她双腿就开始抖筛子,取下自己的领结,将男人双手捆绑了起来,贴身膝上舞,最怕对方双手不老实。

  死死绑紧,唐果这才敢紧张地跨坐上男人膝上。

  男人的手下很快播放起背景音,歌手性感磁性的嗓音,发出类似喘息的撩动,在幽暗的包厢里清晰地刺激着人的感官。

  唐果其实根本不会膝上舞,只是曾经在宿舍里打闹的时候跟着好友学过一点,再加上她紧张的要命,几乎是胡乱扭动着胡乱摆弄着双手,却不知,这却对男人产生了意料不到的诱惑。

  韩少迟墨色眼底闪过一丝精光。

  身上女人穿着舞魅的热辣制服,黑色的超短裙下两条光洁如玉的长腿,沿着她柔软的腰肢而上是一对不大却翘挺的柔软,巴掌大小的脸,面具后一双秋水瞳眸如雾般迷蒙,勾人心弦。

  舞技青涩,却意外的让人产生一股燥热。

  此时此刻唐果脸都烧糊了,丫的她20岁第一次与男人这么近距离接触过,还是跳那么羞人的舞蹈!该死的冉汐夏,下次别想再用美食让自己来替她代班了!!!

  呜呜,她还有没有下一次,能不能活着出去都是个问题啊……

  唐果忽然感到大腿上滑过一丝异样,男人的手正沿着她的裙摆渐渐向深处探去。

  “不如,我们玩点更刺激的?”

  男人湿热的呼吸忽然近在耳边,低沉魅惑的声音熨烫着唐果的耳膜,热度烧得她全身一哆嗦,像是一阵电流迅速地传遍了四肢五体。

  怎么回事,她明明把领结绑的很紧的啊!

  “先生,别开玩笑了,我们这里可是正规经营的夜总会。”

  唐果使劲扯了个笑,但下一秒,她就再也笑不出来了。

  男人一翻身便将她压到了身下,挑着语气,“哦?正规经营的夜总会么,有多正规?正规到侍应生穿成这样在客人腿上勾引人?”

  “喂,你讲不讲理啊!”唐果被他压在身下,一张小脸顿时鼓成了包子,“明明是你非逼着让我跳的!我不跳你还用那种杀人的眼神看我,我敢不跳吗!”

  “我有逼你?证据。”

  唐果差点没被这无赖气的心肌梗塞,“算了,猪不讲理,有什么办法!”

  “你说什么?!”韩少迟眸一眯,眼中射出危险的光,“小女人,你是第一个敢用这副语气同我讲话的人。”

  无数个杀人碎尸的画面又出现在唐果眼前,唐果真想呼自己两巴掌,怎么能惹怒黑社会大佬啊!

  “您看这样行吗大爷,你今天的费用我包了,你放我离开,好不好?”

  大爷?!

  韩少迟脸一黑,重重捏起她下巴,“你找死。”

  唐果被他捏的眼泪狂飙,抬手推他胸膛,挣扎之间一边肩膀的吊带滑落下去,瓷器般光滑的肩膀暴露在男人眼前,好不旖旎。

  韩少迟眸子一紧,幽暗灯光下,他支起身体,从上而下俯视着她,像是一头蓄势待发的猎豹,眼中布满了压抑不住的欲望。

  也是奇怪,他竟会对一个小侍应生起了反应。

  唐果浑身都开始泛凉,害怕席卷上来,她伸手推住他胸膛,带着颤音的慌乱出声,“你说过跳完舞就放我离开,我已经跳完了,你你你,你得遵守承诺。”

  身上男人似是听到了天大笑话,冰冷的唇角终于勾出笑意,“承诺?如果我不遵守,又会怎样?”

  “你怎么能这样啊!又无赖又无耻!一点也不像个男人!”

