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显世态 文说天下 图文吧——最全的微信公众号/资讯聚合平台
首页/乐活/老公瘫痪了,但还是让我每晚很幸福……

老公瘫痪了,但还是让我每晚很幸福……

宁浅语站在未婚夫的楼下,抬头看着那扇还亮着灯的窗户。

脸上,满是甜蜜。

因为医院临时决定,把最后一台手术的时间提前,她主刀完成手术后,提前回来了。

连续的主刀,她虽然累的脖子僵硬,但能给未婚夫一个惊喜,心中是满满的喜悦。

宁浅语走进了单元门,脚步轻盈。

却完全没有注意到,在她身后的黑暗里,一双暗沉的眸子,已经凝视了她很久。

那黑暗中的目光,冷冽,锐利,霸道,让人不寒而栗……

宁浅语上了楼,打开门。

她刚要呼唤慕锦博的名字。

忽然,一种很奇特的声音,隐隐约约的钻进了她耳朵里。

宁浅语可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娇小的身子,不由一个趔趄。

“不……不可能的!”

宁浅语不敢相信,也不愿意相信。

她强撑着,一步一步靠近卧室。

心里,拼命地找着借口,安慰着自己。

房间里的一定不是锦博,肯定是锦博把房子暂时借给朋友。

对,是别人!

然而,无情的现实,击碎了宁浅语最后一丝幻想。

卧室里的大床上,两道纠缠在一起的身体,一个是她的未婚夫慕锦博,一个是她最要好的闺蜜戚雨薇。

宁浅语的身子一晃,手上的外套落在了昂贵的地扳上。

“锦博,浅语在那里。”戚雨薇的眼神中,没有惊慌,只有得意。

慕锦博一转身,看到了门口的未婚妻。

“浅语……你不是在做手术?怎么来了?”

“是啊,我应该在做手术的,怎么就来了呢?”

宁浅语真的觉得好笑。

因为她要做手术,他就跟她的闺蜜上床?

这就是慕锦博对她的爱?

而且,他不仅出轨,还是与她最好的闺蜜……

宁浅语一步步走近,强忍崩溃的感觉,质问道:“慕锦博,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要这样对我?”

微微一顿,她又看着戚雨薇,质问道:“还有你,我又有什么地方对不住你?”

戚雨薇眼底闪过一抹嫉恨,脸上却一片哀怨的表情,躲在了慕锦博身后。

慕锦博先是心虚的退了一下,随即不满的吼了起来。

“够了!宁浅语!”

慕锦博铁青着脸,理直气壮的说道:“你也不想想自己,我们在一起三年,你碰都不让我碰一下,我是个男人,是个正常的男人,不是和尚!”

“这,就是你背着我和她在一起的理由?”宁浅语低声笑了,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她突然抬起手,给了慕锦博一巴掌。

“啪!”

慕锦博完全没有想到,对他千依百顺的宁浅语,竟然敢打他耳光。

顿时,他一张俊脸狰狞了起来,一手抓住宁浅语的手腕,“宁浅语,你不要太过份了!”

“呵呵,慕锦博,我过份?”

“这一巴掌,是你背叛爱情的代价!”

悲愤的说完,宁浅语一把甩开慕锦博的手,转身从房间里跑了出去。

她刚刚跑出小区,一辆黑色的奥迪,就缓缓从黑暗中滑了出来。

车后座里,一个高大的男人身影,稳稳坐着。

他俊美至极的脸庞上,笼罩着一层阴冷戾气,黝黑的瞳孔,深邃得看不见底。

为了对付慕锦博,他亲手导演了今天这一幕。

看着宁浅语踉踉跄跄的背影,他知道,自己的计划成功了。

可,不知道为什么,他没有预期的那么高兴。

反而,有种奇怪的压抑……

司机看一眼后视镜中的男人,低声问,“辰少,宁小姐已经从二少爷的公寓出来,从她的反应来看,一切都按照原计划在进行,现在我们回去吗?”

车厢中是一片静谧,男人并没有立刻回答。

良久之后,他冷声说道:“跟上!”

“是!”

黑色的奥迪从黑暗中冲出,向宁浅语消失的方向追去……

出了小区,宁浅语那强忍了许久的眼泪,终于是顺着脸庞滑了下来。

哭着哭着,她又笑了起来。

笑得泪流满面,笑到后来,她直接一巴掌打在自己的脸上。

脸上火辣辣的疼,却掩盖不了她心底的伤。

突然,一道紧急的刹车声响起。

宁浅语抬起头,朦胧间看到一辆车,朝着她撞过来。

她只觉得浑身一阵酸软无力,像是被抽干了力气,连躲的力气都没有了。

“浅语!”

隐隐地,她听到有个人在喊她的名字,是谁?

