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显世态 文说天下 图文吧——最全的微信公众号/资讯聚合平台
首页/文摘/夜场一公主被一群混混欺负,我挺身而出却也被...

夜场一公主被一群混混欺负,我挺身而出却也被...

    “念念姐,三号房开包厢!”
  我刚坐下喝口水的工夫,就收到了小武的通知,连忙对着对讲机应了一声:“收到!”
  开包厢是夜场里的行话,就是找姑娘的意思。
  我赶紧整理了一番衣衫,站起身子走到休息室门口,对着坐在里面的姑娘振臂一呼:“我们组的姑娘,都跟我走!”
  听到我这么说,立马有十几个姑娘忙不迭地站起了身子。我数了数人数,确定人差不多都到齐后,就踩着高跟鞋“噔噔噔”地一路带着她们去三号包厢。
  没错,这就是我每天晚上的工作,带着姑娘们选台,跟客人们打交道。
  我叫许念念,虽然我的年纪不大,但这里的人都叫我念念姐。而我的工作名称,可以称之为“小妈咪”,就是给正规的妈咪打打下手。
  一开始,小武并没有跟我说来的是些什么客人,我也以为就是普通的一般客人。可等到我走进包厢后,等看清客人的脸,我的心不由地“磕噔”了一下。
  这是……彪爷?!
  如今,在我面前的人可不正是我们这场子里又爱又恨的彪爷!
  为什么说又爱又恨,无非是两点。爱是因为他超级有钱,拿毛爷爷当餐巾纸撒,恨是因为这丫的变态啊!
  饶是我在这儿干了没多长时间,我都听到过这位大爷的大名。在我前不久看到一位跟着彪爷出台的姑娘,第二天被人抬进了医院时,不单是会所里的几个小姑娘,就连我的腿也都抖了。
  偏偏我运气这么差,居然碰上了彪爷。
  尽管我的心已经七上八下地跳个不停,但还是忍着心气儿,微笑着将姑娘领进去,问道:“爷几个,看看我们这儿的姑娘,一个个都水灵灵的,嫩着呢。”
  彪爷生的五大十粗,据说是开地下赌场发的家,可能要时不时砍人讨债吧,以至于那身形还真不是一般的魁梧,估摸着是我的两个小身板了。
  彪爷看了一帮姑娘一眼,只是一个眼色的工夫,立马就有身旁的小弟帮着把他看上的姑娘带到他的身边。彪爷选了俩姑娘,而且风格差的还有点大。一个是黑长直清汤挂面的清纯妹子,还有一个则是低胸爆乳的性感小奶牛。
  等到彪爷选好了姑娘后,随后他那几个手下也跟着选了一个。有一个男人估摸着也是他的手下,别看脸长得在一帮大老粗里算清秀的,但人品可不咋滴。在经过我的时候,直接伸手摸了一把我的脸,我连个躲闪的机会都没来得及,就感觉到一阵凉意从我的脸上拂过。
  我恼怒地看了那男人一眼,发现他不过是二十出头的年纪,一张白皙的脸正嬉皮笑脸地看着我。
  我知道这帮人不是好惹的,忍着没发声,等到他们都选完了姑娘后,将整个人隐在阴影中,对着彪爷说了一句:“彪爷,那您吃好喝好,我就不打扰您的雅兴了。”
  此时的彪爷,左拥右抱地正无暇顾及我呢,随意地摆了摆手就让我离开。倒是之前摸我脸的那小子,却是一边搂着身边那姑娘的胸,一边看着我的胸YY。
  丫的,这个流氓!
  我气恼地转身就想走,可刚等我前脚迈出包厢,就听到身后传来一阵酒杯碎裂的声音。
  随着酒杯碎落在地,我听到“啪”的一声,回头的时候正好看到彪爷甩了他挑的那清纯妹子一巴掌。
  彪爷爆着一口黄牙,偏偏四十多岁的年纪还要找二十岁的小姑娘,此时被我们这儿的姑娘下了面儿,自然要想方设法地找回场子。
  他冷哼地看着被一巴掌甩落在地的清纯妹子,忿忿说道:“老子让你来陪酒,还扭扭捏捏地不喝,你是看不起老子吗?”
  那清纯妹子是前几天刚来的,还在音乐学院上大学,算是我们这帮人里学历最高的一位。可偏偏这姑娘没什么脑子,也没什么情商,不过因着一张脸长得好,加上学音乐的姑娘里总是带着那么一股气质,所以才被凤姐给留下来了,先让我带个几天,之后再由她来亲自调教。
  凤姐是管理这帮姑娘的妈妈桑,这些姑娘都是凤姐一手带出来的。她在会所里的地位很高,手底下带着会所里最漂亮的几个姑娘,一个比一个水灵。不过,她一般都在办公室里算台票这些东西,至于带姑娘去选台这种事,自然是落到了我的头上。
  我看着那姑娘的样子,有些不忍心,连忙给了那小奶牛一个眼色。那小奶牛虽然有些不情愿,但看着我的面子,也不好违抗,只好笑着走到了彪爷的身旁,抱着彪爷的手说道:“彪爷啊,这人就是不识相。您大人有大量,何必要跟这种人一般见识,我们还是一块来玩游戏喝酒吧,何必要为了这种人扫了兴致呢。”
  小奶牛可谓是凤姐手下的一员大将,靠着她那35E的大胸无往而不利,可是现在,盛怒之下的彪爷可没管这一套。
  他一把甩开了小奶牛,随后直接将一瓶已经开封了的酒瓶子塞到了清纯妹子的嘴里,恼怒地说着:“你说你不能喝,老子偏让你喝!喝啊!喝!”
  听到彪爷的这话,身旁立马有小弟走上前,帮忙按着那清纯妹子的身子,让她跪在地上,动弹不得。
  在那帮人的胁迫之下,那清纯妹子不得不抬起了头,正对着彪爷。在这个时候,我才看到就刚刚的那一巴掌,害得她半边的脸都已经肿了起来,嘴角还渗着血,不知道是不是被彪爷打落了牙。
