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显世态 文说天下 图文吧——最全的微信公众号/资讯聚合平台
首页/时尚/正常男人一天想几次爱爱?

正常男人一天想几次爱爱?

01

  我对你的爱,从来都不是偶发性,而是出于本能。

 

  爱你是挣扎,不爱你也是挣扎。

 

  ————

 

  出狱之后,我第一件事就是反复深呼吸。

 

  原来围墙外面的阳光和空气,的确比围墙内的,要灿烂新鲜。

 

  出狱之后,我第二件事就是找工作。

 

  锦衣玉食的生活早在四年前我入狱之后就跟我完全脱离了关系。

 

  九月下旬,阳光很大,风也很大。

 

  我穿着入狱那天身上那件薄纱裙,手里拿着前男友在我入狱后来探望我时给我的一千块钱,走在路上。

 

  路人行色匆匆,而我在努力辨认街道。

 

  四年,一切的变化都太大了,不管是人心,还是环境。

 

  努力寻找这条街上能跟记忆吻合的蛛丝马迹,却还是不断往前走,不断往回退,不断走错路。

 

  四年前的薄纱裙竟然比记忆中要大很多,那年我十八岁,已经不会再发育。

 

  所以裙子宽大,不是我长高了,而是我瘦了太多。

 

  不过这都不重要,出狱前半年我已经想得很清楚,我才二十二岁,好手好脚,尽管以前十指不沾阳春水,那么以后,我也可以凭自己这双不染灰烬的手,重新开始。

 

  但我很快发现我想多了,以我高中毕业的学历,我以为至少可以混个小公司的文员来做做,再不济,也当个前台接待什么的。

 

  可是面试官看完我的简历,在电脑上一查,无一不是嫌弃地蹙眉。

 

  七八家公司下来,我得到的答复全是NO。

 

  就因为,我身上背负着因意外伤人而锒铛入狱的四年牢狱案底。

 

  从第十家公司出来,摸着兜里的钞票……

 

  打印简历,买合身的衣服,住宿,吃饭……

 

  这些都需要花钱。

 

  一千块,只剩下二百。

 

  秋风萧瑟,我没有丝毫犹豫,走向了目前唯一能想到不需要简历,不问过去,又能很快赚钱的地方。

 

  ————

 

  最终站在Chairman门口,这家会所我有印象,四年前就有了,进出的全是本市有头有脸的人物。

 

  没想到四年之后,它还屹立在这座城市,可想而知这里的经营模式不会太糟糕,老板也一定精明而且有钱,不至于因为发不起员工工资而让我饿肚子。

 

  我现在,唯一的顾虑,是钱。

 

  习惯了监狱里黯淡无光的生活,踏进这个声色犬马,灯红酒绿的场所,只那么一秒,就让我头晕眼花。

 

  呆头呆脑的进来,站在炫目的彩光下,我连方向都分不清,看着舞池里的男男女女,脑袋一片空白。

 

  “小姐您好,请问您这边有人还是……?”穿着白衬衫的服务生小弟过来,笑容阳光。

 

  我的心怦然,努力挤出笑以掩饰紧张:“我,是来面试的,下午给冰姐打过电话。”

 

  冰姐是Chairman的领班,说穿了就是老鸨。

 

  我下午的时候来过一趟,在门口的招聘广告上看到了她的电话,然后跑去公用电话亭给她打了个电话。

 

  在这个人手一部智能手机的年代,要找个公用电话,我花了将近一整个下午的时间。

 

  “好的,请跟我来。”服务生小弟说完瞟了我两眼,然后带着我七弯八拐,到了二楼。

 

  见道冰姐之前,我的手已经凉到几乎麻木,身上的钱,已经不够今晚的房费,如果这里也容不下我,怕是只能在马路边上蹲上一夜了。

 

  她跟我想象中差不太多,身材妖娆,并且一张脸妆容精致厚实。

 

  她的房间里的沙发上,有几个穿着暴露的女人坐着抽烟,每一个人都是烈焰红唇,一时间我还真难以看出她们每个人真实的五官。

 

  我站在那里,没有吸引任何目光,有的,只是淡淡瞟我两眼,然后嘴角露出讥讽。

 

  “冰姐,我,叫哆啦,下午给你打过电话。”我低头看着交缠在一起的十指,脑子依旧还是空白。

 

  哆啦,这自然不是我的真名,我也不打算用我的真名,毕竟选择在这种场合上班,只是缓兵之计,打算赚够房租之后便会离开。

 

  况且,在这种地方上班用真名,以后会给自己招来不少麻烦。

 

  冰姐手里夹着烟,朝我走来,每一步极尽女人味。

 

  她上下瞟了我几眼,语气淡然:“以前做过?”