她只感觉到一阵剧痛从她的右手臂传过来,然后进陷入了昏迷之中。

宁浅语只感觉到浑身都痛,却敌不过右手的剧痛。

她想睁开眼睛,印入眼帘的就是一片雪白。

她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一张惊喜地脸就凑到了她面前,“小姐,你醒来了?你可昏迷了一整天了。”

宁浅语这才注意到,这里是病房,而跟她说话的是护士小姐。

她记得她从豪苑小区跑出来后,没注意,撞上了一辆车。

是谁送她来医院的?

她被车撞的时候好像听到有人喊她,是慕锦博吗?

宁浅语激动地用手撑着身子,想要坐起来,却只感觉到右手一阵剧痛,“啊!”

“小姐,你别乱动,你右手断了,刚从手术室出来。”护士小姐惊地跑过来制止宁浅语。

右手断了?

对一个外科医生来说,手是有多么的重要。

瞪着右手上的绷带,宁浅语只感觉到一阵天昏地暗。

见到宁浅语不说话,护士小姐在确定宁浅语的手没事后,便离开了病房。

一直到手机铃声响起,才让宁浅语回过神。

宁浅语拿起手机,才发现竟然是医院的电话。

“宁浅语,因为你手术中出现错误,导致你的病人开刀后,出现严重的并发症的情况,最终导致病人死亡……医院决定吊销你的行医资格证,并辞退你,请你尽快过来办辞职手续,并给予病人家属赔偿。”

宁浅语越听越心惊。

听到后面,身子都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术后并发症之类有很多,这样因为并发症出现死亡的情况虽说少见,却不是没有。

但一般情况下,只要向家属好好的解释,不会有问题,或者医院会为这事负责。

而现在,医院竟然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她的身上?

让她负全部责任?还让她赔偿?

宁浅语犹如掉入了冰窟,连电话都忘记是怎么挂断的。

她失神地开始给医院里交换过手机号的人,打电话了解具体的情况。

只可惜,有些人根本就不接她电话,有的人就算是接了,也是随便说两句就挂断了。

还真的是人性薄凉啊!

想她以前是医院神经外科科室,最年轻的主治医生,多少人对她阿谀奉承、献殷勤。

而现在,个个视她如毒蛇,生怕被她给连累了。

宁浅语垂着头,把手机给扔在了病床上。

宁浅语沉默不语整整一天,一直到晚饭的时候,护士小姐给她送晚餐过来。

“宁小姐,吃饭了!”护士小姐把床上用的小桌推出来,然后把餐盘放在上面。

宁浅语盯着盘子看了一眼,独立的豪华病房,还有专门的护士照顾,难道是慕锦博安排的?

“护士小姐,请问一下是谁送我到医院来的?”

护士小姐说,“宁小姐,送你来的人是谁我不知道,你的手术是上面的人安排的。”

宁浅语更加确定是慕锦博了,他这是干什么?照顾他的前任未婚妻?宁浅语只觉得很好笑。

“护士小姐,我要转到普通的病房,麻烦你!”

“什么?”护士小姐奇怪地看一眼宁浅语,“宁小姐,你的病房是上面安排的,我没有权利帮你转。”

宁浅语激动地就要起身,“我不要用慕锦博的钱,我要听他的安排……”

“宁小姐,您别激动,要是再伤到手,可不得了!”护士小姐劝说着宁浅语。

宁浅语固执地道:“那你去帮我转到普通病房,然后帮我把费用缴清。”

“宁小姐,这不行的。”护士小姐真的为难了。

“那我出院吧!”她不要再跟慕锦博扯上任何一点的关系。

“宁小姐,我帮你去问问。”最终护士小姐妥协了。

宁浅语靠在病床上,望着窗外。

暮色暗淡,残阳如血,夕阳以一种欲留不能留的姿态,很像垂死挣扎的绝望,正如她一样。

一天之内,未婚夫和闺蜜捉奸在床,发生医疗事故,让她没有了行医资格证,断了拿手术刀的手……

在宁浅语病房隔壁的VIP病房中,隐隐有声音传出。

“辰少,宁小姐坚决从VIP病房中搬出来,并坚持自己支付费用。”

“随她去。”

“是,属下知道。”

却没有想,宁浅语还没有来得及从VIP病房中搬出来,就接到了一个电话。

手机铃声响起,看到是家里的电话。

宁浅语的身子一怔,指尖有些颤抖地接通,“喂,妈。”

“浅语啊,我是隔壁的王婆婆,你妈心脏病发作,被送到了市三医院抢救……”

宁浅语已经听不到,电话里的王婆婆后面说些什么了。

她整个脑子里,都只有一个反应,她妈妈突发心脏病进医院了。

她慌张地从病床上跳下来,抓着包就往外跑。

“哎哎哎,宁小姐,您现在去哪?”护士小姐追出病房,朝着宁浅语的背后大喊,后者没有回应。

反而,惊动了隔壁的人,叶昔推着慕圣辰从里面出来。

这个男人长得真俊,可惜竟然是个残废。

护士小姐的眼神,落在慕圣辰的双腿上,一脸的惋惜。

“她人呢?”慕圣辰的眼底,幽然染上一丝不易察觉的冷意。

护士小姐的眼神一缩,颤抖着指尖,指着楼梯间的方向,“她往楼梯间跑了!”