韩少迟笑出声来,大手缓缓从唐果的锁骨轻轻滑过,不疾不徐细细品味她肌肤的细腻,“马上我就会让你看看,我到底像不像个男人。”

  唐果真的吓的要哭了,抓住他滑向自己胸部的手,水汪汪的双眸里全是哀求,“求你了,让我走吧,我真的只是来代班侍应生的。”

  “刚才不是还牙尖嘴利说我无耻无赖不像男人么,怎么,不想亲身验证我像不像男人了么。”

  “不想,不想!你最男人,你最man,全世界就你一个男人!”唐果把脑袋摇的像拨浪鼓似的。

  韩少迟来了兴致,丝毫不为所动,反而还倾身下来,沉沉的呼吸洒在唐果脸颊上,“面对男人那么青涩那么紧张,唔,这么说,你还是处。”

  唐果灵光一闪,男人不是都有恋处情节吗,如果自己说不……

  “我不是处!”

  “那正好,我喜欢有技巧的女人。”

  唐果的心彻底沉到了谷底。

  “我不是处!”

  “那正好,我喜欢有技巧的女人。”

  男人不等她再说什么,抬起手扯掉了遮挡住她容貌的面具,她的长发也随着他的力道,洋洋洒洒铺散下来。

  刚好啪的一声,角落一盏小灯亮了起来,唐果细细尖叫了一声,本能的抬起手挡在眼前,“救命哇!”

  一张精致不施粉黛的小脸跃然眼前,算不上美的倾城,但眉清目秀,活色生香,看上去年纪很小,韩少迟忽地低低沉沉笑起来,“小东西,你多大。”

  他真怕玩了个未成年,那罪过可就大了。

  唐果眼珠滴溜溜转了转,脱口就说,“17,我未成年,你要敢碰我就是犯罪!”

  “哦?真的么,我犯什么罪?”韩少迟好看的眉目一挑,一边压着她,一边朝手下做了个手势,其中一个手下开门出去了,他便又把注意力集中到她身上,“是被未成年强上的罪,还是被未成年勾引的罪?”

  “你!”

  唐果被气的半天说不上话,两边脸颊鼓鼓的,惹的韩少迟忍俊不禁,抬了手抚上她脸颊,旋即捏着她下巴让她仰起脸来,低低凑近她,“小东西,我还没尝过未成年的味道,不如就拿你当第一次吧。”

  “别别别!我成年了,成年了!”

  离得太近了,男人额前的碎发都扫在了唐果脸上,痒痒的,却盖不过此刻她心中的恐惧,说白了,自己就算在这里被这个男人霸王硬上弓,看这男人的行头和排场,绝对是土豪中的战斗机,分分钟一沓钱就能解决所有事情,她难不成还真的能告他?

  “一会儿成年,一会儿未成年,你嘴里有几分是真?”

  “真的,我真的成年了,我可以给你看身份证!”

  啊呸,自己这张破嘴,给他看身份证这不是花样作死吗?让他知道自己姓名年龄住址以后还能安静生活吗?!

  他等着自己给他身份证,唐果讪笑两声,“呵呵呵,没带……”

  “呵呵呵。”他学着自己的样子笑了笑,眼睛里却是泛着冷光,忽然就俯了身下来,夺过了她的惊呼。

  唐果没料到他会突然吻自己,眼睛瞪得大大的,小手拼命在锤着他,韩少迟没放开她,反而把她身子拉的更紧的贴在自己身下,舌尖一挑就侵了进去。

  柔软像果冻般的唇带着致命的香甜,韩少迟背脊过电般的划过一丝快感,直到把她吻的快要窒息了,才意犹未尽的放开她,舔了舔自己的唇,“味道不错。”

  唐果大口大口喘着气,胸膛起起伏伏的划出一道道诱人的线条,韩少迟感觉身体热了起来,将衬衣扣子随意扯开了两个,露出精壮硬实的胸膛,手顺着她腰摸下去,掀开了她短裙,她的小腹平坦光滑,腰肢盈盈不堪一握,惹的他下身猛地一紧。

  “警察!”唐果忽然大喊。

  韩少迟身体下意识停了一下,接着便被唐果狠狠踹中了下腹重点部位,唐果推开他跳下沙发,一阵风似的逃了。

  韩少迟捂着某处坐起来,脸黑成了包公脸,咬牙切齿的,“该死,小东西,给我等着!”