 

  “没……”我摇头,“不过我这人上手很快。”

 

  冰姐再次打量我,把手里抽了一半的烟递给我:“让我看看,你学得有多快。”

 

  脑子里绷着的弦一下子断掉了,我抬起头与她对视,手上却迟迟没有动作。

 

  她偏着头看我,嘴角微微朝下。

 

  沙发上的那些女人也都把目光转了过来,饶有兴致地看着我。

 

那些目光,如同电光石火,投射在我身上,势要把我身上凿出窟窿。

 

02

  “眼睛倒挺干净。”冰姐开了口。

 

  她的话让我再次低下了头,目光却没有落在我自己的手上,而是落在她已经燃掉三分之二的香烟上面。

 

  不再纠结,我接过烟,猛地吸了一口……

 

  “咳咳咳……”

 

  辛辣的感觉从喉咙到气管再到肺部,呛得我眼泪直往外流。

 

  “嘁……”沙发那边传来不屑地声音。

 

  我立马瞪打眼睛,不让眼泪流出来,连呼吸都不敢太过。

 

  手,依然冰凉。

 

  “我们这里暂时不……”

 

  “等等!”我听到这话急了,毫不犹豫把手里剩下的烟放入口中,不轻不重地吸了一口。

 

  学着老烟枪的样子,吐出烟雾。

 

  冰姐涂着深色唇膏的嘴终于往上弯起,第三次打量我:“性子倒是烈,但是做这行,那些上帝,最不待见的就是有性子的人。”

 

  “不不不,冰姐,除了出台,我什么都做!请你,让我试试,我缺钱,很缺!”

 

  冰姐扬起下巴,正要开口,有人敲门进来:

 

  “冰姐,一号房的余少来了。”

 

  “我知道了。”冰姐挥挥手让那人出去。

 

  随后看向沙发上的几个正在抽烟的女人。

 

  “谁去?”

 

  结果,这话一出,她们全都站起来,自告奋勇……

 

  “余少,这可是大财主。”

 

  “对啊对啊,长得又帅,出手还那么大方,就是倒贴我也愿意,呵呵呵呵……”

 

  “哎呀,就是有点……”最中间的一个女人用唇语说了两个字,我看懂了。

 

  她唇语的意思是:变态。

 

  我没由来地一阵不舒服,不知道是因为抽烟,还是本能地抵触那两个字。

 

  “那有什么,长得帅又有钱的男人,哪个没有点小癖好,你们不敢去,我去!”

 

  “还是我去吧!”最边上一直没说话的女人开了口。

 

  进来的时候我就注意到她,目光没有往我这边看过,一直坐在最边上抽烟,眼神放空,丝毫不关心房内发生的事。

 

  只有听到余少两个字的时候,她才转头。

 

  “好,米雪,就你去。”冰姐拍了拍手,“你们也散了吧!”

 

  “啊?”另外几个女人齐齐发声,“冰姐……”

 

  “出去干活。”冰姐开口。

 

  她们瞪着米雪,最后还是扭着腰出去了。

 

  看样子,在她们心中,不管哪个叫余少的男人有多恐怖,都还是争先恐后想去的。

 

  也是,谁会跟钱过不去。

 

  我鼓起勇气:“冰姐……我……”

 

  冰姐扫了我一眼,然后看向:“米雪,带她换身衣服,让她跟你一起。”

 

  ————

 

  十分钟之后,我穿着带有劣质香水的低胸吊带,穿着离大腿根仅有五公分左右的热裤,跟在米雪后面,往一号房走。

 

  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穿着暴露到这种程度。

 

  本来米雪扔给我的是一条同样长度的短裙,被我连连拒绝。好在她只是看了我一眼,没说什么,直接把短裤扔给了我。

 

  努力让自己接受吧,熬过去,就什么都好了。

 

  我没想到,进来还不到一个小时,我开始工作。

 

  我更没想到,我的第一个服务对象,竟然……

 

  是他。

 

  门口的服务生替我们打开房门的时候,里面的吵闹并没有因此而顿停半秒,烟雾缭绕的房间里,清一色的男人。

 

  骰子声,喝酒划拳声,不绝于耳。

 

  所有的人都在各行其事,唯有一人,坐在沙发中央。

 