“叶昔,从电梯下去。”清冷的声音中,似乎没有半点的情绪。

但是,跟随在慕圣辰身边多年的叶昔知道,辰少这是微恼的前奏。

辰少为什么微恼?

叶昔没有时间多想,赶紧推着慕圣辰进入电梯。

一直跑到医院外,宁浅语才注意到,现在已经很晚。

外面的冷风,吹得她的身子,忍不住打个寒颤,右手几乎痛得麻木。

她深吸一口气,准备去医院外面打车。

突然看到,一个对她来说,不算太陌生也不算太熟的人,正坐在医院大门口等车。

他是慕锦博的大哥,宁浅语只是见过他几次。

他给她的印象是很孤僻,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

“慕大少!”这么晚,他怎么会来医院?

当宁浅语的眼神,落在他的腿上,她也明白他出现在这里是为什么了。

慕圣辰幽沉的目光,朝着宁浅语看一眼,淡漠的点了点头。

这时候,叶昔开着车过来,停在医院大门口的台阶下。

叶昔从车上下来,跟宁浅语打了声招呼,“宁小姐!”

然后,他就准备推着慕圣辰上车。

宁浅语急急地挡在慕圣辰的轮椅前,“那个……慕大少,求你帮我个忙好吗?”

“说。”轻抿的薄唇中,吐出一个字来,冰冷得几乎让人冻结。

宁浅语吞了吞口水回答,“请慕大少送我一程可好?”

说完后,宁浅语就后悔了。

冷漠的慕大少,怎么会送她?

何况现在,她和慕锦博分手的事,应该已经传进慕家大院里了,他更加不会理睬自己了。

宁浅语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

却不想慕圣辰淡淡地回了声,“上车。”

宁浅语以为慕圣辰是说,让他的那个贴身保镖叶昔送他上车,所以她很自觉地后退一步。

却没有想到,叶昔并没有动,反而是礼貌地朝着她道:“宁小姐,辰少是让你上车。”

“啊?谢谢!”宁浅语没有多想,爬上了后车座。

“宁小姐,你……”叶昔原本想说我们辰少有洁癖,请你坐副驾驶座位。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慕圣辰给打断了,“叶昔,把我推过去。”

叶昔摸了摸鼻子,乖乖地把慕圣辰的轮椅,推到后车厢车门边。

慕圣辰双手扶着轮椅的手把,把自己给撑起来,往后座上移去。

突然,一只纤细的手用力地撑着他的肩膀。

慕圣辰的头抬起来,就看到宁浅语正低着头,费力地想要用没有受伤的左手扶住他。

他们之间靠得很近,他的鼻息之间,满是她发丝的香味。

让他想起三年前,他在慕家大院的后花园里。

因为不小心从轮椅上摔倒,也是她小跑着过来,费力地把他给扶起来。

宁浅语抬起头发现,慕圣辰正出神地看着她,不知道在想什么。

那迷惘的眼睛,几乎让她迷失在里面。

宁浅语慌乱地松开手,也让慕圣辰回过了神。

他朝着宁浅语看一眼,淡淡地道:“谢谢,我可以自己来。”

然后双手一用力,便坐在了宁浅语的旁边。

“没事。”宁浅语微微有些尴尬,她朝着里面微微移动了一下。

外面的叶昔,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刚才慕圣辰和宁浅语之间的诡异气氛。

他把轮椅折叠好,送到后备箱后,才上了驾驶室。

“宁小姐,请问你要去哪?”叶昔回过头来问宁浅语。

宁浅语这才想起母亲的事来,“市三医院,麻烦你了。”

见到宁浅语很着急,叶昔也没有多问。

奥迪开出第一人民医院的停车场,往第三人民医院而去。

宁浅语靠在后座上,因为担心母亲,眼神都有些迷蒙。

突然一道温暖盖在她身上,她才回过神。

然后,就看到慕圣辰的西装,正盖在她身上。

“慕大少,我不用。”