  “唐唐,快来救命!”

  唐果逃回家躲了两天,睡眼迷蒙的接起电话,还没来得及说话,那边就连续三声“你丫的再不来就给老娘收尸吧”,然后啪的挂了电话。

  唐果捂着被震的快聋的耳朵发愁,大姐你能不要再给我找事儿了吗!

  等好不容易赶到reak餐厅的时候,恰是正午,阳光刚刚好。

  唐果推开玻璃的门,大老远就看到靠窗雅座的冉汐夏在朝自己拼命招手,她只好磨蹭着挪过去,“喂,大小姐,你今天相亲为什么还不能让我消停会儿?前天差点被你害的失身你知道吗?!”

  冉汐夏穿着半袖的小礼服,高低恰好的衣领把女孩子玲珑有致的身材展露无遗,人又长得俏丽,唐果打了个响指,“很漂亮,今天来的那个男人有福了。”

  “得了吧!”但冉汐夏却跨着脸,“听说今天相亲的是个公司的老总,有钱是有钱,但你想啊,老总不都是秃头,大肚,小眼吗,要多猥琐有多猥琐啊!”

  唐果想想也对,拍了拍冉汐夏肩膀,“放心,有我在,一定帮你把这个局搅合了!”

  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唐果迅速闪离,跑进了厨房。

  她是这里的常客,又因性子开朗,大多数工作人员都认识她并且很喜欢她,“王叔叔,你这里还有服务员的衣服吗?给我找一件。”

  唐果打扮成服务员样子,听到有人喊给冉汐夏那桌送汤,她赶紧跑过去端过大盘子,“让我去吧。”

  “小唐,这汤很烫的,小心点。”

  “好的!”

  唐果贼笑了两声,就是要很烫!

  从厨房溜出来的时候,唐果远远看到冉汐夏对面坐了个男人,黑色西装笔挺,穿着倒是人模人样,从后面看过去,没有秃头,也没有大肚子。

  她摇摇晃晃端着汤过去,冉汐夏对着自己拼命挤眼睛,唐果便想这个男人绝对丑,好友这是在向自己求救!

  “先生,不好意思打扰了,你们的汤。”唐果故意提高音调,大步从男人身后走朝前去,一个华丽的转身面向他,想好打击他的台词却戛然噎在了喉咙。

  正午的阳光刚好斜斜照了一半进来,把男人半边脸颊镀成了金色。

  眼前的男人,修眉如剑,鼻梁英挺,一双锐利的凤眸邪肆而深邃,俊朗的容颜如刀削斧劈,每一处线条,都漂亮得接近完美,惊艳魅惑的让人移不开眼。

  唐果在心中惊呼,天啊,来道雷劈了她吧,这是天神下凡?

  雷没劈到,但是唐果端着汤的手却歪了。

  滚烫的汤全部洒在了男人身上,而且好巧不巧,刚好洒在了他的那个部位……

  时间仿佛静止了三秒。

  “不好意思,手滑了……”唐果大脑一片空白,手慌脚乱的抓了桌上的纸就来给他擦。

  韩少迟脸色极黑,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这女人,让开了她,声音一沉,“我自己来。”

  “没事没事,都是我的不对!”唐果完全在慌神,等她扑过去要为男人擦的时候才反应过来,这怎么擦?

  看着他裤裆中间烫湿的那一块地方,唐果脸蹭的就红了,说话都开始结巴,“我,你,那个……你,你这样肯定不舒服,我去给你买裤子!”