  灯光很暗,头晕目眩。

 

  我看不清每个人的脸,紧跟在米雪身后。

 

  而她,径直走向了那个沙发上,浑身散发着阴冷气场的男人,尽管侧着脸,也不难看出他在长相上,一定属于极品型。

 

  “余少……”米雪走过去坐在他身边,声音婉转动听。

 

  男人没有转头看她,而是将桌上的一杯酒拿给她:“先喝。”

 

  我一愣,他的声音,低沉而有磁性,难怪刚才那些女人都想要来为他服务。

 

  好奇心使然,我往前挪了一小步,想看清这到底是个怎样的男人,毕竟,侧脸轮廓加上让人容易沉迷的声音,就已经……

 

  米雪接过酒,并没有喝,而是撒娇:“余少,你坏。我不管,第一杯你要陪我喝,不然人家喝不下去。”

 

  说着,还把另一只手放在男人的腿上,轻轻滑动。

 

  我打了个寒颤,鸡皮疙瘩都快起来了,努力忍住转身就走的冲动,咬着牙也要顶住。只是一直表情很淡的米雪竟然有这样一面,让我有些小惊讶。

 

  “是么?”

 

  男人终于转过脸来……

 

  那一瞬间,我全身血液倒流,以洪水般的速度往大脑猛烈冲击。

 

  无法呼吸,无法动弹。

 

  周围所有的声音,在这一刻,我全听不见了。

 

  视线的范围内,只有他。

 

  余焺。

 

  我早该想到,A市除了他余焺,还有谁,称得上余少。

 

03

  好不容易缓过神来,米雪已经把酒喝下了肚,而余焺面前的酒杯满满当当。

 

  显然,她的撒娇并没有起到作用。

 

  米雪把酒杯放到桌上,伸手想去挽余焺的胳膊,却被他面无表情的避开。

 

  她一愣,随即若无其事地笑了:“余少既然不想跟我喝酒,那我给你介绍一个新来的姐妹。哆啦。”

 

  我眼皮跳了一下,现在转身已经来不及。

 

  “哆啦,你愣着干嘛,快坐。”米雪招呼我。

 

  余焺抬眼,我忙不迭低下头,生怕他认出我,可余光看到,他只是淡淡地一眼,便看向了米雪。

 

  瞬间松了口气,我坐到米雪旁边,不敢离他太近。

 

  “哆啦,这是余少,敬余少一杯。”米雪把装满酒的杯子端给我。

 

  我只能硬着头皮接过,想必四年,他早已经不记得我了。

 

  “余少,我叫哆啦,请多指教。”我露出一个自认为很风尘同时很甜美的笑。

 

  余焺再次抬眼,深邃的目光落在我化了浓妆的脸上,淡淡开口:“哆啦。”

 

  “是。”我端着酒杯的手在颤抖。

 

  “想让我怎么指教?”余焺语气凉薄。

 

  我尴尬地笑笑,一时不知道怎么作答。

 

  幸好另一张桌子上喝酒的人走了过来:“余少,妞都叫来了,光喝酒划拳也没意思,不如多叫几个,玩儿游戏助助兴。”

 

  我跟米雪对视一眼,不知道这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左三儿,你想怎么玩?”余焺自顾自地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这男人还真是一如既往地臭屁,别人敬酒不喝,反倒自己喝起来。

 

  叫左三的男人猥琐地笑了笑,目光在我和米雪身上来回扫视,最后定格在我身上:“这妞好面生,新来的?”

 

  我机警地端起杯子,“初次见面,待会儿玩游戏的时候,还请三爷多关照。”

 

  “哈哈哈哈……”左三被我逗乐了,“有点意思,你把这杯酒先喝了,爷一会儿肯定关照你。”

 

  我心一顿,看着杯里的酒,四年没有碰这玩意儿,说实话我有点怵。

 

  不过已经到了这份上,我也不能忸怩,直接把酒杯往嘴边送。

 

  “先去叫人。”一直没说话的余焺开口。

 

  左三笑笑,转身走了出去。

 

  我端着酒杯,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干脆就放回了桌上:“谢谢余少。”

 

  余焺没有看我,点起一支烟。

 

  不到十分钟,左三左拥右抱的进来了。

 

  在另一张桌上喝酒划拳玩骰子的男人全都过来了。

 

  我花了好一会儿才明白他们游戏的规则。

 