“穿上!”慕圣辰冷硬的剑眉,微微地皱了起来。

叶昔虽然觉得今日的辰少很奇怪,却依旧目不斜视地开着他的车。

车刚停在第三人民医院,宁浅语来不及跟慕圣辰道谢,便急匆匆地下车跑进了医院。

“辰少,天凉,我们先回去吧。”叶昔回头看向后座的慕圣辰。

“跟进去。”慕圣辰的语气中带着毋庸置疑。

A市第一人民医院病房外,宁浅语趴在玻璃窗上。

她看着病房里面的医生,正在对病床上的人进行抢救。

宁浅语的身子往下滑,最后跌坐在地上,脸上布满泪水。

“浅语啊,医生还在为你妈妈抢救,你先别着急。”旁边一个大妈安慰着宁浅语,后者却一动都不动。

突然间,病房门开了。

宁浅语立即爬起来,抓住医生的衣服激动地问。

“医生,我妈她怎么样?”

注意到宁浅语的右手,还打着石膏。

医生也不敢拉开她,只得道:“你母亲心脏病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再加上长时间的忧思过虑,这次受了刺激,才会导致心脏出现骤停,还好送过来及时,病情暂时控制住了,不过……”

“不过怎么样?”宁浅语激动地问。

“她心脏部位功能受损严重,需要尽快安排手术。”

“麻烦医生尽快安排手术。”宁浅语的语气满是焦灼。

“先办住院手续,待情况稳定,便会安排专家会诊。”

“好的,谢谢你,医生。”

医生离开之后,宁浅语就被护士带着去缴费去了。

“麻烦你,心内科,宁淑君女士缴费。”宁浅语从兜里掏出银行卡来。

“宁淑君女士两万八千!请问现金还是刷卡?”

“刷卡!”

“不好意思,您卡上余额不足。”

宁浅语的脸上,闪过一道尴尬,“我能不能先把住院手续办了,其他的明天再来交?”

对方朝着她看一眼,然后开始进行清算。

缴费后,宁浅语垂头丧气地坐在病床边,望着眼睛紧闭的母亲。

听医生说,母亲一直有心脏病。

身为她的女儿,却一点都不知道,自己还真的不合格。

而她现在,竟然连母亲的手术费都交不起。

原本,宁浅语身为外科医生的工资,算已经不低了。

只是这三年来,她和慕锦博谈恋爱,因为慕锦博家境的原因,她并不想示弱。

所以,她从来都不会占慕锦博半点的便宜。

两个人吃饭、买东西什么的,一向都是AA制。

有时候,她给慕锦博买的衣服,几乎花掉她一个月的工资。

宁浅语原本存款就不多,再交掉医院VIP病房的费用,和母亲的住院费后,她的存款已经所剩无几了。

病床上的人,缓缓地睁开眼睛。

宁浅语立即收拾好心情站了起来,“妈,您醒了?”

宁淑君的眼神,在爱女的脸上扫一圈。

最后,落在她打着石膏的右手上,“浅语,你手怎么了?”

宁浅语低头,看一眼自己的手,露出勉强的笑,“妈,我手不小心脱臼了。”

她不敢跟妈妈说,她的手断了,怕妈妈担心。

“浅语,你怎么这么不小心?你是神经外科医生,手是有多重要,你不知道啊!”宁淑君嘴上责怪着女儿,眼神中却是带着宠爱。

女儿因为那个男人,一直都跟她有隔阂。

她们母女俩,多久没有这么面对面坐着了?

“妈,我知道,没事的。”宁浅语安慰着母亲,“妈,你可有哪里不舒服?我去把医生叫过来。”

说着,宁浅语就要起身,却被宁淑君给拉住了,“语儿,我没事,来让妈看看你……”

“妈妈,对不起,之前都是我的不对。”宁浅语坐在床边,低声认错。

“浅语,是妈不对,是妈一意孤行。只要你喜欢他,只要你过得好,妈妈同意你和他的事。”宁淑君说着哭了起来。

“妈,我知道。”宁浅语扑倒在母亲的怀里。

她以前怎么那么不孝,竟然为了那么个男人,跟母亲差点断绝关系……

不过,以后就好了。

等妈手术做完,她就好好地照顾着她,一直守在她的身边。

跟母亲聊了很久,一直到母亲疲倦地睡着了。

宁浅语才轻手轻脚地,从病房中走出来。

宁浅语咬紧下嘴唇,静静地在长廊上坐下来。

突然,她的面前,出现一双昂贵的意大利手工皮鞋。

抬起头,果然看到慕圣辰坐在她对面。

“慕大少!”

这么晚了,他竟然还没有回去!