  彪爷二话不说,直接当头就把瓶口塞在她的嘴里,嘴里还不住地淫笑着,显得一张脸看着格外的狰狞:“今儿个,要是你上面的口不把这儿的酒喝完,老子就让你下面的口喝!”
  听到这句话,不少跟着彪爷一块来的小弟们纷纷笑了起来。彪爷一个劲儿地灌着酒,那妹子躲闪地不想喝,挣扎之间难免有些酒洒落在她的胸前。
  在会所上班,穿的都是这儿专门置办的工作服,一条条裙子要多短就有多短,更遑论胸前的风光了。虽然这妹子穿的衣服已经算“保守”了,但架不住这衣服薄啊,没个三两下,她身上内衣带子的颜色都显了出来。
  看着这一幕,我忍不住想冲上前,却被身旁的小武给按住了。
  “走!”他拉着我就打算带我走,他在这场子里的日子待的时间比我长,或许对于这一幕早已见惯不惯了,练得一副铁石心肠。
  彪爷自然也注意到了那妹子胸前的风光,他的喉头一动,将酒瓶子往旁边一扔,直接就开始解皮带。
  饶是我再怎么迟钝,也知道彪爷想干嘛。
  我猜的没有错,像彪爷这种人,想来这半辈子都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男人,行事粗粝的很。此时,他直接掰开了那姑娘的嘴.
  看着这一幕,跟着彪爷一块过来的小弟们纷纷笑呵呵地说着“彪爷威武”。他们的嬉笑,和跪在那里的姑娘面上冰冷的泪,形成无比鲜明的对比。
  我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言语来形容眼前的这一幕,只觉得脑袋一片空白,好像充了血一般,完全愣在了那里。这样的一幕,仿佛让我自己一下子回到了多年以前,回到了以前经历的那个噩梦之中……
  小武急着想拉住我,但他根本没来得及,我就已经冲到了彪爷的身前,硬是将那姑娘拉开。
  彪爷的欲望起来了,正爽的时候碰上我这么一个搅局的,气的直接甩了我一巴掌。
  彪爷怒气冲冲地看着我,啐了一口说道:“哪来的小婊子?还敢管你彪爷的事儿?”
  光是那一巴掌,就直接将我甩的七浑不知八素。但彪爷显然还没消气,直接抬脚往我的身上踹,踹的我疼的连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或许我该庆幸吧,虽然我长得还算不错,但这个时候,估摸着一张脸被彪爷打的跟个猪头似的,可能嘴里的血还沾到了脸上,一副蓬头垢面的样子,彪爷对着我根本提不起一点兴趣。
  但是那清纯妹子可就没这么幸运了,彪爷瞅了那妹子一眼,对着手下的人吩咐:“把人给我抬到沙发上去,老子的火还没泻完呢!”
  那跪在地上的姑娘就跟个破布娃娃似的,衣服都被彪爷扯的快没了,一张嘴微微张着,整个人好像连一点知觉都没有,任凭那些男人一个个地将她往沙发上抬。
  我忍着疼痛,死命地爬到了彪爷的身前,用手抱住他的大腿,乞求着:“彪爷,那姑娘是新来的,不懂事儿。您大人有大量,就放过她吧。”
  彪爷直接对着我的心窝子踹了一脚,毫不留情地说道:“你他妈算是个什么东西,也敢管老子的事儿?!”
  说完后,彪爷直接给了身边的小弟一个眼色,又指了指房间里的另一个沙发,那意思不言而喻,就是要让人轮了我。
  我直接就吓呆了,回头看了看包厢门口的方向,发现不单是那帮没选上的姑娘,就连小武都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跑了,连个人影都没看到。
  就在这个时候,刚才占我便宜那小子忽然拨开人群,直接就将我给扛了起来,急色地说道:“一个个都让开,让我先来。”
  我原以为,依照他这么个年纪,在彪爷的手下应该只是个打下手的。可没想到,他这话一出,彪爷身边的其他小弟居然一个个自动避让开,任由他将我扛了起来。
  他将我一路扛到了沙发上,然后将我放倒在那里,一双手就立马不老实地在我的身上游移着,甚至直接从我的白色衬衫里蹿了进来,捏着我腰间的细肉。
  “你他妈的混蛋!”我气恼地想反抗,但刚刚就被彪爷打的半条命都没了,现在饶是说话,嗓门儿都大不起来。
  

未完待续哦

 

由于字数限制,微信上只能更新到这啦,喜欢本帖的同学,可以戳下方“阅读原文”去原贴看后续内容哦!

↓↓↓↓点这里,看后续!


扫描二维码获取最新科技资讯
推荐公众号
  • 成年人的秘密

    成年人的秘密,未成年人禁止关注!

  • 零点创意

    ?请点击最下方“关注”二字,以后就可以每天免费收到一次很多人都在找的精彩文章汇编!记住,是完全免费的,请放心关注!

  • 哈哈搞笑视频

    ? 您好,请点击最下方“关注”二字,以后就可以每天免费收到一次很多人都在找的最搞笑的视频!记住,是完全免费的,请放心关注!

  • 洞见

    在转型时代的中国,洞察,见解。新鲜独到,犀利理性

  • 幸福人生

    世界上最聪明的人是借用别人撞的头破血流的经验作为自己的经验,世界上最愚蠢的人是非用自己撞得头破血流的经验才叫经验

最新更新