  一男一女组合,一副扑克,三张牌比点数,类似炸金花,男的掌牌,如果输了,和他组合的女伴负责喝酒,或者跟赢的那一方的男人湿吻一分钟。

 

  我心里忐忑,喝酒我是典型一杯倒,而湿吻……

 

  看着面前的几个男人,虽然个个人模狗样,但要我跟他们……

 

  如果跟余焺一组,我宁愿喝酒醉死。

 

  “OK,抽到同样数字的人一组!”米雪把牌分好。

 

  房间里一共八个人,四男四女。米雪选了黑色JQKA和红色JQKA,女的抽红色,男的抽黑色。

 

  余焺一直坐着没动,其他人纷纷开始抽牌,我也按兵不动,最后红黑各剩下一张牌,米雪分别交给我和他。

 

  “开牌。”米雪妖娆一笑,把自己手上的牌翻过来,红K。

 

  余焺把手里的牌反过来,黑A。

 

  几个女的同时泄气,我一愣,看着她们面前的扑克,JQK……

 

  唯独缺了红A。

 

  大事不妙,所有的人都把目光投向我。

 

  没办法,我只能把牌翻过来,不出所料,红A。

 

  我和余焺一组。

 

  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最后米雪和左三一组,其他四个两两一组。

 

  位置也换了,我坐到了余焺身边。

 

  如果说之前,还有我和他中间还坐着米雪,那现在,我们的距离,几乎等于零。

 

  房间冷气很足,我穿着吊带衫和短裤,本身就冷,在他身边坐着,鸡皮疙瘩都快起来了。

 

  幸好,到现在为止,他没有认出我来。

 

  凑近看他,才发现跟四年前相比,他变化不大,若一定要说,便是脸上多了几分冷硬,难以接近的气场更足了。

 

  开局,我紧张地盯着牌,余焺手里拿着三张牌。

 

  其他两组看牌过后已经认输pass掉,左三翻过三张牌。

 

  顺子789。

 

  输定了,我瞟了一眼余焺,他脸上没有任何变化。

 

  翻开一张,K。

 

  我深吸一口气,如果第二张不是J或者Q,我们就输了。

 

  修长的手指一动,翻开第二张,K。

 

  竟然是K!

 

  我心狂跳。

 

  如果要赢,那第三张,必须是K,才能压过左三的789。

 

  “你来。”余焺把最后一张牌交给我,我惊讶看着他。

 

04

  他这是做什么?

 

  万一我翻出来不是K,那……那我不就……

 

  所有人都看着我,不得不翻。

 

  哆哆嗦嗦伸手过去,掀起一角,黑8。

 

  我倒抽一口凉气,迟迟不敢翻开。

 

  输了,黑8,输定了。

 

  “翻过来啊,小美女!”左三揽过米雪的肩膀,期待地看着我。

 

  我一咬牙,把牌翻到桌上,眼睛不敢往桌上看。

 

  “卧槽!”

 

  “红花手啊你!”几个男人骂骂咧咧。

 

  我红着脸,莫名其妙地往桌上一看,竟然是K,是K!

 

  三张K!

 

  不是吧!

 

  我不可置信地看着桌上的牌,努力控制住才没有揉眼睛,明明是8啊!

 

  转头,余焺依然一脸淡漠。

 

  我明明……

 

  米雪和另外两个女的认输,让余焺选,是要让她们喝酒,还是湿吻一分钟。

 

  她们一脸兴奋,明显心里更希望余焺选择后者。

 

  可是他只是淡淡瞥了一眼酒杯,没说话。

 

  米雪轻笑,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另外两个女的也只好照做。

 

  第二局,我心里踏实了不少,看来,余焺还和以前一样,玩任何游戏,他必赢无疑,除非,他想输。

 

  果然,接连几局,全都是米雪和另外两个女人喝酒。

 

  我有些心疼米雪,毕竟当时让我换衣服的时候,她没有坚持让我穿那条短裙,而是扔了短裤给我,算是照顾我了。

 

  “米雪,我帮你喝。”米雪正要喝酒的时候,我开口拦住她。

 

  米雪一愣,看了一眼余焺,笑着说不用。

 

  我有些尴尬,只好作罢。

 

  “你希望我输?”余焺手里拿着牌,低声开口,语气喜怒不辨,却吓得我一怔。

 

  我立马笑着认错:“怎么会,我肯定是希望余少稳赢不输。”

 

  “是吗?”