宁浅语偏头,才注意到,她的身上还穿着他的外套,赶紧起身脱下来。

这个时候,宁浅语才发现,外套早就沾上了些灰尘。

她的脸上,有些尴尬,“慕大少,外套我明天送洗后,再还给你。”

“我可以给你母亲最好的治疗和恢复,并让你的手恢复如初。”男人的声音如沐春风。

但他所说的每句话,都刺进宁浅语的心里。

很显然,他已经把她给调查得彻底。

宁浅语的脸上,闪过被人洞悉的狼狈,她深吸一口气道:“慕大少说笑了。”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这个道理谁都明白。

所以,宁浅语自然不会傻到,以为慕大少是施恩不望报的慈善家。

而她很清楚,有钱人的游戏,她玩不起。

“你想清楚后,可以联系叶昔。”慕圣辰的声音淡淡的。

旁边的叶昔,立即取出一张名片,递给宁浅语,然后才推着慕圣辰离开。

宁浅语全身虚软地滑坐在地。

幽暗的灯光,把她孤独的剪影,拖得很长,很长。

第二天上午。

紧急的呼叫铃、凌乱的脚步声,回荡在病房之中。

紧接着,慌张的宁浅语,被护士给推出病房。

她焦急地在病房前踱来踱去,眼神瞟着病房的方向。

早上母亲还好好的,等她端着早餐进来,却叫不醒她了。

“不会有事的,不会的!”宁浅语反复地安慰着自己。

一个小时后,医生才从病房中出来。

“医生,我妈她怎么样了?”

“宁小姐,病情恶化,必须尽快手术,你去缴费,我来安排手术。”说完医生转身就走。

却被宁浅语给叫住了,“医生,手术费需要多少?”

“二十五万!”

“这么多!”宁浅语低呼着。

她真的没想到,妈***手术费这么贵。

“宁小姐,我们市三医院是坚决按照国家的标准收费的,你母亲这个手术二十五万不算多。”医生看了宁浅语一眼,语气冷了几分。

“是,我会尽快交齐手术费。”宁浅语低头回答。

“哼,连手术费都交不上,还想着尽快手术呢!”医生嘀咕一声,转身就走了。

宁浅语咬着下嘴唇,返回了病房。

看着床上戴着氧气罩的母亲,良久后,她才离开。

“请问是叶助理吗?我是宁浅语,我想找一下慕大少!”

宁浅语依照约定的时间,来到叶昔电话中所说的地点。

那是,同样位于豪苑小区。

不过,却不是和慕锦博同一栋,而是在另外一栋。

望着小区的大门,宁浅语深吸一口气,踏进小区。

来到公寓前,宁浅语按下门铃,很快叶昔便打开了门。

“宁小姐,不好意思,你这么忙,还让你跑一趟的。”

“没事。”本来就是她有求于人,上门也是应该的。

宁浅语跟着叶昔走进去。

整个客厅,是偏冷的色系,跟慕大少的性格很符合。

一直跟着叶昔来到书房前,叶昔打开门,让宁浅语自己进去,便离开了。

宁浅语朝着里面看过去,办公桌前,男人正在低头忙碌。

他的侧脸,深邃立体,原本淡漠、冷清的眸子染上了沉思,连她走进书房都没有注意到。

“咳咳……”一直到一阵剧咳嗽声,才让宁浅语回过神。

他病了?

她这才注意到,他身上盖着厚厚的毯子。

“慕大少!”

“恩,你来了。”慕圣辰把手上的资料放下,揉了揉眉心。

“慕大少,你真的可以让我母亲接受最好的治疗?”

“我们可以签个协议。”宁浅语的答应,似乎在慕圣辰的意料之中。

声音清冷,没有起伏。

“我相信你,慕大少,说说你的条件吧。”宁浅语不知道慕圣辰到底是要她干什么。

但她知道,她没得选择。

“我们协议结婚。”慕圣辰的薄唇中,吐出这六个字。

说得那么的轻巧、那么的随意。

似乎这是在说,今晚吃什么一样的简单。

“协议结婚?”宁浅语没有想到,慕圣辰会提出这么一个条件。

一时间傻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怎么?不同意?”慕圣辰的语气中带着淡淡的嘲讽,似乎在笑宁浅语的孝心也不过如此。

“为什么是我?”宁浅语盯着慕圣辰。

如果要找个女人协议结婚,她相信只要慕大少纵臂一挥。

即使,他残疾了,依旧有无数女人巴上来吧?

虽然说,她长相还算端庄,但可别忘记了,她几天前还是他弟弟的未婚妻。

慕圣辰有些不自然地移开眼睛,淡漠地道:“似乎你并没有资格问这个问题。”

是啊!她有求于人,有什么资格问?