  唐果说完一溜烟的落荒而逃,冉汐夏拿手遮住双眼,真的很想装作不认识那货。

  韩少迟深吸了口气,虽然某个地方被烫的好疼,但良好的教养还是让他微笑着,望向冉汐夏,“冉小姐,即使你不想相亲也完全没必要找个人来,把我们两的面子都砸了,你说是吗?况且,我能答应来与你见面,仅仅只是看在与你父亲的交集,别无他意。要找女人,我还没到要相亲的地步。”

  冉汐夏自知这次的确是她做过了,但又生气韩少迟说的话,拎着包站起来说了句“对不起”,便冲出了饭店。

  韩少迟望着裤子上那一滩汤渍,周围各种笑声不断,甚至还有人拍照,他牙齿咬的咯吱响,现在只想把罪魁祸首的那个女人狠狠捏死!

  再加上那日舞魅的帐,小女人,你惹大事了!

  唐果在外面随便找了家店拿了条男士裤子就飞奔了回来,英俊的男人正坐在沙发上,脸色扭曲,有种强烈要杀人的气场。

  她咽了咽唾沫,狗腿子的跑过去,“这,这位帅哥,你还是,还是换上我的裤子再回去吧。”

  韩少迟抬起头看了眼她手中拎着的裤子,脸色更扭曲了。

  “这就是你买的裤子?”

  这是一条沙滩短裤,五颜六色闪瞎人眼的图案点缀在上面,还是特级加肥的码,一大股浓烈的乡土气息迎面扑来。

  韩少迟额头青筋都在跳动,他闭了闭眼,旋即,薄唇轻启,“小东西,你故意的。”

  “我没有,我保证没有!”唐果两根指头捏着那条裤子,手抖的厉害,巴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我没有注意胡乱就买了一条,但是总比你现在好啊,汤那么烫,如果你再不换上,万一,万一被烫出什么毛病……”

  等等,这男人叫自己小东西……

  眼前猛地晃过舞魅的场景……

  不!是!吧!

  这时韩少迟却在想,这个女人说的也对,而且自己那个地方真的很疼。

  他黑着脸一把从唐果手中夺过裤子,刷的站起来,双腿微微有点张开,走起路来很别扭,他忍着疼,三步并作半步冲进了卫生间。

  唐果把自己浑身所有的钱掏出来付给经理,赔偿了汤的费用后,嗖的一声飞快逃之夭夭了,如果自己猜的没错,那男人就是舞魅里遇到的男人!

  开玩笑,再留在这里小命就不保了!

  韩少迟换上了这条奇葩裤子,从卫生间走出来,上半身西装革履精致无比,下半身惨不忍睹无法直视,静默一秒后,整个饭店就爆发出一阵阵波涛汹涌的笑声,甚至某路人甲还把刚倒进嘴里的咖啡全数喷了出来!

  想他堂堂韩氏第一总裁,什么时候出过这样的丑!

  韩少迟这一瞬间想杀人!

未完待续,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精彩继续……

↓↓↓


扫描二维码获取最新科技资讯
免责声明 | 图文吧网站所有信息采集搜狗微信平台,若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联系QQ:807196
推荐公众号
  • 传统节日祝福

    节日祝福、音乐美文、生活感悟、精彩视频、生活常识等每天8篇精选文章与您分享~ 愿祝福与您长伴!合作QQ800178778

  • 天天炫拍

    免费、酷炫、易用的3D音乐照片秀!简单几步,马上让您的照片炫起来!

  • 缘分天空

    有缘千里来相聚

  • 经典音乐推荐

    拥有一种好音乐,就拥有一种好心情!请点击最下方“关注”二字,以后就可以每天免费收到精心推荐的音乐治愈美文,让你放轻松享受美好生活~~!记住,是完全免费的,请放心关注!

  • 天使爱美丽

    动听的背景音乐,唯美的文字——不是为你而写,又全是为你而写,希望你偶尔进来,也会被某一篇感动!

最新更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