 

  余焺剑眉上扬,把手里的牌同时翻过来,薄唇轻启:“让你失望了。”

 

  我怔住,看着桌上的三张牌:539

 

  一把烂牌。

 

  “哇哦!余少,你也有今天!”左三看着自己手里的889,虽然不大,但也胜过余焺的539。

 

  其他两个也比539要大。

 

  我难以置信地看着余焺,这么烂的牌,还真是比拿三个K难度要大啊!

 

  这人,摆明了是在整我。

 

  我端起酒杯,正准备喝酒,左三一把夺了过去。

 

  “谁说要让你喝酒了,余少不喜欢女人,爷可喜欢,爷选湿吻!”

 

  我脑子轰地一声炸开了。

 

  其他四个人全都起哄:“湿吻,湿吻,湿吻……”

 

  我尴尬,看着米雪,她无奈地耸耸肩。

 

  我傻了,除了四年前被余焺夺去初吻之外,跟前男友也只是点到为止地吻过,下意识抵触。

 

  “快快快,愿赌服输!”左三说着就走过来,一把拉住我的胳膊。

 

  不能躲,不能躲!

 

  我逼自己直视他,安慰自己,他虽然气质有些猥琐,但脸也不至于丑。

 

  既然做了这一行,我不得不接受,毕竟以后,类似的事情很可能天天发生。

 

  “三爷,要不我多喝两杯酒?”我尽量让自己放低姿态,学着撒娇,“之前不是说好了,要关照我的嘛?”

 

  “不行,爷惦记你一晚上了。”左三不依不饶,一张嘴就要凑过来。

 

  我吓得往后退一步,低头一看,所有人都在看好戏,而余焺在把玩扑克牌,显然不关心这边的状况。

 

  也是,我不过是风月场合的女人,只不过临时和他一组罢了,我的死活,与他无关。

 

  “三爷……”我微弯膝盖,尽量避开左三的步步紧逼。

 

  虽然决定来这里的时候,我就想到各种各样会发生的事情,可是真正发生了,我却怵了。

 

  “来吧,宝贝儿……”左三一把揽在我的腰上。

 

  算了,就当被狗啃了。

 

  要是今晚躲过去,恐怕Chairman也没有我的立足之地了。

 

  打直腰板儿闭上眼,拳头都捏紧了,就等着左三……

 

  一……

 

  二……

 

  三……

 

  我感觉一股酒气离我越来越近,心里怦怦跳,眼睛死死地闭着。

 

  正心慌,一只大手突然抓住我的胳膊,我身子随着力道一歪,头撞到一个结实的地方。

 

  睁眼一看,竟是余焺,心跳更快了。

 

  “今晚到此为止,散了。”

 

  说完还不等我站稳,他拉着我就走出了房间,一路被他拽着,手臂被拽得生疼,我穿着米雪那双本来就不合脚的高跟鞋,吃力地小跑。

 

  “余少,你……你要带我去哪里?”我根本停不下来。

 

  余焺没有理我,把我扯进一条走廊,猛地转身,把我抵在墙上。

 

  那张脸,近在眼前。

 

  胸腔膨胀,我看着他精致的五官,手被他按在墙上,不敢开口。

 

  “顾风尘,出狱了?”

 

  他的声音不大,却像石子,在我心上击起巨大水花。

 

由于微信字数限制,只能发到这儿了,想看故事后续的小伙伴可以点下方的阅读原文继续看

 

↓↓↓


扫描二维码获取最新科技资讯
推荐公众号
  • 潮人

    | 微信第一潮流自媒体 |

  • 格调

    一个有格调的人,到哪都是受欢迎的。风范、品味、衣着、见识、谈吐、举止、休闲方式和认知水平都体现了一个人的格调,这些细微的品质确立了你在人们心中的位置。

  • 折800服务中心

    折800购物平台提供真·便宜的商品,让您感受天天11.11。同时支持查订单、查物流、查优惠券、申请售后、联系商家、联系折800客服。

  • Olay

    OLAY品牌官方公众号

  • 女人时尚穿衣

    会穿衣的女人才能变成美丽的名媛;让自己做一个漂亮的女人!

最新更新
  • 给7个老婆发短信“我

    小编有话说以下是小编为大家挑选的2017年最火的微信,不同类型,不同内容,希望给你的生活添加别样的风采!

  • 6月24日,支付宝一掷1

    支付宝口碑周年庆,满20立减5元!

  • POLO SPORT | 华丽进

    POLO SPORT与五洲梦想城携手,以华丽的面貌和崭新的形象致敬丹北!