宁浅语微微低下头,“我知道了。”

看着情绪低落的宁浅语,慕圣辰竟然觉得心中有股不舍。

他甩了甩头,安慰着自己。

这是计划中的一部分,那股不舍,不过是他发烧出现的错觉。

“晚点,叶昔就会去处理你母亲的事。”慕圣辰说完,朝着外面喊道:“叶昔,送客。”

叶昔很快就端着杯子进来,“辰少,该吃药……”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慕圣辰给瞪一眼。

叶昔很无辜地摸了摸鼻子,把药和杯子放下,朝着宁浅语道:“宁小姐,请!”

她一路恍惚地走出慕圣辰的公寓,突然,身后传来一声紧急的刹车声。

“没长眼睛啊!竟然挡在大门口!”熟悉的叫骂声从身后传来。

宁浅语一回头,便看到戚雨薇正坐在兰博基尼中,指着她破口大骂。

当看到是宁浅语,戚雨薇认定宁浅语是来豪苑小区找慕锦博。

她立即狰狞着一张脸,“宁浅语,你还真的不要脸,不是跟锦博说分手分得那么决绝吗?怎么现在又来纠缠他?”

小区门口的人本来就多,听到戚雨薇的话,大家立即开始围过来,对着宁浅语指指点点。

“戚雨薇,你身为第三者,爬上别人未婚夫的床,到底是谁不要脸?”果然,宁浅语这句话一出,大家立即掉转矛头,指向戚雨薇。

毕竟,小三人人都喊打。

戚雨薇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她原本以为,宁浅语那么爱慕锦博,不会让他丢脸的。

却没有想到,宁浅语这么大声宣告出来。

“戚雨薇,请你记住,就慕锦博那种人渣,别说让我宁浅语来纠缠他,就是送给我,我都不会要。我还要感谢你接手了他。”宁浅语冷笑着说完这句话,留下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戚雨薇离开了。

宁浅语转过身去的脸,已经满是泪水。

从今天起,她宁浅语不再是以前的宁浅语!

宁浅语回到医院,就发现,母亲已经从普通病房转移到了VIP加护病房。

心外科专家来来往往进行会诊、讨论。

医生见到宁浅语,立即腆着一张献媚地脸迎了上来,“宁小姐,您回来了,关于你母亲的手术,医院已经请华夏最权威的心外科专家来确诊了,具体手术方案还待敲定中。”

“好的,谢谢。”宁浅语当然明白,这一切都是因为慕圣辰那个男人。

医生前后,那两种完全不同的嘴脸。

她的心里微微有些苦涩,不过路是她自己选择的,没有返回的余地。

不知道什么时候,医生和护士已经退出了病房。

病房中,除了电子仪器发出的声音,什么都没有。

宁浅语静静地在病床边坐下,心率图上显示很平稳。

母亲戴着氧气罩,脸色微微有些泛白。

宁浅语轻轻地握紧母亲的手,放到脸颊边,滚烫的眼泪从眼角中滑下来。

“妈,你听到医生的话了吗?等你醒过来,就可以做手术了……”

宁浅语哭累了,靠在床边睡着了。

一直到外面传来敲门声,她才惊醒过来。

她把母亲的手收进被子里,才起身打开门,叶昔正站在外面。

“宁小姐,辰少让我来送协议书给你签字。”

意料之中的事,宁浅语的眼神依旧暗了暗。

她蠕了蠕干涩的喉咙道:“好。”

她关上病房门,把叶昔带进与病房链接在一起的会客室。

“宁小姐,协议书一式两份,如果你有什么意见,可以提出来。”叶昔递给宁浅语一份协议书,上面竟然有律师的公章。

不得不说,慕圣辰办事,还真的不是一般的一板一眼。

宁浅语翻了一遍后,发现所有的条款,似乎都是有利于她的。

只有在最后一项上写着,婚姻只能由慕圣辰结束。

对于这一项,宁浅语微微皱了皱眉头。

不过很快,嘴角便勾起了一丝自嘲。

一场协议婚约,本来她便没有话语权,她还奢求什么叫停的权利?

当她的眼神,扫到左边那苍劲有力的慕圣辰三个字,微微怔了一下。

然后,洋洋洒洒地在右边签上宁浅语。

写完最后一个字,宁浅语的心里轻轻地松了口气。

一切,已经成为了定局了!

叶昔收好协议书,眼神落在宁浅语的右手臂上,“宁小姐,宁夫人的主治医生已经安排好,只等着情况稳定,便动手术。您还的手臂的伤也会有医生过来处理,请务必配合治疗。”

宁浅语的眼神,落在自己打着石膏的右手臂上。

是啊!慕大少的媳妇,怎么能是残废呢?

“会的。”

“宁小姐,我先走了,有什么事,你可以直接给我打电话。”

“谢谢!”

叶昔朝着宁浅语点了点头,便离开了。

宁浅语目送叶昔离开后,才返回病房,把属于自己的那份协议书收好。

若是被母亲发现这份协议书,可就不妙了。

没多久,宁母便醒过来了,发现病房变了后,她有些慌张。

“浅语,怎么换病房了?”

宁浅语苦涩地安抚着母亲,“妈,是他安排的VIP病房。”

只不过,这个他,已经从慕锦博换成了慕圣辰而已。

“那也太费钱了。”宁母嘀咕着,宁浅语的脸上带着勉强的笑,“妈,这是他的一点心意,您别计较钱的事。”

听到女儿这么说,宁母虽然觉得不妥,却也没有再说什么。

晚上,宁浅语被护士带着去给右手检查了一遍。

情况还算好,没有出现恶化的情况。

医院给她用药后,原本存在的麻木感也消失了。

宁母的情况也好转了,手术时间已经定在了两天后。

这天用早餐的时候,宁母欲言又止地问,“浅语,你工作如何?”

“啊?工作很好啊。因为手受了伤,所以休假。”宁浅语低头撒了个谎。

如果,被母亲知道,她不仅被医院辞退,还吊销了医生执照,母亲还指不定多伤心。

宁淑君眼神闪烁一下才道:“那就趁此休息休息。”

“是。”平安过关,宁浅语轻轻地呼了一口气。

却没想到宁母又道:“哪天有空,你带他来见见我。”

宁浅语没想到,刚从低空平安飘过,又来了高空紧急降落。

她现在,上哪去找个他来见母亲。

幸好,这个时候一通电话响起,解救了她。

看到是叶昔的号码,宁浅语朝着宁母道:“妈,我接个电话。”

然后起身走出了病房,“喂,我是宁浅语。”

“宁小姐,辰少,让我来接您, 您做好准备。”

接她?

是让她住进他安排的地方?

宁浅语沉默了好一会,才回答,“好!”

宁浅语收拾好心情,返回病房。

跟宁母交代一声她出去办点事后,才提着包包离开。

从医院下来,叶昔的车正停在医院门口。

慕圣辰正坐在后车座上假寐,从他脸上的倦容可以看出,他并没有休息好。

“慕大少!”

慕圣辰依旧只是淡漠地点了点头。

宁浅语拉开副驾驶座位,坐了上去。

叶昔欲言又止,最终什么都没有说。

车从市三医院开出,一直到民政局门口。

“辰少,民政局到了!”

宁浅语听到民政局三个字,微微有些惊讶,原本她以为……

后座的慕圣辰,闭着的眼睛才睁开,“恩。”

叶昔率先下车,从后车厢中把轮椅给取出来。

推到后车门边,慕圣辰如往常一样,自己坐上去。

然后,叶昔推着慕圣辰进了民政局,而宁浅语低头跟在身后,不知道在想什么。

进去后,工作人员就分别给宁浅语和慕圣辰发了一张表。

宁浅语神情恍惚,看着面前那张《申请结婚登记表》,竟然觉得有那么丝丝的不真实。

多少次,幻想过她和慕锦博来民政局的场景。

却没有想到,最后跟她来民政局的,竟然是慕圣辰。

朝着慕圣辰撇一眼,宁浅语迅速地把表格给填好,然后等待着照相。

期间,她静静地站在慕圣辰旁边。

不像其他的情侣一样,亲密的牵着手。

又或者跟离婚的夫妻一样,两看两相厌。

他们就是这个民政局大厅中,最奇异的风景线。

“慕圣辰先生、宁浅语小姐,请来拍照。”那边传来呼喊。

原本,叶昔准备推慕圣辰,却被宁浅语制止了,“我来吧。”

既然他们已经是夫妻,不管是不是协议的,都应该由她推着他,一起去拍照。

叶昔朝着慕圣辰看一眼,后者点了点头。

慕圣辰和宁浅语两个人,在幕布前正襟危坐,就像是两个正认真听讲的学生。

那边传来摄影师的声音,“你们隔得太远了!近点。”

宁浅语低头看一眼,自己和慕圣辰之间的距离,朝着慕圣辰移动一步。

“再近一点,夫妻得亲密一点……”摄影师催促着。

宁浅语整张脸都黑了,他们之间只剩一条缝隙了,她还怎么近?