  • 4吋蛋糕免费送,父亲

    这个父亲节,送个蛋糕给爸爸吧

  • 神技能|手机屏幕如何

    手机贴膜真的管用吗?还是说只是求个心理安慰?试试这款屏幕修复神器!大开眼界!

  • 神技能| 你在用微信

    微信钱包经常用,但是它其中竟然还有这么多的小秘密!你都知道吗?快来看看今天的视频吧!

  • 【GK英语角】王者荣耀

    横扫千军,天下无双~ 王者荣耀里的英文你知道吗?本周三晚上8点,老时间,kate老师带你国际范儿组队打BOSS,领取入群二维码找班长Lucy,扫码可见!

  • 全国高校专业10强排行

    报志愿,全面搜集信息很重要。你知道我国有多少个学科门类吗?每个门类有哪些专业?你心仪的专业,哪家学校排名好?

  • 180度景观露台、宜商

    露台在夏日的夜晚总是别有风情,凭栏远眺,任微风拂过,若有美酒好友相伴,必然更加惬意。

  • 神技能|美女往盒子里

    有水就能吃火锅你敢信!连锅都省掉了并且适用于各种场景。简直炫酷到没朋友这种美食还不快试试?

  • 美呆了!五洲梦想城景

    吃喝玩乐购一站式齐聚,颜值爆表的五洲梦想城将于年底正式与丹北的朋友们见面啦!

  • 喜讯!五洲梦想城与南

    国家特级建筑施工单位,南通六建以城筑未来!

  • 世间最可怕的,是这种

    文 | 吴九箴我觉醒后,才发现,世间最可怕的人,不是小人,也不是坏人,而是无明的人。所谓的无明,是你没有觉察

  • 【沃招聘啦!】10010热

    山西联通10010热线诚聘客服代表!就等你来加入!

  • 2017江铃轻卡家族全国

    盛夏高考日,小二陪考生一起登顶人生之巅!

  • 手机余额不足怎么办?

    缴费点这里!7步轻松搞定缴费01微信关注“山西联通客户服务”02在底部对话框中输入“缴费”03会立即弹出“充

  • 父爱如山 感恩父亲节

    愿时光变慢,让岁月长留。

  • 孩子补课的真相,点醒

    在现今中国的教育体制下,大部分的家长,在孩子学习不理想的时候,都会替孩子选择一个培训班,但是面对林林总总的选

  • 听说新闻越短 事情越

    发生了什么?点进来看看吧

  • 618年中大促,大V店会

    6.18年中会员狂欢开始啦!会员刮刮乐,最高可刮618元!6.15—6.19每天会员专享爆品抢不停,绝对走心的福利!还有各大精选会场齐来助阵,没时间解释了,再不来就晚了~

  • 厉害了我的城!包头最

    厉害了我的城!包头最近好消息爆棚,随便一来就是24个!件件关乎你我​!

  • 霸气刷屏!赛汗塔拉西

    霸气刷屏!赛汗塔拉西门景区即将惊艳亮相!亮点请猛戳​↓​↓​↓

  • 万一被困电梯应该怎么

    万一被困电梯应该怎么办(一定要转给业主看哦)电梯在我们日常出行的过程中发挥着巨大的作用,随着超高层建筑的不断

  • 2017年应届大学生看过

    2017年大学生志愿服务西部计划包头专项招募考试公告!

  • 清华学霸:给小学生的

    这是一个考上清华的男孩给学弟学妹们做的分享,我自己看完都觉得受益匪浅,要是当年上学的时候能看到就好了。

  • 社保断缴等于白交钱?

    很多人都觉得自己用不到社保,每个月还要扣这么多,于是有了中断社保的想法。当然也有一部分人是因为工作生活各种原

  • 唐山开启雨雨雨的暴虐

    唐山最近已处于暴虐的节奏满屏的雨雨雨河北省气象台2017年6月22日06时发布暴雨黄色预警信号: 预计今天

  • 好消息!唐山要建轨道

    近日,河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印发《河北省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发展“十三五”规划》。规划提出,到2020年,河北将实

  • 抢疯了!张家港本地的

    爱吃龙虾吗?想不用剥壳就吃到堆满龙虾肉的龙虾饭吗?Yeah~在千呼万唤声中,泡妈的店终于推出了这款时令美味—

  • 妙手仁心!张家港这位

    在中医药界同仁眼中,他是传说中的“大家”;在病患眼中,他是妙手仁心的“医者”;在杏林学者眼中,他是诲人不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