再近,都要到慕圣辰身边了。

突然,一只手拽住她的左手臂。

她还没有反应过来,便被慕圣辰给拽到了身边。

他们靠得很近,近到,她都能看到慕圣辰脸上细细的绒毛。

扬起的眉梢,精致的侧脸,阳光打在他的发梢,简直像误落凡尘的仙人。

时间在那一刻静止了,宁浅语几乎以为这幸福是真实的。

只是她又悲哀的发现,这只是一个假象,他们只是一个假结婚而已。

“跟我这个残废结婚,让你很丢脸?”突然耳畔传来似乎像嘲讽,又似乎像询问的声音。

宁浅语回过神,发现身边的慕圣辰,正盯着她的脸。

她怔了怔才道:“慕大少,我跟你已经登记结婚,在法律上我们就是夫妻,我们是一体的,我宁浅语虽然说是有求于你才结这个婚 ,但我宁浅语还是懂得夫妻间该如何。”

说到夫妻两个字的时候,宁浅语的耳根子忍不住红了。

慕生辰怔了怔,漩涡般深邃的眸,深凝着宁浅语。

这个时候,摄影师的声音传过来,“已经拍好了,请下一对新人。”

宁浅语和慕圣辰同时回过神,宁浅语的脸色微微有些尴尬。

而慕圣辰却没有任何的异样,双手撑着椅子,准备移动到轮椅上去。

旁边多出来一双手,慕圣辰的动作停了下来,眼神落在宁浅语的右手上。

“不用。”

然后挥开宁浅语的手,双手一撑,坐上了轮椅。

宁浅语怔怔地看着自己空荡荡的手,抬头朝着慕圣辰摇着轮椅的背影看一眼。

他是讨厌自己的碰触吗?

上一次,也是如此……

既然如此,又何必找她呢?

找一个自己喜欢的人,不是更好吗?

宁浅语苦笑着跟了上去。

站在庄重的台子上,宣誓,他们的结婚誓言。

结婚宣誓结束后,两个人的结婚仪式,才算是真正的结束。

宁浅语一直都不明白,他们其实可以假装结婚了就好。

毕竟,他们已经签了协议的。

而慕圣辰,却选择了到民政局来结婚。

一直到很多年后,当她知道原因的时候,她哭倒在了慕圣辰的怀里,当然那些都是后话了。

两个鲜红的红本,代表着,从此以后,他们俩个在法律上成为夫妻。

从民政局出来后,原本宁浅语以为,慕圣辰还会有其他的什么安排。

却没有想到,慕圣辰吩咐叶昔送她去医院。

“宁小姐,你坐后座吧,副驾驶上,我需要放点东西。”宁浅语刚打开副驾驶室的车门,叶昔便叫住了她。

她本来想说,你有东西可以放在后座上啊,为什么一定要放在副驾驶座?

看一眼后座上的慕圣辰,宁浅语明白了。

开玩笑,东西怎么能放在慕大少的旁边?

“不好意思,慕大少。”宁浅语朝着慕圣辰抱歉一笑,然后坐在了他的身边。

慕圣辰朝着叶昔看一眼,后者笑得像只偷了腥的猫。

辰少,属下都能看得出,你喜欢宁小姐坐在身边,您就好好地把握机会吧。

宁浅语并不知道叶昔的想法,她知道慕圣辰不怎么喜欢她靠近。

所以,她尽量地靠着车门坐着,并且紧绷着身子。

而慕圣辰感觉到宁浅语的紧张,以为宁浅语是讨厌和他一起坐后座。

一路上,整张脸上都布满了寒气。

宁浅语注意着慕圣辰一脸的难看,以为是她的原因,便更紧张地紧贴车门。

如此循环,导致这一路上,两个人各怀心思,谁也没有好过。

车停到市三医院的停车场,宁浅语立即打开车门跳了下去。

“慕大少,我到了。”她紧张地捏紧衣线站在车边。

她希望,慕圣辰能跟着她进医院看一下母亲,却又不敢开这个口。

慕圣辰漆黑如墨的眼底,闪动着复杂的神色,喉结猛烈的滑动了几次。

他看出了她的想法,但最终他命令道:“叶昔,开车。”

叶昔看一眼辰少,又看一眼宁浅语,嘴唇动了动。

最终什么都没说,启动车子扬长而去。

慕圣辰的目光幽暗、深沉,紧紧地盯着后视镜。

宁浅语的身影,在后视镜中越来越小,最后消失。

他幽暗、深沉的眼眸中,闪过一道不忍。

不过,很快就消失在黝黑的漩涡之中……

↓↓未删节版内容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抢先看!


扫描二维码获取最新科技资讯
推荐公众号
  • 美好生活小馆

    分享生活中美好的一切。

  • 单反入门知识摄影技巧

    提供单反入门知识、摄影技巧成为拍客达人。

  • 可爱多手工艺术

    每天为你更新不同的手工艺术,编织,刺绣,串珠,皮艺,纸艺,布艺,剪纸,摄影美图,书画精品插画 ,粘土软陶,国内外手工艺术等精彩文章,欢迎新朋友加入!

  • 创意科技生活

    创意科技,创意生活,获得创意新鲜快乐人生。

  • 每日精选

    这里每天为你精挑细选,有句话说的好,读的文章多还不如多的文章精,谢谢订阅!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